论剑太行 论剑太行 第七十章 忠勇之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56/


这要是在行动刚开始的时候,孟大虾准会以一句“服从命令,意见保留”的话给堵回去,现在连着两次行动成功,孟大虾的心情好得不得了,所以也就有耐心听听别人的意见了——


“好啊,二排长有话就直说。”


“也没别的事儿,俺就是想问问:接连两次行动,都是俺们八路军打掩护,你们国军的人打前锋;还有就是掩护矿工转移也是我们的人。特务连都撤走两个排了,你们国军的人却还都在这儿。孟队长是不是不相信俺们八路军啊?”


还说没什么事儿呢,这问题还不够尖锐吗?这下可把孟大虾问住了,总不能说人多使唤不开吧,要说实话的话,孟大虾还真是怕八路军给搞砸喽。毕竟在一起交流的时间太短,只有两天。而且这两天里孟大虾还要和陈漫远司令员计划行动的细节问题,这样和八路军特务连的实际接触时间就更少,根本就不了解他们的作战实力。


孟大虾正搜肠刮肚的想找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搪塞一下,霍凤凰说话了——


“二排长,这个问题还是我来回答你吧,你误会大队长了。”二排长一愣,霍凤凰接着说道:“我先给大家解释一下为什么让八路军的人掩护矿工撤退:我们独立旅的防区一直是在满城、唐县和易县、曲阳四县交界的一带,对这里的地形根本不熟悉,而八路军的兄弟们却是这里的‘常客’,可以说是轻车熟路;两个排的兵力掩护两千人撤退转移,八路军的这个担子轻吗?现在可是晚上,两千多矿工里面保不准就会有思想摇摆不定的分子,万一有人逃跑给鬼子报信的话,不但会影响到我们下一步的行动,还会危及到几千人的安全,大家说是吗?大队长把这么重的担子交给了八路军,怎么会是信不过你们呢?”


霍凤凰的几句话一出口,众人无不点头称是。霍凤凰又道:“大队长既然把掩护矿工转移的任务给了八路军,那再行动时让八路军的兄弟担任警戒任务,无非就是想尽可能的减少无谓的伤亡,因为还有更重要的担子等着你们来挑——解决了下一个目标,矿工人数可能会接近四千,到时候天也就会亮了。如何把这几千人的队伍安全的送回最近的八路军的防区,这可就要看特务连兄弟的本事了,因为这里是你们的地盘啊。”


“这位姑娘你不用说啦!”二排长红着脸说道,“是我错怪了孟队长。对不起阿孟队长,你可千万别介意啊!”


“怎么会介意呢兄弟?”孟大虾赶紧说,“我也知道是八路军的兄弟们求战心切,这我能理解。你们不是常说那么一句话嘛——革命分工不同。哈哈,我看就是这意思吧。好啦!听我命令:下一个目标——南燕川!出发!”


到了南燕川矿区孟大虾又遇到了点小麻烦。


这次的麻烦不是加了岗的鬼子哨兵。鬼子哨兵正如孟大虾所预料的那样,都抱着枪打盹儿呢。现在给孟大虾带来麻烦的是狗——三条凶猛的狼狗正狗视眈眈的蹲在矿区门口,替他们的东洋主子“站岗放哨”呢。


——这狗娘养的...狗!孟大虾心里骂道。要说对付小鬼子,孟大虾能想出三百多个花样来,可现在要对付的是狗,这些畜生要比鬼子难对付。


——哎,你这么说的意思不就是说日本鬼子还不如一条狗吗?


——你以为呢?孟大虾冲‘我爱我家’翻翻白眼,又加了一句:从来都是。


二排长爬到孟大虾身边:“孟队长,我有办法对付这几条狗!”


“真的?”孟大虾扭过脸来,“可不能让这帮畜生叫出声儿来!”


二排长点点头:“您让您的人对付那俩打瞌睡的哨兵,这几条狗就交给我们好了。”


孟大虾冲霍凤凰和伍志彪点点头,示意他俩可以行动。于是两人的弩箭和飞刀同时射出,两个正在梦中微笑的鬼子就悄悄地魂游天国去了。


看到俩哨兵被解决,二排长带着两名战士就站了起来,大模大样的向矿区门口走。三条凶猛的狼狗发现陌生人,“忽”的一下全站起来,也不叫唤,看着陌生人走近,突然间就猛地扑了过来,同时张开了大口。孟大虾一闭眼,心说二排长你再是求战心切也不能“舍身饲狗”啊!


“搞定!”身边的展翼低声喝彩;“好身手!”


孟大虾睁开眼一看,刚刚三条凶猛的狼狗正被二排长和那两个战士摁在地上四腿儿乱蹬的挣扎呢,至于二排长他们是如何把狗摁倒的,孟大虾居然没看见。


孟大虾手一挥,大兵们一跃而起,向矿区冲去。孟大虾以为这次会和上两次一样,只要摸进鬼子的宿舍,匕首一挥,然后就会万事大吉。谁知道队伍刚刚冲进矿区的场院,就听见“叭”的一声枪响,随着枪声响过,四周霎时陷入一片黑暗中。孟大虾赶紧命令:“卧倒!隐蔽!”


奇怪的是,枪声响过之后又没有了动静。甚至连鬼子的兵舍和矿工的窝棚里也没有任何反应。


“展翼!刚才谁开枪?”黑暗中孟大虾着急的问。


“不是我们的人!”展翼回答道,“也不是小鬼子。看来这里已经有人捷足先登了。”


果然,随着展翼话音未落,对面鬼子兵舍的后面传来一句“是哪个绺子的朋友?”


“太行山抗日独立旅!”展翼答道。


“是孟旅长的人吗?”对面的声音中带着一些兴奋。


“云霄在此!是哪路朋友啊?”既然人家都知道独立旅旅长是自己了,孟大虾也就没必要再捏着了。


“啊?敢情孟旅长亲自出马了?弟兄们,别躲啦,都出来吧!”随着话音,鬼子的兵舍后面黑呼呼的转出一大群人马。


“哪位是孟旅长?”对面人群中走出一个人,直奔孟大虾他们走过来。


孟云霄挣开展翼拉住他的手,也站了起来:“我就是孟云霄!”凭直觉,孟大虾感觉这伙人没有恶意。


对面过来的那个人一听,紧走两步走到孟大虾跟前,两脚一并,“啪”立正敬礼:“国民革命军第53军116师691团二营营长廖天时!孟长官好!”


大家伙儿都愣了。孟大虾的脑细胞飞速运动起来,极力搜索着关于“国军53军116师691团”的印象。他隐约觉得对于这支部队肯定曾有过印象,就是一时想不起来。


“呵呵,原来是廖营长!”孟大虾大脑飞速思考着,忽然觉得灵光一现——又发财了!


“廖营长,你们这是......”孟云霄强压住喜悦的心情,先搞清眼前的状况再说。


“报告长官:国军53军116......”


“哎哎,”孟大虾赶紧把他敬礼的手拉下来:“廖营长,非常时期,不必拘礼。简短界说吧,你们在干吗?”


“偷袭日矿区!”——废话,谁看不出来啊?这也太简单了!


“鬼子们呢?”


“全宰啦!”


“矿工呢?”


“在那边窝棚里。长官,这些矿工绝大部分是战俘...”


“这我知道。那些金砂矿产呢?”


“还没来得及找,长官你们就来了!”


“噢。”孟大虾点点头,转脸吩咐:“照行动计划,继续行动!”


“长官,你们这是?”


“和你们一样,也是看上这座金矿啦!哈哈哈...”孟大虾哈哈笑道。


“啊?”廖天时觉得有些意外:外界传说孟长官好像不贪财啊?


“廖营长,商量一下吧:鬼子都是你干死的,你是要枪啊还是要人啊还是要钱啊?哦,不对,你不缺枪。现在你缺人手,对吧?钱你也不缺!”


这话一出口,廖天时就更疑惑了:“长官,你的意思是...?”


“去年卢沟桥事变,53军驻防保定。可是小鬼子一来,你们的长官撒腿就跑,把你们这些执行阻击、勤杂任务的大兵扔下不管,让你们成了没娘的孩子对吧?”


廖天时一听,眼泪掉下来了——都说寄人篱下的滋味不好受,寄人篱下好歹也算有个家啊,没家没娘的流浪孤儿才最难过呢!快一年了,终于听到一句暖心窝子的话。只听孟大虾又说道:“所以你们691团的吕正操团长才在小樵镇宣布脱离国军,改编为人民自卫军。有这事儿吧?当时,你这个二营正在井陉看守着53军的弹药库,对吧?”


“长官,敢情您都知道啊?”


“就是因为我知道这些,所以才知道你不缺枪,不缺钱,就缺人!”


“对!”廖天时抹了一把眼泪,大声道:“我廖天时不缺枪,有一个军的弹药库呢;我也不缺钱,想花钱了搬出点军火倒手就是钱;可我缺什么呢?——天天看着小鬼子在咱们的地面上折腾,作为一个军人,我有愧于百姓啊!瞧瞧这个——”廖天时俯身拾起一块沉重的矿石,“多重啊!它里面有黄金啊!可这是咱们中国人的,凭什么让小鬼子肆意妄为的开采呢?”


“说得好!”孟云霄接过他手里的矿石,“只要是个军人,只要是个有血性的中国人,就决不能让小鬼子在咱们的地面上折腾!”


矿区里的矿工们早已围了上来,八路军的特务连和‘蓝狐’也围了上来。大伙儿都听到了两人的对话。


“孟长官!”矿工群里有人走了出来,“我也是军人!你要不嫌弃我曾经是战俘,我就跟您干啦!”


“我也跟您干!”


“我们也跟您干!干他姥姥的小日本儿!”


......


看着人声鼎沸的人群,孟云霄热血沸腾。——


“是个爷们儿的就拿起枪!不把小鬼子赶出中国,誓不为人!”


“孟长官!”廖天时含着热泪说道,“自从53军军部把咱们二营丢下以后,二营的官兵一刻也没有放弃过自己的使命!可是现在国军越打越远;第二战区的阎长官以为咱们是残兵败旅,不愿收留我们;吕(正操)团长又远在平汉铁路东边。孟长官,你要不嫌弃,53军116师691团2营全体393名官兵愿意服从您的指挥!”


“好哇!”孟大虾严肃的立正:“我代表国民革命军太行山抗日独立旅全体将士欢迎你们重归国军战斗序列!”


“谢谢孟长官收留!”廖天时立正敬礼,转身对他的部下们喊道:“弟兄们!咱们又有家了!再也不是被人瞧不起的残兵败寇啦!”喊完转身,对着孟云霄有一个立正:“二营全体官兵请孟长官指示下一步行动!”


孟云霄一愣,先示意他不要那么多礼,然后小声地问道:“全在这儿呢?那弹药库......”


“报告孟长官:...”廖天时也压低声音说道,“为了保守住弹药库的秘密,二营每次外出行动都要全体出动,互相监督,以防不测。这是二营全体官兵定下的规矩!”


“这办法管用吗?”孟大虾一时没想明白。


“长官,一个军部的弹药库非同小可。二营为了避免有人贪财或者其他原因而泄漏机密,除了每次行动要全体出动,互相监督以外,对于在行动中受伤以至于不便行动的官兵都是采取‘灭口’的办法。”


“这...这也太...”孟大虾觉的简直不可思议。——这也太不人道了吧?


“我懂孟长官的意思,”廖天时沉痛的说道,“其实每次出现这样的情况,都是伤兵兄弟自己了断,谁也不想让别的兄弟为难!”


听他这么一说,孟云霄不禁肃然起敬。——好兵啊!不仅识大体,顾大局,还都有骨气!真是忠勇之士、虎贲之师啊!

二人说着话,‘蓝狐’和特务连的八路军已经收拾好了一切。二排长走过来笑着说道:“孟队长,其实不用问我就知道:是不是又让我们二排掩护矿工先转移啊?”


“不是!”孟大虾也笑着回答,“这次是二排、三排、‘蓝狐’小队以及新加入的二营全体官兵掩护矿工们转移!——已经没活儿可干啦!都该走啦!”


“哈哈哈......”大伙儿都开心地笑起来。孟云霄最后命令一声:“爆破组!立刻爆破矿井!”


“轰、轰轰 ”南燕川的矿区发出惊天动地的连续巨响,紧接着,慈峪、东刘庄的矿区也远远传来了爆炸声。


“快走吧,别看啦!”孟大虾催促着山路上的八路军特务连的二排长,“这是咱们中国人的矿,不能让小鬼子那么采得那么安心!”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