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剑太行 论剑太行 第六十九章 国共合作(下)

收藏 27 3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56/


“——第一个袭击目标:东刘庄!到达矿区外围之后,四排负责对慈峪方向的监视警戒任务;‘蓝狐’负责解决矿区的守军,一排配合;二、三排负责矿工的疏散和撤退。最后一话:不到万不得已,决不准开枪!行动!”


一声令下,两百人的队伍趁着朦胧的夜色急速行进。展翼和罗杰走在最前面,然后是单飞延的侦查组,中间是八路军的特务连,最后是班慧超的火力组殿后。这样安排可以防止八路军的战士掉队,毕竟才认识几天,人员之间还不熟悉。在地形生疏的夜里进行静默行军,掉队是很平常的事。


队伍经过一个岔道口,罗杰带着四排和大部队分开,按计划去慈峪方向警戒,其他人则继续向东刘庄方向前进。四十分钟之后,部队到达指定区域。


在东刘庄矿区下的沟坡里,孟云霄把队伍隐蔽起来,然后带上展翼、伍志彪、霍凤凰和一排长,悄悄的摸到矿区的大门口附近。


已经是晚上十点来钟,整个矿区依旧是灯火通明。听着机器的隆隆声,孟大虾高兴了:这么大的矿区需要照明和动力,那个发电机的功率一定不会小,一会儿说什么也要带上。


孟大虾心里想着美事儿,其他几位却紧张起来。大家看到矿区的大门口实在是戒备森严。除了两座瞭望亭之外,瞭望亭外还各修有一个机枪工事,而且这机枪工事不是用麻袋围起来的,而是用大石头直接砌起来的,要再加一个顶盖的话那就是一座地堡了。此时在瞭望亭顶上各有一个哨兵在站岗以外,露天的机枪工事里居然也有两个鬼子在聊天。


展翼用低得不能再低的声音告诉大家:这个大门口是进入矿区的唯一入口。


——靠!孟大虾心里骂道:这鬼子兵真他妈的敬业。大晚上的还居然放上四个岗。印象中在自己那个时代看到的影视剧里不是这个样子啊!


心里可以发牢骚,可眼面前的事儿却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孟大虾抬手示意大家继续匐低隐蔽,自己悄悄的向前抵近侦查。一直爬到距离矿区大门二十米的地方,都能听到鬼子哨兵聊天的声音了才伏下身子,把耳朵几乎贴在地上,偷听对方说话的内容。


刚开始听到的内容简直让孟大虾哭笑不得。八路军的情报说最近矿区的鬼子不知什么原因得到加强,听着俩鬼子的谈话内容才知道原来是自己缴获了163联队的联队旗以后,163联队被迫取消番号,残余的鬼子就被编制到其他联队,加强矿区防守的就是其中一部。


接下来的谈话就有点意思了,就听鬼子兵甲说道——


“岗本君,不要抱怨了。这里每次的矿产被运走之后,上面都会给驻防官兵发放一定数额的奖励,而且,还有挺身队来服务。明天,又是运送矿产的日子。明天晚上就可以放松啦!哈哈哈....”说着,鬼子甲就淫笑起来。


“是吗?”鬼子乙吃惊的问,“这种治安部队居然还有这种好事儿?”


“当然!”鬼子甲得意地说道,“虽然只是治安部队,但是帝国的圣战急切的需要这里的矿产资源,所以我们的责任比野战部队小不了多少。你说是不是啊,木村君?”鬼子甲抬头向瞭望亭上的鬼子哨兵丙问道。


这时候,在瞭望亭顶上的鬼子哨兵丙开始说话了:“喂!警戒的时候请保持安静!小野曹长就要回来了。请肃静吧!”


工事里的两个鬼子立刻安静下来,鬼子甲小声嘟囔了一句:“曹长是出去喝酒的,又不是执行公务!”显然是对上司的行为很不满。


到这里孟大虾就没必要在听下去了。爬回去和几个人会合后,直接回了矿区外的沟坡,然后把听到的内容讲给几个负责的人说了一遍,大家立刻就明白了老孟的意图:抓住那几个外出的鬼子,只要能混到大门口解决了哨兵,就万事大吉。


事不宜迟,大家立刻准备。约定好了行动暗号之后,还是孟大虾带着那几个人,顺沟坡上去,找到通往矿区的大路,然后顺路边向矿区相反的方向搜索前进。怎么不在原地守株待兔呢?很简单,离矿区太近,怕弄出声音来。


一直走出了一里多路,转过一个山口,才远远的听到了一阵不急不徐的马蹄声,然后就出现了几道手电筒的亮光。孟大虾掏出红外望远镜向远处望去,山路上远远走来一伙人,仔细数了数,五个。一个骑着马,其余四个跟在后边。接下来的事儿实在没有详细说的必要,像这种半夜埋伏打闷棍的事儿‘蓝狐’干得太多了,再赘述显得罗索,更浪费VIP读者的金子。


几个人干净利索的解决了五个鬼子之后,马上换上鬼子们的衣服。鬼子们的个头都太矮,几个人高马大的人穿上鬼子的衣服后都显得不伦不类。大家互相看了看,霍凤凰说话了:“大队长你穿这鬼子曹长的衣服实在难看,一会儿还要骑着马,可别叫鬼子哨兵看出来。要不咱俩换换得了。”这个建议还真不错。孟大虾把大家轮流扫视一遍,发现除了霍凤凰那一米七还高的个头的确是这几个人里最矮的。于是俩人又把衣服换过来,然后大摇大摆的朝鬼子矿区大门口走去。走到沟坡附近的时候,展翼还用刚缴获的手电筒朝沟里晃了几下,给出“准备行动”的暗号。


走近矿区门口,瞭望亭上的鬼子大喊了一句:“口令!”


“巴嘎!”走在最前头的孟云霄装着醉酒的样子含糊不清的骂了一句,“难道真地看不出是小野曹长吗?故弄玄虚!”一边骂一边摇摇晃晃的走几大门口。


机枪工事里的鬼子甲和鬼子乙看到刚才训斥自己的那个马屁精挨骂,心里直叫舒服。看见曹长的马走近,赶紧从工事里站起来立正。


走在最后的伍志彪抓住时机,立时发难——“嗖”的一声,一支弩箭直射岗亭上的哨兵丙;霍凤凰骑在马上,飞刀出手更疾,另一个岗亭上的鬼子只见一道寒光在眼前一闪,就觉得脖子一凉,再想喊就没机会了;几乎同一时间,孟大虾和展翼身形双双暴起,各自伸出一支大手,将机枪工事里的鬼子扑倒的同时,死死的掐住对方的喉咙...八路军特务连的一排长喃喃自语:“又没我的份儿,这话是咋说的?”


展翼感觉掐的那个鬼子终于不再挣扎,这才站起身,刚要给沟坡里的人发信号,又觉得不放心,干脆一弯腰,扯下那鬼子的钢盔,狠狠地砸在那鬼子的脑袋上,两下就砸的那王八蛋脑壳碎裂,万朵桃花开。这才直起腰给沟里的人发出信号。


“一排和‘蓝狐’去鬼子的宿舍,二排三排去解救矿工!快!”


一排长都红眼了,接连两次自己都是个看客,这不是叫国军看不起吗?这回他紧紧地跟在展翼后面,说什么也不能再落后了。


展翼带大家扑到两排看起来还算齐整的木屋前,低声地向大家嘱咐一句:“刺刀!”战士们“嗖”的拔出亮晃晃的匕首。展翼小声地和一排长说道:“我们‘蓝狐’负责这一一排,你们一排去那边好不好?”


“不好!”一排长直摇头,“我就跟着你!”


展翼苦笑着摇摇头:“那好吧。志彪,你们去那边,我和八路的兄弟负责这里。”伍志彪带着微笑点点头,带着‘蓝狐’小队摸向另一排木板房摸去。展翼嘴里叼着匕首,双手轻轻推开门。房里的三十多个鬼子正在南北两排的床板上呼呼大睡,展翼率先悄悄地走到最里面,一排长带着人紧紧地跟着。借着窗口透进来的朦胧的灯光,只见展翼左手把那个还在打呼噜的鬼子嘴一捂,右手的匕首就象切豆腐一样,“嗖”的一下在鬼子的咽喉划过,然后左手一松,看也不看那个两腿乱蹬的鬼子一眼,直奔第二个。一排长立刻就瞪大了眼睛——他可不是怕杀人,自打参加红军,血腥的场面也不知道见过了多少次,可像这样比杀猪还简单的杀人方式还是第一次见到。直到展翼使劲踢了他一脚,他才回过神来,赶紧学着展翼,如法炮制。


这次袭击行动前后不过五分钟就结束了,东刘庄矿区一个加强小队,七十八个鬼子悄无声息的被割断了喉咙。


二排和三排把矿工们从工棚里叫起来的时候,矿工们都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睡觉前还耀武扬威、作威作福的日本人这么快就死绝了?可是矿区的场院里的确看不到一个鬼子的身影,只有百十个身穿各色服装陌生人在来回走动着。


“谁知道鬼子存放矿产的仓库在哪儿?”一个身材高大的年轻人站在大家面前问道。


“我知道!”随着话音,站出来一个穿国军军服的汉子。


“你是国军战俘?”孟云霄问道。


“这里差不多全是战俘。”


“怎么就几个穿军装的?其他人的军装呢?”


“小鬼子不让穿。我们几个原来是军官,小鬼子要我们替他们管人管事儿,所以才特许我们穿的。”


“我是国民革命军太行山抗日独立旅旅长孟云霄。你是哪部分的?”


孟云霄的名号没听说过,但是一听对方说是国军旅长,这个战俘立刻一个立正:“报告长官,卑职是国民革命军陆军炮兵第27团少尉连长迟大海!忻口战役被俘的。”听口气就是职业军人,虽然作了几个月的战俘,军姿还算标准。


“迟少尉!我现在命令你带我的人去搜缴日军的矿产!”


“是!”


有了管事儿的军官就好办事儿了。接下来孟大虾又让一个穿军装的军官将矿工战俘里身强力壮的组织起来,拿上小鬼子的武器,临时编成一个连。由八路军的一排长带领,组织其他矿工开始拆卸矿区的机器。


“能抬得动的抬,笨重的机器全部拆解带走。”虽然是战俘,毕竟是军人,又是重获自由,所以组织起来很容易。不到二十分钟,一切搞定。孟云霄命令:一排长带着搜缴的金砂和机器设备,带领一排,保护战俘矿工向东岔头方向转移。


“长官,”迟大海走过来,“这大半年弟兄们天天饿着肚子给鬼子挖金矿干活儿,从来没吃过饱饭。你瞧大伙儿都饿得皮包骨头啦。抬着这么重的机器赶路,实在吃不消啊!是不是先叫弟兄们在鬼子的厨房弄点吃得再走啊?”


迟大海不说孟大虾都忘了:“现在没吃饭的时间。弟兄们,”孟大虾冲他带来的人喊道,“把准备的鸡蛋拿出来,给矿工兄弟们每人两个,吃完了好赶路。”


这鸡蛋可是好东西,一人两个虽然不多,但是抗饿、抗时候。矿工们接过鸡蛋,连皮都舍不得剥,狼吞虎咽、三下五除二就吞了下去。孟大虾不敢给他们多吃,在鬼子矿区干活儿,长时间吃糠咽菜的消化系统早就导致消化不良了。现在吃多了根本消化不了这些高脂肪、高蛋白的食物。再说还有两个矿区的矿工呢。


吃过“夜宵”的矿工战俘在一排的保护下向东岔口方向撤去。孟大虾又叫过‘蓝狐’小队的爆破组,挑出两个人,如此这般的吩咐一番,然后才带剩下的人直奔第二个袭击目标——慈峪。


在慈峪矿区的行动更加顺利。几乎没有任何悬念。要说有什么可以说的事儿的话,就是这里的矿工更多,缴获的金砂更多。至于驻守的日军却还是一个加强小队,只不过多了十几个由日本浪人组成的监工而已。


慈峪矿区的行动结束,时间已经是凌晨两点。按照人体生物钟来说,正是最疲劳的时候,可是‘蓝狐’的队员和八路军特务连的战士却个个精神抖擞。其实一点都不奇怪,‘蓝狐’小队平时接受的就是这种训练,而人家八路军个个都是夜游神,夜战是他们的强项。


孟大虾又安排完爆破组的两个人去搞小动作后,看着精神奕奕的战士们,孟大虾大手一挥:“下一个目标——”


“孟队长,”八路军特务连的二排长突然打断了他的话,“俺有话想说。”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