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枪响了 正文 第三十六章 羊与狼(中)

丁老大 收藏 16 84
导读:机枪响了 正文 第三十六章 羊与狼(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73/


歇一晚上也不错,韩文德有点动心,但是又一想,焦乡长只给了他一天的时间,明天早上回去就赶不上下午吃肉了,就说,不行,夜里回不去领导要担心。我一定要赶回去。

中年人问他,天马上就黑了,你能赶回去?

韩文德说,能行,月亮明晃晃的,咋走不成路?

中年人说,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沟里有骡伤人哩。

韩文德问,你说的骡是不是狼?

中年人回答说,是。

韩文德说,骡有啥可怕的?

中年人说,骡吃人哩,你不要羊肉吃不成让骡把你的肉吃了。

韩文德说,不要紧,我过去与日本人打仗,黑天白夜的在山里钻,早习惯了。

中年人问,你打过仗?

韩文德说,八年抗战打了八年日本。

中年人的目光中流露出了敬仰,说,哪行,既然这样,我给你找个好伴当陪你,

文德心想,这个人热心,给我找个伴回去也好,省得一个人势单力薄。没料想那中年人到后边拿来了一根槐木锨把,对韩文德说,这个你拿着,

这锨把结实,打不断,以后再买羊时给我捎来。

韩文德说,谢谢你,我还以为你是要找个人送我呢。

中年人说,黑天半夜的,谁敢去。

然后,韩文德和中年人去后院里挑羊。

中年人说,你在圈里挑最肥最大的。

韩文德看圈里的羊有三十多只,肥倒不大肥,因为现在是冬天,没有青草,仅靠吃干草,营养有限,买肥羊一般都在秋天,这个韩文德知道。所以也没有太挑剔,挑了一只大的,中年人找了根绳子拴起来,把韩文德送出门,把缰绳交到韩文德手里,又叮咛说,路上小心。

韩文德回头说,你放心。没事。

这时候已经是晚上的九点多钟了。韩文德把棍扛在肩膀上,用右手扶着,左手里拉着羊缰绳,嘴里哼着李逵下山的京戏,因为手里拉着羊,步子迈得不大,走得比较慢。

翻过第一道沟,上到二道沟,沟里没有水,沟北面是很厚重的黄土,立面壁陡,上面有不知什么年代挖的二十多孔破窑洞,早已经没人住了,草长得比人高。

韩文德虽然胆大,却很细心,也很谨慎,去的时候,他就注意到这些破窑洞。干啥吆喝啥,由于战争年代当过指挥员,所以看见这些窑洞就在想,这里是个打埋伏的好地方,在窑洞前架上几挺机枪,能把路封得死死的,连个苍蝇也飞不过去,不过,这些窑洞也是藏狼的好地方。

他把右手里的槐木棍从肩膀上拿下来,提在手里,全神戒备,如果窑洞里冷不防冲出只狼来,他就要立即对付。眼看着窑洞快过完了,还没等他松一口气,果然从洞中“沙沙沙”冲出两只野狼,他们没向韩文德扑过来,而是迅速跳上西坡,到了韩文德头顶的最高处,从上面哗哗的往下刨土。

韩文德退了几步,站定观看,心里说,他妈的,想干什么?

他手里拉着羊,顺路直向上面狼刨土的方向走,两只狼见人不怕它,而且向他们走来,不知道来人究竟有多大本事,连忙向前跑去。

韩文德到了坡上面的丁字路,只见有三只狼分成三角形蹲着看他,他也站住脚步看狼。他不知道狼怎么多了一只,只见六只眼睛在黑暗里发出绿油油的光,像六个鬼火在闪烁。

把羊缰绳拴在裤带上,腾出左手,把槐木棍在空中舞动了几下,发出“呼呼呼”的声音,这声音在静夜里显得分外响亮。狼见他手里有家伙,一只狼向韩文德的去路跑,另外两只狼则跑向两侧。

韩文德心想,他妈的,狼还懂得战术,这迂回包围的战术运用得很好啊。我只要向前走,他们前面一个堵住,后面的两个从后面包围,就逃不脱了。

如果是一般人,在这种场合早吓晕了,只有任狼宰割。但是,韩文德不怕,他知道狼性及其狡诈,疑心也大,不是很有把握,不会向人袭击,但是却很顽强、有一股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韧劲,农村人把这种行为称为赖皮。韩文德深知这种赖皮的麻烦,不敢有丝毫大意,不断抡着棍子向前走,腰上的羊缰绳又拖着一只羊,羊因为看见狼,听见狼的吼声,吓得哆嗦,韩文德只能把羊拖着向前走,速度自然很慢。

出了沟口,继续向西走,只见哪条最大的黄狼忽前忽后,显得非常活跃,两条灰狼在后面跟着,不远不近的,显得很悠闲,眼看前面一棵大柿子树,那只狼窜在前面,蹲在树底下,显得很凶猛,正好挡住了韩文德的去路。

这只狼可能觉得韩文德手里只有这么一条棍子,没有什么了不起,准备向韩文德发起攻击。牙已经齿出来了,月光下白森森的。

韩文德知道不能客气,如果他这时候示弱,就等于把命送到狼嘴里了,而且还必须先发制人,让这只狼觉得面前的人不是好惹的。他把棍抡圆,向面前的狼扑过去,棍子横扫,狼也很机灵,觉得面前这个人好像不怕他,急忙向横里窜去,韩文德见狼让开了道,就不慌不忙的用棍护着身向前走,那只狼又在左右两侧乱窜,寻找机会。

见此情景,韩文德一张口,竟唱开了《斩单通》里单雄信骂尉迟敬德的一段唱,“一口恶气冲牛斗,叫骂声敬德黑孱头,儿当年本是铁工手,只知道打铁造斧头……就这样一直走到南蔡坡的城墙边。

看见那只大黄狼正蹲在城墙的缺口高处拦他,韩文德飞步抢去,用棍扫狼,狼躲进了墙里,韩文德从缺口翻过去,见是是一个大麦场,麦场里有几个不大的麦秸垛。

这时候三个狼已经急了,在麦场里围着韩文德交叉乱窜,韩文德抡着棍赶狼,靠近了一个麦草堆,收回羊缰绳,让羊也紧贴着他。

本来,韩文德还有一条路,他可以把那只羊丢给狼,趁狼吃羊的时候迅速脱身。但是,他却是个死心眼,他当时唯一的想法是,这只羊是他费尽辛苦用钱买来的,这么多民工可以美美吃一顿,丢给狼什么都完了。

背贴着草垛,狼就在他面前来回乱窜,韩文德用脖项夹住棍,从口袋里掏出火柴,擦着了火,把麦秸垛点着了,火光一起,三只狼的面目看得更清了,他看准是两灰一黄三只大狼,火起来后也不害怕,就在亮光中奔走。

他借着火光,看见前面是一条窄巷道,心里立即有了主意,他抓起一捧着火的麦草,奔向巷口,狼从后面追来,他把手里着火的麦草撒在进口处,狼不敢越过火线,韩文德这才跑回到营房,羊一直还在他屁股后面拖着,进了营房,羊已经吓得半死了。他见大家都睡得正香,没说话,把羊拴好,就到铺上准备睡觉,脱衣裳时才发现棉衣都湿透了,能拧出水来。

他悄悄睡下,第二天给人一学说,大家都说他胆大,一位当地老乡告诉韩文德,哪只黄色的狼是公的,两只灰的是母狼。

第二天起来,焦乡长听了韩文德买羊斗狼的经过,看着韩文德说,你胆子太大,怎么不把羊扔给狼,让狼把你吃了怎么办?

韩文德说,羊扔了就吃不成肉了。

焦乡长说,你呀,让我咋说你。

这只羊第二天也恢复了,开始吃草

焦乡长对韩文德说,你今天不要到工地干活了,给咱把羊杀了,下午吃羊肉。

韩文德看着那只羊在一旁悠闲的吃草,就对焦乡长说,我下不了手,你让别人杀吧。

焦乡长问,你抗战八年打日本,杀过人没有?

韩文德说,打仗怎么能不杀人,死在我机枪下的日本人不知有多少,还与日本人拼过刺刀。亲手捅死过四个日本人。

焦乡长问,你杀人怎么能下得了手,杀羊就不行?人比羊还好杀吗?

韩文德说,日本人凶恶呀,你不杀他他就要杀你,再说,我也恨日本人,日本人烧杀抢,奸污妇女,杀了多少中国人,我杀他们手硬得很。杀羊就不一样了,羊又不惹我,看它们可怜的样子,我就下不去手。

焦乡长笑她说,你是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呀,你不杀羊,下不了手,吃羊肉能下得了嘴吗?

韩文德说,我记得说书的说,君子要远离厨房,不要看厨子做肉,到时候光吃就行了。

焦乡长说,可以啊,你还记得孔子的话。孔子的原话不是这样说的。

韩文德说,意思可能都差不多。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