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狙击手 PART TEN 暗渡陈仓 [1] 幻象

百合浪子 收藏 1 9
导读:最后的狙击手 PART TEN 暗渡陈仓 [1] 幻象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56/


2105年7月4日,美国独立日。

日头开始偏西,两架例行巡逻的AH86拖着隆隆的引擎声掠过一片梧桐林,螺旋桨带出的气流搅得下面的树冠乱摆一气,发出一阵哗哗的“抗议”声。

兜了两圈,没发现什么异常,两架飞机拉高向营地返航。晚上那里要举行酒会,到时少不了会有很多美女;对于有些饥渴的飞行员来说,这绝对是个大诱惑。把油门加到底,两架飞机如同甩着长舌头,满嘴淌口水的饿狼一样,嗖嗖地往回窜,只有机身上涂有“F.&.S.”(注:自由阳光,Freedom And Sunshine 的缩写)的太阳标志映回闪烁的霞光。

树冠恢复了平静,只偶尔随着微风悠闲地轻摆两下;而树下,开始嘈杂。

“该死,这是什么动物的屎?真臭!”纳帕伊拣起一片梧桐叶,擦着自己的伞兵靴。

“算你中头彩了,隐蔽也不挑个地方。”费恩笑嘻嘻地看着他说。飞机临空的时候,他们两个同躲进一个树坑里,谁也没注意里面有什么;费恩跳下去什么事也没有,而纳帕伊却正好踩在一坨粪便上面。

“操,你如果多给我留点地方,我也踩不到这鬼东西。”

“好了,总比踩到地雷强。”泰戈尔终止了这无聊的争辩。“莫宁,你是尖兵,到前面看一下。雅凯中士,你去跟格兰特中尉请示一下,是否离开这树林。”

雅凯没吭声,扛起枪向一班的后面走去,那表情却像什么也没听到一样。

“班长,你用不着整天中士中士地叫他,那家伙根本不领情。”费恩白了眼雅凯的背影说。

“可他确实是中士,以后你这样的话还是少说点好。”泰戈尔看着费恩说。后者耸肩歉意一笑,不再说话。

跟随一班行动的大田看了看一班的人,跟霍克低声说了句:“那狗娘养的狂个屁?真不明白这种人渣还有什么资格留在猎狗。”

霍克看看大田:“你也会说出这样的话?在我的印象里,除了你的那些同乡,你在没关注过猎狗里的任何人,除了小孩。”

大田听出了霍克话里有话,他微微挑了挑嘴角:“我们日本人也不是不讲道理,跟其他民族的人一样,我们敬佩强者,鄙视那些没本事的无赖。默菲上尉、格兰特中尉都是我佩服的人,他们都是好领导,当然你跟泰戈尔也是,我也一样敬佩。”

“收起这些马屁吧,”霍克不再看他,观察着远方。“只要你不再给我找麻烦就算帮我大忙了。”

大田感到很无趣,便开始观察另一个方向。他有点失落,但也并不是很难受,因为他知道自己说的是真心话,尽管,这话直白得有些过分。

霍克用眼角余光瞄了他一眼,随即淡淡一笑。

一分钟后,雅凯带回了消息:搜索前进,注意隐蔽,天黑前到达布拉索斯河。

一班立刻动了起来,在收到莫宁那边安全的消息后,包括霍克、大田和火支班、机枪班各一人在内的十六人成散兵搜索阵形走出了树林。

********

从法明顿撤出之后,猎狗又回到了地下。但这次可不是让他们休整,而是马不停蹄地把他们送到了得克萨斯州的加尔维斯顿附近上陆,对在那里的一个军港实施了空袭引导,不光摧毁了整个海港,还击沉了停泊在港口的多数军舰,其中包括隶属地上军加勒比海舰队的两艘刚刚下水的新式重型巡洋舰。

随后,他们再次回到地下,转移至休斯敦,联合美军三角洲特种部队,仅用一夜时间炸毁了两个补给站和一座临时机场,把地上军五十多架大小飞机直接扔回了炼钢炉。

7月2日,猎狗又出现在休斯敦西南面三百公里的沿海城市——科珀斯克里斯蒂,配合白鲨特战队对一个秘密潜艇基地实施突袭。猎狗先是破坏了基地的动力站,并对两个驻守排发动了钳制攻击;而白鲨则趁乱从海上潜入隐藏在一个临海人工山洞中的基地,在几个主要的支撑梁和弹药库中安置了炸弹,并同时引爆。巨大的冲击波震塌了整个山洞,把停泊在里面的相当于整个加勒比海舰队三分之二数量的潜艇全部埋葬。

与此同时,沿墨西哥湾的墨西哥军、美军、北美联军和联合国军都活动了起来,一小部增援位于新墨西哥州,包围亚利桑那之敌的东线部队;另一大部则针对墨西哥湾沿岸各处雷达站、机场、船坞、港口实施了毁灭性打击,行动之迅速,波及面之广让地上人措手不及。另外,远在阿拉斯加作战的北美联军主力——第一集团军也突然转移至此,横空出世一般出现在佛罗里达半岛,沿塔拉哈西至杰克逊维尔一线切断了佛罗里达半岛与外界的陆路联系。没给地上人任何喘气的机会,北美第一集团军迅速推进,横扫整个半岛,把那里的守军支离破碎地扔进一个个小包围圈中。

至此,地上军位于墨西哥湾的海空力量基本上被消灭,只有一支轻型航母编队还游弋在墨西哥湾,但因墨西哥的尤卡坦半岛、古巴和美国的佛罗里达半岛都在地下军的控制之下,如同一把大钳子一样死死地钳住了尤卡坦海峡和佛罗里达海峡,彻底地断了这支舰队的突围之路。他们只能像只惊弓之鸟,乱打乱撞,终日惶惶不安——整个墨西哥湾都在地下军空军的打击范围之内,他们何时被消灭也只是个时间问题。

另一方面,被围困在亚利桑那的五十万地上军日子也不好过,原本从法明顿突围得很顺利,对面的地下军一直在溃退。可打出几十公里,地上军指挥官觉出不对味了,溃退的敌人只是法明顿的一小批守军,而其他地下人的防线依旧没有被撕开——原先遗留的众多突出部现在如同一根根倒刺一样,死死刮住了突围的部队,让他们无法顺利地进行调动。在“突围”出去的部队两侧,地下人的增援部队纷纷从地底下冒出来,侧击、夹击冲出包围的地上军,一时间地上人都搞不清到底有多少地下人在攻击他们。不到一天,战场上的趋势明朗了,地上人实际上并没有突围出去,而是在对方防线上形成了一个长达几十公里的大突出部。地上指挥官感到问题严重了,连忙组织部队进行收缩防御,然而已经来不及了。在地下后续部队的夹击和穿插下,大突出部的近十万地上军被彻底从主力“身上”切了下来;而溃退,不,准确的说应该是撤退的地下人又杀了个回马枪,给了突出部先锋当头一棒,联合增援的友军不断对地上人进行穿插分割。又一天,那十万地上军被对方“剁”成了一块块碎片,俨然成了地下人餐桌上一道丰盛的人肉大餐。而还停留在亚利桑那的大部队也因为各部急于突围,垫后防守衔接不利,被地下人钻空子吃掉了不少来不及撤退的牵制部队。一来二去,被地上人被包围的局面仍没改变,反而更加严重;再扒拉扒拉手指脚趾算算,原本五十万大军,现在也只剩三十来万了。地下人在近几日又恢复了对加州和内华达的空袭,使地上人不敢挪出龟壳半步,增援亚利桑那,夹击地下军的计划也就暂时搁置了。

让地上人头疼的是,那些臭虫似乎有用不完的人,仿佛地下有个巨大的造人机器。而地下人时不时从地下冒出来让地上人觉得很是可怕,他们意识到地下军的任何调动都可以在地下完成,而不让他们看到。这是地下人的一个巨大的优势,他们对此却一点办法都没有,毕竟他们的情报人员太少太少。

然而最让他们想不通的是,地下人难道会分身术?当初,猎狗等混特部队一直在法明顿附近与自己对峙。而现在在得州等墨西哥湾沿岸地区,又发现了这些部队的踪迹。但从亚利桑那的报告来看,那些混特部队依旧还在阵线上活动。混特部队的作战能力是惊人的,这在南加州战役中,地上人就深有体会,可现在他们却行踪不定,始终在自己的视线之内,却总也摸不清他们的真实位置和动向。当一份份报告送到地上军总司令部的时候,那些将军们心里有点发毛了——那些臭虫到底在干什么?他们越是这样遮遮掩掩,就越是说明他们还有更让自己恐惧的计划,这个计划到底是什么?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