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帝国春秋

第一章 新兵的试练

第二章 御前会议

第三章 试练窟内

第四章 吴越同舟

第五章 战争的足音

第六章 关山飞渡

第七章 不思议之作战

第八章 野心套餐

第九章 闹剧为一切悲剧之源


第十章 多变的季节


根据《大陆志》一书的记载,位于铁血帝国边界的失落山岭一带是全大陆气候最为多变的地区。

“行经此处之人,即使在一天之内也会饱偿变幻没测的冷暖更替冲击,丧失继续驻留下去的勇气。”

看来真的是这样呢。身穿华丽袍服的瘦削男子在心底微微叹息着阖上了手中书卷。他,就是主宰着全体克迪安人进退生死的帝王——颓废至极。人如其名,他的脸色和眼神都时常被一层无精打采的瘴气所笼罩,手中不握书卷的时候就会多一只酒杯。但是,在他那被华丽的王者服装所裹藏着的内心深处,恰似这多变的天气般,两道平地而起的风暴正在发生着激烈地交锋,一道灼热无比,另一道则酷寒至极,彼此绞缠的结果就是他必须散布出更多的瘴气来加以掩饰。

“布阵于山口之我军全灭!”这是终于冒死突出重围的草帽和剑的报告。

“敌之大军正在迅速撤退!”这是做为第二阵驻扎于阿尔思兰国境上的克迪安军的报告。

面对以上两个截然不同却又接踵而来的报告,也就难怪颓废帝内心会发生如此强烈的冲突。虽然之前的部置堪称得当,但对手是否会采取什么更胜一筹之策谋的耽忧终于化做了不可回避的现实。

此时,颓废帝心中忽然闪过这样的念头:如果能够重新对人生做出一次选择的话,或许可以逃避眼前的现实吧。至少自己可以做些喜欢的事情,比方说绘画与吟诗,自己在这两方面应该有着更为出色的表现吧。好象是存心在和自己作对般,颓废帝总是故意忽略掉自己同样拥有将政事与战争处理得井井有条的能力和实绩。

“无论怎样解释,至少有一个事实已经很清楚。”斩钉截铁地做出论断的同时,生有与颓废帝酷肖相貌的披甲男子直接走入帐幕,带着精悍与活力的凝聚而成的风暴。此种无形的气势吹得颓废帝情不自禁地闭了闭眼并有某种近乎滞息的恶劣感觉。

“象我们这样的孪生兄弟,在这个世界上也属于颇为少见吧。”

虽已测知身为帝王的兄长对自己的态度难称欢迎,但克迪安的副王天目飞龙还是继续着自己的高谈阔论:“从通常的用兵之法来看,得胜的敌军完全没有放弃继续攻击,直到将我们彻底驱逐出阿尔思兰的任何理由!除非是其内部发生了程度足以导致悖逆常识的重大事件。”

“是政变吗?”被帝王之责所迫来讨论自己所不喜的命题,勉为其难的口调溢于言表。

“不妨大胆设想一下吧,江泪帝今年已经年过七旬。在年迈之人的身上,发生任何意外都不足为奇。”

“似乎有此可能。”厌恶归厌恶,但在可以纳入情理轨道之内的推理面前,颓废帝还是表现出应有的明君素质而予以认同。

“既然如此,就不应坐失良机!”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天目飞龙不由得握紧了双拳,沿着自己那毫无悬念的推理之路而迅猛突进着。

“还是一副没有耐心的老样子呢。”颓废帝失望地想。如果继续维持现状,何时才能安心地将责任移交给他,然后去完成自己的梦想呢?

“似乎过于乐观。”

“皇兄你很悲观吗?”

幸亏还记得我是“皇兄”,颓废帝在心中为孪生兄弟这种莫名地横扫一切的气势而苦笑,同时也为自己不得不投入最为厌倦的争执而苦恼。

“在颓废帝的眼中,任何与军事和政治相关联的争吵都可纳入愚蠢的范畴。”《大陆志》之中为颓废帝特立的传记中有如是之记载。虽然该书的作者至今仍然不详,但他无疑是非常熟悉颓废帝的人或从这样的人那里获得了可靠的资讯。至少是最为接近于颓废帝此时此刻心情的描述。

“与其进行徒劳无益的辩论,不如请你告诉我,究竟是什么人能够想出将骑兵的机动性和步兵的灵活性如此巧妙地合二为一,从不可思议的方位给予我军以致命一击的。”

“不过是侥幸的偷袭得手罢了,何必如此畏敌如虎!”

“你是说侥幸吗?”颓废帝差点在心底摇昏了头。他甚至很想大声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弟弟,你究竟懂不懂什么才是军学的精髓?将一个非智勇兼备者不能谋划达成的高超计划称之为侥幸吗?

“那么请你为我侥幸地攻下天城吧!”

被颓废帝的讽刺所激怒,天目飞龙的脸色立刻被心底的愤怒之火所映红。他负气地向颓废帝瞪视着,然后一字一顿地说:“如果这是皇兄的命令,愚弟会毫不犹豫地率军出阵!”

其实,颓废帝又何尝不是被自己突然说出这种前所未有的重话所震惊,看着气息咻咻地天目飞龙,他又会产生某种幻想:若是真的能以攻陷天城来为这场愚蠢的战争划下句号,也未尝不是让所有人获得解脱的最佳结局。随即,他又想到,在山岭那边的天城内,江泪帝也没少做这种内容的梦吧。

当然,这种程度的想法也仅仅是一瞬间的闪念而已,现在的问题是怎样压制住天目飞龙对追出阵去的渴望。毕竟那个具有可怕头脑的未知敌将摆出不合常理的退却姿态背后,会不会隐藏着另外一个陷井呢?急欲撤退应该是个事实,但怎么看上去都有点做戏的味道。对方此刻大概正在微笑着欣赏自己留下的捕兽夹,想象着名叫“克迪安的鲁莽”的野兽在上面挣扎哀嚎的样子吧。

“克迪安的鲁莽”是铁血语中蔑视克迪安人的一句俏皮话,与克迪安语中“铁血的怯懦”有着异曲同工之意。根据《大陆志》一书引注铁血帝国词典的原话,“克迪安语是一切抱残守缺,腐朽没落之辈的无病呻吟”,在引注克迪安词典的原话中则说,“铁血语是所有无知轻率,头脑不清之辈的狂躁叫嚣”。然后,作者用掖揄的口吻做出最终地评价:由于长时间的彼此为邻的缘故,两种语言早已发生了不可逆转的融合,甚至可以就此断定双方在太古之初曾经源出同族,只是由于未知的纷争而走上互相悖离,互不亲爱的道路。至于纷争的起因,其程度也不会超过非常微不足道且愚蠢透顶的口角吧。从这段话的风格而言,该书作者显然具备一条七彩的毒舌。

“皇兄!眼看着偷袭得手的敌人再全身而退,这是任何武人都不能接受的污辱!”

“不管怎么说,我都不许你追出阵去上一个明显的当!”

面对因野望而失去思维弹性与宽阔视野的弟弟,颓废帝不得不拿出他所不擅长的疾言厉色来加以阻止。

“很遗憾,皇兄这次恐怕无法阻挡。”面对颓废帝前所未有的怒容,天目飞龙忽然露出了一个奇怪的笑容,“除非皇兄对七妹也无所谓。”

“你,说什么……”颓废帝有点发楞。

“难道皇兄忘记了七妹被配置为第二阵的事实了吗?以她的脾气,难道会坐视友军溃灭而不理吗?”

颓废帝的心在瞬间就堕入了寒冰的洞窟。他来不及后悔为何要听从天目飞龙的进言来安排出阵的顺序,只是在心底喃喃自语:“这多变的季节真的能控制人心啊……”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