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中华战兽 卷2 深山求生记 第二十四章 关门射双狼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94/

第二十四章 关门射双狼

这两天,狼王觉得山洞口有点奇怪,为什么每天早晨,一起来,洞口就会多了几根巨竹?这些巨竹每根都有海碗粗,整齐的插在洞口,并列长着,一颗挨着一颗,被这些巨竹一夹,洞口显得十分的狭小。狼王要用挤,才能出去。

第三天一早,狼王想出去,例行出去打猎的时候,惊呆了。昨天剩下的那个缺口,又多了二根巨竹,除此之外,竖插的八根巨竹,又横了三根,被老滕绑成了网状。洞口完全被封死!

不会出去捕猎,自己一家子,还不活活的饿死在山洞里?

狼王将头拼命的朝外挤去,也只能将嘴挤出,狼王不甘心的张开巨吻,咔嚓一声,咬在巨竹上,尖牙透了进去,粗壮的脖子一扭,巨竹就撕下了一块。狼王一见有门,再接再励,张开巨吻又要去咬。

“想出来,没那么容易!”

忽然洞山外出现了一个人影,这个人影身上散发的还是狼王粪便的味道。狼王迷糊了,他不是自己的同类吗?侧眼看去,这同类,好像是经常喂自己香喷喷烤肉吃的。应该没危险吗。可是,他已将那把长弓擎在了手中了。

嗖——

一支利箭带着风雷之声飞来。

狼王识得厉害,急忙闪身躲开。

可是晚了,利箭擦着狼王的右边身而过,在狼王身上留下了一道血槽,狼血像条暗河一样,涌了出来。

嗅到血腥味,正在哺乳中的母狼,狼豪倒竖,瞪红了眼,窜了过来,见是自己的“亲爱的”。眼中红丝退去,伸出舌头,舔狼王的伤口。没多在一会儿,狼王的血就止住了。

竹门外的白炽,看了目瞪口呆,这狼口水,也太神奇了吧,比云南白药还灵?

难道它们也吃了异花异草,要不怎么解释它们巨大的身躯和神奇的口水?

顾不着想那么多了,白炽见狼王又要去咬巨竹,赶紧拉弓射箭。

自从吃了人形人参之后,白炽可以毫不费力的,将苏格兰长弓拉成满月,一箭射出,威力比先前增加了至少一倍。原本有十支箭,被鹰王带走二支。白炽怕不够,又做了十二支,凑成二十支。

由于力量大了,技巧热练,这十二支箭,仅花了白炽半天的时间。

这封洞口的竹门,显然是白炽的杰作。

其实白炽早就想到了这个“关门打狼”的办法。可惜,当时力量不够,要扛一根巨竹,跑上几百米,几乎是不可能的事。用细竹,又怕关不住狼。现在力气暴涨,一切就有了可能。一个晚上跑上几趟,趁着狼熟睡时,将巨竹插在山洞口。花了三个晚上,终于大功告成,竹门完成。一窝狼被关在洞中。带上自己的全部武装,滕甲,苏格兰长弓,竹剑。又觉得竹剑太细,怕起不到什么作用,临时砍了一颗细竹,将前端削尖,当作长矛使用。连同雪团,早早的在此等侯。

狼王被箭所伤,更添凶性,向着竹门发起了猛烈进攻。每一口下,但见竹屑飞溅,巨竹转眼间就被咬去了半边。

白炽不敢怠慢,箭去如飞。可是狼王凶性虽然十足,却不失理智。总不忘了盯住白炽的长箭,一见白炽放箭,就往旁边跳去。长箭总不能钉在狼王的要害之上。有进甚至会被狼王完全躲开。

一连十五支箭射出,狼王巨大的身躯上出现了七道伤痕。如果仅这只狼王在,光流血就流死它了。可惜旁边偏偏有一只会疗伤的母狼。每当狼王中箭,母狼就舔好狼王的身体。

白炽大呼不公,这母狼与狼王的配合,怎么那么像网游界中,牧师和战士的无敌组合?战士向前冲,牧师在后加血!BOSS哪怕血再多,只要不能一下子,挂掉战士,磨都会被两人给磨死。

竹门的强度,与BOSS没得比,几次之后,只听咔嚓一声,一根巨竹被狼王咬断。白炽大吃一惊。

好在竹门,横了三根巨竹,用老滕绑紧。分作两截的巨竹,一截在土中,一截吊在空中。断口处不够大,狼王冲不出来。

接下来,狼王冒着白炽的火力,呲着牙,继续咬旁边的巨竹。白炽心道,此战要胜,得先将那个“牧师”干掉。这回他拔出二根箭,一根夹在手中,另一根轻轻的搭在弓上,见狼王来咬巨竹,仅开半弓就射。也不管没有没射中狼王,赶紧搭上第二支箭。这回可是拉圆了。

狼王没料到白炽这么快就射了,躲闪不及,正中额头,带着长箭向后退去。这支长箭虽然来得很快,但弓没有拉满,力道不足,插得不深,在狼王后退的时候落了下来,额头出现了一个血洞。母狼见“亲爱的”额头要害受伤,急奔上前。沾着口水的舌头,朝着伤口舔过去。没注意到自己,完全暴露在人类的箭矢攻击之下。

门外白炽见大喜,心道,畜牲就是畜牲,和我的智慧没法比。早已拉满了弓的长箭射去。嗖——,长箭透过竹门缝隙,直扑母狼的心脏部位。

母狼正专心致至的舔着狼王的伤口,哪曾想到有致命的长箭射来?当下连着心脏被长箭穿透,钉在地上,呜咽一声,口鼻中有血流出。紧接着三角狼眼中也有血流出。身体颤抖起来,筛糠似的抖,没多久便僵硬了。由于长箭撑着,身体没有倒下。

狼王吐出长长的舌头,舔着母狼,可惜,母狼的身体越来越冷。用巨吻拱了母狼几下,母狼毫无反应。狼王终于知道母狼死了,朝着门外的白炽发出一声悲怆的哀鸣。

透过竹门的缝隙,白炽要怀疑自己的眼睛是不是看错了,狼王眼中似乎含着泪。

搭箭拉弓,瞄准狼王,白炽打算再射。

“嗷——”一声狮虎之吼,突然暴出,一道白色的闪电从竹门断口处跃过。

“雪团!快回来!”白炽怕伤了雪团,不敢放箭。又担心狼王伤了雪团,紧张的注视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