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冰 第三十四节 第五十九章

liuz345 收藏 6 20
导读:薄冰 第三十四节 第五十九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10/

虽然这个庄园面积非常大,可里面的建筑还是比较靠后的。一共三幢房子,成品字型分布。几乎所有的人跟各种生活设施都在一块,这对我们来说算是天大的好事。设立完警戒线后,雷头交给我跟左刀个任务。就是把那十八个男子组织一下,分成两个组,本别训练一下。说白了,也就是教会他们怎样开枪就行。然后再把我们带来的后备装备分发给他们,就完事。

这事情说是简单,可雷头只给了我们短短的两个小时。我跟左刀看着那群跟鹌鹑似的菜鸟们,头一个比一个大。没办法,我俩只好硬着头皮上。其实我知道雷头下这个命令的原因所在,单单只是依靠我们队里的这七个人,想要防守这么大一片区域是有很大难度的。勉强去做也不是不行,可我们也是人,一天两天无所谓。时间一长,那一样的挺不下去。这要是万一出现了什么紧急情况,那后果就很难预料。

两个小时飞快的过去了,我和左刀狠狠的松了一口气。情况不算太坏,比我俩事先想象的要好。这帮人中间有六个参加当过兵,我们没来之前,这里全是靠他们拼命保护。也幸亏我们来的及时,再加上他们先前面对的只是一帮乌合之众,这才没出大事。就这样,他们中间也有两个人受了伤,被子弹擦破了点皮。因为我们后备武器不多,所以就优先装备了他们六个人。其他的人只要知道怎么用枪就可以了,反正他们主要任务是配合警戒,真正开枪杀人的活,有我们在也轮不上他们。

根据雷头的安排,我跟左刀是第三班警备。所以我就在房间里随便找了个地方,开始休息。而左刀去安慰人去了,反正他丫的精神好,我懒得理他。不知道过了多久,朦胧中我感觉到有人正在向我靠近。本能的一下站了起来,同时拔出了手枪。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女孩从门口走了进来,我过于紧张了。趁女孩目光未看过来的一瞬间,我收好枪,我不想把小孩子吓着,这几天的经历对她来说已经足够了。

小女孩看着我,小心的说:“叔叔,该去吃饭了。”

我尽量把脸上的肌肉放松,冲她笑了笑并说了声谢谢。便在她的带领下走向就餐的地方。饭堂是临时设立的,一个很大的房间,看着像会议室。人还没有进门,就听到左刀跟土匪在耍贫,把许多人逗的乐的不行。

“这两个家伙。”我苦笑着走进了大门。进去才发现里面挺大,人也不少,几乎全都到齐了。左刀跟土匪坐的桌子四周围满了看他们表演的观众,其中大多是年轻的女孩跟小孩,看来这哥俩挺受欢迎的。

接过一位大姐递过来的饭盒,随便找了个空位置坐下来,刚吃上两口,耳麦就传来敌袭。我抄起放在桌上的枪就向外跑,我们刚刚跑出去没多远。一阵枪声就传了过来,这让我们连忙加快了速度赶到新建好的防御阵地。到地方才清楚,我们遭到了大约由四十个人组成的武装暴徒的攻击。从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这一伙暴徒的装备远远精于前面的那伙暴徒。光从枪声跟弹丸飞来的数目就能大概知道他们至少拥有十支以上的自动武器,余下的差不多全是半自动。好在他们都不是属于那种训练有素的人,再加上我们占据了地利,情况并不是很坏。经过短时间的分析,雷头决定出击,老窝着挨打绝对不符合我们的性格。

趁着雷头他们吸引住对方注意力的空挡,我跟左刀,土匪和神仙四个人溜了出去。为了能更加有效的打击这帮混蛋,我们特地多花了点时间绕了个大圈子,从他们背后慢慢的摸了过去。首先发现的,是停在山坳后面公路上的五台车辆。其中一辆车子很可能是他们的弹药车,因为旁边有三个家伙守着,而且是单独停放的,而另外四台车只有两个守卫。

我们四个人稍稍的分了一下工,就开始动手。为了保证后面行动的突然性,我们全都使用消音器。这帮家伙真的太菜,几秒钟就全挂了,连多浪费一颗子弹的机会都没有给我。

解决掉这几个家伙后,才发现原先我们认为是弹药车里并没有什么弹药。除了几箱子弹外还有三个伤员,好在他们都没有武器,加上失去了抵抗能力,不然我们非吃个暗亏不可。没有任何犹豫,我跟左刀上去用刀把他们全部解决了。对付这类两只脚的畜生,我是从来不会心慈手软的。相反当刀刺入他们喉管收割生命时,我心里还有少许报仇后的快感和兴奋。

土匪趁这个机会的在几台车上装好了拌雷,大伙朝枪声最响的地方移动过去。半路上遇到了往后退的伤员,也让我们顺手牵了羊。到了地方才发现,这帮家伙已经被雷头他们给压制住了。在留下五具尸体后,全部撤回到了橡胶林的边缘。他们也发现这个庄园不好攻打,几个头目模样的人正在讨论什么,看情形大概在商量是继续进攻,还是撤退。我们潜到了最好的攻击位置后,十分默契的每人投出两枚三秒延时的手雷。其中最少有三枚是照顾那几个正在打屁的头目跟他们身边的人。

小范围多枚手雷爆炸后的情景是比较壮观的,除了巨大的爆炸声跟四处横飞的碎片外,还可以听到林子里一片惨叫声,外带人体被冲击波抬离地面后摔向灌木丛的声音。还没等他们从爆炸的影响里清醒过来,我们又冲他们发动了第二轮进攻。

高速飞行的弹丸在人体内翻滚后再一穿而过,之后也顺便带出了一朵的血花。一间橡胶林里充满了浓浓的血腥味跟硝烟味,我们攻击的突然性跟致命性完美的体现了出来。人都是害怕死亡的,尤其对那些平时以欺压弱者,乱杀无辜为荣的畜生来说更是一个铁的规律。这个规律当他们面对比他们更强的强者时,便表现的更加淋漓尽致。他们除了没有能力动弹的外,其他的都一哄而散。

其实这个时候能动的也没有几个了,但抱着除恶必尽的原则,我盯上了一个目标直追过去。被我盯上的家伙很惊恐,他也知道我在追他,于是边逃边往身后开枪。很快,枪里的子弹打完了,这让他更加的害怕。在逃跑的时候,因为过于惊慌而被拌倒,我趁这个机会拔刀冲了过去。害怕让他失去了冷静的判断能力,双手从地上抓起所有他能抓到的东西,拼命朝我乱仍。直到我狠狠踢了他两脚,才知道这是徒劳之举。

他开始换了一种形式,用鸟语向我求饶。那充满了恐惧和绝望的声音,也没能激发我的怜悯之心。他说的什么我根本听不懂,就是听的懂我也不可能理会。在我看来,这类的家伙存在于这个世上,只能侮辱人这个称号。我要让他在最恐惧中死去,只有这样才能洗去他所犯下的罪行。

带着这个目的,我在他的恐惧到达了一个极点后,动手切开了他的喉管跟动脉,一直看着他眼里的生命之光完全消失,身体不再抖动,才转身离去。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