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1939之海狼 东方战线 攻击巴库(五)

bigstore 收藏 2 11
导读:回到1939之海狼 东方战线 攻击巴库(五)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28/


德国人开始收整这列缴获的苏联装甲列车,将里面的尸体给搬出来,并将部分毁坏的部分用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给堵上。德军指挥官并指挥一些德军士兵选出一些看起来比较干净一些的苏军军服穿上冒充苏军,然后这些冒充苏军的德军士兵进入装甲车,同时几个德军士兵进入火车头,开始倒车。

当装甲列车倒出一段距离后,德军坦克向装甲列车的方向打了几炮,不过炮弹都落在铁路的道基两边而装甲列车则快速倒车,随后德国坦克开始追击这辆正在倒车的装甲列车。

装甲列车的司机操纵着列车倒车,而副手则拼命向燃烧的锅炉里一铲铲倒着煤炭,每当副手用脚踩下打开锅炉门的开关的时候,里面燃烧的火焰映红了他那满是煤灰的脸。

火车快速驶过了库拉河大桥,而两个营的苏军步兵也已经来到了桥头。这些苏军步兵惊讶的看着装甲列车以在桥上通行最快的速度开过了桥,苏军士兵惊讶的看着这辆装甲列车上面累累的伤痕,火车在过了桥后慢慢开始停下,一个‘苏军上尉’从车里探出半个身子向他们大吼。

还没有等列车完全停稳,这个‘苏军上尉’就跳下列车,向苏军士兵跑去,一边跑一边大喊道:“同志,你们的指挥官在什么地方?”

这时一个苏军少尉跑到他跟前问道:“上尉同志,出了什么事情了?你的列车。。。。。。?我们听到前面有炮击声,正想派人过去看看。”

‘苏军上尉’气喘吁吁的说道:“我们遇到德国鬼子的坦克了,有十多辆,我们干掉了三辆,但是我们也损失惨重,车长已经阵亡了,幸亏他们没有把铁轨炸断,不然我们还不知道怎么摆脱他们的攻击。能带我去见你们的指挥官吗?告诉你的手下,德国人追过来了,要他们做好防御准备。”

“跟我来,上尉同志,他们在后面。”少尉用手指了一下方向,然后向还在那发楞的苏军士兵喊道:“赶快构筑阵地。准备打德国佬!”他说这话的时候没有注意自己身边的‘苏军上尉’眉毛跳了几下。

两个人在草地上快速跑动,跑了一阵见到了一个遮蔽所,少尉指着遮蔽所对‘苏军上尉’说:“这就是我们的指挥部,我们的指挥官就在里面。”

两个人进了这个遮蔽棚,苏军少尉指着一个挂着少校军衔的军官说道:“他是我们的营长!谢普夫少校!”

‘苏军上尉’上去向这个苏军少校敬了一个军礼,对他说:“报告少校同志,我是独立装甲列车第7营的图波列夫上尉,我们奉命前出侦察,但是我们与德国人的坦克遭遇了,我们击毁了三辆德国坦克,但指挥官雷卡夫少校阵亡,死伤官兵128人,现在德国人坦克正在追击我们。”(德国人战斗结束后找到了雷卡夫少校少校的尸体,知道了他的身份。)

“哦,你们遇到德国人了,他们的兵力配置是什么样的?”谢普夫少校问道。

“报告,他们共有十五辆坦克,并有大约150人左右的步兵配合,坦克里面PzKpfw III型坦克5辆,剩下的都是PzKpfw IV型坦克。我们击毁的坦克里有PzKpfw III型坦克2辆,另一辆是PzKpfw IV型坦克。”

“嗯,你能具体描述一下你们是怎么和德国人遭遇的吗?”谢普夫少校问道。

“我们在过了库拉河大桥前进了三十公里后,一直没有见到德国人,车长决定停车,派人去占领一个山丘建立观察哨,我们派的人一直走到那个山丘下都没有见到德国人,但是就在他们要爬上山丘的时候,突然在山顶出现了德国人,随后我们就遇到了德国坦克,德国坦克是躲在附近的树林里,坦克上有伪装网,看来是已经在那里等我们过来的。我们被德国人切成了两半,互相都无法支援。。。。。。”

“你们的电台为什么没有使用?”谢普夫少校问道。

“德国鬼子上来第一炮就是打掉了我们的通信天线,我们没有办法和后方联系。”‘图波列夫上尉’说道。

“好吧,现在德国人在什么地方?”谢普夫少校问道。

“跟着我们的装甲车追来了!”‘图波列夫上尉’说道。

“命令部队,迅速构建工事,炮兵展开,我们要在河这边把德国鬼子拦住!通知工兵在大桥上装上炸药,必要的时候把桥给炸了!上尉同志,你还有多少人?”

“报告,我还有45人可以参加战斗!我们的很多人都没有抢下来!”‘图波列夫上尉’说道。

“你的人就呆在列车上参加战斗,其他人跟我来!”谢普夫少校带着几个军官迅速离开了指挥所,向前线跑了过去。

‘图波列夫上尉’回到自己的装甲车上,他上来就问道:“找到俄国人的反坦克炮兵阵地没有?我们能不能在火车上摧毁他们?”

“报告,完全可以!他们就在那个地方,我们用肉眼就可以看到他们。”回答他的是另一名德国军官,在车厢里的人穿着的都是红军制服。

“在他们开火的时候攻击他们,同时尽可能的大量杀伤他们的步兵。开火后五分钟后撤退。问问车头,他们那有问题没有?”

那个军官摇通了电话:“车头,你们现在能保证随时启动吗?”

“哦,知道了,很好!”军官放下电话,说道:“他们保证车头可以随时启动。”

“好,马上派人用上面的炮塔对准苏军的炮兵阵地,这边马上准备两挺机枪,对准这边的俄国人。等到我们的坦克过来开火后我们就开火。记住,最多不能超过5分钟我们必须撤退。俄国人在大桥上装了炸药。”

“是,长官!”军官转身就离开了。

五分钟后,轰隆隆的声音从桥那头传了过来,在桥头修建了简易阵地的苏军士兵看到了桥那边出现了七八辆坦克,还有六十多的德国步兵正在小心翼翼的推进。

谢普夫少校正在简易工事里用望远镜看着对岸的德国兵,他皱着眉头说:“德国人推进的速度太慢了,难道他们发现我们了?”说完这话后他转头一望,发现那辆装甲列车还停在铁轨上,那么高大的目标德国人怎么会看不见。

谢普夫少校骂了一句,但现在让那家伙离开也已经晚了,只好让那装甲列车不要移动,也不要有什么反应,这样也许德国人见没有什么反应,慢慢就会消除疑心。

等了好一会时间,德国人终于进入了对岸苏联军队的射程,谢普夫少校仔细观察德军的行动,觉得他们应该没有发现这边埋伏有苏军部队。于是他摇通了炮兵阵地的电话:“开炮,打死这群该死的德国佬!”

苏军的45毫米反坦克炮开火了,不过炮手明显炮击精度不是太好,前几发的炮弹都落到了德军阵形一边。德军不愧是久经战场的部队,德军士兵迅速躲到坦克的背后,借助坦克的掩护开始观察河对岸的情况。

德军坦克很快就从苏军炮口的发射炮弹产生的炮口发射烟大致确定了苏军炮兵阵地的方位,坦克炮塔纷纷开始转动向苏军炮兵阵地开火,但是德军坦克同时也停了下来。

这时停在铁轨上的装甲车开火了,不过结果却令苏联人个个大脑当机,在装甲车顶的唯一可以发射炮弹的T-34-76型炮塔将炮口转向了苏军大炮阵地,开始对苏军阵地猛轰,而装甲车另一边的门也被打开了,一挺MG42机枪被抬了出来,机枪子弹开始无情的向苏军阵地扫射而来。

谢普夫少校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的装甲车竟然向自己开火。他一时脑子还没有转过来,以为那上面的‘苏军士兵’肯定是太慌乱了,以至对着自己人开火,他一下子跳出了掩蔽工事,向装甲车挥舞着脱下来的帽子,以此来告诉装甲车上的‘苏军士兵’,他们在打自己人!

不过冒充苏军的德国人才没有管他那一套,三发7.92毫米子弹从谢普夫少校的胸腔,腹部和肩胛骨打了进去。谢普夫少校顿时久倒在了阵地上,几个军官连忙窜出来,将谢普夫少校的尸体拖进了掩蔽工事。

‘图波列夫上尉’看了一下手上手表的时间,命令:“马上摇通车头,命令他们立即启动,我们要撤退了!”

车头喷出了大量的蒸汽,呼哧呼哧的开始向河对岸开了过去。而在装甲车顶的坦克炮还在向苏军炮兵阵地开火,只不过现在的射击精度大为下降。另一头的机枪也在不停的扫射着。

此时苏军已经从被袭中清醒过来,有几个苏军士兵从侧面悄悄绕过来,想将集束手榴弹给塞到装甲列车下面,炸坏几个车轮,令它不能移动。不过在看到装甲列车启动后的速度越来越快,他们已经追不上了才罢休。

一个苏军军官拿起了用手摇电话改装的起爆控制器,想把大桥给炸毁以阻止装甲车的逃跑,但当他狠狠的摇了几下,一声爆炸声响了起来,这时装甲列车也驶上了大桥,军官脸上露出了复仇的笑容,但一会他就吃惊的发现那辆装甲列车竟然出现在桥的另一头。

怎么回事,难道德国人会魔法吗?桥已经被炸了他们怎么还能过去。等爆炸的烟雾散去,他失望的发现大桥只是震了一下,根本就没有被炸断。估计德国人就是这么冲了过去。

他冒火的去找工兵的指挥官。想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等他找到工兵排长的时候,发现他也直愣愣的盯着那座还傲然横跨在河上的大桥,看来他也搞不明白为什么安装的炸药没有将桥给炸断。

在装甲列车上的德国人发现了苏联人炸桥的时候,他们的列车已经开上了大桥,根本就来不及刹车,很多人只好听天由命了。等待着自己的身体向桥下滚滚的库拉河坠去。

但是当列车通过大桥的时候,这些以为自己已经被上帝召唤的德国人惊喜的发现由于苏联人的炸药并没有完全爆炸,只是将中间的桥墩炸出了一个小缺口。好多人擦去头上冒出的冷汗,有的人掏出了随身携带的十字架,亲吻十字架以向上帝感谢对他们的保佑。

由于德国人的突袭,前出到库拉河的苏军步兵营和加强的炮连被德军打死了40多人,45毫米反坦克炮被摧毁3门。营长被打死。接替营长指挥的政治委员和副营长在和对岸的德军炮击结束后,迅速将和德军交战的情报上报给了团部。同时开始调查为什么会没有把库拉河大桥给炸掉。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