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妇门 第一章 避祸 第十二节 意外收获(3)

wanhexing 收藏 5 86
导读:寡妇门 第一章 避祸 第十二节 意外收获(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03/


齐振清听到小林和丸雄小队长关于大阪兵好坏的争论与谩骂,微微一笑,低声给手下讲起了日本大阪士兵的故事。

大阪是个商业发达的城市,居民多与商业有关,他们围绕着税收、捐税等问题,几百年如一日和领主斗智斗勇,讨价还价,所谓忠诚,是完全谈不上了。于是,战征中的大阪人毫不否认自己会为“大日本帝国”为“天皇”而死,然而,大阪人却不会急着去“为天皇而死,为大日本帝国而死”,能不死还是不死。看待命令,大阪人也习惯的进行“讨价还价”,“斤斤计较”,他们不会象其他部队那样闭着眼睛执行到底。于是大阪兵内部有所谓“无益的牺牲不要付出”、“不合理的战斗不要参加”、“穷途的敌军不要追”的三不要原则。

日本有个大阪第四师团,代号“淀”,其他的日本陆军师团代号多有尚武精神的象征,比如第二师团是“勇”,第九师团是“武”等等,第四师团这个“淀”字的来源是因为有一条淀川河横穿大阪最繁华的梅田商业区,用这个代号真是既有乡土气息,又带有招财进宝的吉利,属于日军中的资格最老的师团之一,下辖四个联队,标准甲等配备,其核心为第八联队,因在日俄战争中屡战屡败,获得“败不怕的八联队”之勇名。

齐振清讲了许多在日本军界流传的大阪兵如何一打仗就装病,打仗时如何不出力的故事。并说日本军界有人认为商人的本性,决定了大阪人根本就不适合参战。

小林的揭老底和丸雄冠冕堂皇的辩解,似乎在佐证齐振清的说法。

隔壁的吵闹声停息了,齐振清和手下又喝了一阵就各自离开。走出饭店,齐振清发现日本人打扮的的小林爬在饭店门口呕吐着。童心未泯的木英走上前去,用日语逗起了小林。吐了酒的小林清醒了许多,看到一身男孩打扮的木英与自己说话,勾起了对远在在大阪儿女的思念。醉酒的人感情最不稳定,手拉着以为是同族的木英,喋喋不休地絮叨起来。

齐振清本想一走了之,没想到小林拉住木英不放,也就只好走上前去用日语与小林打招呼。不想,小林大有他乡遇故知的感觉,非要拉着木英父女到住处聊一聊。不想惹事的齐振清只好把小林送回了住宿的旅店。小林酒后十分兴奋,到住处后死活不放木英父女走。无奈之下齐振清只好有一答无一答地应付小林,在小林的追问下,他给自己编了身份和经历。他告诉小林自己原来是关东军的军官,在与中国人打仗时受伤致残不能再打仗了,复员后留在满洲,接来儿子准备经商。听说冀东地区生意好做,准备带儿子去看看。最后只好留下地址,木英父女才摆脱了小林,回到住处。带人留在住处的孙大勇向齐振清汇报了进关的准备情况。

晚上,酒醒了的小林到齐振清住处拜访,拉着齐振清父女到饭店喝酒。小林听说自称山,本的齐振清有军队背景,受尽了军方刁难他极力巴解、讨好齐振清。小林的心思是,一是山本有军方背景,以后办事就可以事半功倍;二是山本一看就没有经过商,如果与他合作,自己会从他手里得到不少好处。小林喝酒时不停地介绍大烟、军火等生意的利润如何如何高。见齐振清表情冷漠,又吓唬齐振清说:“山本君,进关的路我经常走动,路途中时常有土匪出没,安全得不到保证。我每次运货都要找军方保护才会安全,你们父子人单势孤万万不能单独上路的,我看,你们一定要与我搭伴儿而行。”

摆脱不了小林纠缠,齐振清父女只好命令孙大勇等人在后面远远跟着,父女二人答应随小林的马车队前行。丸雄给小林派了十个日本兵押送货物。齐振清为减少日本兵的怀疑和骚扰,在吃饭时,把带队的日军军曹叫来,向他出示了从警察局抢来的大佐军衔的关东军制服和指挥刀,并吹嘘了一通自己的战功,还有意说了些在日军流传的人和事,以他在日本军校多年和前几年与关东军密切关系所了解的日军内幕,唬住一个小军曹还是绰绰有余。再加上他的日语水平,和木英日语贵族调调,让日本军曹深信不疑。

被唬住的日本兵,一路上十分听话。小林一看,真以为找到了靠山,更加卖力地拉拢齐振清。急于进北平的齐振清见摆脱不了小林,只好命令孙大勇先赶到关内,勘察地形,在适当的路段骚扰小林车队,自己好趁乱溜走。

七月的天燥热难耐,满山的青绿,潺潺的流水声,让斤斤计较的大阪兵们稍稍提起了精神。小林一会跑前一会跑后地照应着车队,齐振清提高警惕,等待孙大勇的攻击。

枪声响起,按着约定孙大勇没有射杀鬼子,子弹只是吓人地擦着鬼子兵的头皮飞过,爱惜生命的大阪兵们听到枪声后,果然掉转马车,往回就跑。估计已经逃出了子弹的射程才停下马车举枪还击。舍命不舍财的小林为了拦住还在往前走的第一辆车,没有随鬼子兵后退,正在与拉车的骡子抗衡着。前面孙大勇们的枪声慢慢远去了,勇敢的大阪兵们一下来了精神,枪声骤然密集起来。可怜的小林刚刚战胜倔强的骡子,刚刚松了一口气,自己老乡的子弹撞到岩石上又颤悠悠地横飞过来,钻进了小林的右胸。枪声停止了,齐振清与得胜的大阪兵们来到紧紧拽着骡子缰绳的小林身边,小林刚刚将缰绳交给齐振清,身子就无力地摊在地上。

没有办法,齐振清和众鬼子护着小林返回了刚经过的镇子。镇子里的土郎中看了看伤口,无奈地地摇摇头转身走了。被自己同乡的流弹击中的小林慢慢苏醒过来,憎恨老乡和自己的小林明白自己他的生命正在流逝,他不敢再相信奸诈的大阪老乡们,身边唯一可以利用的人只剩下了齐振清一人。

爱财如命的小林不忍心自己坑、蒙、拐、骗巧取豪夺挣来的家财付之东流,他只好向齐振清交代各处买卖的地点、规模、资金、主持人的情况,象刘备临终托孤一样,假惺惺要将所有的生意全部送给齐振清。齐振清表现得十分大度和仗义坚辞不受,小林深知无利不起早的道理,为了拢住齐振清就提出将自己的女儿许给木英为妻,并将一对收藏的玉佩交给齐振青,让他把一个交给木英,另一个寄给女儿,作为定情之物。交待完毕,小林挣扎着起身给齐振清写了一张全权委托书,并注明全部财产的一半送给齐振清,财产的另一半变卖后寄给自己家人。齐振清只想早一点摆脱身边的鬼子,为了让小林放心的死去,请来日本军曹作保人,大家在委托书上签字画押。那帮大阪兵,听说好处全让齐振清得去了,立刻撒手不管,一个不剩全都回部队去了。刚刚给家人写完遗书的小林一听,又昏死过去了。

爱财如命的小林在几度清醒几度昏迷之后,终于在半夜死去。投机一生,钻营一生,最后终于死在自己最大最成功的投机生意上。

齐振清父女在返回来寻找到自己的孙大勇等人的帮助下,安葬了小林。

急于赶路的齐振清决定就地卖掉小林的日本货,卸下上面花花绿绿的货物,齐振清被下面一箱箱枪弹惊呆了。

意外的收获。共计步枪三百枝、捷克式机枪十挺、重机枪两挺、德制手枪五十把、迫击炮两门,子弹、炮弹数量巨大。另外还有大烟土一千斤。

天意,天意,齐振清把一切都归为老天的保佑。

(为了感谢小林无意中的帮忙,齐振清没有食言,将小林的部分财产变卖,将钱和一个玉佩以及小林的遗书寄给了他的儿女。小林的女儿在日本等待、寻找了山本的公子光一多年。她那里想到山本、光一却是中国的齐振清和齐木英。)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