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妇门 第一章 避祸 第十节 意外收获(1)

wanhexing 收藏 3 14
导读:寡妇门 第一章 避祸 第十节 意外收获(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03/


伏击战的胜利,正如齐振清预料的,不仅缴获了大量的枪弹和粮草等军需物资,而且产生了巨大的政治影响。第二天,李大麻子带着手下的几个兄弟亲自登门拜访,一见面李大麻子向齐振清抱拳拱手:“齐司令,兄弟真他妈的佩服佩服。老兄以区区三四十个刚会打枪的山里娃,竟然全歼三十多个训练有素的日本鬼子,真他奶奶的痛快。您真是胆气过人,您真是有勇有谋,您真是带兵如神。他妈的,废话不说了,司令能让兄弟见识见识弟兄们的神勇吗。”

李大麻子在齐振清的带领下观看了士兵们的训练,士气正旺的士兵们喊杀阵阵如生龙活虎一般。齐振清信心十足的对李大麻子说:“李兄,如果有兴趣,你可以随便叫出几个兄弟给你表演表演,我的弟兄各个不含糊。”

李大麻子看着趾高气扬的齐振清,心里有点空落落的,想刹刹他的锐气,以便日后相处能自在点。眼睛在训练场看了一圈,发现士兵们各个身板结实训练有素,心里有点失望。突然他看到了训练场上的木英,心想这小子个子不足一米五,小身板瘦瘦小小,模样虽然不错,但一看就是没长大的半大小子,他就是从娘胎里就接受训练,也成不了气候。

“就让那个小兄弟给我们兄弟露两手,让他妈的弟兄们开开眼。”说完眼光瞟了瞟齐振清。

“哄”地训练场上的士兵笑了起来,李大麻子那知道士兵们是在笑他招惹上这个好整人的小少爷肯定不会有好果子吃。李大麻子还以为大家在嘲笑瘦小的木英哪,因此脸上露出得意之色。

“我,我,我...”木英看透了李大麻子的心思,故意装出胆却的样子。

“小兄弟,别怕,不过是玩玩吗。”李大麻子和言悦色地说。

“我怕一个,个,啊个人,人...”木英故意象孙小保一样结巴着说。

“别怕,别怕,我让我兄弟二当家的陪你玩。”怕木英不敢下场比试的李大麻子近似讨好地说。

“有彩吗?不能白比试,加点彩。”士兵们开始起哄。

“妈的,行,有彩。”李大麻子在身上翻了一阵,最后,狠了狠心从脖领里解下一块玉佩,为了不给齐振清阻拦的机会,他连看都不看齐振清,高举着玉佩说:“这可是皇宫里皇帝戴过的东西,是老子从老财那抢来的,今天老子高兴,拿它当彩头。谁赢了就归谁。”

李大麻子对自己二当家的可是信心十足,这小子功夫、枪法都很精通,样样都在自己之上。

春天已到,大雁北归。木英对二当家的指了指大雁,约定各打三枪。迎面飞来的大雁人字形排开,二当家的连放三枪,应枪落下两只大雁。木英从满脸得意的二当家的手中接过手枪,这时受了惊吓的大雁阵形大乱,各自逃飞,射击的难度变大了。当士兵们欢呼着从三个不同方位捡回木英击中的已经没有头的大雁,李大麻子和二当家的一下傻了眼。

“小兄弟,你赢了,彩头归你。”李大麻子还真象个大当家的说到做到。

“小兄弟,你敢与我二当家的比比拳脚吗?”想挽回点面子的李大麻子对自己竟提出进行这样一场实力悬殊的比赛都感觉脸红。因此搓着手,脸憋得通红地低声和木英商量。

手持一丈的白蜡杆,木英与二当家打斗起来,身体灵活的木英采取了上次和孙大勇比试时的策略,看准时机,一杆捅在了二当家的左胸部,二当家的向后退了几步,挺身又发起进攻。木英一怔,突然明白,上次比试的是刺杀,刺中胸部就算自己赢了,这次如果不打倒对手,就不算赢。体力相差悬殊,木英不敢硬拼,只能全力躲避二当家的进攻。游斗一番,看准二当家的身后的地形,待他的棍势变老,木英顺着二当家的棍子跨前几步,手中的白蜡杆用力戳在二当家鞋里的脚趾上,随后手中的白蜡杆在身形变动中突刺已经慌乱的二当家的面门,二当家的已经躲无可躲,只好连连后退。“扑通”一声,二当家的被身后的石块绊倒,比试结束。

“大少赢了!齐大少万岁!”士兵们欢叫起来。

“这场比试不算,二当家的是被石头绊倒的。”一直躲在后面不发一言的齐振清这时站出来说。

“你看把二当家的摔的,二当家的快起来。儿子快给二当家的陪个礼。”齐振清一边上前搀扶摔得不轻二当家的,一边冲木英喊。

“嗨,我说他妈的谁这厉害,原来是‘齐大少’,多有得罪,不要见怪。”隐约听过“齐大少”事迹的李大麻子和二当家的原本羞愧的心一下平和了。

进入大厅,李大麻子问东问西,话题总是不离“齐大少”。开始时,齐振清采取了以前一贯常有的态度,对于这些传说既不肯定也不否定,只是说一些“小孩子家家就爱逞能”的模棱两可的话搪塞别人。今天一见李大麻子的总是围绕“齐大少”问东问西,决定通过抬高女儿,达到收服李大麻子的目的。因此将计就计,将真的、传说的、女儿的事、自己的事揉在一起,添油加醋说了起来。什麽在日本大败柔道高手,什麽日本天皇接见了,什麽天皇赏赐手枪了,什麽随日本教官苦练射击了,什麽帅府比武打败少帅贴身护卫了,什麽少帅赐枪了,什麽于风至招为义子了,什麽一枪打死鬼子军官了。一通糊侃海吹,听的李大麻子和随从目瞪口呆。齐振清说完了又拿出了天皇的手枪和少帅的手枪、于风至的礼物作证。看到李大麻子信以为真,又隐瞒了自己的真实情况,说自己在黑龙江一带有多少人马了,在辽西自己的手下多麽能征善战了。

“老弟,要不是少帅和夫人想念干儿子,命令我将儿子送去北平。我他妈的才舍不得自己的弟兄们哪。”自己都觉得脸红的齐振清,看看李大麻子众人,心里明白在这兵荒马乱的年代,很多人都爱惜自己的羽毛,怕失去自己的人马。有了人枪,有了势力,在各方面势力面前就有了资本,就有了讨价还价的资格。即使想投靠了某人,也要考虑这个人是否有前途,是否能帮自己挣个好前程。即使真心抗日的,也会多多少少考虑这些。因此,接着说:“这次少帅还交给兄弟我一个任务,命令我沿途多招集一些有胆有识真心抗日的弟兄,在咱东北给少帅作个接应。你想一想,小日本才多点人多大的地方,他们长不了,东北早晚还是少帅的。”见众人频频点头,齐振清开始给大家下定心丸:“少帅还说,如果在东北实在待不下去了,带进关里,一定会重用大家。”齐振清故伎重演低声地说:“不满各位,我在日本的老师现在在咱东北可是位高权重,多次派人找兄弟我,说如果我愿意,随时可以找他,不管我杀过多少日本人,都会既往不咎,官职随咱挑,手下的弟兄都可以重用。”说着冲大家神秘地一笑,大家也会意地笑了。见大家体会了的话中意思,接着脸色一寒高声说:“他妈的,小日本想的美,老子能给他狗日的干事吗?不能!老子是堂堂的中国汉子,决不侍侯小日本。”

“对,对,决不能侍候小鬼子。”众人点头应和着。

见众土匪被自己打动,齐振清又开始施展手段:“李大当家的,听说你最近日子不好过?!兄弟我这次缴获不少东西,这次先送给你十条枪,一千发子弹,待我见到少帅时,再给你多争取点东西。”

齐振清真真假假虚虚实实,娴熟地运用官场上的那套尔虞我诈的招数,封官许愿威逼利诱,终于降伏了李大麻子。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