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男儿 第三章:龙牙之谜 第一节:恶与报(4)

醉长生 收藏 4 1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91/


12月14日,京城廷卫军侦缉处接到了紧急报案:

当今皇后的嫡亲堂弟,原羽林军京城卫戍部二团团长吴明,被人杀死在自己的别墅中。

侦缉处那敢怠慢,被杀死的可是相当于国舅的吴明,立即开赴了案发现场。在吴明名下的豪华别墅中,吴明的尸体躺在客厅中一堆杂乱的酒瓶中散发着腐烂的恶臭。经过侦缉处法医现场勘察,得出了吴明的死因。吴明大约在1986年12月4日晚,在别墅内款待了一名客人,在吴明与客人喝下了大量的酒后,客人趁吴明酒醉,将一颗长约11公分的远古恐龙化石的牙齿用重物钉进了吴明的颅骨。

可是令侦缉处百思不得其解的是:那颗钉进吴明颅骨的恐龙化石的牙齿上,还穿着一张卡片。那张卡片上有一个图案,绘着一条龙的龙头。龙,每个人都见得多,不外是威武,狰狞的神态,可是这条龙的神态不同,那居然是在哭泣的一条龙!而且龙嘴里上下两对獠牙中,上边的左牙还是断的,图案的下面写着两个小字:龙牙。侦缉处的侦缉员四处搜索,却对案情没有丝毫的进展,准备将案情悬起待查,可惜,这张卡片并没有放弃给廷卫军侦缉处找麻烦的打算……

12月26日,辽宁军刑犯苦役采石场,郭明、时彪、李正义、孙垒等四名因张留福一案中被判50年苦役的罪犯的尸体,在离采石场4公里处一个洼地中被追逃队员发现。据侦缉处调查:该四名罪犯在25日中午被一名佩戴着管教军官徽章的苦役犯管教军官押走,说是在周围搬点木料,一去就没有再回来。四名字罪犯的死因相同,均是在全身都被捆绑的情况下,被大石砸碎了身上的每块骨骼。最令廷卫军侦缉处的侦缉员们头疼的是:现场又发现了一张与吴明被杀现场一模一样的龙牙卡片……

龙牙的追凶暗杀行动并没有因为张留福一案中罪犯的全部伏法而停止,1987年1月5日,一张龙牙卡片出现在了湖南省廷卫军侦缉处的面前……被指控指使士兵勒索过往广西药材商杨隆,杨隆不从,随将其殴打致死的湖南衡阳市警备司令部警备一处处长刘民,因证据不足,被判处无罪释放。1月5日被人在长沙迎宾宾馆4楼用钢丝勒死在床上,脑门上贴着的正是龙牙卡片。

1987年,帝国龙骑军团第21野战师104团223营1连3排3班全体士兵,在镇压越南北部省农民暴乱中被击溃,溃退途中,沿途抢掠越南平民百姓财物,并以镇压暴民为由杀死无辜越南籍百姓37人,帝国籍平民8人。军事法庭只判处其全体禁闭一个星期。2月7日凌晨,在3班士兵正在熟睡的的营地宿舍内,被一根连接着煤气罐的塑料管插入窗户内将其全体毒死,煤气罐上帖着龙牙卡片。

1987年,帝国龙骑军团战备物资管理处管理处处长鲁汇,副处长黄超因倒卖军事物资,使正在越南境内镇压北部省农民暴乱的龙骑军团给养不足,导致原本可以避免的重大伤亡。以贪污军费罪名被军部司法司起诉,4月11日被军事法庭判无罪释放。4月14日晨,分别在两人回家探亲的路上,鲁汇在湖北宜昌的一个旅店内被割断了咽喉,黄潮在江西的一家酒店被三枚手枪子弹击中头部而亡,在现场分别发现了两张龙牙卡片。由于此案近乎是同时发生在湖北与江西两地,廷卫军由此判断龙牙绝不只是个人,而已发展为最少两人以上的组织。

至1900年年1月1日止,帝国各地已经发现龙牙卡片32张,共有40个应判极刑或重罪却被军事法庭轻判或有意开脱的犯罪军人被龙牙暗杀。除了犯罪军人的暗杀现场以外,龙牙卡片没有出现在任何其他的场合。廷卫军由此判断,龙牙组织就是由现役或者退役军人组成的一个暗杀组织,专追杀那些使用各种手段在军法审判中逃脱的重刑犯。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龙牙组织的情况慢慢的由廷卫军泄露出去后,不少该判重刑的军法罪犯竟然不敢为自己徇私,该判重罪的都老老实实的认罪伏法。只要不是该判死刑,他们都没有敢想办法为自己减轻一点罪责。而且军人犯罪的犯罪率也是大幅下降,每个人都明白,就算能逃脱军法的审判也逃脱不了龙牙的追杀,在犯法之前还真的好好掂量了一番。龙牙未必就有能力杀掉所有罪有应得之人,但产生的震慑力却绝对是显而易见。

虽然犯罪率降低了对廷卫军是个极不错的现象,但龙牙毕竟也是执行私刑的犯罪组织。在季紫衣公爵的严力督导下,也不知道廷卫军侦缉处是不是有意不破案,反正全力侦破龙牙的廷卫军们看似忙得焦头烂额也毫无线索,没有抓到过一个龙牙组织的成员。

福建省以前一共发生过两起龙牙的暗杀案件,修辟邪带着侦缉处察了一年多也没线索,现在又是一件,也不怪他头痛。

修辟邪打着哈欠伸懒腰起身,慢慢腾腾的穿上了军装。对着镜子一看衣领上还有两个口红印,又换了一件。老裘已经把汽车停在了大门口,修辟邪走过去接过钥匙正要上车,老裘问道:“少爵爷,那位小姐怎么办?”

“醒了就送走,老规矩,给她两千,她要不要随便。”修辟邪的心情实在不好,“哦,裘叔,那姓袁的再打电话来什么时候都别叫我,那小子特晦气,开口说的从没好事。”汽车发动,拐出别墅院子飞驰而去。

“唉……”,老裘摇头叹气,“老爷要不是过世得早,也得被少爵爷这样子气得够戗。”

省侦缉处二队和三队队长,艺术家和杀猪的叫士兵们都退出来,小心保持着现场的原样。见修辟邪揉着太阳穴从电梯里走出来,两人对视一眼便心领神会,艺术家笑道:“昨晚又泡了个帅妞?”

修辟邪一肚子没好气的直翻眼睛,“不是你小子大清早来乌鸦嘴,我还想开开早工呢。”

艺术家扶了扶精致的金丝眼镜赔笑,“您老可是福建省最大的廷卫军军官了,这么大事不能瞒着您老人家啊。”龙牙案是朝廷督促廷卫军办的第一大案,敢杀皇后的同族兄弟那还了得?在那里发了龙牙的案子廷卫军都不敢怠慢。

修辟邪懒得搭理他,下巴抬抬指向公寓的大门里,“王有善?”

杀猪的递过来一双白手套,“可不是那王八蛋嘛,他妈的该死!”

王有善是驻福建省空军第二飞行大队的中校中队长。上个月看上了一家小杂货店老板的女儿,派人三番几次送去聘礼向老板家求婚都被拒绝,理由是女儿已经订婚,男方是某中学的刘老师。王有善居然派人将刘老师的腿打断并威胁刘老师退婚,刘老师受威胁不过,便打算带着那姑娘远走高飞避祸。结果在路上被王有善追上,开枪打死了刘老师并将那姑娘抢回来糟蹋了。姑娘家的家人和刘家家人一书状纸递到福建省廷卫军监察长大人那里,修辟邪一见便义愤填膺,立即命令艺术家和杀猪的把王有善逮捕归案。

起初王有善死活不肯招认罪行,马上招来了就怕他招供的艺术家和杀猪的两人一起审讯,结果王有善恨不得把三岁时偷窥邻家大姐洗澡的事都说了出来。连外省的廷卫军里都私下流传着这么一句话:

犯了军法落在修辟邪手里你若还不招供,只能说你上辈子造孽太多了。若是落在了艺术家或者杀猪的任何一个人手里,那只能证明你上十辈子都没做过对得起良心的事,现在报应来了。若是两人一起对您老产生了兴趣,那么恭喜,哈哈,求上帝怜悯您老的灵魂吧……

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