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57/


“但如果我调查的这起案子恰好也关系到蓝鲸的兴衰呢?”萧邦突然插嘴。

林海若的眼神闪了一下。萧邦突如其来的这一句话,让她略微吃惊。但她毕竟是一个应变能力非常强的人。“难道萧先生有这方面的证据吗?”她反问道。

“没有,”萧邦说,“我只不过是假设。从目前来看,苏锦帆女士并无染指这起案子的迹象,只不过她与小马的关系非比寻常。恕我直言,她对小马的影响,可能比你亲自出马都要好使得多。

“这个当然。”林海若微微一笑,“锦帆和小马,在一块长大,虽然不是亲姐弟,但胜似亲姐弟。”

萧邦插嘴道:“据我所知,小马开洗浴中心和娱乐城的原始资金,都是苏锦帆女士帮助筹措的。”

“你知道的还真不少。”林海若说,“不过,我也耳闻,锦帆以前好像追求过你,而你来大港后,也私下找她谈过话。”

萧邦面上一红,赶忙接口道:“那都是传言。实际上,苏女士跟我的前妻是同学,我跟她只不过是认识而已。我的确找过她,但正如你所说,她是一个守口如瓶的人,所以见了一面,她什么也没说。”

“是吗?”林海若清亮的眼眸闪了闪,“至少她将浚航的身世向你讲了吧?据说那天晚上,你还请她看了一场免费的‘戏’,把她气得够戗。”

萧邦没有否认。

“如果一定要我说说锦帆,我可以直言相告。”林海若突然郑重起来,“锦帆是个搞情报的好手。虽然,她在蓝鲸从事的是财务工作,但她掌握的商业情报是公司无人能比的,而且都很准确。自然,对社会上的一些事情,她也并不陌生。苏老船长每次在做重大裁决时,都要听听她的意见。”

萧邦算是听明白了。林海若这句话的弦外之音就是:苏锦帆掌握的情况多而准确。

但话只能说到这个份上了。如果再追问下去,一则显得不礼貌,二来林海若也不会和盘托出。见好就收,也是萧邦的优点之一。

“谢谢林女士的分析。”萧邦说,“现在,我想知道第五个问题的答案。”

“我想,这第五个问题,可能与王啸岩有关。”林海若沉吟了一下,接着说,“也许,这个问题一直困扰你。啸岩很有野心,一直都想当蓝鲸的总裁,明里暗里地跟雁痕斗,这个我也是知道的。但这个人的表现,落差很大,一会儿跟什么孟欣好,一会儿又跟自己老婆玩手段,不过似乎都并不高明。可能你比较奇怪,像这么一个人,苏老船长为何还要重用他,并且还给了他股权?”

这正是萧邦弄不明白的问题。王啸岩这个人,他虽然接触过,但并没有过深的探究。孟中华在大港天天渔村找他谈话的录音,萧邦当然听过,也仔细琢磨过。特别是王啸岩在漂流岛酒吧与李二赌手指的事,更让萧邦迷惑。王啸岩是一个能够接受要挟的人吗?在“12.21”海难中,他是不是如孟中华所说,也是主要策划人?他在蓝鲸干了十多年,主管公司大部分业务,又有野心,苏老头子难道对他没有察觉?在萧邦接二连三遭到袭击和叶雁痕家发生爆炸案这段时间里,他按兵不动,没有明显的动向。但以他的能力,不可能静观其变,他在干什么?这一揽子问题在萧邦的脑子里电闪而过,让他陷入了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