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道 第七章 第七章(三)

漠北狼(我是特种兵) 收藏 43 87
导读:兵道 第七章 第七章(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78/


经过一个星期的动员教育,女兵们的伞训正式开始,伞训教员们头疼的日子来了。这些女兵普遍胆小如鼠,除了敢坐在吊环上晃悠,像滚环、平台等器械上去就双腿发软,哭哭啼啼地摆出一副可怜样。

训练男兵时碰上这种情况,伞训教员早就吹胡子瞪眼睛地“熊”上了。可女兵就不行了,还没熊呢,就哭得一塌糊涂,再骂上两句,估计这些女兵的泪水能把训练场淹了。来硬得不行来软得也不行,伞训教员在下面柔声细气地说,跳吧,我保证你没事!女兵站在平台上把头晃得像拨浪鼓,不行,太高了,我怕!

带队的女干部亲自出马带头跳下平台,女兵们只好闭上眼睛尖叫着跳下来,在沙坑里摔得东倒西歪。教员们没招了,地面训练女兵们都惊恐畏惧,什么时候才能登机实跳。

老兵碰上了新问题,伞训长也是第一次训练女兵,思考许久也没有找到解决办法,只好把问题上交。魏峰听完伞训长的汇报,又看了女兵们的训练,说明天二营跳武装伞,你带女兵们去看看,回来后去你们连参观地面动作训练。

第二天,女兵们看了武装跳伞,又看了地面动作。从没看过跳伞的女兵们非常直观地总结出一条经验:太危险了,这么高,如果伞不开肯定会摔成肉泥!

伞训长气得直咬牙,说逼,只有用最后这一招了!

女兵们的苦日子来了。长距离跑步是伞训的基础课目,主要是为了增强跳伞员的腿部力量以抵抗着陆时的巨大冲击力。以往跑步,女兵们跑上两三圈就会捂着肚子蹲下,声称肚子痛是妇科病。伞训员都是些没结婚的小伙子,羞涩地笑笑不敢过分干预。伞训长请教了军医后,说每个月只允许疼一个星期的肚子,过了这个星期就要把少跑的里程补上。女兵们肚子疼的次数才大大减少。

一个星期后,伞训长领着战士们抱来一堆沙袋,对女兵们说:“一人一副沙袋,从今天开始腿上绑沙袋跑步!”

每天早晚两次的三公里跑步,她们刚能坚持下来,马上又要绑沙袋。女兵们推推搡搡,没一个愿意上前的。王秀娟眼泪汪汪地说:“教员,能不能不绑沙袋?”

伞训长说:“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不经过千锤百炼怎么能上蓝天,绑,必须要绑!教员们带头!”

女兵们绑上沙袋,腿上就像灌了铅,推磨似地围着操场转了一圈又一圈。等操课结束,许多女兵脸色苍白,迈不开腿,走不动路,早饭几乎没人动。

上午平台训练,教员们瞪起了眼。女兵站在平台上犹豫,教员就在下面扯着嗓子喊,跳,我命令你跳!胆小的女兵坐在平台上想溜下来,教员们就喊,我上去把你推下来,你信不信?胆大的女兵胡乱跳下来,教员们还喊,不合格,重来,再不合格加十遍!

郑燕被喝斥的心头起火,忍不住反驳说:“你喊什么?我就是胆子小,我就是不敢跳,你能把我怎么样?”

教员手里拿着一个小木棒,这是为了不接触女兵身体纠正动作用的,他用这根小木棒敲敲郑燕的伞鞋说:“穿上伞鞋就是伞兵,是伞兵就要跳伞,胆大要跳胆小也要跳,女兵也是兵!你跳不跳?不跳脱军装,这是上级说的!”

郑燕没词了,这句话父亲也说起过,只好咬咬牙跳下平台。

中午有两个小时的休息时间,教员们回各自连队休息。女兵们躲在宿舍里捶打着肿胀的双腿,唉声叹气地咒骂教员凶神恶煞心狠手辣故意整人。郑燕眼珠一转,蹑手蹑脚地溜进器材室把教员们的沙袋偷拿回班,说教员们整我们,我们也整整他们。女兵们来了兴趣问,怎么整?郑燕把挎包从墙上摘下来,拿出一大团药棉。女兵们一下子明白过来,低喊着郑燕同志万岁!翻出各自的针线包开始忙碌。

郑燕抱着王秀娟的肩膀耳语一阵,王秀娟抑制不住地大笑起来,拉着郑燕的手跑出宿舍。

下午集合训练前,郑燕如此这般地对同宿舍的女兵们耳语一番,女兵们前仰后合地笑骂:“郑燕,你真恶心!”

开始训练,伞训长在队前说:“下午训练两个课目,先进行两小时平台训练,再进行一小时三步离机的动作定型。各位同志要发扬一不怕死二不怕苦的精神,勇敢地完成平台训练,这是成为合格伞兵的第一步,同志们有没有信心?”

“有!”女兵们吵吵嚷嚷地喊:“队长给我们跳一个,队长给我们作示范!”

伞训长爬上平台,女兵们使劲咬著嘴唇等着看笑话。伞训长见女兵们表情古怪,低头看看他着装没什么问题,抬头看到王秀娟在咧着嘴笑,取笑说:“王秀娟,什么事儿让你这么高兴,把门牙都露出来了。”

王秀娟连忙闭上嘴,伞训长说了声看好了,从平台上一跃而下,双脚落地感觉踩到了一堆黏糊糊的东西,一股恶臭冲进鼻孔。女兵们笑成一片,伞训长不动声色地走到沙坑边拉着脸大吼:“第一名上平台,预备!”

女兵们看着沙坑里溅得到处都是的大粪,一起尖叫起来。

郑燕的恶作剧非常的失败,不但害人害己还连累了战友,搞的所有女兵都踩了一脚的大粪。晚上继续进行体能训练,女兵们绑好沙袋气呼呼地上了操场故意跑得飞快。一圈又一圈,她们所盼望教员们跟不上队的情况却始终没有出现。

训练结束,汗流浃背的伞训长集合女兵命令把沙袋解下来放到队前。他解下沙袋掂掂分量,又拿起一个棉花沙袋,笑吟吟地说:“你们把沙子都放进了我沙袋,好主意!你们以为骗了我是不是?”

女兵们调皮地吐吐舌头,不敢吭声。

“你们这是在找死!跳伞是有一定风险的,所以才要严格进行系统的基础训练,棉花沙袋能增强腿部力量吗?你现在偷懒,等摔断了腿哭都来不及!” 伞训长把棉花沙袋摔在地上吼起来:“所有人再跑一个三公里!”

有了这次经历,女兵们明白看似其貌不扬的教员其实不好惹,个个都是伞训老手,想在他们面前耍小聪明那是自讨苦吃。对郑燕带头搞的恶作剧,女兵们同仇敌忾,做好共同承担的准备,但教员们并没有深究,宽宏大量地原谅了淘气的女兵。女兵伞训队的训练慢慢地走上了正轨。

不管是被逼着训练还是主动训练,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女兵们全部通过地面动作考核,真正跳伞就要开始了。

战士们第一次跳伞都有些不安,女兵们表现的更突出一点,她们像是地震前的小动物,有点神经质。晚上不知那个女兵在睡梦中喊声跳,一个宿舍的女兵都会尖叫着从床上滚下来。

一架草绿色涂装的运输机从营区上空轰鸣着飞过,降落在不远处的机场。魏峰就到了女兵伞训队的营区,与女兵们聊天、谈心,给她们宽心。女兵与男兵不同,魏峰问男兵跳伞怕不怕,男兵即使心里非常害怕嘴上也说不怕,女兵却实话实说,异口同声地说,怕!

魏峰突然想起八一女子跳伞队就在附近驻训,就把女兵们拉过去看训练。花样跳伞惊险刺激,女兵们看得大呼小叫。等跳伞员着陆,魏峰把女兵们带了过去。女兵们惊呼:“呀!是女的呀!”

第二天,魏峰再问情况,带队的女军官说,起作用了,她们基本上能睡着了。


滴滴……机舱内黄灯闪亮,放伞员打开舱门,狂风呼啸着涌进机舱,女兵们倒吸一口凉气双腿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

“别怕,别怕!”两名魏峰调来首跳试风的女军官,扶着拉绳走到机舱口大声说:“同志们,看着我们!”

两名女军官相继离机,女兵们扒着弦窗向外看。运-五飞机慢慢腾腾地转过弯,眼尖的王秀娟指着两朵伞花喊起来:“那儿,那儿!”女兵们长嘘一口气,仿佛是她们可以平安着陆了。

黄灯闪亮,滴滴的离机准备声响起,女兵们木木地按照口令起立、放凳子,排队向舱口移动。

放伞员大喊:“勇敢离机!”

女兵们颤声喊:“勇敢离机!”

放伞员“呼”地打开舱门,空旷的天空;白茫茫的大地,一下撞进郑燕的眼中。

“妈妈呀!”郑燕吓得双腿发软,紧紧抱住备份伞,咬牙切齿地瞪着舱外。

滴声长鸣,绿灯闪亮,放伞员大喊一声:“跳!”

女兵们哇哇大叫着,在混沌中鱼贯而出。

郑燕紧闭双眼早就忘了数秒,直到巨大的失速感来临,她才从朦胧中醒来,低头看看大地抬头看看伞衣,又看看左右盛开在蓝天白云中的伞花,咯咯地笑起来。

“你好吗-”

“你好吗-”

女兵们从惊恐中清醒过来,兴奋地相互打着招呼。

双脚落地,郑燕摔了屁墩,顾不上收伞就跳起来大喊:“我是伞兵了,我是伞兵了!”

飘向郑燕,马上就要着陆的王秀娟在空中带着哭音大喊:“燕子,我也是伞兵了!”

中心点,张爱国放下望远镜长嘘一口气,发现双手竟然在微微颤抖。


伞训结束,伞训队解散。张爱国回到“钢六连”不久,随着又一年的新兵下连,团里重新调整干部。“钢六连”副连长去五连当连长,一排长接任副连长,张爱国代理一排长。梁伟军走了,张爱国就是尖子,直接提干已经是板上钉钉,只等宣布命令了。指导员、杜怀诚分别找张爱国谈了心,告诫他戒骄戒躁,从小事做起从一点一滴做起,带好一排。张爱国明白这是在告诉他,紧要关头千万不要出纰漏。

虽然没有穿上四个兜的军装,但张爱国认为他已经一排长了,带着一排生龙活虎地干了三个月,杜怀诚命令他探家。那时候直接提干的战士,在宣布提干命令前都会被命令探家。这样做一来是为了让战士回家看看回来后更好的工作,二来是为了上级方便考察提干对象。张爱国探家回来,代理两个字被抹去,成了正式的一排长。

穿上干部服,张爱国给梁伟军写了一封信,说不好意思,我现在已经是一排长了。估计等你军校毕业,我就成了副连长或者连长了。你一定要在军校安心学习。

梁伟军回信,说恭喜你一排长,但愿我回来时,你这个副连长不是副班长的水平。

张爱国不打算和梁伟军在信上斗嘴,他把主要精力放在两个方面,一个是排里的工作,另一个就是以平均一个星期三封的密度给郑燕写信。他准备事业、爱情双丰收,用实际行动回应梁伟军的讥讽。

郑燕回到医院就接到了调令,去了军文工团。军文工团舞蹈队的演员大部分是有文艺天赋的战士,只有几名专业演员。郑燕从小受过专业训练,来到这儿如鱼得水,短时间内就成了舞蹈队的台柱子。不知天高地厚的郑燕沾沾自喜憧憬未来,梦想着跳一辈子舞。等老了跳不动了,就像妈妈一样当舞蹈老师,教孩子们跳舞。

参加了几次演出,郑燕小有名气。军区文工团也缺专业舞蹈演员,业务副团长听说后带着几名专业舞蹈老师来看她表演。郑燕落落大方地跳完一支《孔雀舞》,几位老师用眼神交换了一下意见,感觉郑燕身段舞姿基础都不错。

一位身段婀娜苗条的中年女老师问:“小同志多大了,跳了几年舞?”

郑燕脆生生地说:“报告首长,我19了……”

“叫老师!”军文工团团长提醒说。郑燕说:“老师,我19岁,正式跳舞只有半年,但我从五岁时就开始练习。”

“哎呀,太可惜了!”女老师叹息说:“像她这种水准,十岁时就应该去考军艺舞蹈系,可惜呀,现在年龄大了,再想进步难啊!”

老师的话等于打碎了她的梦想,郑燕忍不住抽抽嗒嗒地开始掉眼泪。

女老师理解郑燕的梦想是什么,不忍心看着一棵好苗子就这样被毁掉,眼圈也跟着红了。其他几名老师也是扼腕叹息,沉默一阵,郑燕抹抹眼泪给老师们鞠了一躬说:“谢谢老师,能走上舞台我已经很满足了,等不能跳了我就回医院当护士去。老师再见!”

郑燕抱着舞鞋,边哭边向外跑。

“等等!”军区文工团副团长站起来,下了很大决心似的说:“总部为了培养基层文艺骨干,在军艺成立了一个三年制舞蹈教学班,主要是培养舞蹈老师。你愿意去吗?”

郑燕破涕为笑连连点头:“谢谢老师,我愿意,我愿意!”

“先别高兴!”军区文工团副团长说:“想当舞蹈老师,不但业务好而且还要有文化,你先参加业务考试,然后去你们军文化队集中学习,准备文化考试。军区只有3个名额,竞争激烈,你要做好准备。”

“谢谢老师,我记住了!”郑燕高兴地跑出排演厅,把舞鞋扔上天喊叫起来:“我能天天跳舞了,我能天天跳舞了!”

1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