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狼--末路2005 前言 第七十一章

霍刚 收藏 0 14
导读:独狼--末路2005 前言 第七十一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06/


第七十一章

霍刚又将窗帘轻轻拉上,把窗户合拢。霍刚慢慢下到斜坡底部,他相信没有人看见他的举动,特别是有树木遮挡后,旅馆里的房客是不可能看清树林里的人的。

霍刚抄小道奔向薛青山的别墅,他分外小心,如果发现人影,立马隐蔽。还好一路上只有两个人从远处经过,没看见霍刚。

霍刚来到别墅外,时间大约是九点,那几辆车还在。霍刚先到小路的高点去望了望风,当真是月黑夜风高,四周看不到人,很好。远处能看到大路上过往的少许车辆,但因有山体阻挡,在大路上是看不到别墅的。霍刚从大黑包里拿出一双黑色运动鞋换上,本来穿的皮鞋放进包里。霍刚赶到别墅院墙外,并戴上手套和头罩。

霍刚稍稍助跑,一跃翻上墙头。他扫视了一遍,好像没看见摄像头什么的,也许薛青山认为有两个保镖保护他的安全已经足够了。霍刚滑下墙壁,迅速贴到别墅楼下。进入院子非常干净利落,霍刚对自己矫健的身姿感到自豪。

霍刚绕楼一圈观察情况,发现女佣在一楼的保姆房内看电视,窗户大开着。霍刚伏在窗下,手指敲了敲窗下沿。女佣听到声音,最先没在意,霍刚又敲了几下,女佣到窗边看个究竟。女佣刚把头探到窗口,突地一个黑影从窗外窜出,一张麻醉纱布捂住她的口鼻,她旋即晕了过去。霍刚将女佣的身体搭在窗沿上,自己翻进屋内。霍刚将女佣抱到床上,掏出一把匕首,一刀割断了她的喉咙,整张床都被鲜血染红了。也怪这个女佣命不好,才来没多久呢,主人家对她不错,不想这么快就成了霍刚的牺牲品。

霍刚在一楼搜索了一遍,一楼没有其它住人的房间,也没发现还有人。二楼传来麻将的碰击声、拿到好牌和没拿到好牌的长吁短叹,激战正酣呢。霍刚轻手轻脚向二楼摸去。他的刀已收回鞘内,左手拿弹夹,右手拿枪,一个弹夹打完了随时准备换另一个。

他在楼外时已经观察过,二楼有三间房有亮光。一间应该是打牌的客厅,另两间不知是谁在里面。最关键的时刻到了,霍刚依然保持着高度的冷静。霍刚猫着腰躲在楼梯上,探出半个脑袋张望,二楼客厅的门半开着,几个人在里面边抽烟边打牌,房间里弥漫着浓浓的烟雾。他看不到房间里到底有多少人。

不管这么多,先把客厅里的人解决了,再搞定其他房间的人。霍刚三大步迈上二楼,用身体撞开客厅的门。

客厅里有五个人,薛青山作为主人,坐在面对门的一方,他的一个保镖坐在他旁边观战;他弟弟薛耀伟坐在他左手边。没等这些人反应过来(背对霍刚的一人还没来得及转身看见他呢),霍刚的枪已经开了火。

以霍刚的枪法,又是这么近的距离,是不会失手的。呯,呯,呯,三枪,霍刚开枪非常的快。背对霍刚,离霍刚最近的一人首先中枪,薛耀伟和另一个牌客还没来得及躲避,也已经中弹。薛青山和保镖见突然有个蒙面人闯进来,还拿着枪,都愣了一下;枪声响起,这两人反应还算快,立即往桌下钻。但这是徒劳的,空间太小,他们根本避无可避。霍刚马上闪到桌侧面,对着二人开枪。又是两枪,薛青山和保镖均中弹倒下。一枪一个,弹无虚发,霍刚没有浪费一颗子弹。事情发生在弹光火石之间,整个过程只有几秒钟。

霍刚又窜出客厅,来到过道上,枪对着卧室的方向。这时一间卧室的门打开了,另一个保镖手拿一把枪从里面冲出来,显然他太急了,也太不专业了,忘了门外的危险,霍刚的枪响了,他也随之倒下。

不知来客共有几人,如果只有三人,那别墅里剩下的就只有薛青山的女秘书了,就算来客不只三个,可长时间与女秘书呆在一起的,也肯定不会是男人,只要是女人,那就好对付。霍刚学着电影里特警的样子端着枪冲进保镖的房里检查了一下,没有其他人在里面。这下他放心了。

事情要干得干净,绝不能留活口。已经中枪的六个人,霍刚给每人太阳穴补了一枪,有三个本还在呻吟,立时再也出不了声了。

霍刚摸了摸牌桌上的钱,一叠一叠的,不下十万。光桌面上就有这么多钱,几个人包里的钱肯定更多,真是豪赌,这次的收益应该不错,霍刚露出微笑。至此为止,行动太顺利了,比他预计的要顺利得多,没有一个人有机会反抗或者逃跑,两个保镖也未能给他制造一丁点儿麻烦。

还有最后一个障碍要清除,然后就可以将钱装进自己的包里溜之大吉了。霍刚来到女秘书所在的主卧门口,一握门把手,门锁着,霍刚猛地一脚踢开房门。就在此时,一件完全出乎霍刚意料的事发生了。只见屋内,女秘书双手拿着一把枪对着自己,霍刚眼睛一跳,他反应也是一等一的快,飞速往门边躲开。可惜晚了半步,呯呯,女秘书连开了两枪,第一枪击中了霍刚左肩胛骨。

霍刚一声惨呼,左手拿的弹夹也掉到地上。他靠在墙上,捂着受伤的肩膀,牙齿紧咬。以前都是他拿枪打别人,这是他第一次尝到子弹的滋味,很痛,很痛。伤得不轻,血不停地涌出,左臂已没法动弹了,要不是他躲得快,这一枪可能会正中胸脯,那将是致命的。

这个看起来温柔文静的女人竟然还会玩枪,这是霍刚万万没有想到的。两个男保镖都轻而易举收拾了,却栽在一个女人手上,自己确实太大意了。这个女人可真是“全面”,即是薛青山的生活伴侣,又是他的工作助手,还是他的贴身保镖,虽然并没能保住薛青山的命,但却让霍刚遭了殃。霍刚本以为女人毫无反抗能力,不想却被女人算计了,可谓阴沟里翻了船。

霍刚也真是遇到了冤家,这女人名叫汪兰,是个体育健将,而她玩枪就是薛青山两个保镖教的;这把枪是薛青山的,薛青山从来不带在身上,平时都放在卧室里。

霍刚非普通盗贼,汪兰未能一枪让他丧失行动能力,他立马就展开反击了。霍刚忍住伤痛,右手将枪伸到门口,向里面开枪。子弹打光了,没有打到人,汪兰估计躲在墙后。霍刚捡起地上的弹夹,费力地换上。不知开了这么多枪,惊动附近的村民没有。

自己受了伤,并且只有一只手可用了,连装钱都困难,这次行动算是彻底失败了。是不管这个女人,立即撤退,找个地方处理伤口;还是干掉这女人再撤退,霍刚在犹豫。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