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狼--末路2005 前言 第七十章

霍刚 收藏 0 12
导读:独狼--末路2005 前言 第七十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06/


第七十章

霍刚又监视了薛青山一个星期。要抢薛,在其它地方没有什么机会,他随身估计也不会带多少钱,只有在他家动手。11月19日,周六,霍刚发现又有几辆车停在薛的院子里,有两辆好像上周六见到过,看来又有人来打牌了。而且这一次,牌玩得更晚,晚上十一点多钟才收工,这正是霍刚期盼的。

此时,霍刚主意已定,薛青山,还有几个不走运的牌客,目标就是他们了!过些天就动手,弄他个天翻地覆。

世事真是出人意表,自己与万晓洁纠缠不清,万晓峰可以说已经将自己当成未来的姐夫了,自己却……霍刚对薛青山并不反感,如果非要找点杀他的理由,就当是对他冷落了万晓洁的惩罚吧。

周日,万晓洁带霍刚去圆通寺上香。霍刚告诉万晓洁他有事明天就要回重庆。他得为行动做准备了,而且他要给万晓洁等人造成在薛青山被杀前他就离开了昆明的假象,这样别人就怀疑不到他。万晓洁问他什么时候再来昆明,霍刚说至少得一个月以后。想到一段时间见不到霍刚,万晓洁有些失落,霍刚安慰说会给她打电话发短信的。走在路上,万晓洁一直都挽着霍刚,至少今天霍刚还在她身边,要抓紧时间多亲近亲近。

万晓洁拉着霍刚在笑嘻嘻的弥勒佛前敬上三柱香,十分庄重地磕了三个头,祈求将来能过得开开心心的。霍刚又为财神爷上了香,心中默念:财神菩萨保佑自己行动顺利,尽快大功告成!万晓洁则祈求财神保佑霍刚生意发达,不行,不能太发达了,不然又要步薛青山后尘了。

晚上,在万晓洁家里,万晓洁已经明确表示希望霍刚在她家留一夜。面对万晓洁的浓情厚意,霍刚真有些心动,但他还是克制住了自己,说自己不是一个随便的男人,不会做一些不负责的事。万晓洁听到这话,心中感叹霍刚这样的好男人真是可遇不可求,她说她等着霍刚归来。虽然相识的时间并不长,但霍刚觉得万晓洁对他的感情不亚于何婉婷。

周一,霍刚开始着手准备。为掩人耳目,他将书林新村的房子退了,对房东的说法也是有事要回重庆,其实他在粟树里另租了一套房子。以往常去的地方霍刚都不去了,当然更不会涉足和平村了,他不想让任何认识他的人发现他还留在昆明。

枪是必须的,霍刚在想是买枪还是抢枪。如果要抢枪,就得花很多功夫再寻找目标,等待机会,而这正是目前盼望早日成事的霍刚所不愿耽搁的。他想过能不能把卖枪的人抢了,但这些人也都不是省油的灯,防范甚严,他没有把握。霍刚综合考虑了一下,警方只能在现场找到子弹,枪他是不会让警方找到的,买枪的风险并不算高,可以接受。

霍刚联络上了卖枪的人,高价买了一把五四式手枪、两个弹夹和五十发子弹。握着枪,霍刚涌起一阵激动,有枪在手的感觉真好,特威风、特踏实,天不怕地不怕。

好久没用枪了,手有些生,霍刚要熟悉一下枪性,找找手感。霍刚开车到山上去,摆了八个小酒瓶作目标,它们也暂时成为了别墅里将会遇到的八个人的替代。霍刚站得远远的,举起枪,呯、呯、呯……打空了一个弹夹,击中两个酒瓶,成绩不如人意。他又打空了一个弹夹,击中五个酒瓶,这次成绩还算不错。只剩一个酒瓶孤零零立在那里了。霍刚填上一发子弹,用心瞄准,呯的一枪,击碎了目标。

该买的都买了,一切准备就绪,霍刚只等好戏开锣。想到要一古脑杀这么多人,他不但不紧张,反而感觉特别兴奋。有句话叫养兵千日,用在一时,自己练武多年,练枪也有好几年,以往每次作案都是对付的一两个人,现在以一敌众,英雄终于有了用武之地。

其实这次的行动不确定因素很多,别墅里的房间布局、有没有保安设施他一无所知;届时别墅里总共会有多少人不一定,可能不只八个;他们分别会在哪个位置当然也不知道;那两个保镖身手如何、有没有枪也不清楚,一切都需要随机应变。总之,稍有疏漏,或者运气不佳,就可能陷于被动。面对如此高难度的行动,霍刚感到前所未有的挑战,他所能倚仗的,惟有他的本领、经验和信心。

干完这一票,霍刚打算直接去果敢拜见未来的岳父母,再回重庆张罗一下,明年年初正式迎娶何婉婷,甚至渡蜜月的地方他都想好了,听说马尔代夫很漂亮,就到那去,也让何婉婷开开洋荤!他告诉何婉婷他在生意方面已积累了相当的经验,也有了一定的资本,准备自立门户了。他很快就会辞职,先把婚事办了,再夫妻共同创业。何婉婷高兴得不得了。

11月26日,周六下午,霍刚来到薛青山家。他发现还是那几辆车停在院内,看来又有人来打牌,太好了。

霍刚将车开到附近一家“吉祥旅馆”,住了下来。旅馆离薛青山家超过两公里。这家旅馆是霍刚精心挑选的,几天前他特意在这里住过一晚。一来,他觉得这旅馆名字吉利;二来,这家旅馆有些方面利于他的行动,三来,这家旅馆住宿条件还不错。霍刚准备作案以后回旅馆避风,他也知道逗留在案发现场附近有风险,但那条小路包括大路路口一段不适合停车,停在那些地方相当打眼,他只好选择了这种潜藏方式;警方会认为凶手想的是逃得越远越好,想不到凶手胆敢躲在如此之近的地方,这是一种心理战。旅馆的人也只会把他当成一个赶路赶累了需要休息的过客,哪能想到他是来干大买卖的。

吃过晚饭,在房间里,霍刚整理好作案用的工具,最后一战马上就要打响了,他保持着平静,看起了电视。

晚上八点半,霍刚换上一身黑衣,动身了。

霍刚住在一楼背街的一面,一楼的房间窗户分上下两部分,下面是铝合金窗,上面是一小块用于透气的纱窗,纱窗外装有铁栏,铝合金窗因可以从内锁住外面并没有装铁护栏,这是这家旅馆的一大“好处”。楼后面是一个很陡的向下的斜坡,并且是一片树林,不会有人在此活动(除非是盗贼),可以进退自如,非常利于隐蔽。

霍刚轻轻拉开窗帘,移开铝合金窗,很慢很慢,尽量不让窗子发出声音惊动隔壁。窗子打开了,霍刚探头在外望了一圈,没有问题。霍刚背着一个大黑包,吐了口气,蹑手蹑脚翻出窗去,悄无声息地落在地上。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