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06/


第六十九章

中午,薛青山与碧丽宫的管理人员们在附近一家酒楼吃饭,下午继续开会。近五点钟,薛青山处理完这里的事,与两个保镖一起出来了。这时霍刚正坐在他自己的车上注视着他们,他的车停在离碧丽宫还有相当一段距离的地方。

薛青山的车开走了,霍刚跟了上去。车开往南郊,在一个岔路口拐到一条小路上,又向前开了约四百米,来到一个坐落在斜坡上的院落,院落里有一幢别墅。这就是薛青山的家,他专门修的一座乡间别墅。霍刚在很远的地方就下了车,他不敢靠得太近。当天霍刚一直没看到那两个保镖再出来,可能他们24小时保护着薛青山,反正别墅里这么多间房,够他们住了。

晚上十点,霍刚再次去踩点,对这个院子近距离观察了一番,并在附近绕了个大圈子,评估周围的环境。院子四周全是农田,方圆百多米内没有其它房屋,这倒是个很好的作案地点,只要动作快,就算开了枪,也没人能及时赶来看个究竟;院子的大铁门和院墙难不倒他,院墙不算高,而且他对自己的攀爬技能很有信心。只是不知薛青山家里有多少现金,到底有多少人,别墅里还有没有其他保镖,这些人有没有枪。当然,也不一定要在这里动手,跟踪他一段时间,可能会找到更好的机会。

周六,霍刚又去了薛青山家,等了半天,没什么收获,决定周一再去。周日,他又得陪万晓洁出去玩了。

周一一大早,霍刚就守在薛青山必经之路上,跟着薛的车到了薛的公司。下午下班,霍刚又跟着他到别墅。霍刚连续跟踪了他五天,发现薛过着几乎两点一线的朝九晚五的上班族生活,每天下班就直接回家了,晚上不搞什么应酬,这跟他所处的社会角色倒不太相符。

薛青山在大哥的帮助下事业起步那阵,应酬相当多,腰围也因此大了一圈,身体状况也不如以前,当他发达了之后,就对应酬深感厌倦,所以他决定过得比较有规律,应酬基本上都由得力的手下去应付,自己只出席必须参加的饭局。

薛的女人霍刚看到了,不仅长得漂亮,还很温柔、很文静,有点像何婉婷的感觉,她也是薛的秘书。事实上这个女人相当能干,既是薛生活上的伴侣又是他事业上的助手。不得不承认,这女人比万晓洁耐看,不怪薛青山,换成是他他也会选那个小蜜的。

周三、周四、周五连下了三天雨,周六这天放晴了,风和日丽,霍刚来到薛青山家。他注意到院子里又多停了三辆车。霍刚沿着斜坡往上走,走到比别墅楼顶还高一些的地方,向别墅望去,只见薛青山和另三个人在楼顶打麻将。其实薛青山等人一般都在室内打,那样霍刚根本就看不到,但今天天气转好,几人都愿意到室外晒晒太阳,正好被霍刚撞见了。

薛青山爱打牌,平时为了将更多精力投在工作上,工作日基本不打,只是周末经常约人到他家打。他们打得相当的大,每局的输赢都是以千为单位,当然这些人有的是钱,输个十来万不在乎。他弟弟薛耀伟一般都会来凑角。

因距离较远,霍刚看不清他们拿了多少钱在打,他也不便在那里久留,不过他相信,以这些人的身家,牌打得绝不会小。如果薛青山周末常这样打牌的话,那不愁没机会,霍刚已经打起了抢劫的算盘。

霍刚晚上再次光临薛府,见那三辆车还没开走,估计还在挑灯夜战。霍刚直等到十点多钟,才见那三辆车开出来。这正合霍刚心意,晚上更利于作案,就算惊动了附近的居民,有人过来看,也不可能将自己看得清楚。

晚上回去,霍刚心情大好,美美地吃了一餐宵夜,开始构思抢劫计划。

在他们打牌时闯进去大开杀戒,一锅端?连他自己都觉得这计划太大胆、太惊人。如果平时去抢,对付的人要少得多,风险小得多。据他观察,别墅里住了五个人,薛青山、女秘书、两个保镖,还有一个女佣;如果打牌的时候去抢,就会多出至少三个人(他们可能还会带老婆来),就算只来三个人吧,总共八个人,一对八,虽然他有一身本领,而且是有心算无心,但出岔子的概率就大增。平时去抢能抢到多少钱就是个问题了,薛青山的钱放哪里不知道,不可能临时去找,钱不一定很多;打牌时几个人的钱加起来想必不少,怎么也该有个几十万吧。

本来满心欢喜的霍刚反复思考后,感觉两种计划都不是太稳妥,他在想薛青山是否是理想的目标,但既然在他身上已投入了不少精力,他不愿轻易动摇。在床上,霍刚幻想着自己血洗别墅的景象,不由得心潮澎湃,连杀八人,比白宝山还威风了。自己不是一直想干件惊天动地的大案吗,这是最后一次作案了,再不干就没机会了。要不就不干,要干就在他们打牌时干,那才刺激,风险是比较大,但应该可以摆平。而且薛宅的作案环境相当好,这条路过往的车很少,周围没人,要是在晚上动手,撤退及时,几乎不担心被人看见。但不知薛青山是偶尔这样打一次牌还是常打。不行,还需要再观察。想着想着霍刚就睡着了。

第二天,霍刚陪万晓洁去了游乐场,坐过山车、龙船,开碰碰车、打气球……几乎将各种项目玩了个遍,好多东西两人都是第一次玩。万晓洁时不时挽着霍刚的手,霍刚也不便拒绝。坐龙船时,船摆得老高,万晓洁尖叫着将霍刚抱得紧紧的。霍刚明白,万晓洁已将他当成男朋友了,她肯定也认为霍刚也将她当成女朋友了,确实,任谁看见他俩的情景,也都会这样想,对此霍刚只能苦笑。

两人从游乐场回到万晓洁家中。晚饭后,霍刚说玩累了,准备回去休息一下,明天还要工作,万晓洁劝他多留一会,实际上是在暗示希望他在此过夜。霍刚推脱说明天还要见重要客户,还得再准备一下商谈事项,万晓洁只得不舍地放霍刚走了。霍刚不知下一次又会怎样,又找什么理由逃避。霍刚挺尊重万晓洁,他不想跨越雷池,与万晓洁的关系到这一步就可以了,不然将来会带来麻烦的。

自己一边在与万晓洁“恋爱”,一边却在打着她老公的主意,够荒诞的。万晓洁打死也不会相信她的情郎,一个这么好的男人,竟会是杀人魔王。真不知她要是知道了真相会作何感想。要是自己杀了她老公,事情传出去,记者说不定还会搞出什么“红杏出墙”、“奸夫淫妇谋财害命之类”的标题,那就太冤枉痴情的万晓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