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日帝国梦 (一) (三)

腾飞的欲望 收藏 0 0
导读:旧日帝国梦 (一) (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72/


这时天已近晌午,郑鸿仕匆匆往家里赶,不提防右臂与迎面走来的一个人撞了一下,两人都稍稍趔趄了一步,双方抬头一看,几乎同时叫道:“哎,是你!”原来,那人是郑鸿仕小时侯一起玩耍的一个伙伴,叫陈惜俊——就是本文开头所说的那位陈惜俊老先生。他比郑鸿仕年长三岁,当年却在郑鸿仕麾下听用玩官兵捉强盗,自郑鸿仕出国后,他们便没有来往了。陈惜俊长得浓眉大眼,脸庞宽阔,身材高大,穿一袭深色长袍很显老成。他小时家庭非常贫困,郑鸿仕就经常接济他一些吃穿用品甚至银钱。前两年,清廷推行“新政”,准许私人自由发展实业。他便自筹资金开办了一家小面粉厂,起初资金少规模小,日产面粉只有十几袋。后面粉畅销,工厂规模便越来越大,现在日产量能达到五百袋,其家资日渐殷厚。陈惜俊道:“鸿仕,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也不找我们以前这些伙伴玩?郑鸿仕忙答道:”喔,我回来还不到一周。我今天去探望我的先生。明天我是打算找你们聚一聚的。”陈惜俊请郑鸿仕进入一家颇为豪华的酒楼,两人边吃边谈,。他们互相谈了双方没见面的这几年里各自的情况。后谈到国势日衰,两人皆叹息不已。席间,陈惜俊告诉郑鸿仕过几日他就要娶亲举行婚礼,请他务必光临,郑鸿仕答应了。

郑鸿仕回到家里,见桌上放着一个信封,他忙上前拆开一看,原来是保定军校聘请他任教官的聘请书,让他尽快动身前去,越快越好。原来 ,像他这样的国外军校毕业的高才生早就被国内的军校注意到了,所以他从国外刚回来几天,聘请书就随之寄来了。郑鸿仕非常高兴,便马上告诉了母亲,说自己打算应聘,但怕父亲不同意,因此想请母亲帮忙说服父亲。老夫人不必说非常疼爱这个自己唯一的儿子,她心里一想:去教书有什么不同意的?便一口答应下来。

晚上吃罢饭,郑老爷进了书房坐在靠背椅上正想着什么 ,郑鸿仕和母亲推门进来,一左一右坐在他的旁边。郑鸿仕就跟父亲说了自己的打算,郑老爷表情很吃惊地道:“什么?你说什么?再说一遍。”郑鸿仕就重复了一遍,平日脾气温和甚少动气的父亲此时却大怒道:“不行,我决不答应!除非我死了,否则此事万无可能!”其实,郑老爷前日宴请各路权贵的目的即是为儿子进入仕途作铺垫,现在儿子若去了军校,此事不就泡汤了吗?再者,知县的儿子去教书,叫他日后在同僚面前脸往哪放?郑鸿仕急切地道:“父亲,我对仕途根本了无兴趣,志不在此,日后我就是做了官也不会显达。您就答应了吧!”郑老爷满面怒容,没有答话。郑鸿仕在旁不断恳求着,郑夫人也不时插上三言两语劝说丈夫,见他许久不再做声,便大声道:“当什么官?你是要儿子还是要一个平庸的芝麻官?你可曾升迁、发大财?”郑老爷听了心头一震想道:是啊,夫人说的不错,如果我强迫他走人官场,只会引起他的叛逆心理,那样别提什么光宗耀祖了,或许还不如我这九品芝麻官。再者,现在都传言各地闹革命要推翻朝廷,大清可能不会太长久了,就是进入仕途也是前景渺茫。且待几年再说吧。”想罢,他仍不言语,只把手朝他们母子挥了挥,让他们出去。郑鸿仕见此,知道事体成了,父亲这是默许了。

第二天一早,陈惜俊派人送来请柬,请郑鸿仕明天去参加他的结婚典礼。次日,郑鸿仕吃罢早饭到了陈家,他被热情地迎进屋内。大厅内已是人声鼎沸,热闹非常。商贾名流齐聚,各路亲友咸集。上午十点,婚礼开始。新郎新娘,潇洒俊美,风光无限。一系列传统礼仪行过之后,大家始见新娘容貌,其有羞花之容,经过一番粉饰装扮,华衣霓裳,披金戴玉,更显天香国色。她是书香门第之千金,名叫左云芳,是位才女琴棋书画,无所不精,吟诗作词,亦为绝妙。众人陆续坐定,开始吃酒。一对新人给客人劝酒,众人连声祝福:“生活美满‘”“早生贵子”“白头偕老”。郑鸿仕也祝贺好友喜得佳偶。这喜酒直吃到日落西山方才散去。郑鸿仕呆不惯这种场合,略略吃些酒食便早早辞去。

次日,郑鸿仕到处奔走,约齐以前常相处的朋友十几人,向各位道别。众人携带些酒食来到城郊外一片空旷地带,此地四周并无人烟。因在城里的茶楼酒店太过招摇,恐招惹麻烦,不如野外清净。在一块草坪上,众人席地而坐。先是互问了近况,而后便边吃酒食边聊天。约一刻钟后,郑鸿仕请大家安静下来对众人说道:“今日约大家出来相聚,非为别故,为向各位辞行。我不日就要到保定军校任教。现有一言在此,当与众位共勉。自鸦片战争以来,西方列强侵我家园,逼着割地赔款,清廷只一味退让,似此如任其发展吾等当亡国奴的的日子将为时不远了。我以为,现今非我等享受生活之时,而应奋力向前干出大事业,以强我中华之国,不知众位意下如何?”郑鸿仕所交往的朋友皆为年龄与其相仿的胸怀大志的热血青年,非是一群酒肉朋友。郑鸿仕这一番言语当下激起众人的冲天豪情,纷纷慨然发言:“愿为中华之强大奉献绵薄之力”,“驱除侵略者,收复国土!”众人各自举杯斟满酒互相道:“干”!言罢,均一饮而尽。放下杯子,大家抱拳互相慷慨激昂道:“愿再相会中华崛起时!”

回到家里,郑鸿仕即对父母说自己将于明天出行,郑老爷听了默不做声。郑夫人则在暗中流泪,儿子远渡重洋一去六、七年,这刚回来没几天,又要离家远行怎能叫她不难过?但儿子事先已和他们商定,不再更改。她只能默默替儿子打点行装。

次日清晨,郑鸿仕吃罢早餐,打开行囊,只见里面从生活用品到日常衣着应有尽有,还有许多熟食。他把那些不一定携带的都拿出来,只留下洗刷用品及几套换洗衣服。然后他提着行囊走出县衙,郑老爷夫妇及仆人均出来送行。郑鸿仕对父母说了些注意身体之类的话后看了众人一眼,叫他们不必送了,便头也不回地走了。郑老爷夫妇要送他上船,但他阻止了,他怕到了码头,在离别的一刻,一儿女情长起来,他也许就走不成了,而且他也不喜欢这样的场面,哭哭啼啼的,甚是罗嗦。

在海上颠簸了几昼夜,登陆后又乘了一天火车总算来到保定军官学校,校方迅速把他安置下来。

一切安顿好之后,郑鸿仕便投入了教育及训练工作。他所教的学员起初对这个年龄比他们大不了多少的教官都抱怀疑的眼光看着认为他不能胜任这个工作。但不久后,学员们全都改变了他们的看法。因为他的教学方法颇受同学们欢迎,上军事理论课时,他凭借广博知识将课程讲得通俗易懂,古今中外战例信手拈来,观点奇特,语言时常带着幽默,激发了学员的思考能力。他上课极力提倡学员积极自由发言,对当时社会局势无保留地说出自己的想法,不迷信权威,包括教官。发言要大胆,声音要洪亮。他说,军官除了要有过硬的军事技能外,其他如指挥才能,上下级关系的处理能力,心理素质等也非常重要。其中心理素质尤其是,遇到紧急情况不要慌,要冷静,不受旁人的影响,如果在课堂这样的小范围都不能镇定自若地发言,将来如何在成千上万名士兵面前讲话?如何在战场上指挥号令他们?因此他的课堂上学员们都争着大胆发表自己的见解,有时说错了,引起众同学哄笑也照说不停,课堂气氛非常活跃,几乎声震屋瓦。这使学员都受益非浅,破除了教师的权威,树立了学员的自信心。

军事训练课上,郑鸿仕娴熟高超的身手令学员瞠目结舌,尤其是骑术和射击。在马背上各种高难度的动作在他做来可说是如履平地,站立射击时单手端步枪前平举,无须瞄准,子弹即贯穿目标,而且连发数枪不落空。还有飞马射击,骑在马上以各种姿势射击目标,时而双枪前射,时而来个“犀牛望月”向后射。

自己表演示范完毕,郑鸿仕就开始严格训练学员。训练课程起先有站姿、走步、持枪瞄准、射击等。他要求非常严格,学员训练的每一个细微姿势都不能马虎必须正确无误。此外,就是训练强度,不管隆冬腊月三伏天都丝毫不变,一如当年他自己在国外所接受的军训。一开始学员吃不了这种苦,纷纷抱怨甚至怨恨他,他就激以内忧外患的国家形势。况且既进了军校,就得准备吃苦,否则何来得保家卫国的本领?一段时间后,学员大都适应了军校生活,个个在训练场上生龙活虎。一个学期过去进行考核时,郑鸿仕所教的班级的平均成绩名列各班之首。一年后,校方鉴于郑鸿仕出色的教学成绩,升任他为训练部主任。不久,父母催郑鸿仕回去结婚,女方姓林。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