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力量—南海扬帆 第五卷:印度洋 第四十七章:德里之变(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1/

又是一个寒冷的早晨,显然来自喜马拉雅的寒流依旧没有离去的痕迹。由于输电线路的霜冻,昨天晚上在新德里的许多地方都引发了部分停电。经过了漫长的煎熬之后,新德里的居民们才重新迎来了光明。与此刻的气温不同,早起的原联邦院(上院)议员印度人民党的核心成员—穆德古尔教授却显得格外的热情洋溢。他甚至有些浪漫的欣赏着停靠在路边的车辆的玻璃上都结了冰晶,象一个小孩子一样注意着路边上的草坪那一边一边露水的结晶。远远望去那就像是雪一样,此刻的新德里宛如一个他想象中的天堂。

当然新德里的数万名无家可归者显然并会不欣赏穆德古尔教授这种残酷的观点。此刻新德里的市政府不得不为全市15万无家可归者紧急设立了社区避难中心,以避免更多的人在这样的天气里因为冻饿而死。而执政的国大党(甘地派)却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这一出于善意的举动,却为今天灾难的爆发埋下了一个巨大的隐患。

当今天的第一支示威游行的队伍出现在了位于新德里市中心的印度议会大厦附近时,数千人的队伍似乎并不起眼。自从印—东战争爆发以来由印度议会的传统反对党—印度共产党(马克思主义)(简称印共(马))和印度共产党所发动的反战游行就一直此起彼伏,所以当今天的这支示威游行队伍出现之初,并没有印度议会大厦的保安们并没有太多的注意。这些左翼反动党的力量在印度的政坛角力场上还不足以掀起什么太大的风浪,所以新德里的警察局在最初甚至没有出动维持秩序的打算。

但是很快执政当局就发现局面正逐渐失去控制,仅仅数个小时之内在印度议会大厦附近聚集的人群就超过了3万人,而且更多的示威队伍仍不断的在这座城市的各个角落出现,向印度议会大厦会聚而来。在中午之前示威的队伍就将超过10万人。而且除了印度议会大厦之外,这次大规模示威游行的爆发点还迅速增加了国大党总部、各大政府办公大楼甚至各国在印度的外交使馆,其中以中国和美国的大使馆门口最为密集。

直到此刻新德里的警察局还意识到情况的严重性,数以万计的印度军警被紧急动员起来赶往各个示威游行的爆发地,以弹压这不断壮大的游行队伍和在此期间趁火打劫发生的盗窃和抢劫事件。直到此刻印度政府甚至还不清楚如此大规模的游行活动是由谁组织的,目的何在。

不过答案很快就会揭晓,因为此刻在印度最大的反对党—人民党总部,大门口已聚集了数万参加抗议游行的群众和人民党的骨干党员和志愿服务者,众多装有4 只高音喇叭的宣传车不停播放着印度教的音乐和口号,将更多的无知民众吸引过来。印度人民党主席莱克斯曼此刻正透过自己办公室的玻璃,得意的注视着这由自己一手发动的漫天洪流。

印度人民党代表北部印度教势力和城镇中产阶级利益,在这个政党的历史上组织普通民众的示威游行以达到政治目的,并不是他的专长。相反在其执掌印度政坛的岁月里人民党倒是饱受国大党及其其他反对党所组织的示威游行的困扰。不过今天莱克斯曼显然打算以“其人之道来还制其人之身”。

而在今天这场大游行的集合地—罗摩里拉广场之上,无力的阳光下早已是人山人海。从各个方向汇集来的游行队伍,不断在高音喇叭的指引下,有次序进入索尼亚.甘地路,向议会大厦附近的泰莱克路进发。这次游行,人民党不仅调动了所有在新德里的基层党员和拥护者,而且还把邻近的旁遮普、拉贾斯坦、北方邦等数邦的该党基本群众也组织起来,要求他们冒着严寒连夜赶来参加游行,此刻已经约四十万人民党的支持者被动员了起来,仅仅是参加组织工作的志愿者就已经超过1万人。

为了能组织如此大规模的示威行动,印度人民党主席莱克斯曼为每个阶层都准备一个煽动性的口号。连夜从旁遮普邦的农民赶了数小时的火车来参加游行,为的是抗议物价飞涨和失业。而新德里的市民则被告之今天的示威是为了抵制政府糟糕的能源和供水政策,拉贾斯坦的印度教徒则是为了驱逐该邦的穆斯林势力而来,此刻大多数都还不知道他们今天具体是为什么而如此群情激昂。因为莱克斯曼准备在时机最为成熟的时候才揭开自己的底牌。如果不是如此的话,对于大多数的印度平民而言,他们本对这一事件并不关心。

在并不炽热的阳光下,因为拥挤而满头大汗的游行者按规定路线走向泰莱克路的集会会场,一路上各种煽动性的口号声此起彼伏。而游行队伍经过的每个岔路口都已戒严,匆匆赶来的大量身着迷彩服、手持竹盾和大棒的印度军警已经全神贯注的在维持着秩序。

中午时分人民党前议员—穆德古尔教授在欢呼声中登上讲台,用印地语发表了讲话。虽然他知道自己的讲话仅仅只是一个暖场,但是已经很久没有在如此受人注目的他依旧讲得神采飞扬。他指责说印度国大党政府上台后,国家治安恶化,物价飞涨。“我很难设想,一天只收入3 0 卢比的人,如何买得起1 5 卢比1 公斤的土豆、35卢比1公斤的洋葱。”当然这只是一个借口,连讲话者自己—穆德古尔教授对这个指责觉得耳熟。当年国大党是反对派的时候,也是这样来攻击人民党的。

在印度百姓的日常生活中,洋葱、土豆和西红柿一直被称作印度蔬菜的“老三样”,几乎是家家户户每顿必吃的菜肴。在印度连土豆、洋葱都买不起,也就是意味着不能吃菜了。所以在印度洋葱、土豆和西红柿几乎成为了典型的“政治蔬菜”,1980年,英迪拉.甘地就是利用当时执政的人民党没有能够有效控制洋葱价格一事对其发难,结果硬是把人民党拉下了马。1998年10月,洋葱涨到每公斤42卢比,引发了大规模的街头抗议和抢劫活动,并直接导致了印度人民党在随后的新德里以及拉贾斯坦邦等几个地方议会选举中轰然倒台。

按常理来说,有着这样的前车之鉴,而且深韵此道的目前执政的国大党应该不会在这个问题上掉以轻心才是,但是由于此前战争的影响以及印度南方各邦的减产,却导致了这些蔬菜价格无可遏止的上涨,而且印度普通市民的全素食谱也令这些蔬菜的消耗量过于巨大。据统计,仅新德里每天就消费至少400吨洋葱,全国每天至少要有上万吨的供应才能满足需求。

在一连串煽动性的言语之后,穆德古尔教授才图穷匕现的将话题引入了正题。无非是告诉大家,在印度只有人民党才能够组建稳定的政府,只有人民党能够保护穷人的利益。当然一般在这个时候政客们总要特别强调一下,人民党决非渴望权力,目前人民党仍将作为反对党,愿为那些有能力执政的党派提供机会。最后在听众的欢呼声、口号声中,穆德古尔教授在不停地向群众挥手致意之中,走下讲台。实际上对于大多数听众来说即便将以上演讲中的主语换成国大党其实也没什么不妥。在这样的寒日里大家挤在一起,晒着暖暖的阳光,饥肠辘辘的想象一下便宜而丰富的洋葱、土豆和西红柿,这就是普通印度市民对民主的认识。

接下来的演讲者的主题则是国大党的腐败问题,腐败和洋葱、土豆和西红柿一样是印度政坛的常见武器,历史上人民党抓住国大党的外交部长,与联合国的“石油换食品”丑闻有牵连,就宣称是“印度的耻辱”,而一桩发生于世纪之交的神秘军火腐败案的曝光,也可以在印度议会掀起轩然大波。国大党可以依此为依据要求人民党政府总辞职并调查腐败案,审讯查处涉案官员。而后人民党就要求对印度国大党主席索尼娅.甘地的私人秘书由于巨额财产来源不明,要求印度中央调查局进行立案调查。还要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否认这是人民党由于军火丑闻事件对国大党进行报复。

连印度的舆论和媒体都几乎习惯了一再重复同样的话:“印度历史上罕见的丑闻”、“又一次核爆炸”。不过当谈到腐败的问题时,穆德古尔教授还是觉得有些脸皮发烫。因为他自己就是这种互相指责的牺牲品。2005年,已经毫不容易成为了联邦院(上院)议员的他,便因为事先设计好的100美元的受贿陷阱,而在5个小时的议会辩论之后连同其他10位议员一起被处以“极刑”—开除。

经过了一系列你方唱罢我登场的热身之后,印度人民党主席莱克斯曼在下午1点准时出现在会场之上。这个时间应该说是拿捏的恰当好处的,经过一个上午的等待和再三煽动之后,群众的不满无论是心理上还是生理上都已经到达了一个顶峰。

他举重若轻的向会场上近十万群众挥手致意,在简短的问候和向今天不远千里会聚在这里的支持者表示了感谢之后,莱克斯曼开始了在今天这场声势浩大的示威游行中最为重要的一次讲话,他相信在接下来的几分钟之内,他的一字一句都将引发轩然大波,将这场由人民党导演的夺权大戏推向最终的高潮。

“新德里的居民们、印度教的信徒们我们今天站在这里是为了什么?当然是因为对现状的不满。你们的生活水准正在直线下降,而物价却一个劲的飞涨不停;你们没有工作,没有任何的保障;你们的身边围绕着窃贼和强盗,还有那些善于制造爆炸的穆斯林。很多人会说这是因为你们努力的不够,但是请大家睁开双眼看看在新德里乃至整个印度,又有谁能够幸免于这场浩劫的洗礼呢?从高种姓到低种姓,从印度教徒到锡克教徒,大家的情况都在一天天的变糟。我们不禁要问,谁又应该为这一切负责?”莱克斯曼说道,故意停顿了一下。而台下人民党的骨干党员立刻按照预先所设计好的那样,领头高呼道:“国大党下台”的口号,此时的广场之上,早已陷入半疯狂状态的民众立刻紧跟着掀起了一阵下台的声浪。

在持续近一分钟的齐声高呼之后,印度人民党主席莱克斯曼才满意的摊开双手作了一个请安静的手势。然后继续说道:“我们从不怀疑国大党人的才能,毕竟他们在选举之中向全印度的人民展现了一个美丽的远景。不过我们先在要问的是,这些承诺现在在哪里?如果说是因为种种不可抗力的影响,那么我们大家都无话可说。但是我们此刻所深受的困难却是缘于一场无耻的出卖。” 印度人民党主席莱克斯曼在高声呼号着的同时,从自己的怀里取出了早已准备好的一打新闻纸。

“这是曼莫汉.甘地内阁最新与中国人签定的和平协定,其中明确规定我们将向中国赔偿4000亿美圆同时割让印属安达曼—尼科巴群岛。我们与中国人的战争已经持续了数个月了,虽然我们损失惨重,不过中国人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完全占领尼科巴群岛,我们英勇的战士仍在前线浴血抵抗,但是曼莫汉.甘地内阁却在此刻置这些为了保卫印度而牺牲的战士于不顾,与中国政府签定了这一份屈辱的‘和平协定’。为了这份乞讨来的和平,我们将向中国人付出4000亿的美金,那是够我们全印度的人民生活两年的卢比啊!为了这份乞讨来的和平,我们将永远失去安达曼—尼科巴群岛,印度洋的门户将向中国人敞开。如果这就是和平的代价,那么我们宁愿战斗。”而就在印度人民党主席莱克斯曼“大声疾呼”着的同时,台下的印度人民党的骨干已经在私下里四处点火,煽动着无知的群众此刻已经处于临界点的情绪。

“打倒卖国贼!”一浪高过一浪的口号声中,拥挤的人潮开始向向印度议会大厦的方向挤去。印度人民党的骨干此刻打开了早已准备的标语和条幅,鼓噪着民众用自己的力量去改变印度的命运。不可遏止的人潮开始从印度大厦门前的军警警戒线压去。

一开始印度军警只是以自己的身体组成难以逾越的防线来抵抗这拥挤人潮所产生的巨大冲击力,但很快他们就发现在这场类似于美式橄榄球赛的对撞之中,他们只能一码一码的被挤向底线,终于一个军警忍不住开始挥舞起手中的警棍用力砸向自己盾牌前那一张张因为拥挤而扭曲的脸。从这一刻起,原本和平的示威游行无可避免的滑向了流血冲突的深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