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魂纪事 第一章 演习A 第二十四章 摸哨

得心 收藏 0 42
导读:龙魂纪事 第一章 演习A 第二十四章 摸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87/



选拔队的工作很紧张,即使这样王文纪还是抽空回了趟家。女儿电话里总是念叨着爸爸我想你。王文纪听到这里,脑中总是不自禁地浮现出女儿那张可爱的圆脸。

回到家才刚坐定,女儿便放学回来了。俨然猛虎下山一般扑在他身上,小嘴嘟囔个不停。王文纪便惬意地一脸自得坐在那里等老婆做饭。

吃了饭老婆还未洗碗,看看时间不早了,王文纪便穿好衣服打算趁这个时间去刘老那一趟。女儿也叫嚷着要去,连晚上的作业也丢在一边。他想了想,便带着女儿一起出发了。

刘老的家坐落在军队大院,二层别致的小楼。刚一进门还来不及换鞋,女儿便冲上阳台摆起架子做起了她的义务花匠。铲壶齐上,忙个不亦乐乎。还煞有介事地提醒刘老这盆花该晒太阳,那盆花要勤浇水。把刘老气得不怒反笑,叹道:“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你王文纪优点没有,善于敌后打穿插搞破坏的特点倒是在你女儿身上传宗接代发扬光大了。看看我这几盆花,一个个都耷拉着脑袋要抗议了!”

王文纪笑道:“刘老您就别埋怨我了。我这也是没办法的。她在家就这样。我也是扛不住了才带她到你这来接受一下您的教育。”

刘老笑道:“长进不少嘛,都会转移矛盾了。我家和你家的这大后方都快让你闺女串连上了。”

王文纪笑道:“哪里哪里,这不是发扬传统,扩大游击队根据地嘛。”

两人泡了壶茶坐下闲聊,女儿耐不住寂寞,便又直上二楼找刘奶奶研究电视剧去了。

王文纪饮了口茶却闻满鼻喷香,有种独特的韵味。奇道:“这不是我送你的茶吗?”

刘老笑道:“君子以君子之礼待君子。我这叫原物奉还,足见盛情。”

王文纪见刘老精神甚好,踌躇问道:“您老身体近来还好吧?”

刘老笑道:“有什么不好的?好的很!”

王文纪一笑道:“那我就放心了。”

刘老看他一眼,笑问道:“看你的意思,只怕不是来和我闲聊的吧?有事就说,你队里那么忙,在我这浪费什么时间?”

王文纪嘿地一笑,慢慢道:“我听说您要下了?”

刘老一怔,点点头.神情一时之间竟苍老了很多。

王文纪深吸口气,心中不忍。却不知该说什么。

刘老仰头叹道:“我十六岁到部队都这么多年了,真到了该脱这身军装的时候,却老感觉少了点什么。哎!这些年风风雨雨,赞我的不少,骂我的更不少。什么中央都号召干部年青化了我还贪权恋位,什么人老心不老,心狠手辣不讲人情。军务部是干什么的,还不是得罪人的。”

王文纪忙道:“您老别激动。”

刘老苦笑着摇摇头:“这几年人心不古啊。我是老了,但我的心像他们说的的确不老。我这么多年占着这个位子是为了什么?我这段时间老想,部队教我养我,我走的时候除了感激又能留点什么,用什么来报答她。你总不能拍拍屁股就走人吧?那天一号找我谈话,我心里清楚,他们的确是担心我的身体,不想让我再遭罪了。可我放不下啊。放不下这一大摊子事,想不出我能怎样实实在在地做件事报答部队。”

王文纪安慰道:“您别太伤神了。总部乃至全军上上下下谁不知道您虽已年老还一副铁骨铮铮。”

刘老叹道:“你还是别安慰我了。我心里想的开。其实我也早有意思想退了。这些年烦事不少。部队问题一直出个不停。现在外面都在军事大变革,任务急,时间紧。我们也不能老是落人与后嘛。部队要改革,上上下下都忙不过来,偏偏这些年社会上对部队的影响也不小。你既要操心管理训练不与社会脱节,又要顾着保持传统不至精华外泄。我放手倒是容易,我是轻松了,但部队能轻松起来吗?不琢磨着留点报答的东西,我始终是不放心的。”

王文纪听他这一番心里话,也不禁叹了口气。

刘老本不是个感情轻易外露的人,但对于王文纪他却是说不完的关爱。自己的儿子大好年华牺牲在南疆,连个后都没有。也只有王文纪和自己对脾气,常来看自己。他也总把他当做感情的寄托呵护有加。在这个不是儿子胜似儿子的他面前,此刻却再也无法压抑在心头的那份感伤,不自禁地难过起来。

王文纪坐到他身边,默默地陪着他。看着翠绿的茶几边的那盆万年青,却感觉此时分外绿的刺眼。心里像被什么堵着一样,说不出的压抑。

刘老缓缓气,平静了一下:“我也想通了。星期五去医院体检,要是还过不了关,我就答应一号。”

“那你...”王文纪点点头。却没继续说下去.他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

刘老转过身来看着他道:“我也就要退了.你也老大不小40来岁的人了.以后凡事要考虑周全.别总是老惹事.”他话说完,王文纪沉默着用力一点头.

刘老又道:“你答应我,无论如何都要把现在的这支龙魂打造成一支世无仅有的铁血之师。这是我手上过的最后一个档案了,也是我经历过的最后一件大事。即使我明天离开部队了,脱了这身军装,我看见你们也能欣慰了。”

王文纪再吸口气,说道:“刘老您放心。我一定满足您这个愿望。”

刘老忽噌地站起,边走边道:“你来看,我写了个东西。”

王文纪忙跟着走进书房。刘老一时间激动起来,手有些发颤。从桌上的文案旁取过一张卷起来的宣纸,急急忙忙地打开。

王文纪贴上去再看,只见宣纸上凛凛风骨,笔笔劲道,一个个大字苍劲有力,几欲力透纸背又几欲化虹脱纸而去,上面满是浩然正气地写道:

国家有魂,而知荣辱,而知进退.故中国长盛不衰!民族有魂,而知善道,而知节气。故五千年英烈辈出,汉节常青!龙有魂,而知奋起,而辩是非.明礼达贤,喜好有道。故子孙拳胆铁魄!我辈中华,华而有夏。龙之子孙,无魂即无胆,有魂即有魄。浩浩正气,忠于龙之魂魄!

王文纪惊道:“这是什么?”

刘老便似回到了那热血浇铸的年代,意气风发地道:“我回来揣摩首长给你们部队题名龙魂的意思,自己写了这个。什么才是我们这支军队的魂魄?那就是勇气,一往无前绝不屈服的勇气!勇气即是军魂,军魂即是龙魂!我们泱泱中华儿女不变的魂魄。”

王文纪呆在那里,仿佛定住了一般,眼睛里放射出异样的光芒。大声道:“您说的太好了。什么是龙魂,什么是军魂,那就是勇气。是面对惊涛骇浪面不改色,是面对绝隘险境奋力一博。勇气就是我们的军魂,勇气就是我们的龙魂。我们都要有着龙的魂魄!”

刘老欣慰地叫道:“说的好!”。握着他的手死死不放,整个人激动的说不出话来。

王文纪深受感染,说道:“刘老,您不是说您总觉得亏欠部队吗?现在好了,除了感激,您这就是最好的报答!”

刘老点点头,将他的手握的更紧。两人四目相望,说不尽的感怀,说不尽的风云豪气。

训练场.骆玉峰.

骆玉峰先看了看下面的队员们,才不紧不慢地道:“今天的科目是摸哨.那么,什么才是摸哨呢?简单地说,我军前线做战,战场情报态势大多依靠的是捕俘.也就是常说的抓舌头.通过俘虏来了解敌方的态势.由于捕俘通常针对的是敌方一线的哨兵.所以也叫做摸哨.这里很多人肯定都学过,感觉不陌生.既然这样,谁愿意出来做个示范?”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却没人出来.

陆风冲旁边的队友一使眼色,心想这是个机会.于是一举手:“报告!我们愿意示范.”

骆玉峰面无表情地点点头:“出列!”

摸哨示范表演开始了.由陆风的队友扮演哨兵.他自己负责摸哨.

扮演哨兵的老兵装做一副悠闲的样子,把手里的枪斜挎在肩上,枪口向上扬起,食指扣在扳机上.典型的匪兵形象.同时还没忘了把头盔带松开略微抬起,似乎是因为天气太热有点不舒服.

陆风紧紧地把身体贴在地上,嘴里咬着一把带鞘的匕首.慢慢地从哨兵背后接近他.哨兵依然是悠闲地站着岗,丝毫没有意识到身边的危险.

近了,越来越近了.陆风突然蹿了出去,猛地抓住哨兵的双腿将他拉倒.哨兵被突如其来的袭击搞闷了,都没来得及叫出来.陆风紧接着骑跨在他背上,左手捂口,把头向上一抬,右手成刀打落哨兵的头盔.从嘴里吐出匕首在哨兵喉头一抹,哨兵挣扎了一下,倒在地上不动了.

热烈的掌声响起.很多没见识过的队员被他们逼真而又极其富于感官刺激的表演唬得一楞一楞.野狼的队员只是抬起手象征性地鼓了几下掌.的确,对于经常实战演练的他们来说,这算不了什么.

陆风一把拉起地上的队友,敬了个礼.回到队列.

骆玉峰还是不为所动.淡淡地道:“演的不错.我给大家做个解说.摸哨的要领就在于快、猛、狠、准.缺一不可.首先悄悄接近对方,用力将其拉倒在地.其次是捂嘴防止对方示警。由于很多前沿哨兵都戴有钢盔,所以要先打掉他的头盔。最后就是用匕首从左向右,依次是左侧的动脉到气管甚至是食道都要切开。哨兵会因此而大量失血,在短时间内休克直到死亡。这种方法一般是用来部队隐蔽前进清理通道时用的。如果是要活的,那么就可以选择用膝盖顶在对方的腰眼部位用力击打对手的要害,使其昏迷或者休克,然后再带回后方处置。至于要害部位,可以提供的参考就是神经中枢,太阳穴或者是后颈脊椎。说到这他顿了顿,又道:讲了这么多,关键还是要自己演练,下面就各分队带开自己练练吧。有不懂的可以问问其他老兵。”

一声令下,各队带开自己选择对手做演练。自然的,刘健和王擎组成了一对。摸哨动作不多,容易且直白,没多久功夫他们就掌握了。

刘健忽然神秘地问道:“昨天夜里出了件事,你知道吗?”

王擎一楞:“什么事?”

刘健笑道:“估计你也不知道。我也是偶然间发现的。今天白天学的是摸哨,可你知不知道,昨天夜里已经有了老兵出去摸过了。可惜的是,屁都没摸着一个,反被人给打了。”

王擎奇道:“真有这样的事?说来听听。”

刘健见他好奇,振作精神道:“事情是这样的。昨天半夜那家伙出去摸哨,站岗的是侦察连的。结果他哨没摸着,反倒被人家打脱了下巴给送了回来。”

王擎感觉很奇怪,问道:“半夜三更的不睡觉,他摸什么哨?”

刘健依然是一副笑得贼嘻嘻的样子,冲他使个眼色,示意他往那边看。王擎回过头,是陆风和一众野狼的老兵。刘健压低声音道:“看出来了没有?这些个家伙自从来了这就没消停过,天天晚上出去打赌!”

“打什么赌?”王擎更好奇了。

“还能是什么?”刘健满不在乎地道:“两拨人谁都看谁不顺眼,明争暗斗都好久了。是射击比赛也争,长途越野也争。互相之间谁都不服气谁。但争来争去没个结果,就协商打上了赌。基地白天警卫森严,晚上更是明哨暗哨一大堆。他们就白天故意找个地方丢件东西,然后让对方半夜去找回来。只要不被人发现或是能跑得回来就算赢。”

王擎道:“那赌注是什么?”

刘健笑道:“都是些虚无缥缈的东西。没劲的要死。说谁最后赢得多,以后再见面或出去了,就必须承认对方才是全军最牛的特种部队。”

王擎有些好笑:“切!以为是什么好东西呢。没意思。”

刘健道:“那可不一定。反正是闲着没事,我们不如。。。。”

王擎心里一动,只见刘健的眼睛闪闪发亮,知道他又有馊点子了。说道:“不如怎样?”话一说完,脑袋里面一闷。喜道:“你的意思是说。。。。”

刘健点点头,看着王擎吃惊又欣喜的面孔,缓缓地道:“不错!我们不如就去来个顺手牵羊。”

王擎果然是又惊又喜,脑子里热的一踏糊涂。眼前仿佛看到一众老兵个个都面无人色尴尬不已。不禁好笑的笑了出来。

刘健更是笑得有些前仰后合,两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怎么看怎么觉得是天生的一对兄弟。都是爱生事喜欢捣乱的主。

王擎正笑着,却突然担心起来,忙道“先别笑了。八字还没有一徶呢。人家今晚打不打赌还是个问题,再说了,我们又怎么知道他们会把东西丢在哪儿?”

刘健笑道:“这个不用担心。山人早有计较。我TM都盯他们好几天了。每天下午回营房的路上,肯定有行动。”

王擎奇道:“原来你早就知道了,怎么这么久才跟我说?还兄弟呢。扯蛋!”

刘健笑道“好了,好了。这不是想有谱了给你个惊喜嘛。不废话了,我们先合计合计。”

两人假装在交流心得,蹲在地上商量起来。

时间过的似乎很慢,好不容易才捱到要回去了。王擎一路上眼巴巴地盯着老兵们的举动。谁料却不见一点动静。正在心急。却见一个野狼的老兵飞快地在前面路边上的一个茂密的树丛上一蹭。刘健眼尖,早看出来是一个圆形的亮闪闪的东西。欣喜地回头冲走在队列后面的王擎一笑。意思是东风已到,计划按时进行!王擎这才放了心,感觉心头的一块大石落了地。两人心怀鬼胎,一路上总是不自觉地发笑,叫身边的其他人看的莫名所以。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