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日争辉 第一部 第十二章 双语练习

而山 收藏 0 1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96/



一个要回学校,一个要回家,楚寒与陈诗嫣在候车亭分了手。

夕阳西下,天边漫着一片霞红,现在正是下班的高峰期,长长的公共汽车上挤满了人,这时急于回家的人没有了男女之分,一个个疯了似的往车上挤。上车后,楚寒便被一前一后两个女人夹着,他可以很明显地感觉到两个女人胸前那两坨肉随着汽车的晃动在他身上摩擦。他瞟一眼,但见两个女人若无其事的样子,显然此乃司空见惯之事,不存在性骚扰之忧,他也只好“幸福”着了。

下了汽车,走在熙熙攘攘的街上,楚寒觉得今天下午过得无甚意义,唯一的收获便是与革命老前辈的一席谈话,虽是短短的几分钟,却也体会到了老一辈革命家们那高尚的爱国情操,这与那一群享受祖辈荫盈,沉迷物质,精神空虚的公子儿们形成鲜明对比!

“先辈们经过血与火的考验,他们还是可歌可敬的!”楚寒低着头,边走边想。

“嘿!你好!”后面传来一声带升调的中国话。

“菲丽尔!”楚寒回头,竟然是那天在月末舞会里认识的美国姑娘。

“楚寒!谢谢你还记得我的名字!”菲丽尔十分高兴。

“你不也记得我的名吗?是不是我也要谢谢你?”楚寒玩笑。

“楚寒!你还是那么伶牙利嘴,总是与我水火不容!”菲丽尔嗔眸。

楚寒爽朗一笑,纠正:“不是‘伶齿利嘴’,而是‘伶牙利齿’,这里也不能说‘水火不容’,而应该说‘针锋相对’!”

菲丽尔耸耸高挺的鼻子:“我又说错了!要不这样好了,你做我的中文老师?”

楚寒大摇其头:“不敢当!不敢当!我还没那资格!”

菲丽尔不容其推辞:“有的!有的!你说的许多话我都不明白,正好可以教我!”

楚寒截断:“不行!不行!”

菲丽尔道:“我可以付费给你!”

楚寒摇手:“这不是钱不钱的问题,我没那时间!”

菲丽尔好像赖上了楚寒:“没关系!你有多少时间,就给我上多少课!我可以按小时付费!”

楚寒头晕,坚决道:“不行!真的不行!”

菲丽尔蹙柳眉,突又欢道:“我也可以教你英语啊!我们这是相互利用!”

楚寒头大,又纠正:“不是‘相互利用’,而是‘相互有利’!”

菲丽尔指着楚寒:“还有说没有资格教我,现在不又教我了?”她狡黠地眨着眼。

楚寒道:“我不用你教我英语,我会说英语!”

菲丽尔不信,马上改用英语问话,楚寒对答如流,菲责尔讶然,楚寒说的还是纯正的伦敦腔。

菲丽尔仍不死心:“你不愿当我老师也可以,我们可以做一对双语练习者,我们约定一个时间,一部分时间你帮我练中文,一部分时间我帮你练英语!”

楚寒很为难,他现在真的没那个时间来做这些事,睃一眼见菲丽尔满是期待,楚楚动人模样,他又实不忍拒绝。

“楚寒!那天舞会之后,我找了你很久,你却连地址也没有告诉我,我差点就要到学生处去查你的档案了!”菲丽尔大胆表露。

楚寒暗惊,不至于如此吧!怕菲丽尔说得太多,忙答应下来:“好吧!每个星期的星期二与星期五下午四点,我们搭配成双语练习者!”他也有一丝感动!

这种中外搭配的双语练习者在大学校园里有许多,不过,一般都是男生与男生,女生与女生,男女生搭配的很少。

“真的吗?”菲丽尔惊喜,没想到楚寒不仅答应了下来,而且一答应便是两天!

“当然!”楚寒抿嘴笑道,见菲丽尔兴奋,他也十分高兴。

“拉勾上吊!”菲丽尔伸出雪白如玉的小手指。

楚寒睁着明亮的大眼睛,暗忖:“菲丽尔不简单,连中国这种少儿玩意儿也学会了,哪还需要什么老师啊?”

“好!”楚寒也伸出小手指。

菲丽尔马上勾手,轻笑唱道:“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楚寒附和:“一百年,不许变!”

两人不知不觉进了校园,“菲丽尔!你去哪?我要往这边走!”楚寒停下来。

“我回留学生宿舍!你呢?”菲丽尔问。

“我也回宿舍!”楚寒道。

“你还没有告诉我你住哪呢?正好我去你哪看看!”菲丽尔说,“也好下星期我们见面!”

楚寒大急:“不了!我还有事!下次吧!”上次陈诗嫣来,他已被那三个室友狠狠地“暴打了一顿”,现在再来个漂亮的洋妞,那还不把他的皮给拔了?再则,那“狗窝”也实在见不得人哪!

菲丽尔道:“好吧!这次就不去了,但你得把你的地址告诉我!”

楚寒说:“我住男生宿舍第七栋203室!”

菲丽尔摇出笔在本子上记下:“好吧!就这样,我们下星期二见!”

“下星期二见!”楚寒点头告别。

回到宿舍,只有老实人杨经山在,楚寒要去打饭,杨经山正好也要去。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到了六月中旬,这时的北京已热得像火炉一样,街上的树叶蔫着打着卷儿,人坐着不动,都会冒出一身汗来。

此时已十分接近毕业,各科目的考试已考过,学校正忙于为学生做档案,学生则忙于跑接受单位。203室的四个人里,谁也没有想到最早落实去处的居然是少言寡语的杨经山,由于他毕业成绩好,被农业部的一家下属单位接收,留在了北京。

“经山!要得啊!真人不露相,露相不真人,你一声不响便中了头彩!”胡南安为室友高兴,也不乏酸溜溜之味。

杨经山讪然:“瞎猫碰上了死耗子!”

陈若恪笑道:“但你这碰上的‘死耗子’也太肥了点吧,进去就当领导的秘书!”

杨经山谦虚:“倒茶递水的!”

楚寒说:“这也是经山自己努力的结果!”接着转对胡南安与陈若恪:“你们两的事呢?”

胡南安叹息一声:“唉!我是没有指望了,我早已作好了回东北的打算!”

陈若属则道:“我的快了,再等半个月吧!”接着羡慕道:“还是楚寒好,毕业就回原单位,那可是中直机关哪!”

杨经山添油加醋:“而且经过半年的进修必定受重用,楚寒前途无量!”

楚寒只能苦笑!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