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33/

联军的防线如同飓风狂飙之后一般,四下里到处都是各种姿势倒毙的尸首,一些战车被高压空气强大膨胀力的气浪掀翻在地,熊熊燃烧着的火焰几乎将夜空染红一片。

中国军队的装甲集群转眼之间便汹涌而至,澎湃涌入的钢铁浪潮从联军崩溃了的防线缺口处倾泻而下,如同那撕裂开坚固堤坝的洪水一样,翻滚着波涛滚滚而来。黑幕般的夜色被四下里燃烧着火光映照的昏昏暗暗,透过这片昏黄的火光和那片扬起的烟尘,可以清晰而见中国战车棱角分明的轮廓。

作为美国陆军重装部队的绝对主力,任何时候第1骑兵师的战斗力都是不容忽视的,尽管中国军队在整个的外围防御圈上撕裂开一个突破口,但这并不能够说明号称‘开国第一师’的第1骑兵师就已经崩溃了。

当成群的中国战车轰鸣着冲进整个联军外圈防御圈的时候,位于突破口左翼的联军防线几乎是同一时间闪出一片的火光,十余枚‘‘TOW’式反坦克导弹带着长长的烈焰呼啸而出,向着中国装甲战车群突击队型的中央位置打了过去。

昏黑中,紧贴着地表而来的反坦克导弹那橙红色的尾焰在暗夜中显得那样的刺眼眩目。几乎如同转眼消逝在天边的流星雨一般。

转瞬之间,那些锃亮闪动的光点便一头扎进中国军队的装甲突击线中消失了。短暂的沉寂后绵密的爆炸声响成一片,几辆位于攻击队列前卫的‘99D’式主战坦克在一阵尖利的贯甲声中被打的骤停,紧接着猛然的燃烧起了大火。一阵浓烟之中,橙亮的火焰几乎的照亮夜空,如同那黑夜中点燃的堆堆篝火一般。燃烧着的高温中‘99D’式主战坦克的自动装填机猛然的的发生弹药殉爆,整台的战车在巨大的爆炸声中猛然的一震,重重的跳了起来,整个的炮塔在猛然喷涌冲出的火苗中被远远的抛了出去,整台的战车如同惨遭斩首一般。

中国军队的装甲突击队形瞬间大乱,轰鸣着冲了上来的战车不得不左右蛇行着做着各种规避动作。几辆尾续而来的‘99D’式主战坦克在巨大的轰鸣声中嘶吼着重重的撞开燃烧着车体残骸,沿着战友们牺牲的道路继续的碾压而去,喧密的轻重武器的射击声绵延成一片。

夜空中远远的传来一阵喷气战机的轰鸣声,六架‘FBC-1A飞豹’战斗轰炸机尖啸着低空袭来,全然不顾联军猛烈的对空火力。

一串串闪亮的火球交织着曳光弹的轨迹不断的从地面之上升腾而起,联军的防空部队竭力的编织着密集的对空火网,意图阻止那些空中死神倾泻下夺命的烈焰与钢铁。

整个的战斗再一次的进入了高潮,双方密集的炮火不断的在地面之上翻滚升腾出一柱柱红黑色袅绕升起的烟云。

愤怒的中国人用那密集整齐而下的炮火不断的倾覆耕犁着每一寸的土地,烈火硝烟之间,破片横飞,枯木断枝打着旋的飞舞而出,大块大块的泥土挥洒在空中。热浪间,呛人的烟尘弥散在硝烟之中。

惊雷般的爆炸声中,一架刚刚进入攻击航线的‘FBC-1A飞豹’战斗轰炸机在空中猛然的化为了一团绚丽的火球,骤然绽放在夜空中的火光之间机体残骸纷纷散落而下。只是缺少了那羽洁白的降落伞。急于为地面进攻部队提供航空火力的空军飞行部队也是打红了眼,全然不顾及联军那劈头盖脸而来的密集防空火力,任凭雷达告警系统在闪烁着的红灯中发出鬼哭般的狼嚎。

低空进入的战机甚至的不需要精确制导武器,单单是各种低阻航空炸弹和挂载在机翼下的航空火箭弹就足够让成片的联军阵地被笼罩在烟火之间了。只是低空突袭的战机也往往成为拥有完善防空系统的对手最好的靶子。

不要说低空状态下被各种防空导弹或者是单兵防空导弹打的凌空爆炸,根本没有机会跳伞,甚至是那些各种型号、口径的高射炮火也足够让低空飞行的战机折翅断翼了。然而战争已经进行到了这样的地步了,能够为地面上的陆军兄弟减少更多的伤亡,能够为战役进行提供更多的空中打击,早就因为战争初期被人蒙头暴打而颜面尽失、倍感羞愧的中国空军部队义无返顾的加入捍卫中国军队荣誉的复仇之战。

伴随着高速俯冲带来的嘶鸣,五架‘FBC-1A飞豹’战斗轰炸机呼啸着俯冲而下,密集的火箭弹雨将整片的地面覆盖在烟火之中,无数的预制破片狂蛇乱舞般的飞舞在那幕被火光照亮的暗夜之中。

中国人的战机投掷而下的凝固汽油弹成片成片的点燃一切,肆虐的火舌呼呼的无情舔嗜着一切,空气之中翻滚着阵阵的热浪,猛然升腾而起的高压气浪甚至的让呼啸掠过的战机也犹如在惊涛骇浪中的一般上下颠簸。座舱玻璃外,那迎面而来的滚滚灼热升腾出一股股热浪。

猛烈的空袭并没有使得联军的防空火力有一丝的减弱,相反的多少更加的猛烈起来,两架‘FBC-1A飞豹’刚刚完成了对地攻击,从俯冲状态中改出航线,还没有来的及爬升而起,就被联军的‘复仇者’防空导弹系统发射而来的‘毒刺’导弹准确的击中了机身。一架‘非豹’被打的凌空爆炸,而另一架被敲掉了整个右翼的‘FBC-1A飞豹’战斗轰炸机则拖着浓浓的黑烟,化做一团燃烧着的火球一头载向地面。

当联军大兵们还在忍受着中国空军战机一波接着一波猛烈轰炸的时候,从已经崩溃了的防御线上突破而入的中国装甲战车部队已经开始肆无忌惮的横扫着联军脆弱的内圈防御。四下奔散着的联军士兵被喷吐着火舌的12.7毫米并列机枪一一撩倒,薄皮轻甲的高机动车在125毫米滑膛炮的面前犹如薄纸糊就一般脆弱不堪,就连高爆杀伤弹也可以轻而易举的将这些轻装甲车的合金车体给撕扯成碎片。

数台‘99D’式主战坦克一字横开,根据尾随的步兵战车上的重机枪用曳光弹标出的联军步兵火力隐蔽点的位置缓缓的转动着炮塔。暗夜中,125毫米滑膛炮连续两轮齐射的火光是那样的清晰。与此同时,从步兵战车后舱鱼贯而出的下车步兵也纷纷的向着联军的阵线倾泻去密如疾风的弹雨。

‘99D’战车精准的直瞄炮击使得联军大兵耐以隐蔽的散兵坑纷纷的被击中、犁平。125毫米高爆杀伤弹的威力是有目共睹的,杀伤半径之内的一切生命体都无法逃脱开那四溅而来的死神的拥吻。

密集的火力使得慌忙转移阵地的美国大兵们只要一露身子,就立刻就会被轻重机枪组成的绵密火网扫倒。如此猛烈的攻击使得抵抗中的第1骑兵师的大兵们陷入了崩溃的边缘。惊恐中的美国人这才明白为什么中国陆军一直号称为“天下第一陆军”。这种攻击气势的磅礴,这种令人眼花缭乱的打法也只有号称为“天下第一陆军”的中国陆军才能够打的出来。

几乎每一个经此一战后幸存下来的联军士兵一定都明白了为什么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里,英国陆军元帅蒙哥马利会发出“试图和中国军队交手的人一定是个疯子”的感慨了。

一阵金属履带震撼大地的铿锵声远远的传来,那是重型坦克沉重的脚步,果然透过车载微光夜视仪油绿的屏幕清晰可见美军的‘M1A2SEP艾布拉姆斯’主战坦克那庞大如巨兽的车身,烟尘弥散,沉重的履带敲打着大地,柴油发动机那撕心裂肺的轰鸣声鼓噪着每个人的耳膜,一阵的刺痛。暗夜中,一场战车之间的对决再一次的上演。

面对着中国军队的装甲冲击,选择以攻对攻的基尔森将军毫不犹豫的放出了自己手中的重犬,坚甲锐利的重装甲集群。除了防御部队利用各种反装甲武器来对中国军队的装甲集群进行迟滞阻击,基尔森将军现在唯一能够选择的另一种反装甲武器就是战车本身。打一场气势磅礴的坦克战。其实这也是一种无奈,以空中打击作为反战车作战主体的美军一直以来都是以成群的固定翼攻击机和蜂群样的攻击直升机来对付敌方的装甲冲击的。而如同现在一般,一旦失去了制空权,美军的作战部队仿佛就便的不会战斗了一般。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