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新车型起个好名不容易 汽车名字的由来

12月4日专电据英国《金融时报》日前报道,法拉利“红发美人”,福特“雷鸟”,兰博基尼“魔鬼”,雪佛兰“巡洋舰”,一看这些令人心跳的名字就知道是什么样的汽车。在戈特利布·戴姆勒以最大客户的女儿梅塞德斯的名字命名一款新车100年之后,给汽车起名这件事快要走到山穷水尽的地步。通用汽车欧洲公司市场调查部负责人菲尔·戴克维奇说:“起个好名真是越来越难。”


任何有积极意义并跟动物、希腊诸


神、传说中的精灵、星座、树木、城市、星球甚至那些令人梦寐以求的工作或身份有关的名称都已经被人试过。比如道奇的“外交家”、日产的“总统”、奥斯汀的“公主”、庞帝亚克的“主管”或雪佛兰的“名人”等等。


起名问题在欧洲和美国越来越突出,因为这些地区过去20年来售出的车型急剧增加。比如,英国市场上去年就有313种轿车,相当于10年内增加三分之一。除了要找这么多新名字之外,汽车业的迅速全球化意味着汽车名称必须适用于外语,不能在世界其他地区毁了品牌。


规模较大的汽车公司已走过用创始人名字命名的阶段。英国莲花双座跑车“艾利斯”(Elise)是公司老板罗马诺·阿尔蒂奥以自己孙女名字命名的,艾利斯出生日恰好在这个项目完成前后。莲花汽车公司的公关经理弗洛兰斯说:“一开始我们拿不准。仔细考虑之后,我们认为这个名字很可爱;当然以‘E’起头极其重要,因为所有莲花跑车都以E开头。”


莲花汽车公司充分利用了艾利斯这个名字。在1995年法兰克福车展上,丝绸盖布揭开后,人们看到一个小女孩站在这部新车的驾驶席上,那就是两岁半的小艾利斯。3年前,法拉利公司曾用已故创始人恩佐·法拉利的名字命名一款售价41.8万英镑的限量版跑车;70年代,法拉利公司也曾以恩佐英年早逝的独子迪诺的名字命名过一种产品。


福特公司最后一次采取这个办法是在1957年,用创始人亨利·福特之子埃德塞尔的名字给一款车命名。这款车是福特公司历史上最惨重的失败,后来成为研究如何设计、生产或命名汽车的经典案例。


根据公司高级管理人员去过的度假地命名汽车(据说福特“格拉纳达”就是这么来的)的做法也已成为历史。


福特汽车公司产品营销经理保罗·吉正准备离开福特,自己创建一家起名公司。他说:“你想到一个也许在英国很适用的名字,但等到把业务扩展到欧洲其他地区,你可能发现某人在某地已经注册了这个名字。”


吉说:“对于一种可能在几十个甚至上百个国家销售的汽车,我们需要一种更为严谨的办法。”当吉受命为福特“蒙迪欧”(Mondeo)起名时,他找到一家专业起名公司。他回忆说:“我们有一本4英寸厚的文件夹,里面记述了为这件事所做的全部工作,还有随之花掉的千百万美元。”像许多最近出现的汽车名一样,“蒙迪欧”也是个新造的词,因为有积极内涵且尚未用过的词已所剩无几。“蒙迪欧”战胜了另一个候选名称Lyrus:一个原因是后者近似一个德国香肠品牌,另一个原因是前者与法语的“世界”(Monde)很相像,而“蒙迪欧”正是一种为世界市场设计的轿车。尽管如此,福特在美国市场还是没用“蒙迪欧”,而用了“康拓”(Contour)。


现在为了省钱,福特把起名的工作交给公司内部来做。于是人们常会看见吉在翻字典。但是,公司仍然要历经复杂的法律程序,以确保除福特之外没有任何个人或机构拥有同样名称或发音类似的名称。这样搜索一番后,剩下的词大概只占20%到30%。然后,吉还得说服欧洲董事会和福特总裁兼首席运营官吉姆·帕迪利亚,前者常常因为不喜欢而否决一些名字。


这个过程之所以漫长是因为找个好名实在重要。欧洲通用公司负责公司形象和交流研究的彼德·普法伊费尔说,好名字可以提升产品的个性。“如果名字不合适,你总会觉得车子的性格没有得到恰当的表达。”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