底火 第一集 新兵连 第二十六章 七侠

tkdrby 收藏 4 43
导读:底火 第一集 新兵连 第二十六章 七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84/



秦天和高岩在寝室里忙呼的时候,其他大侠班成员干啥呢?果然不出秦天所料,真就有打退堂鼓的了,有几个小子趁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检查团一行人身上的时候,凑到食堂尽头的拐弯处商量去了,也难怪,谁愿意平白无故招惹麻烦啊,虽说有时候形势所迫,人家就是给你一嘴巴你都得笑呵呵的挺着,可现在不是还没到那时候呢吗?

要不说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呢,这几个小子凑到一起你一言我一语就商量开了,不琢磨不要紧,这一琢磨可就反过味儿来了。

“秦天和高岩这俩小子也忒不地道了,要不是咱哥几个留了个心眼跑这商量下,没准就让他当枪给放了!”

“谁说不是呢,平时嘴里总喊着做人要厚道,妈的一遇到事比谁都奸,我看咱们还是赶快去找连长,让他看着处理吧。”

“你看你,他是他咱们是咱们,做人要厚道,看书要投票,他就是再不仁,咱哥几个总不能从背后捅刀子吧?!随他们去吧,没了我们我就不相信他能玩出花来,就算真搞出点啥事好象也和咱们没关系,嘿嘿……”

这边秦天和高岩整理好着装,拉门走出了寝室来到了大厅。

寝室楼的年头比较长,整体建筑风格都停留在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一楼的大厅很小甚至不能称之为厅,长不足七米宽不足六米,就连进出的大门也是那种早就被淘汰了的老式自由门,由于老式自由门的密封程度太差,户外的寒风很容易的就能穿过拇指粗的缝隙吹进来。

当秦天和高岩来到大厅的时候俩人愣了,相对狭小的空间里并排站着五个人,清一色大侠班专属着装,单军衔单领花腰扎武装带背披白床单,唯一像兵的地方就是帽檐上那枚无法掰成两半的军徽。

“报告老大,大侠班应到十三人实到五人,八名临阵退缩,集合完毕请指示!”站在队首的王炎向前踢出一步行了个标准的军礼后原地站定。

“稍息!”秦天忙回了一礼,看着眼前五名就位的大侠心里莫名的一暖,原来他的努力并没有白费,至少还有他们五个紧跟在自己身后,不论他们出于什么想法,是不是发自内心的支持他,至少他们五个在关键的时候没掉链子,站了出来。

“咳……一会我们出了这扇大门,就没有了退路,关于没到场的八个人我也不想说什么,去与不去是你们的自由,现在我问你们最后一次,想退出的还来得及。”秦天清了清嗓子,控制好自己有些激动的情绪。

“老大,你就别问这些废话了,哥几个都是吐口唾沫摁个钉的人,不会临阵脱逃给大哥你添堵的!”

“好,既然你们都这么说,我再提这茬就显得矫情了,现在听我分配任务,高岩!”秦天抖擞精神喝道。

“到!”

“老规矩,你出去把风,见到马部长一行人马上回来报告。”

“是!”高岩一溜小跑出了寝室楼。

“其他人原地待命,互相整理着装,是龙是蛇就看一会的了,大家打起精神来!”

“是,老大!”众人高声应道。

“王炎,问你个事,你们身上那些床单是哪弄来的?”交代完事后,秦天好奇的问道。

“嘿嘿,他们那些家伙鄙视了我们这么久,怎么也该替咱们的大事业添点砖加点瓦吧?一会马部长来检查,总不能看到咱哥们的床铺窝窝囊囊的吧?”王炎一脸坏笑的看着秦天。

“你小子够狠啊!”秦天听了王炎的话有些感慨。

“那还不是跟老大你学的,左绕右绕就把我们给圈进来了!”

秦天听了他的话一愣,心里琢磨,这到底是夸我呢还是损我呢。

放下这边忙呼的秦天等人不说,那边来视察的马部长在营长的陪同下粗略的转了一圈,还别说,他看的挺满意。

虽说马部长年轻时在军营里摸爬滚打练出了个好身板,可年纪毕竟大了,身子骨不如以前硬朗了,加上一路上舟车劳顿还没有吃早饭,身体有些不舒服,准备回营部用餐顺便休息下再去其他地方转转。

要回营部的办公楼就必须经过一连的寝室楼,当马部长一行人在营长的陪同下刚走过一连寝室楼的拐角,一连寝室楼的自由门就开了,嘎吱声起从里面窜出一哨人来,带队的正是整装待发,领人在这堵着马部长的秦天。

“跨跨”的脚步声整齐划一节奏鲜明,这支军衔不整背披床单的小分队在以马部长为首众人惊愕的目光中呈一列纵队横在了来人的正前方挡住了去路。

马部长刚来,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可营长心里清楚啊,一见大侠们列队出来了还挡在他们前面,当时他就傻眼了,自己分明交代的很清楚让大侠们换装老实的呆着,这帮小子是从哪钻出来的?!不过他现在也没心情知道,最重要的是马上让这群家伙从眼前消失。

“你们出来干什么,还不赶快回去!”真难为营长了,他腆着个啤酒肚飞也似的跑到秦天面前低声喝道。

谁成想秦天根本没缕他须子,两眼目视前方,当他是空气,还不光这样,他扯开嗓子就叫上了:“新兵营一连勤务班请求马部长检阅!”

营长眼见是压不住了,心里这个气啊,要不是马部长就在眼前,他早就一脚飞过去了,就这工夫,马部长开口了。

“呵呵,你们是大侠班的吧,想不到这个传统现在还留着呢,我也好些年没见过了,走一动给我瞧瞧。”

营长一看马部长发话了,他要拦也拦不住了,愤愤的走到了一旁,心里边打起突突来。啥叫大侠?他心里清楚,都是些从选拔里拨了下来的残次品,让这帮家伙走一动,不臊死他那张老脸啊,在他的新兵营里有这样的兵,那显得他多无能?!

秦天听了马部长的话可乐了,你不是让我们走一动吗,好,我保证给你留下个刻骨铭心的回忆。

.

“听我口令,向后转,齐步走!呀二一,呀二一,正步……走!”秦天一溜标准的指挥员动作小跑着让出队列前进的路,让马部长看得心里直点头,看来现在的大侠班也与时具进了,军事素质这不是也很不错嘛。

可还没等马部长琢磨完,乐子就出来。走队列讲求的是整齐划一,不拖泥带水干净利落,可眼前这帮新兵蛋子好象不是那么回事。

除了秦天在旁指挥,队列里加上高岩正好六个人。这六个人在秦天的号令下,齐步走到没弄出啥出格的事,可随着秦天叫到正步走,所有问题全出来了。

齐步走改正步走是在队列行进中进行的,踢正步的要求很多,比如前臂平端,端到哪个高度,动作幅度应该多大都有规矩,后臂甩出,甩多远甩多高,和身体呈多少度角也很关键,脚起如风落地有声,节奏统一气势如虹。

可标准的正步到了这帮大侠脚下全变味儿了,如果光行动上达不到统一也还说得过去,毕竟大侠班的训练就少,可这正步踢出去啥情况都出来了,前边摆臂飞到了头顶,后面甩胳膊能打飞机,六个人中除了高岩有五个顺拐的。

你要是都顺成一样也显得整齐,可咋顺拐的都有,三个踢出左脚摆左胳膊的,两个踢出右脚甩右胳膊的,而且都是穿插着来的,搞得高岩都不知道迈哪只脚了,偏偏这几个小子一个个还挺胸抬头牛逼闪电的样子,脚落下去跺得山响。

看过阅兵的朋友都知道,整齐的队列脚一落地,不管多少人就一声响,这几个小子你别看才六个人,制造出的声响就跟一幢人员密集的写字楼着火了,大家争先恐后逃跑时候弄出的凌乱脚步声没差多少。

秦天对于眼前的队列走成了这个样子丝毫不觉得奇怪,依然有条不紊的下着口令,大侠们出步是否踩在了口令上就不关他的事了。

营长的目光只在队列上停留了一分钟就再也看不下去了,这哪是走队列,这分明是队列常规错误活体版大全啊,里面甚至还有些连他都没见过的错误,妈的,林子大了啥鸟都有,可为啥这些鸟都聚一起了呢,偏偏还是自己的手下,他心里这个气呀!

马部长也没照营长好到哪去,一张老脸拉挺长,阴晴不定。饶是这样,马部长愣是忍住了,满口的脏话在肚子里转了一个圈就是没骂出口。他心里就合计,怎么说自己也是五十多岁的人了,在场的他官最大,平日里自己经常教导他们说要以德服人,不允许打骂士兵,现在要是出口破例,那岂不是自己抽自己的嘴巴子吗?佛曰:不能说,不能说,可这一会队列走完了自己怎么点评啊。

马部长正研究呢,那边走完了,他刚准备用中庸之道进行点评,可他的话还没出口就憋了回去,咋的了?原来秦天带人走完一动后,领着人连招呼都不打一个就跑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叔叔忍了大爷也不能忍,马部长只觉得气撞顶梁,头上青筋暴起,想要骂,人早跑了你骂谁去?营长见状知道不好,暴风雨就要来了,不赶快闪还等着着挨雷劈啊,忙上前一步说道:“那个,那个马部长请到楼里休息,这都快到中午了,我去看下午饭做的怎么样了。”

“他们跑了你小子别想跑,走,咱俩到你办公室里好好谈谈去!”马部长冷哼了声,一甩袖子当先走了。

.

“你他妈的这个营长想不想干了,就把手下的兵训成这样?这是我看到了,要是检阅那天司令部的人看到了你说我怎么解释?”

“马部长,您别生气,您也知道他们都是大侠班的,他们能站出来已经是勇气可佳了,我保证,正式检阅的时候一定看好他们,您放心吧。”

“……………………”

一个小时后,营长划拉着满脸的唾沫星子走出了自己的办公室,他要去找杜峰算帐,这顿骂不能白挨了。

“你他妈的这个连长想不想干了,就把手下的兵训成这样?这是我看到了,马部长那我压下了,要是检阅那天司令部的人看到了你说我怎么解释?”

“营长,您别生气,您也知道他们都是大侠班的,他们能站出来已经是勇气可佳了,我保证,正式检阅的时候一定看好他们,您放心吧。”

“……………………”

一个小时后,营长走出了一连连部,杜峰划拉着满脸的唾沫星子大吼道:“李鸿涛,把那个挨千刀的李斌给我叫来!”

“你俩他妈的这个班长想不想干了,就把手下的兵训成这样?这是我看到了,营长那里我压下了,要是检阅那天司令部的人看到了你说我怎么解释?”

“连长,您别生气,您也知道他们都是大侠班的,他们能站出来已经是勇气可佳了,我保证,正式检阅的时候一定看好他们,您放心吧。”

“……………………”

李斌嗷嗷郁闷的从连部走了出来,气势汹汹的跑去找秦天算帐,还没来到寝室门口呢,就听见里面传出阵阵哄笑声。

他一脚把门踹开,却见大侠班全部成员在地中间围了个圈,高岩站在中间比比画画的正说着什么,妈的,老子在连部挨了通训,你们在这倒挺自在的。

李斌刚要张口开骂,秦天忙说道:“呀,九班长回来了,我在这替全班的哥们谢谢你了。”众人也跟着附和。

抬手不打笑面人,李斌一见他们这样,气也就消了些,他黑着个脸没出声,往里面走去。

“兄弟们,把准备好的东西给咱们的九班长拿出来,嘿嘿,九班长,刚才在连部挨批了吧,是我们几个不懂事,您还多担待点。”秦天一边招呼大侠拿东西,一边安抚着李斌。

不多时,火腿、鸡爪子、烧鸡等吃的摆满了横过来的写字台台面,秦天又从脸盆里拿过来墨绿色的茶缸放在李斌面前。

“我吃东西的时候不喝水。”李斌没好气的说道。

秦天也不解释,从高岩手中接过热水瓶就倒了下去。

“我都和你说……啤酒?!”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