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剑太行 论剑太行 第六十七章 国共合作(上)

收藏 38 53
导读:论剑太行 论剑太行 第六十七章 国共合作(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56/


很响。应该说响声震天。因为孟大虾真的惊动了当时几位天大的人物。


首先第一个当然是重庆国府的最高统帅蒋某人了。蒋先生是在当天的报纸上偶尔看到这一消息的。报纸上照片里的孟大虾一身戎装,英俊潇洒。蒋某人居然一时想不起这个国军的太行山抗日独立团的上校团长是谁了?


这也怪不得蒋先生。虽然孟大虾接受改编才几个月,但令他倒霉的是,刚接手改编国军就在台儿庄取得了空前的胜利,这次胜利和他大闹保定师团司令部的行动比起来,自然不能相提并论;包括蒋某人在内的全国抗日军民都被台儿庄的胜利冲悦着,谁还想得起他呢?


然后接下来就是徐州会战的失利。举国上下的军民欢庆台儿庄胜利的热潮刚刚平息下来,却又被抛入徐州会战失利的寒谷。刚被胜利冲昏头脑、立马又被失利气昏头脑的蒋某人看到了孟大虾的独立团重创日军一个联队的消息后,他当时的心情真是难以描绘的复杂。


问过了最高军事委员会才知道,敢情这个上校团长是自己几个月前亲手在敌后竖起的一面旗帜,这个事实不禁让蒋某人汗颜——自己竖起来的典型自己都被忘了,也难怪最高军事委员会没收到人家报捷的电报,这明白这是冷落了人家嘛!


严峻的事实迫使蒋某人必须立刻承认自己的“错误”——毕竟全国上下现在最需要的就是一支能鼓舞抗战的兴奋剂来消除徐州会战失利带来的悲观、消沉的局面,而这孟大虾就是!还有就是他蒋某人刚刚下令掘开了黄河的花园口大堤,豫东一片菏泽,民众怨声载道,正是蒋某人需要收买人心的时候。于是,蒋某人立刻责成最高统帅部和最高军委会温言抚慰“倍受冷落”的太行山独立团,并要求最高军委会对孟大虾的功劳做出恰当的嘉奖方案。


无论是最高统帅部还是最高军委会,都对这个缠磨头的孟大虾没有丝毫的好感。——谁让你把国府辛辛苦苦给你运去的枪炮粮饷都送给八路军了呢?这可是连蒋某人都不愿看到的、最忌讳的事。


听说孟大虾出手阔绰,极善“团结”友军,这可让蒋某人为难了:原来这家伙是亲共分子!那就口头嘉奖吧!不行,有人不同意。谁啊?蒋先生的大姨子——国父中山先生的遗孀,宋庆龄夫人!


宋夫人亲自登门造访蒋某人,没有客套,直奔主题:前方抗日将士都在喝着野菜汤呢,只是口头嘉奖可是会伤抗日将士的心呐!这不一位富商巨贾家的千金小姐在报纸上看到自己心中的抗日英雄居然天天吃糠咽菜的在抗日,马上就用绝食的方式来“陪”她的偶像共图抗战大业,我们虽然对此行为不支持,但由此可见抗日英雄在国民心中的地位是何等重要吧?


宋夫人临走放下一张两万银元的私人存折,“麻烦”蒋先生转交给太行山的抗日独立团,并且提醒蒋先生应该对太行山抗日独立团的将士做出公正的嘉奖。这下蒋先生吃不住劲了,只好一咬牙,做出如下批示——


“国民革命军太行山抗日独立团因重创日军,特晋级为国民革命军太行山抗日独立旅。原上校团长孟云霄晋升为少将旅长。独立旅辖甲种团、乙种团各一,编制6000人。该旅所需兵员就地征补,所需装备有国防部从德械装备中抽调。并由国防部拨款10万现洋,嘉奖抚恤此次战役之有功将士......”


蒋先生咬着牙大方了一把,国防部却不会看脸色,说库存中已经没有德械装备了。蒋某人大发雷霆,他清楚地记得:年初的时候 ,政府为了补充“淞沪会战”后国军武力损失,曾派专人在香港与德方议定紧急采购武器,内容包括:步枪三十万支(每支配弹一千发);手枪三万支(每支配弹一千发);机枪两万挺(每支配弹一万发);37厘战防炮五百门(每门配弹一千发);迫击炮五百门(每门配弹二千发);同年三月,蒋先生又再令驻德专员在采购武器一批:迫击炮三百门(每门配弹三千发);驳壳枪二万支(每支配弹二千发);高射机关炮三百门(每门配弹五千发);15公分重炮弹六千发各式炮弹一万八千发步、机枪弹三千七百万发...... 现在国防部居然说没有库存?难道又是那帮人把这批武器“吃了”?平心而论,和人家太行山的孟云霄比起来,这帮人真是...唉!——蒋先生叹着气,再次致电国防部:无论如何,也要把给独立旅的装备在一天内补齐!否则,负责的军需长官军法从事!


看蒋先生是玩儿真的,国防部也就不敢怠慢,赶紧照章而行。孟大虾接到了晋升嘉奖的电报根本不满足——还缺药品呢?“两千余”伤员缺医少药,等米下锅呢!——“眼睁睁的看着这些因为抗日而流血的兄弟在病床上呻吟,于心何忍啊?这些兄弟没死在战场上,更不能看着他们死在病床上!”孟大虾面对记者们的一番慷慨激昂,又让蒋某人再次致电卫生部:拨一万元西药,随独立旅的装备、饷银直运太行山!


孟大虾这下才笑出声来。可等到蒋先生给的两千多条步枪、数十门大炮运到之后,孟大虾又开始发愁——兵源!没有合适的大兵啊!人家八路军都是人等枪,怎么自己又是枪等人了?


郁闷的孟大虾对着桌上的一份战报发呆。那是海三娃的特别行动队、‘蓝狐’小队和化整为零的骑兵营发挥来的战报。刚刚还对这些炸铁路、扒铁轨、劫票车、烧仓库的花样百出的战术感到兴致勃勃地孟旅长,一想到兵源的问题就什么心情都没有了。


孟大旅长站起身,悄悄的走出指挥部,鬼使神差般的到了神北镇的医院。轻伤员们有的已经痊愈,正打点着行囊准备归队,可孟大虾意看到那些缺胳膊断腿的重伤员,这眉头就皱得更紧了——这些兄弟即便是痊愈,也不能重新回到战场了。七百多人阵亡,将近两百人致残,这一千人的缺额从哪儿补充都是大问题,更别说六千人的独立旅了。唉!——孟大虾心里叹着气又悄悄的离开了医院。


去教导队看看吧。孟大虾又转到教导队。现在教导队的人可不少,正在分组进行训练。一组是这次战斗中投诚的伪军。毕竟是上过战场的人,现在已经开始格斗训练了;另外一组就不行了,那是从各镇各乡各村的民兵自卫队里, 按照十选一的苛刻比例挑出来的百十多人,这都训练了五六天了,连正步都走不好,你看你看,有的还左右不分呢。唉,教导队的认可没偷懒,一百六七十人训练不到四百人,可以了,关键是这些兵本来前几天还一手拿枪一手握着锄头呢。抗日光有满腔的热忱不行啊,到了战场上比的是个人的军事素质......


孟大虾想得出神,居然摇头晃脑的唉声叹气,嘟囔起来:“不成啊,这哪儿成啊?”——再过几个月,武汉会战就要打响,——孟大虾回忆着这段历史上发生的真实事件——那时,晋察冀根据地的聂司令将率千军万马与敌周旋于地后;冀中的吕司令也带着几万大军纵横驰骋于平原,还有一一五师歼敌于冀南,一二零师扬威于晋西...“不行,不行!”孟大虾用力地摇着头,——这么热闹的事儿说什么也要参与一下,正好还有三个月的时间练兵,多好的机会啊!


“哟,大队长,你一个人在这儿这是干吗呢?”霍凤凰急急得走过来,“大伙儿都在找你呢?”


“找我?有事儿?”——这不废话嘛,肯定是有事儿呗。


“有贵客登门。正在指挥部等你呢。”


“我还以为什么事儿呢?”孟大虾很是不以为然,这几天客人来来往往太多了,不是战地采访的记者就是附近来恭贺荣升的乡绅,“什么贵客不贵客,找人打发了就行,别来烦我。”孟大虾有些不耐烦。


“是八路军三分区的陈漫远司令员。”霍凤凰也不和他一般见识,很耐心的告诉他。


“啊?是陈司令?”孟大虾的脸色立刻多云转晴,“怎么不早说啊?走走,快走!”


孟云霄一进门,一个穿灰布军装的中年汉子就站了起来:“哈哈,孟将军!你好忙啊!”


这一声“孟将军”叫的孟大虾愣了一下,还下意识地朝后看了看——没别人啊。哦,是叫自己呢——


“您千万别这么叫我,”孟大虾赶紧走过来握住陈漫远伸出的大手,“陈司令,叫我‘将军’您这是臊我的脸呢!”


“哈哈哈。”陈漫远爽朗的大笑起来:“杨成武说得没错,孟将军果然谦虚!”


“您这故意的是吧?”又一声‘将军’让孟大虾的眉头真的皱了起来,但随即展颜一笑:“陈司令,我知道为什么了。哎哎,您先别开口,先听我说:肯定是上次杨成武司令(我爱我家注:此时杨成武是晋察冀第一军分区的司令员。)一个‘团长’就换走了十来门大炮,您这回也故意叫我的军衔也是想要点儿什么是吧?哎,陈司令,您也别不好意思,老规矩:只要你不叫我什么‘狗屁将军’什么‘旅长’,想要什么或者您喜欢什么,尽管开口。”


这下把陈漫远弄得不好意思了,好像自己是专门来要东西似的。


看陈漫远不说话,孟大虾也觉得自己说的话有点那个——人家八路军穷是穷了点,可不是要饭的叫花子,“贫者不受嗟来之食”,中国人自古有这傲骨!——想到这儿赶紧开口:“陈司令别误会,其实我早就想给您送些装备过去,只是这几天忙点,现在既然您来了,一会儿您就带回去吧。”


“哎呀,老孟。这么客气干吗?”陈漫远终于不叫他军衔了。


“哎,陈司令,这话该我说,你千万别和我客气。那个谁,找支笔记一下,一会儿给陈司令带走。”


一个参谋立刻拿着纸笔走过来——“轻机枪18挺,...”


“老孟,太多了吧?”陈漫远一听就有些吃惊。


“不多不多。您的三分区有三个大队(团)呢,少了不够分,分不到东西的该说你厚此薄彼了——继续纪录:...重机枪9挺,迫击炮...给您6门,呵呵,是少了点,不过这次缴获的也不太多,掷弹筒给您12门,再给您600条三八大盖儿,您要不嫌那王八盒子爱出点小毛病的话,您也带上30把,......”


“够了够了。”陈漫远连连摇手制止,这些武器足够八路军装备一个团了。


“一会儿我就叫汽车连给您装车运回去。”孟大虾呵呵笑着说道。


此时陈漫远司令员也笑得一脸灿烂:“老孟啊,‘来而不往非礼也’。你这么客气,我也只好送你一些‘礼物’了。”


这回轮到孟大虾发愣了,对他来说,八路军最好的礼物就是政工人员,他早就想过这事儿,可一直没机会张嘴。


“陈司令,不用这么客气吧?”孟大虾试探着问道。


“咱就别克套了。不瞒你说啊,老孟,你送我的东西装车就能拉走,可我送你的东西就要麻烦你费点事儿了。”陈漫远说着,走到孟大虾指挥部里的挂图前,手指在上面顺着一条线慢慢移动,再一个点上停住。“老孟你看,”孟大虾走上前,——“这是灵寿县的南燕川、东刘庄和慈峪。这里是三个矿区,况看是金刚石和黄金。现在被鬼子开采呢。据我们八路军的侦查员报告:这三个矿区每个区都有上千名矿工。怎么样老孟?有没有兴趣?”


孟大虾早就眼珠子都亮了——不是因为金刚石和黄金,是矿工。


“陈司令,您的意思是.....”


“解放矿区,救出矿工,洗劫矿产!——”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