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化华夏 卷二『入世』狼入凡尘 第十三章 關雎『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08/


赤狼于是跟着道:“關關雎鳩……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孔孝天赞道:“嗯,不错,赤狼说话的进步越来越大了。”于是又解释道:“这是这首‘关雎’的第一句,意思就是说呢,一对雎鳩鸟在河水中的沙洲‘关关’的鸣叫着,雎鳩鸟是一种水鸟名,据说雌雄始终相守相随,永不离弃对方,所以人们就以它们作为比方,希望自己的伴侣也能像它们那样,永远都和自己相伴相随……”孔孝天说到这里,不禁触痛到自己长久以来埋藏在心中的伤痛,声音不禁有些哑了,连忙清了一下嗓子,转过头抹了一下双眼,方回头继续给赤狼讲解下去。


陆英秀看在眼里,听在心里,今天她再也没有像以前那般故意和孔孝天唱反调说这些礼仪道德都是胡说八道了,是因为孔孝天明天就要离开这里,还是因为他今天所讲的这首诗……?


这时,赤狼突然问道:“淑女!是什么?”


孔孝天道:“淑女是对懂得贤良淑德的女子的美称。也就是说,一个好女子,不但要有外在的窈窕之美,还要有内在的贤惠、端庄、懂礼节、守妇德,这样的女子才称得上淑女。”


赤狼又问道:“君子!又是什么?”


孔孝天道:“君子呢,就是对道德品质高尚的男子的尊称,有的人把君子解释为上等人或者读书人才称得上君子,其实那完全是对我们至圣先师本意的歪曲与误解,因为在他的另一部重要语录《论语》里就有这么一句话‘贤贤易色,事父母,能竭其力。事君,能致其身。与朋友交,言而有信。虽曰未学,吾必谓之学矣。’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说啊,如果一个人,他能够做到尊敬有贤德的人,能尽自己所能孝顺父母,为别人办事,能致力尽心而为,与朋友相交,能做到言而有信,那么就算这个人他没有读过书,也没有学过书本上的文化知识,那么也可以称他为有学问的人!所以赤狼,只要你做到了这几点,那么你就可以称得上这个君子的称呼了!”


赤狼点头道:“那……君子好逑?”


孔孝天耐心的解释道:“君子好逑的意思就是说,只要具备了贤良淑德的品质的淑女,那么君子见到了都会想要追求她,并希望与她像雎鳩鸟一样永远相伴相随,哈哈,就好像你与若雪一样,孔大哥我当真是好生羡慕你啊赤狼,如今像若雪这般称得上淑女的好女子可当真是不多的了,真不知赤狼你前世积了什么德,能修得这等福份!你一定要珍惜她,好好对她,知道吗?”


赤狼看着陆英秀,缓缓道:“我知道……那君子只可以……追求一个……淑女吗?”


孔孝天颇有些诧异道:“嘿嘿,你小子还居然问出这个问题来了,这事你得问若雪,我可做不了主!不过这一点我们老祖宗倒也没有明确的说什么,但他自己却只有一个妻子叫亓官氏,可见在他自己心里,还是希望夫妻双方像这雎鳩鸟一样都能够从一而终的,只不过……”


“原来他只有一个妻子啊!我小时候见家乡的人那么崇拜他,还说男人可以三妻四妾天经地义,所以一直以来就讨厌他讲的那些东西呢!”陆英秀一直默默的听着,听到这里,忍不住轻声插了一句。


孔孝天见她今日倒也奇怪,居然不但一直没有如往常般插嘴唱反调,似乎还听得挺认真的,于是也温言道:“其实男子的本性都希望能有三妻四妾,所以我认为正是因为如此,他才没有提出男女一定要一夫一妻的礼法,但夫妻之间如果真的相爱甚深,那也不用礼法约束,就能够做到这一点的。”


陆英秀第一次听到孔孝天对自己说话这么温和,只觉心里暖暖的,不禁大着胆子又问道:“那……我……我……”


孔孝天见她迟迟支吾不出,道:“有什么就说吧,不用害羞,今天不问我,明天可就没机会了。”


“我算得上淑女吗?”陆英秀一听孔孝天说没机会三字,连忙冲口而出,脸上立时绯红一片。


孔孝天也大是没料到她居然问了这么一个问题,不禁愣了半晌,只觉这小姑娘今日倒也够逗的,随即“哈哈”大笑起来!


陆英秀通红着脸等待着孔孝天回答,不料他竟如此一阵大笑,竟是禁不住流下一窜眼泪,连忙扭头往门外跑去哭道:“你欺负人!”


赤狼叫一声:“师姐!”追了出去。


林若雪正好端了一碟菜出来,见孔孝天傻傻的坐在桌旁,奇道:“孔大哥,怎么了?我一出来他们怎么都跑了?”


孔孝天傻愣了半天才道:“呃……我也正纳闷……奇怪……搞不懂,搞不懂!”


…………


次日,孔孝天便启程往京城赶考去了,一路上倒也风平浪静,南方虽是战火纷飞,但幸好也还没有烧到北方来,孔孝天心想:“朝廷立国百年,根基之雄厚,又岂是两支农民起义军就能够轻易撼动的,但如果再不励精图治,效法先贤,那恐怕这再雄厚的江山,也是要被取而代之的了。”


如此连赶了半月多的路程,终于到了京城!


今年的秋试,太也冷清!


京城的繁华,与陇南镇相形下实乃天壤之别,但接待各地考生的客栈酒店却是冷清得很,孔孝天不禁叹一声:“眼看山河破碎,这里却似乎常如往昔,唉……我孔孝天若是能够一举而成,定要谏言皇上励精图治,若是再如此下去,恐怕我也要去参加义军了!唉,明日就要开考,我这点微末的学识,恐怕是一点希望没有,还是早点休息,免得到了考场上精神萎靡那可就大大的不好了。”想到这里,孔孝天再也无心看下去,窗外的京城之夜,依然喧哗热闹,孔孝天不禁又想起半月前自己离开陇南镇之时,陆英秀反常的举动,倒也对自己那最后的一笑,颇有些歉疚,心想回去后倒是需得向人家道一声歉才行。


他可是半点也没想到,那成日与自己唱反调而且刁蛮得厉害的小姑娘,早就对他这个她口中的书呆子一见钟情了!


但世事,往往就是如此出人意料……


陆英秀自孔孝天离开陇南镇后,就再也没有随赤狼去过他家了,成日里都似乎有些失魂落魄的样子,时常一不小心就打伤了赤狼,自当日弯刀帮一战后,她就再也没像以前那般对待赤狼了,如今一打伤赤狼,看着赤狼那双毫不怪责自己却又火辣辣的双眼,就不禁想起当日生死危难间赤狼对她所说的话,不禁更是怪责自己不小心,但却又总是不小心!汗!!!


注意,这滴汗水不是她流的香汗,实是笔者忍不住便流出来的臭汗而已!


我再汗!!!


这天用过午膳,陆英秀也没像往常那般跑去找赤狼,独自趴在自己小屋的窗前怔怔的出神,心想:“我为什么会喜欢他呢?……这是喜欢吗?……是爱?……到底是爱还是喜欢哦!……我怎么能在他面前哭鼻子,太丢人了?……他知道我为什么哭吗?……我为什么不敢去送他呢!……如果他再走一次我一定要去送他……但是……他都笑你不是淑女了……他是君子,又怎么会接受你这么个任性捣蛋的坏女孩呢?……哼!谁要他喜欢了……我同样有赤狼喜欢呢……哼,赤狼也不见得比他差!……”


想到这里,不禁又想起第一次去赤狼家的时候,孔孝天不小心吻在自己脸上的一幕,唇边扬起一抹痴笑……


如此奇奇怪怪的胡思乱想着,不料一只粗手突然在眼前一晃!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