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媳妇是这样描述自己的公公婆婆的

shiyazhou 收藏 0 203
导读:一个媳妇是这样描述自己的公公婆婆的

俺 达 俺 娘


写了很多开头,都写不下去,可能是我对他们不甚了解,毕竟,只见过三五次面。但我还是想写写他们。写写俺达和俺娘。


其实,我只是个想走进他们生活的人,按照你们邳州的说法,我是他们大儿家的,只不过,还没过门。


最近一次去邳州,是我一个人去的,当我一个人出现在他妈妈面前的时候,她正围着炉子打锅饼。碎花上衣沾满了面粉,分不清哪是花哪是面。炉子是新换的,一口大缸做成的,比原来的那个高出许多。卖饼的桌上,放着一台秤,秤上堆着打好的饼,还透着热气。不知道是因为炉子高了,衬出她的矮小,还是案板长了,显出她的瘦弱。或是面粉染白了她的头发,我第一感觉到她的苍老瘦弱。以前,我在她儿子面前总是开玩笑说他妈是“老巫婆”,见人都不笑,只知道干活。我都怕她。可这一次,却有些莫名的感动和怜惜。快六十的人了,每天要打六七十斤的面粉。早上五点起来点炉子,晚上八九点钟才熄火。一年四季围转在锅炉旁边,不管寒冬或是酷暑。冬天,手上裂开道道伤口,还不能搽油;夏天,无数次将手伸进高温的锅炉,手上都皱了皮。就是这样,她也舍不得停两天休息休息,她总是说炉子不能停,停那么一两天人家就以为你不做了,生意就不好了。


中午时分,家里那个“小老头”回来了(我在我朋友面前称他爸都是小老头,快乐的小老头,当然,这不能让他爸知道了)。看到我的时候,深深一笑,居然还有酒窝。他每天开着他的板的满街载客,从南到北,从东到西。整天乐呵呵的,还特别喜欢和人拉呱。每次我们回来,他能从我们进家门开始和我们拉呱,一直拉呱到我们睡觉。说古代的事,说现在的人,虽然他一字不识,但也说得头头是道。他最得意的是他载的客人问他“老师傅,你是在哪退休的”。其实,他们从农村出来二十多年了,一直靠做小生意,养活了两个儿子,并供他们读完了大学,还得为他们张罗婚事。


我和我朋友说,我看到他爸的时候觉得亲,不像爸爸,像爷爷。他问我是不是因为他显老,其实不然,只是这种感觉,亲切。或许是我爸管我太严厉,让我感觉不到这种亲切,倒是我爷爷,给我太多的宠爱。从第一次见到他爸,就觉得不生分,于是给他爸起了个“小老头”的外号,以示亲切。


记得去年过年,我们在吃年夜饭,讨论起南京和邳州对父母的叫法来着。他爸就突然问我:“你以后怎么叫我和你阿姨啊。”我只能笑笑,心里想,那还不随便,爸和达,怎么顺溜怎么来吧。这次见到他们的时候,忽然很想叫声“达”和“娘”。因为,我从心里已经接受了他们。很想按照邳州的规矩叫声“达”“娘”。我朋友说,我第一次到他家的时候,他妈就和他说看我不漂亮,怎么觉得亲呢。我想,可能是因为他们没有女儿的缘故吧!只是,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福气了。


邳州,除了这两位老人让我牵挂之外,还有小舅和妗子。虽然我还不习惯叫妗子,虽然我很想叫她小舅妈,但是,还是按照邳州的规矩,叫声妗子。他们,也给我太多的关爱,每次回去,都得去看看他们,这已经成为我的一种习惯。


就写到这吧,有些乱了,将就看吧!但愿俺娘、俺达、小舅、妗子都平安、健康吧。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