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魂传说 正文 第一百一十三章 意外收获(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78/

洛阳郊区的“洛水飞阁”宾馆威顿.圣战的套间里,因燃点很明显的暗示让威顿.圣战和华兹.巴尔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的尽管说出来,从而使整个房间一直谈笑不断的气氛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威顿.圣战两只碧蓝的眼睛不停地转动着,时不时地和华兹.巴尔交换一下眼神。

“如此看来燃点的直觉还是很灵敏的,这两个家伙此次来华肯定有什么目的。无论他说的是什么,也不管真假,到时候先含糊其词地答应尽力帮忙才行,否则就难以知道他此行目的了。”杜明心里如此想着,然后用束音成气之法把自己的想法和燃点说了一下,见燃点点了点头,于是也不着急了,就那么静静地看着脸色不停变幻的威顿.圣战。

“噢,杜明,事情说起来很复杂的。你是练功的人是吧?象你这般功夫的人你认识很多吗?”圣战终于打破了沉默,两眼定定地看着杜明。

“我这样功夫的人?呵呵,不知道你说的很多是什么概念,几十人,几百人还是几千人?”杜明笑道。

“哦,当然是越多越好。但我不知道你熟悉的有多少。”圣战两眼望着杜明。

“这家伙想干什么?难道是想成立什么外籍杀手组织而让我找人参加?嗯,暂且把数量说少点,看情况再决定。”杜明想到这,淡然一笑道:“认识的大概有好几十吧。我还是小时候练过功,认识的大多是一些那时候结交的朋友。后来因为一次练功时候差点走火入魔就没再练了,所以这方面认识的朋友也不是很多。圣战,要我把这些朋友找来让你认识一下吗?”

“哦,你的这些朋友功夫与你比怎么样呢?”圣战不答反问道。

一见圣战没直接回答自己的话而是又问了这么一个问题,杜明心想:我暂且先回答你的话吧,否则还难以套出你的目的呢。“哦,大多比我强一点吧。你知道的,我自从那次差点走火入魔后就很少练功了,现在大多是为了生活而奔波着,他们中大多数人是不用象我这样的,都有比较稳定的生活。”

“哦?大多比你还厉害?好,好,太好了!”圣战两眼大亮,端起边上的杯子喝了一口咖啡。

“怎么了,圣战,你在这里遇到什么势力和你作对吗?那你说一句话,杜明肯定会帮你找那些朋友给你去解决问题。”燃点心想,这家伙看来性情很阴沉,半天也没说到点子上去。

“是啊,小点兄弟说的不错。只不知那些朋友是否用得着出手,我看圣战你们两人的力量就很强大哦,是不好亲自出面吗?对了,你们是西方的什么派系呢?黑暗派还是光明派?”杜明心想:你既然还在吞吞吐吐半天不肯说出情况来,那我就迂回一下吧。

“杜明,你对这两大派系怎么看的呢?刚才在茶楼听了我的介绍,如果让你选择的话,你愿意加入哪个派系呢?”圣战说到这,两眼盯着杜明一眨也不眨。

“我?呵呵,我无所谓。对他们不了解,而且今天还是第一次听你说才知道有这两大力量存在呢。只要谁给我好处我就愿意帮谁,但说到加入么,你不是开玩笑吧?我们这里是中华国哦。”杜明说到“好处”二字时特意加重了语气。

“哦,如果我是哪个派系的人,想请你参加或帮忙呢?好处肯定是有的。“圣战说到这,顿了顿,接着道:“当然,这不是雇佣,主要是因为我们是朋友。你愿意吗?”

“你不是开玩笑吧?你真的是两大派系之一吗?”杜明瞪大了眼睛。

“不,不,不是开玩笑。既然说到这里了,我当然不会开什么玩笑的。我是黑暗协会Y国分会的会长,你愿意参加或帮忙吗?”圣战问道。

“啊?你,你真的是……”杜明手指着圣战半天说不出话来。虽然在茶楼对圣战、巴尔进行试探的时候,这两个老外喊了一句什么“黑暗的主宰给我力量吧!”,杜明已经猜出这两人很可能是黑暗协会的什么人,但现在亲耳听到圣战承认了,还是很吃惊的。

“参加?这是不可能的。但如果说帮忙也不愿意,那就套不出他的话了,不如答应了把情况摸清楚再说。”杜明急速地思考着。

“嗯,圣战,你的意思是说在我们这里为你发展黑暗协会的会员?可我们练功的人对你们的黑暗魔法一窍不通啊,而且这不是什么打打杀杀的事情,要加入一个组织这可要自愿的啊。”杜明不置可否地说道,心想:你不说出全部情况,我是不会给你明确答复的。

“哦,不,不是这样的。我知道,别说我们黑暗协会的信仰,即使是在我们西方普遍存在认同的基督教在你们这里目前也推广不开来,这我知道。你们有自己的宗教,而且历史非常久远。我的意思是说,能不能找一帮朋友让他们出国,加入我们黑暗协会或者给我们帮忙一下。时间不会很长的,当然,当然,我们是会付给高额佣金的。”圣战说到这,眼珠转了转,“杜明,我的朋友,你刚才说的我明白,黑暗协会当然也是一个组织,参加与否我们完全让他们自愿。我是说,我最亲爱的朋友,我是说你能否联系一下你的那些会功夫的朋友?至于出国的手续问题,我来想办法解决。”

杜明喝了一口茶,沉吟了一会说道:“哦,是这样的啊。嗯,圣战,你这就是你这次来华的主要目的吗?能否告诉我,是否你的黑暗分会目前遇到了麻烦?当然,越详细越好,我得对我的那些朋友们负责,我想你是理解我这想法的。”

“你非常聪明,杜明!”圣战竖起了大拇指夸奖道。“不错,这次我和巴尔来华,就是借旅游观光的名义来你们这里寻找我们需要的人。哦,忘记说了,巴尔是分会的首席执行秘书长。嗯,我们这次是遇到了一点麻烦。两个月前教廷的宗教裁判所所长、红衣大主教诺顿.萨斯带领十五个白衣主教和两百名执事来到伦墩,对我们设在全国各地的分理处进行了卑鄙无耻的偷袭,非常卑鄙的偷袭,这是我们真正的绅士所看不起的!我们一定要报复他们,一定要让他们付出十倍、百倍、千倍的代价!”圣战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挥舞着汗毛很长的胳膊,两只碧蓝的眼睛仿佛要喷出火来,一张脸也因愤怒而气得通红。

看着圣战因愤怒而失态的样字,杜明和燃点交换了一下眼神,彼此的眼里都是兴奋——这两个老外来华的目的终于弄明白了。

大约过了三分钟,圣战重新坐了下来,竟然一脸的平静。看着圣战的情绪变化如此快,杜明心里不禁暗想道:这家伙要么是天生做演员的材料,要么就是个心机深层、可怕狠毒的人,今后得小心点了。

“我亲爱的朋友,刚才我确实很愤怒,失态了,非常抱歉!”圣战坐在沙发上喝了一口咖啡后说道。“你不知道,诺顿.萨斯那个杂种是多么的卑鄙无耻。在十月份一系列的偷袭中,让我Y国黑暗分会损失非常严重,百分之八十的人被杀死了,另外还有百分之十的人受了重伤,目前还有能力行动的不到百分之十了。我们黑暗协会虽然人手很多,遍布欧洲大陆各个国家,但这一段时间教廷采取了一系列的行动,我们其他地方的人也正在忙于抗击他们。我早听说东方这个古老而神秘的国家有着神气的力量,一些人练过很奇妙的功夫。而且从电影中我们也知道了你们中华国的少林功夫很厉害,能飞来飞去,一掌下去,能把一快大石头都给打得粉碎。所以我就突发奇想来这里了。呵呵。”

“哦,原来是这样的。”杜明作出一副恍然大悟状。“但你想过没有,即使你来我们国家找到一批会功夫的人,而且这些人也愿意给你帮忙,但你怎么能断定他们是否对抗得了教廷的力量呢?我们中华武术最初目的只是强身健体的,而且如果真象你所说那样,教廷的人具有移山倒海的力量,那我们的武术不一定能对付得了的。”虽然内里修炼到一定程度打碎一块大石不成问题,但要想对抗什么移山倒海的人,除非象我这样修炼到能发罡气的程度,否则去再多的人不也是送死么?杜明心里虽然如此想,但嘴里却没说出来。

“哦,NO!NO!我亲爱的朋友,你还不清楚具体的情况。我刚才说过了,无论是我们黑暗势力还是教廷的力量,他们在没有念起神诀以前,体质上根本与一个普通人没什么区别的。如果能找到一些具有电影里那些功夫的人的话,我们完全可以采取袭击的方式,在他们还没念诵神诀前就给他一掌下去,还不是和石头一样粉身碎骨了吗?哈哈……”圣战大笑起来。

“哦?你原来是这样设想的啊。”杜明随口回应道,虽然觉得这种方法可行,但总觉得哪个地方有点不对劲。想了一下,终于找到了问题所在,杜明看了一眼圣战,问道:“如果教廷的人事先念诵法诀防备了呢?那不还是不行吗?”

“啊?”圣战张口结舌了。站了起来,然后又坐了下去,显然他是真的没想到这种情况。

“啊,不对哦,杜明。我们不是偷袭吗?那就趁他们不防备的时候袭击,又不是面对面地决斗。只要是人,那都不可能任何时候都防备的,是吗?”圣战突然笑了起来,“对,我们多派些人监视着,在他们不防备的时候袭击。哈哈……”

“嗯,道理虽然行得通,但这个实际操作起来比较困难。”杜明答着,随即问道:“对了,我们刚才交过手,你们刚才没出全力吧?呵呵,如果你们全力一搏的话,那你们两人和教廷的红衣大主教谁更厉害些呢?”

“是这样的。在教廷方面,最厉害的是教皇,然后是红衣大主教、蓝衣大主教、大主教、大圣骑士、长老、执事、牧师,圣骑士是专门负责保卫教皇的,直接归教皇管,很少出面。在我们欧洲一些国家,政府部门出面也请梵帝冈培训了一些专门保卫国家首脑的人,这些人虽然也被称作‘圣骑士’,但那不是真正的圣骑士。为了区分开来,我们就把真正的圣骑士称为大圣骑士了。我在黑暗协会中属于分区会长,当然不是红衣大主教的对手。如果是我们的大法师或黑暗法师,估计与红衣大主教能对抗的。”圣战说到这,顿了顿接着道:“至于我们协会,当然是会长最厉害了,然后是黑暗法师、大法师、法师、大区会长、分区会长、小区会长、一般人员。对了,杜明,你的功夫很厉害的啊,在茶楼我和巴尔两人都打不过你哦,你大概相当于我们的法师了吧。”

其实威顿.圣战哪里知道,杜明隐藏了很大一部分实力的。不置可否地笑了笑,杜明问道:“呵呵,是吗?我这样的功夫在我们中华国可是很多人都能达到的哦。”

“天哪?是真的吗?噢,撒旦啊,请原谅我的无知,这是一个多么神奇伟大的国家啊!”圣战叫了起来。

一直在旁边没怎么说话的燃点“呵呵”笑了两声,问道:“圣战,你在Y国是上议院议员哦,难道不能利用官方的力量去打击他们?”

“嘿嘿”圣战笑了起来,“我不是没想过这样,但这方法不能多用的哦,否则就会惹一身麻烦的。”

“哦,是不是你们的议员和政府官员中有很多教廷的支持者?”燃点笑道。

“当然是这样。尤其是那个华西.诺尔,这老杂种整天碟碟不休地说什么要发扬帝国传统,宣扬教廷的伟大。”圣战答道。

“华西.诺尔,Y国皇家圣盟的人?这不是河城黑色周末的一个幕后凶手吗?洛阳最大的黑帮头子、原市长林正丰也是被皇家圣盟拉下水的。”杜明心里一动,脑筋快速转了起来。

“啊?你说的是你们的首相吗还是议员呢?”杜明不经意地问道。

“是我们上议院的议员,这老家伙经常自以为资格老,朋友多,在议院很猖狂的,是个老顽固。当然,他也是教廷拥护者中典型的狂热者。”圣战答道。

“哦,看来你和他是死敌了?呵呵,是不是你受过他很多气?”杜明问道。

“噢,别说那个老杂种了。杜明,我亲爱的朋友,我说的这事你考虑的怎么样?能找到人吗?”圣战盯着杜明的双眼问道。

此时一个计划的大致轮廓已经在脑海里形成了,于是杜明毫不犹豫地迎着圣战探询的目光点了点头,“谁让我们是朋友呢,没问题,我会帮你找一批人去Y国帮助你的,但是否参加你们的黑暗协会我就不能保证了。”

“噢,太好了!杜明,我亲爱的朋友!真是太感谢你了!你永远是我最尊敬、最好的朋友!”圣战“腾”地一声从沙发上跳了起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