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战争---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序幕 第五卷,崛起之路,征战之路 第七章,总攻4(下)

2126376 收藏 77 381
导读:中日战争---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序幕 第五卷,崛起之路,征战之路 第七章,总攻4(下)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30/


目前最大的困难就是对地形的不熟悉,在前进的过程中,竟然有连队迷路的现象出现,这实在让军长有点恼火,自己可是在总前指前面立下军令状的,七天内一定要到达西里古里走廊,可是目前,除了第一团以外,其他人仍然没有完成这个任务,而战术导弹部队甚至还在二百公里外的小镇上滞留。


整个集团军被拉成一条长蛇的形状,尾巴仍在迪斯布尔,而头部已经在西里古里附近了。现在看来七天内到达西里古里走廊已经是非常紧迫,至于提前,现在来看只能算是奢望了吧。


问题到底出在那里,说句不负责任的话,军长自己也不知道,总部提供的卫星地图不可谓不详细,从米级分辨率的照片,到实时的全景地图应有尽有,而侦察兵事先提供的行进路线的情报,也非常准确,满以为不会出什么大问题的,可是真到了战场上却出现了这么大的偏差。


而刚刚接到的总前指的情报显示,似乎印军的反应要比预想的迅速,而刚刚得到的第一师的报告则称,陈奇的团已经与敌人接上火,军长知道,西里古里的地形地貌比较简单,而且锋面狭小,看来第一团将要受到前所未有的考验了。


“通知机械化师和坦克师,立刻放下手头所有的事情,全速前进,沿途的补给点,战术导弹部队以及陆航部队的警戒守卫任务交与师和军的警卫团处理,还有,准备一辆坦克,我要和坦克师一起走。”咬了咬牙,军长忽然下达了让在场所有人瞠目结舌的命令,而对于他自己来说,这个命令也是一次赌博,他赌的就是,印度军队不会打游击战。




命令已经下发出去了,通讯员向他保证,所有命令都可以完整的到达旅指挥部,可是即使是这样,乔里中将(名字系杜撰)仍然目送着士兵骑着马消失在山路尽头,才担心的返回指挥所。


派往西山口的侦察兵只回来三分之一,而带回来的消息更是惊人,中国人显然已经突破了西山口和邦迪拉,而所谓的要塞,早在中国人出现前就已经化为一堆瓦砾。构筑了四十年的要塞防御在中国的大炮面前,彻底失去了存在的意义,西山口和邦迪拉两地的防御设施在强大的地面火力的袭击下,完全可以称之为不堪一击,40年的沉默,并不代表中国的放弃,相反,乔里宁愿将之理解为忍让。 可是再有耐心的忍让也会有极限的,尤其当通讯彻底失灵后,他知道,中国人的忍让终于到达了爆发的临界点。


而是就在这要命的时刻,通讯却仍然无法畅通,通讯员只能从嘈杂的兹拉声中,勉强分辨出前线士兵们声嘶力竭的呼救声。眼前这一切让乔里恍惚的以为又重新回到了1962年一般, 当时的一切都和现在极其相似,唯一不同的是,切断通讯的不是什么干扰机而是敌人的侦察兵。


“NO~~!”乔里感觉自己仿佛又变成了40年前那个匍匐在前线阵地上恐惧的看着中国士兵快速的穿插到身后的小兵一般。“不管用什么办法,立刻通知总部,这里需要支援,不管是什么让他们尽量多派一点过来~~~~~!”看着身后的参谋,乔里忽然声嘶力竭的大喊道。



“轰~~~~~!”第一枚红箭-8E反坦克导弹从已经固定的发射筒中闪电般射向远处的T-90, 在受到光电干扰系统影响后, 红箭-8E先是明显的速度一慢,然后脱离原目标,重重的砸在T-90的前装甲处。整个坦克忽然如同一只泄了气的皮球一般, 在冒出几丝轻微的烟尘后,缓慢的停了下来。


战斗从导弹击中目标的一刹那,开始了。


“打~~~~~~~~~!”巨大的吼声,足以盖过枪炮和爆炸,听到着震人心魄的喊声,所有心存胆怯的士兵纷纷扔掉犹豫,本能的拿起枪探出身子,将子弹快速的倾泻到已经离的很近的敌人面前。


突如其来的反击,让整个印度军队的进攻锋线顿时为之一滞,除了还在缓慢推进的坦克以外,士兵们则纷纷爬在了地上,同时,组织的火力也迅速的开始反击,原本已经变的破烂不堪的一团阵地,在铺天盖地的火力袭击下,顿时再次被笼罩进一股带有强烈硝烟味的烟尘中。


“噗,噗,噗,噗噗噗~~~~!”刚刚从枪管里发射出的,经过空气摩擦变的滚烫的子弹,带着细微的炽热瞬间钻进阵地前的泥土里,同时发出好像钢花迸进水面时所发出的特有的噗噗声。时不时的,会有一两位身边的战友,因为躲避不及时而被射来的子弹击中,而强大的冲击力让他重重的撞在战壕的后墙上,在发出一声沉闷的喝声后,软弱的委顿下来。


或许这个战友只是轻伤,或许这个人已经在被击中的瞬间失去了声明,不过此时四周的人显然都顾不上去深究,所有人唯一的目标就是杀掉对方。


“轰~~!”忽然,不知道从那里出来的一辆T-90仿佛一个鲁莽的骑士一般,在如雨的弹幕下,迅速的冲到距离阵地不到一百五十米的地方,先是耀武扬威的一炮炸掉了一个高机阵地,然后再次把炮口转向团长所在的阵地方向,可是在下一刻,从不同方向射来的两枚反坦克穿甲弹几乎在同时,将他的侧面装甲洞穿,当车长带着燃烧的火焰嘶喊着从驾驶室里爬出来的时候,砰的一声枪响,他正在燃烧的身体顿时如同一块腐肉一般,软瘫的挂在出口。


火越烧越旺,燃烧的尸体在发出轻微的兹兹声的同时,散发的奇怪味道也一股股的飘向四周,为原本就很残酷的战场凭添了那么一丝诡异。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