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魂传说 正文 第九十五章 绝密底牌(下)

江南疯子 收藏 3 7
导读:龙魂传说 正文 第九十五章 绝密底牌(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78/


在王忠请示了1号,答复了“王爷”提出的两个要求后,整个审讯室又静了下来。沉默了有十分钟左右时间,林正丰脸上现出一片枭雄末路的神情,终于猛地一咬牙,点了点头对王忠说道:“好,我就赌这一把了。人生本来就是一场豪赌,这可能是我在人世间的最后一赌了吧,只是没想到所赌对象竟然是你们这些国安。”苦笑着摇了摇头,看着王忠等三人问道:“你们听说过Y国皇家圣盟和日本的圣心社吗?”

王忠和丁松互相对电视了一眼,彼此的眼神全是惊讶——林正丰身为地方政府官员,怎么和Y国皇家圣盟和日本的圣心社扯上关系了呢?两人心里虽然有莫大的疑问,但脸上却没显露一点出来,王忠看着林正丰摇了摇头,“我们虽然都是国安部一个重要部门的人员,但对你说的什么Y国皇家圣盟和日本的圣心社却从没听说过,他们是什么组织?你怎么和他们联系上了呢?”

“不是我和他们联系上了,而是他们先后找上了我。而且我怀疑这两家组织互相之间有联系。”林正丰摇了摇头,随即又点了点头,脸上的表情渐渐变得愤怒起来。“最先找上我的是Y国皇家圣盟。那是十六年前吧,当时我还不是市长,而只是市经济合作部的一名副部长,六名副部长中我排名最后。那年秋天,我部里排名第二的副部长因突然生病住院不能带队去Y国考察,就临时委托我带领一个团队去了Y国考察一个技术改造项目。在到达Y国首都轮囤的第三天晚上,因为喝多了酒,让一个Y国女郎进了我的房间,事后发生了什么连我自己也不清楚了,确实酒喝多了。次日早上当我醒过来后,Y国女郎已经不见了,我看了一下钱包、护照等,一件也没丢失,还以为我是做了一场梦呢。哪知道当天晚上我在房间里看电视时,进来了三个绅士打扮的不速之客。三个人中一个五十多岁的老者好象是领头的,自我介绍叫西蒙.诺尔,另外两个都是二、三十岁的年轻人,名字我不记得了。他们三人进来后,说有事情要和我谈,随即就递给我一个大信封。打开一看,竟然全是我和一个Y国女郎在床上亲热的照片,而且好几张还是特写。看了照片我才知道前晚的事情不是我酒喝多了做梦了,而是确实发生过,而且很明显的,这是别人精心设计的一个圈套。当时我很愤怒,说他们这是陷害,我作为中华国政府官员,要向他们的法院提出申诉。西蒙.诺尔冷笑了几声,说他本人就是官员,我尽管去告,即使告出结果我赢了官司,但我的政治前途也完蛋了,而且这些照片会在全世界多家电视台、网络上流传开来。他说他们之所以这样做,完全是因为他们看中了我这个人,看好我的政治前途,要求我加入他们的组织,否则我不仅会身败名裂,而且在我身败名裂后,他们还会让我全家自动消失的。等我从狂怒中冷静下来后,问他们的是什么组织,要我加入他们的组织是让我干些什么。西蒙.诺尔告诉我说他们的组织叫皇家圣盟,最终目的就是恢复Y国皇家昔日的威严,重建皇家在Y国的绝对权利并让Y国重新崛起成为日不落帝国。要我加入的目的是:让我在政坛上发展和影响一批亲Y国人,在我达到一定的级别后,利用手中的权力保护Y国在华利益,而他们答应每年给我一百万美元作为报酬,并且会利用他们控制的Y国财团加大在洛阳的投资以帮助我多拉点外资获取政绩,以便爬到更高的位置上。于是我就问他们需要我爬到什么位置上才会满意,西蒙.诺尔说至少要爬到副省级才管用,在我未达到这个级别的时候他们是不会让我为他们做任何事情的,同时他们也会利用各种影响力帮助我在政坛上发展。”说到这,林正丰满脸的沮丧和无奈。

“什么叫作维护Y国在华利益?我看就是Y国利益代言人。他妈的,Y国这帮孙子,难道还想恢复两个世纪前在世界各地的霸权吗?”一直在静听着的丁松忍不住拍了拍桌子,顿了顿,接着道:“不过这些孙子倒也有头脑,竟然在十六年前就开始挑选你这样年轻而又前途的政府官员了。嗯,按你所说,他们在这十几年来只是每年给里一百万美元而从没要求你为他们做过事情?Y国在洛阳投资的财团这十几年来增加了不少?”

林正丰苦笑了一下,“一百万美元倒是每年都给,这十几年来Y国财团也有好些家在洛阳投资了,但他们并没遵守当初的约定,在我当市长后,尤其是最近一两年来,皇家圣盟就开始找我了,大多是一些Y国在洛阳投资的跨国集团的利益,比如芬德汽车集团、14R集团等等。”

“那他们知道你是洛阳黑道上的‘王爷’吗?你和他们平时怎么联系的?对皇家圣盟的组织结构了解多少呢?”王忠的眉头紧锁着。他现在非常担心一点——如果林正丰所说一切全是真的话,那么皇家圣盟和圣心社既然选择了在洛阳当地方官的林正丰,是不是在全国其他地方官员中也选择了谁呢?如果两家组织在我国很多地方官员中都如此操作的话,那么,那么后果就是非常可怕的了……

“依我判断,他们应该还不知道我就是‘王爷’,虽然皇家圣盟在洛阳肯定有眼线,但我的‘王爷’身份除了你们国安外,黑道上只有孙子成知道。我从没主动和他们联系过,但他们一有事情就会发电子信通知我。他们的组织结构我也不清楚,只是那次在Y国听西蒙.诺尔说过,皇家圣盟是个很庞大而复杂的组织,其主要领导层都是Y国权倾一方的大人物,什么政府官员、议员、法院人士、军队将军等等。”说到这,林正丰沉思了一会,“在那年我从Y国回来后,就查了一下西蒙.诺尔的身份,此人确实是Y国上议院议员。现在看来,虽然西蒙.诺尔当初对我介绍的皇家圣盟可能有些夸张的内容,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这个组织中确实有很多上层人物的。”

“哦,那日本的圣心社又是怎么回事呢?”王忠问道。

“日本的圣心社找上我用的也是Y国皇家圣盟当初逼迫我就范的那些照片,我曾为这事问过皇家圣盟,但他们说不知道这事情,要调查一番,但几年过去了也没给我答复。所以我怀疑Y国皇家圣盟与日本圣心社肯定结成了联盟什么的,至少也是信息共享。不过日本人更他妈的歹毒!”说到这,林正丰把牙齿咬得直响,“日本人不仅要求我做替Y国人做的事,而且还要求我提供给他们一些我国的政治、经济、文化、军事等方面的情报,他们知道我这样的级别能看一些内参的。他妈的,他们是把我当间谍来看了,虽然每年给我提供一千万美元。”以林正丰心高气傲而又自视甚高的性格,对日本人的做法当然非常反感和愤怒了,只是日本人手上有他的把柄拽着,林正丰是敢怒不敢言罢了。

“哦,那你对圣心社了解多少呢?”王忠问道。

林正丰愤怒地摇了摇头,“我根本不清楚。那个桥泽.喜一的身份是日本的上议院议员,我曾在电子信箱里问过多次,但他根本没回答这问题。”

王忠看了看林正丰,“如此说来,你的身份也真复杂了啊。既是一市市长又是黑道教父,同时还是两个国家的双重间谍。那你组建黑道是怎么回事呢?想在黑道上建立自己的地下王国为今后哪天的身份暴露找好退路?为日后与Y国皇家圣盟和日本圣心社彻底翻脸而积蓄力量?”

林正丰点了点头,“你说的不错。我既然答应了与皇家圣盟和圣心社合作,那么即使我表面上如何风光,那实际上我的官场生涯也是非常危险的,如履薄冰啊,说不定那天他们一恼怒就把我给卖了呢,那我在官场爬得越高就摔得越惨了。左思右想之下,既然在官场上随时有暴露的危险,那么我只有从黑道入手建立自己的王国来保护自己了。这样的话即使我在官场上暴露了身份或与皇家圣盟和圣心社翻脸了,那也有全身而退的可能性的,虽然真的到了那时候只能过着隐蔽的生活但至少保住了身家性命。于是十五年前我就开始计划怎样在洛阳建立自己的地下势力。召集一群暴徒,从打打杀杀开始积累原始资本,同时建立自己在黑道上的威望,这是黑道上常见的帮派崛起的方式,但我想了一下这方法对我不适用。因为我是个政府官员,不可能不要工作了去专门发展黑势力去,于是只能另辟蹊径。直到有一天我偶然上网在一个聊天室里遇到了林步后,通过和他的交谈我的计划才慢慢成型起来。开始我只是帮林步走私从日本进口的电子产品,没要他的一分钱的提成。等他成立了集团后,利润真正地大了起来,我才开始要求分红,林步每年利润的百分之五十必须交给我。利用Y国和日本每年付给我的资金,加上从林步的公司抽取的分红,我手上的资金渐渐多了起来,于是就让孙子成去成立清风公司,同时秘密聘用一些杀手,而我自己也通过网络搜集了一些退伍特种兵或会武术人员的资料,然后和他们联系许以重金。就这样,无论是孙子成还是我自己,都慢慢地积聚起了一批人手。”说到这,林正丰也累了,靠在椅子上直喘气。

王忠示意丁松给林正丰倒了一杯水给他喝了,然后问道:“那关于‘风流帅哥’又是怎么回事呢?也是你网罗的?”

“嗯,是的。”林正丰点了点头。“对‘风流帅哥’我却是一直提供无偿帮助的,我只是要他凭着在洛阳市各政府机关广泛的人脉给我提供一些我的下级平时的真实想法。当然,这一是我自己想要知道是不是有哪个手下对我的感觉,二是也为了完成Y国和日本人的任务。对了,‘风流帅哥’的父亲是我市的老市委书记,现在的很多政府机关官员是他父亲当年一手提拔起来的,有些是受过他父亲的帮助,虽然老人家早已经死了多年了,但受过他恩惠的人却依然记得他,加上‘风流帅哥’这小子又会来事、拉拢人很有一套,所以他和市里很多头面人物关系非常好。”说到这,林正丰长叹一声,“经过这几年精心策划,我的地下王国已经初具规模了,谁知道人算不如天算,洪峰这小子竟然为了给雷天报仇而来到了洛阳,结果把你们国安给引来了。”此时的林正丰脸上没有了刚开始的那种沮丧、绝望,反而是一种坦然认命、游戏到此结束的平淡从容了。

又过去了一个多小时,直到把林正丰的杀手组织结构、杀手的姓名籍贯、秘密帐户等全弄清楚了,王忠才结束了这场审讯,让人把林正丰押了下去。随后又让人把“风流帅哥”给押进了审讯室。

因为通过林正丰的招供,王忠等三人对“风流帅哥”的情况已经熟悉了一些,所以没几个回合下来,“风流帅哥”就把自己杀人、养杀手、非法配备枪支等罪行招供了。等忙完对“风流帅哥”的审讯,王忠一看表已经是凌晨五点二十了,知道这时候1号肯定已经起床正在家里锻炼身体呢,于是就拨通了王长亮的电话。

“1号,我是王忠,我们刚刚忙完。林正丰与‘风流帅哥’全招供了。”王忠把今天凌晨的审讯结果汇报了一下。

电话另一头的王长亮听完王忠的汇报后,沉默了一下,吩咐道:“辛苦了,忠子。关于Y国皇家圣盟和日本圣心社我立即向中央最高层汇报,同时马上安排人去调查他们的底细。你和小松子今天下午就坐飞机回来吧,善后事宜留给孙天浪和中央下派的工作组去做。关于你上次说的和洪峰一起在洛阳出现过的两个欧洲人我们已经查清楚了。两个年轻人都是Y国人,一个名叫圣占.蒙顿,一个叫华兹.巴尔。两人都是Y国议员,而圣占.蒙顿不仅是上议院议员,而且还出生于贵族家庭,世袭子爵。他们这次是以私人名义来华旅游的。对了,下午杜明与‘自由行动’小组的燃点一起去洛阳,你把飞狐留下,到时候那两个Y国人的监视就交由燃点和飞狐吧。”

“派燃点来洛阳?”王忠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呢,重复道。

“哈哈,你是担心燃点和飞狐这两个活宝完成不了监视任务?”王长亮在电话里问道。

“嗯,是的,两人太年轻了。燃点那小子虽然各方面素质都不错,但就是太喜欢玩了,我担心万一那两个年轻人来洛阳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企图,燃点和飞狐两人会不会误了事?”王忠问道。

“哈哈,小忠子,你不能用老眼光看人,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哦。虽然燃点那小子依旧喜欢玩,但这一年多来人比以前也成熟多了。我相信他和飞狐两人会完成任务的,那边不也只是两个年轻人吗?”王长亮笑着肯定到。

“哦,那好吧。既然杜明也和燃点一起来洛阳,那我也放心了。嗯,我挂电话了哦。”王忠结束了通话。


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