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78/


王忠、丁松两人赶到市国安局时,已经是夜里十一点多了,而孙天浪早已经在办公大楼的视频会议室里等着了。

“孙局,该通知的人已经通知了吗?”王忠走进会议室后问道。

“嗯,都通知到了,大概半小时后能到齐的。我一听你在电话里说形势非常紧急,立即按你的要求通知了所有的人。也通知了公安局的张局长,让他抽调所有人手对整个洛阳市各交通要道进行封锁检查,军分区的梁司令也已经安排部队封锁了相关地区。”孙天浪点了点头答道。

“好的,那我现在去一下通讯调度中心,把情况向1号汇报一下。唉,看来今晚又是一个通宵达旦了。”王忠向孙天浪点了点头,出了办公室朝楼上的通讯调度中心走去。

半个小时左右,王忠拿着一摞刚刚打印好的资料走进了会议室。此时能容纳二十人左右的小会议室已经坐得满满的了。洛阳市市委书记、市纪委书记、军分区司令和政委、市公安局局长、武警部队司令和政委、市国安局局长和政委、丁松、飞狐、周长天,以及国安局行动处的几个处长等人正坐在会议桌边等着会议开始。在座的除了丁松外,其他人包刮孙天浪和张开,也不知道都这么晚了,王忠却突然把大家叫到一起来开会是为了什么事情。

王忠坐下来后,向孙天浪点了点头,示意会议可以开始了。因为在座的各位,除了国安局和公安局的人外,其他的王忠一个都不认识,所以事先说好了会议由孙天浪主持一下。

孙天浪清了清嗓子,看了看大家说道:“今天把各位领导请来,是因为由于我们国安部门为了抓一个曾经在辽东省河城市犯案的逃犯而牵涉到了洛阳的黑帮。嗯,在说这件案件之前我先向各位领导介绍一下我们国安部下来的领导和几位同仁。”孙天浪说到这里,指了指王忠,“这位王队是我们国安部一个直属部门的领导,这次带队来洛阳就是为了抓一个曾经在河城市犯案的逃犯。”

“各位领导好。我姓王,来洛阳已经有段时间了,但因为一直忙于案子,所以直到今天才把大家请来,请多多原谅。”王忠站了起来,向众人点了点头。

孙天浪见自己介绍完王忠的身份后,在座的各地方领导以及军分区司令等人都上下打量了一下王忠,眼里掠过一丝讶异,当下也没说什么。知道这些人心里非常奇怪,黑帮的事情怎么让国安也介入了呢?更何况国安部个非常神秘的部门,从某种角度上来说甚至比军队还让人感到神秘。咳嗽了一声,孙天浪接着把丁松和飞狐两人也介绍了一下,最后说道:“至于我们国安部门为什么介入到了洛阳黑帮的事情上来,以及今天把大家请来的原因,下面我们请王队给我们介绍一下具体情况。”

王忠朝众人点点头,说道:“大家还记得两个多月前那件震惊中外的辽东省河城市‘铁塔’倒塌事件吧?我们这次来洛阳就是来抓这次事件的一个漏网凶手。此人名叫洪峰,曾经在河城市配合日本人炸毁了一千多年历史的我国特级保护文物‘铁塔’。哦,大家肯定很奇怪,怎么炸毁‘铁塔’我们国安部竟然介入侦破了呢?不是我们国安部多事,而是因为日本人炸毁‘铁塔’有其深层的政治野心,在这里我就不多说了,大家应该能体谅的。十天前我们得到消息,洪峰和两个欧洲人曾在洛阳出现,而且在洛阳黑道四处打听‘二爷’,于是我们就来了洛阳。到了洛阳后,我们发觉负责跟踪监视的两名国安局特工竟然被人杀了,而洪峰所四处打听的‘二爷’竟然是洛阳黑道四大神秘人物之一。就在我们准备循着‘二爷’这条线索准备查找洪峰时,八年前黑帮大火拼而入狱的‘洛阳帮’帮主雷天却突然因心脏病突发而死在了他服刑的天云监狱。经过我们调查,雷天的心脏病是因为被监狱狱长林冰和狱警黄海在杯子里放了一中药物引发的;而请林冰毒杀雷天的人却是清风公司老板、市人民代表孙子成。从雷天生前的供述和死后留下的记录,以及我们通过种种迹象的推断看,洛阳三大黑帮当年的大火拼是有人精心策划和推动的,其目的就是让三大黑帮消亡而自己取而代之。当年一手策划这一事件,然后又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人,就是现在洛阳黑道上的太上皇‘王爷’。现今洛阳黑道上的另外三个神秘人物‘二爷’、‘杀手’、‘风流帥哥’,全部参与了其中,只不过‘王爷’是策划者,他们三人都根据‘王爷’的方案在行动而已。”王忠说到这,端起桌上的杯子喝了几口水。

扫了一眼不知晓这事的在座各人,发觉以他们在官场上多年训练成的不露声色的功夫早已丢在了一旁,脸上的震惊都显露出来,王忠心里不由地叹了口气。也难怪他们会震惊,这确实不可思议,策划这一切的“王爷”绝对是个只有影视作品中才会出现的枭雄人物。“呵呵,你们感到震惊的还在后面呢,否则我也不会今天把你们请来这里了。”王忠心里暗付道,但脸上却没表露一点出来。清了清嗓子,王忠继续说道:“经过我们国安和公安的努力侦察,已经查明洪峰来洛阳找的‘二爷’就是华风集团的老板林步!而洪峰、‘杀手’二人已经被我们逮着了,‘二爷’林步也同时归案。这具体的侦破过程以及相关证据我们已经做成了文稿,等会发给大家看看。不过我事先声明在先,给大家看的材料不能带出会场,等会议结束后还要还给我的。”说着王忠指了指自己面前的一摞资料。“根据林冰、林步、洪峰、‘杀手’等人的供述,我们今晚对孙子成的办公室和别墅进行了秘密搜查,两个半小时前,通过负责跟踪、秘密搜查的几个国安和市局刑警队战友的默契配合,我们找到了孙子成犯罪的证据,并对孙子成别墅大院里的大批三百多手持枪支的保镖发起了行动,一个小时前行动结束了,击毙负隅顽抗的保镖七十五人,但孙子成我们没能抓到活口,他开枪自杀了。今晚的行动我们也牺牲了两个优秀公安干警,我们国安人员一个深度昏迷状态,正在紧急抢救,另一个也身受枪伤因失血过多而正在做手术。”王忠说道这,停了停,眼里掠过一抹悲伤。想起身中几枪的夜猫现在还不知道生死,心里有了一种自责,如果自己当初多派几个人过去,也许不会出现两死两伤的结果了。摇了摇头,王忠继续道:“孙子成每个周末都会举办酒会、舞会什么的,今晚也不例外,有一百多各单位和社会各行业的人参加了他今晚举办的舞会。这些人以及孙子成的保镖,我们已经押送到了军分区关押起来,这好要多谢军分区的刘司令和张政委的大力协助哦。”说到这,向军分区的司令和政委两人微笑着点了点头。

“王队不用客气,我们虽然不是一个系统的,但共同的目标都是为了维护国家的安全和社会的稳定。”军分区刘司令笑着说道。

王忠看了一眼会议室,见大家都在看着他等待下文,笑了笑,说道:“虽然孙子成在开枪自杀前把所有电脑全部销毁了,但事先我们几个优秀国安和刑警已经从孙子成的别墅电脑里拷贝了里面的资料。而且在我们的国安人员离开孙子成的别墅大院时,遇到了一批杀手,据他们自己说是‘王爷’派来的。综合这两点,我们现在已经能确定谁是‘王爷’了。这么晚还把大家找来,就是因为这个‘王爷’身份非常特殊,而且很可能还有一批杀手在暗中保护他,虽然我们已经在孙子成的别墅附近解决了他的几十个杀手,但不能说他周围没有杀手了。刚才在开会之前,通过军分区和公安局的大力协助,我们已经对洛阳市所有的交通要道进行了封锁,而且对相关重点地区进行了严密警戒,对‘王爷’所居住的地方方圆十公里范围已经进行了秘密戒严。刚才我向我们国安部部长汇报了一下今晚的行动情况,过一会儿省委书记可能会在视频上跟我们见面说一下关于地方上的人事的具体布置,现在省委正在召开紧急常委会。”王忠指了指丁松道:“嗯,松子,你过来把这摞刚打印的资料发给在座的各位领导看一下。”

王忠所说的情况确实太让人震惊而不可思议了,虽然在座的大多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从以往侦破的黑社会案件或报刊杂志、内参上也知道了一些关于黑社会的事情,但象王忠说的这样有严密的计划而且有大量枪支武装人员的黑社会组织还是没听说过的,更何况这样的黑社会组织就发生在自己的身边,而且林步、孙子成这两个人他们大多数人都很熟悉,都是洛阳市社会知名人士,没想到这样经常出入政府部门和上层交际社会的人竟然是黑社会老大!尤其是孙子成,身为人民代表,他竟然是个黑帮头目,手下竟然还有有几百号有枪的保镖!所以当丁松把资料发给他们看的时候,除了王忠、孙天浪、张开、丁松、飞狐、周长天几个人没看资料,而若有所思的抽着烟望着窗外,其他的人都来不及问谁是“王爷”了,一个个迫不及待地拿起桌上的材料低头看了起来。

发给大家的材料只有三页纸,但众人却整整花了二十分钟左右时间才从材料上抬起头来,可以肯定,每个看材料的人至少看了两遍,而且是边看边想。在众人看完材料后,会议室的视频也已经调节好了。但省委那边的信号还没有过来,显然省委常委会还没有结束。王忠见大家全在望着自己,知道他们心里想的是什么,于是看着众人道:“大家看了材料,肯定会非常震惊,这和我们当初侦破这件案件时的心情是一样的。洛阳黑帮的情况已经惊动了中央最高层,根据我们提供的情报相关部门正在秘密调查。我想大家现在可能只剩下了最后一个疑问了,‘王爷’究竟是谁?”说到这,王忠环视了一下众人,发觉在座的人中除了丁松因为知晓情况外,其他的人,包刮孙天浪脸上都露出了疑问,笑了笑道:“目前我们的大批公安和一部分部队正在封锁和秘密戒严相关地带,考虑到‘王爷’可能正在组织他的所有手下准备顽抗而给他本人留出逃跑的时间,所以我暂时还不能告诉大家。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这个人绝对是让我们非常震惊的人。刚才我在通讯调度中心接到了情报,此人今晚不在他的住所。而我们相关人员对他的几个地方正在进行搜查。”说到这,王忠对孙天浪和军分区刘司令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两位领导,不好意思,我刚才在通讯调度中心接到了情报,说‘王爷’根本不在家里也不在他的办公室,情况紧急之下,我只好给你们的手下直接下了负责搜查的命令,越权之处还请多多原谅啊。”

“王队,你本来就是我的领导,我早就和局里相关部门打过招呼了,这次洛阳黑帮的一切行动,你可以直接指挥国安局的人,怎么谈得上原谅不原谅呢。呵呵。”孙天浪脸上露出了豪爽的笑。

“呵呵,就是啊,王队,事关重大,谈不上什么原谅不原谅哦。我晚上接到孙局的电话后就和下面的人说了,一切行动听国安局领导的指挥。”刘司令也笑道。

孙天浪突然想起一事,看了看王忠。王忠见孙天浪望了一眼自己,感到有点奇怪,随即一想就明白了,孙天浪在奇怪自己刚才说的接到了“王爷”不在笑着低声道:“你该还记得部里的‘飞鸽’大队吧?”

孙天浪恍然大悟,点了点头。“飞鸽”大队是直属于部里的情报机构,在各省的重要城市都有相关人员,主要任务就是完善地方国安局没有收集到的情报,各地方国安局的人对“飞鸽”大队的所有人员都不认识,同时“飞鸽”大队对各地方国安局也行使着监督职责。

“叮咚,叮咚,您有电话来了。”王忠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王忠一看号码,立即起身离开了会议室。“你好,我是王忠。你那边有新的发现吗?哦,好的,我现在正在和地方的党政领导以及军分区的领导开会,我马上请军分区再抽调一些人过去,我就不相信他能逃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