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革命到底 第三卷 政治 第四节 定计

du4893525 收藏 1 3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94/



正文十九定计


“林委员,还是先请您给大家说说今后的发展方向吧。我们这些人也就能操刀上阵打打杀杀,真要搞什么战略、路线、方针,跟您和李军长比起来,我们还差远了。”茨坪我军指挥部里,我端着两杯开水,恭恭敬敬地递给林东渠和李德。

自从在井冈山会师后,实力大增的革命军队中就有很多人开始踌躇满志起来,各种打大仗,占领大城市的呼声四起。尤以吞下吉安、消灭赣军和回师湖南、攻打长沙两种主张可谓甚嚣尘上。我的部队还好一点,因为一是我纵队已在骨子里形成了服从命令、听指挥的严明纪律意识;二是在我的指挥下,打了一连串的不可思议的胜仗,全纵队上下基本上已经对我形成了崇拜心理和绝对服从的意识,在制定作战计划时虽然是所有人畅所欲言,但在外人面前,绝对是紧密团结在我的周围;三是回到根据地之后,我让“无影”对所有人进行加料的特训,他们一个个都累得口吐白沫,连在心里问候“无影”直系女性亲属的时间都没有,哪里还能去胡思乱想。

但是,林、李的部队就不同了。林东渠在他的部队中开展了诸如“官兵平等”、“党代表”制度等措施,部队逐渐稳定了。但是他的部队人很少,而且缺少枪支弹药,部队基本上由工人、农民组成,真正受过正规的军事训练、见过大世面的人可谓凤毛麟角。李德的部队有一万多人,包括南昌起义的余部和湘南暴动的部队,其中有不少人认为自己是正规军和大地方的人,很有些看不起林东渠的农民部队。由于我的部队的基础也是南昌起义的余部,加上我纵队在猴子石峡谷显示出来的强大战斗力,所以他们倒还是对我们比较瞧得上眼的。他们这帮人本来在一连串的暴动和失败后,被敌人给追打得对革命的信心越来越小,开小差、当逃兵的事愈来愈泛滥。就在这时,我们打了个漂亮的胜仗,一下子又让他们的自信心膨胀了起来,一个个叫嚷着指手画脚,好像革命在一夜中就即将成功了。

在这种情况下,会师部队的主要指挥员在茨坪我的指挥部里召开了作战会议,讨论下一步的行动计划。

“哪里,哪里。张文龙同志,你不仅发展壮大了革命队伍,而且创建了一块稳定的根据地。没有相当的军事、政治头脑怎么可能做到?过分的谦虚可就是骄傲了。”林东渠拿起茶缸喝了一口,不徐不急地说。

“张文龙,这可不像你的风格。你在南昌时可是很主动的哟。”李德依旧是长者风范,对我提出了要求但用语宽厚,给人有转圜的余地。不像林东渠,一上来就将我逼得没有退路。

“两位首长,不是我玩什么心机,实在是我们现在力量还很弱小,根据地建设也才起步,能够保证目前的平稳发展形式已经是很不错了,根本就没有来得及做长远打算。”我苦着脸对李德和林东渠说,“况且,我这人只是对打仗有兴趣,搞建设我就一窍不通了。你们别看茨坪根据地好像发展得不错,那都是我们根据林委员在武汉农民运动讲习所的讲话,结合茨坪本地的实际情况,慢慢摸索出来的。而且这都没我什么事,都是张河他们边干边想出来的。”

我一定要让林东渠对我形成这样的感觉:有超乎寻常的军事才华,有非比一般的政治、经济潜力,但是没有任何政治野心。为人正直而不古板,是个值得绝对信任的大将之才。

换了一口气,我又加大了砝码,“我们茨坪根据地,各种人才奇缺,尤其是行政和经济方面的人才。这次两位首长带来了大批专业人才,我们大伙儿都松了口气,放下了心。我们坚决要求把茨坪根据地的军、政指挥权交给两位首长,我们一定会在两位首长的英明领导下发展壮大,取得革命的最终胜利。”我呕!虽然我强忍着装扮出了一副坚定不移的表情,但是我的内心却在为我自己的马屁狂呕不已。哎,还是政治上不成熟啊!比起那些职业政客们台上道貌岸然,台下男盗女娼来,我实在是不入流!

“哎,张文龙同志,怎么能这么讲呢?这块根据地是你一手创建的,当然是由你做主嘛!俗话说得好:客随主便嘛!”林东渠虽然有点心动,但通览中国历史的他担心这是我在试探他,所以也用太极推手又把球挡了回来。李德倒是没有什么表示,我一直都是他的下属,而且他知道我为人一向正直,对革命忠心耿耿,故此虽然觉得我和林东渠之间的废话多了点,但一贯忠厚的他,也没多想。

“不能这么说,不能这么说。根据地虽然是我创建的,但它并不属于我个人,它是属于中国革命的。”我诚恳地说(哪怕是只有10%的诚心,也要达到120%的效果,能不能获得林东渠的信任,在此一举!),“我是坚决支持林委员的‘党指挥枪’的思想的。无论谁打下了多么大的地盘,只要他是为了中国革命事业,就应该把他所有的一切成果都置于党的领导之下。就让我来给大家做一个表率吧。不知两位首长能否给我这个表现的机会?”

“好!大公无私,对革命事业无比忠诚!”这一下终于搔到了林东渠的痒处,林东渠兴奋得一拍桌子站了起来,紧紧地握住我的手,“张文龙同志,我为你自豪!要是所有人都像你这样一心只为革命事业,不计荣辱,何愁革命不成功!”林东渠的话不是空穴来风。当时,林东渠只是一介书生,长期从事农民运动,并无任何军事生涯,在人民党中的地位也不是很高,虽在农民中有威望,但是在李德部队中,很多军官都不大瞧得上他。他提出的一些主张和做法也就不被人看重。今天,我作为一个拥有强大实力(相比于他的那点农民部队而言)的、参加过南昌起义的根据地创建人,态度如此坚决地支持他、拥护他,怎不令他感动!

“那好,我就先谈谈我的战略构想。”兴奋之下,林东渠终于先发表自己的想法了。

“现在我们三只部队会合了,实力大增,尤其是张文龙同志的部队,战斗力之强,实在是令我们大开眼界。有了这么好的革命基础,敌人是再也不敢派小股部队轻易地攻打我们了。以我们现在的实力,加上赣军战斗力较低,兵力又分散在各个大城市里,我们完全可以分批吃掉他们,在一年内占领江西全境!”林东渠左手叉腰,右手在地图上横扫了过去。那股摧枯拉朽的气势表现得淋漓尽致。

“李军长,您也谈谈吧!”我转身对李德说。林东渠的这个构想在历史上真实地发生过,我正好记得,因而我一点也不觉得奇怪。现在先让李德说说,我得考虑如何说服他们冷静头脑,改变战略构想。

“我基本上同意东渠同志的意见。朱培德的部队是不怎么经打,一年内占领江西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李德双手捂着茶缸,沉稳地说。

“两位首长,我同意赣军战斗力跟湘军比起来是差很多,跟蒋介石的部队更是没法比。从理论上来讲,如果单论江西,我们现在确实有实力在一年内分头吃掉赣军。但如果结合全国形式来讲,我们这么做恐怕会得不偿失。”尽管我字斟句酌,但我的话一出,李德和林东渠都变了脸色。毕竟我这番话,和在他们兴奋的头上泼冷水没什么两样。

看着他们的脸色变了,我不由有点心慌,担心好不容易在林东渠心中建立起来的信任,因为这次的分歧而被破坏。但历史上林东渠确实是改变了自己的这一构想,想到这里,我一咬牙,把我的分析全都讲了出来:“两位首长,我们的起义和暴动之所以接连失败,主要原因还是敌人的力量过于强大,我们暂时还不能和他们相比。现在,共和党在南方的统治已经基本稳固,各地军阀之间虽然有摩擦,但在反人民党这一点上,他们是目标一致的。他们甚至可以放下利益恩怨,携起手来共同对付我们。所以,虽然我们好像对付的只是江西一个地方的敌人,但牵一发而动全身,湘军、粤军、闽军,甚至蒋介石的部队都会围过来共同对付我们。我们消灭的赣军越多,影响越大,敌人纠合起来一起消灭我们的决心就越大。”说到这里,李德和林东渠的脸色都凝重起来。

“战争,打的就是国力,打的是综合实力。虽然我们可以凭借井冈山复杂的地形来和敌人打游击,用高超的指挥艺术来取得战斗的胜利。但,这只是战役胜利,难以达到战略胜利。敌人只要下了决心,派重兵把井冈山四周的群众都赶走,把井冈山团团围起来,然后派几只精干的部队互相掩护,互为犄角,一步步蚕食过来,我们没有后方的人员、粮食、物资等的补充,很容易就会被敌人打成流寇,最后逃脱不了失败的命运。所以,我们的首要任务是在敌人控制薄弱的地区,如赣、闽交界地区建立根据地,利用赣、闽两地军阀都不管的心里,逐步发展自己的力量。等我们的实力壮大到一定的程度了。我们就可以把茨坪和赣、闽交界地区的根据地打通练成一片。到时候,我们有了坚定的群众支持,有了一定的经济基础,有了相当的战略纵深,就可以真正地甩开膀子和敌人大干了。”说完,我拿起茶缸大口大口地喝起水来,借以掩饰我七上八下、忐忑不安的心理。

“嗯。有道理。”林东渠沉思了半晌,缓缓地说道。

“不错!张文龙想得比我们周到,我们想得太简单,太理想化了。”李德用赞赏的眼光看着我。

“两位首长,我想由你们领导茨坪根据地,我带领部下去赣、闽边界建立新的根据地。”这可是一步好棋,我知道茨坪虽然背靠井冈山,但极易受到湘、赣两地敌人的联手进攻。而且,湘军的战斗力较强,这一路的追击让李德和林东渠的部队产生了一定的畏惧心理,以李德和林东渠现在的实力,是很难对付的。我主动提出要让根据地,既可以卖个人情,让他们对我的高尚品格毫不怀疑,又可以趁机暂时离开林东渠,省得即将到来的八月失败和两年后的A、B团把我给卷进去。

“张文龙同志,我们信任你对党的无限忠诚。但我们不能接受你的好意。”林东渠已从一时的冒进思想中完全清醒过来了,“我和李军长的部队虽然比你多,但战斗力却远不如你。对付湘军,还是要靠你们。我们在这里可能会站不住脚。何况,这里的政府也是你的一套人马,若换过来又可能会产生问题。所以,还是我和李军长去赣、闽边界。”

“张文龙啊,你可是我们的稳固后方,千万要发展好。我们能不能在赣、闽边界站住脚,离不开你们的支持啊。今后,我们可能有很长时间不能战斗在一起,你一定要保护好自己的安全!听你的部下说,你一上战场就喜欢冲在最前面和敌人肉搏,作为一个高级指挥员,你的首要任务是指挥打仗,这种情况以后不要再发生了!”李德拍了拍我的肩膀,慈祥地吩咐道。

“是。我记住了。”面对李德这样的忠厚长者,我实在忍不住内心的激动,呜咽地说道,泪花在眼眶中闪烁起来。


123654

当太阳用炙热的火焰征服了大地,当农民们挥汗如雨地在田地里双抢时(收割和插秧),时间已到了1928年的7月。在井冈山会师旋即又分兵的这两个多月里,李德和林东渠率领部队东征赣、闽边界地区,经过两个月轰轰烈烈地打土豪、分田地,发展群众、大力扩红,李德和林东渠在赣、闽边界地区的赣所属区域,以瑞金为中心,初步建立了根据地。为了进一步扩大根据地的范围,他们再一次分兵,李德带领主力部队留守瑞金,林东渠带领一支队伍进入福建,开辟新的根据地。

还在茨坪时,我们三支队伍就已经合编为中国工农红军第四军,由于我刻意少报了队伍的人数,只上报了三千五百人(实际上是四千三百人),加上我的部队在今后很长时间里都会与主力分开作战,所以,我的部队的编号为第四军独立第一纵队。

7月下旬,林东渠在福建的军事行动初见成效。但敌闽军派了四个团的部队来“进剿”,林东渠率领部队在福建的崇山峻岭中与敌人玩起了捉迷藏。由于得到了当地那些分到了田地或者见到了土地希望的老百姓的支持,林东渠游刃有余地把闽军拖得七晕八素,闽军指挥官感叹道:“此次剿匪,诸事不利。赤匪狡诈多变,忽而在东,忽而在西,瞻之在前,观之在后,直把我军肥的拖瘦,瘦的拖死。老百姓多半赤化通匪,前之为民,转背为匪。匪民混杂,实难区分。不到半月,我军战力十亭已去其三。”

就在林东渠在福建的大山里免费给闽军减肥,一时半会儿脱不开身时,中国人民党湖南省委为了执行上级的“左倾”盲动政策,派了杜修经以“特派员”的身份来到了瑞金传达省委指示,欲调部队西进作战,攻打湘南的大城市,将革命的烈火再次燃烧到敌人的统治中心。由于留守部队中二十九团的湘南籍战士(成分是宜章农民)思乡心切,不愿在外乡作战,吵闹着要求回湘南。加上当时部队中还是有很多人认为应该学习苏联,革命首先从敌人统治的基础——大城市开始,山沟沟里是推广不了马列主义的。他们的基本观点很简单:无产阶级的基础是工人,工人只有在城市里才有,所以,革命应该先在城市进行。因此,杜修经的提议得到了大部分人的拥护。尽管在决定部队行动的会议上,红四军参谋长兼二十八团团长王尔琢和一营营长林彪都提出了反对意见,但未被会议接受。

部队西进途中,林东渠派人送来一封长信,请杜修经、李德和陈毅考虑主力西进决策的利弊得失,建议将主力撤回瑞金。杜修经不听劝阻,坚持主力西进,攻打郴州。八月失败拉开了序幕。

时间回到7月中旬。

“司令员,这次打下吉安城,我们不会再撤出了吧?”大牛用一种炙热的眼光看着我,让我有一种北京烤鸭遇到饕餮之徒的危险感觉。

在茨坪我的指挥部里,林浩、大牛、黄天行、孙荆、欧阳震、张河团坐在沙盘四周,听我讲进攻吉安城的作战计划。同时,我决定借此机会,让他们几个统一在我的作战和发展思想之内。

“各位,你们几个都是和我一起从南昌城里冲杀出来的,欧阳震虽然后面才加入,但他是一个真正的军人,我信任他。今天,我一是跟你们布置二打吉安的作战计划,主要还是和你们谈谈我的一些真实想法。”说到这里,我环视了他们一眼,看他们没有一个流露出一丝不安的神情,我接着说道:“你们一定觉得很奇怪,我们费那么大的劲把林、李部队接过来,为什么又在上报部队人数时少报八百,把最精锐的直属队和信息作战大队隐瞒起来。现在,我就来为你们解释原因。”

“我们这支队伍,严格意义上讲,也应该属于中国人民党领导下的革命武装,我们应该听从党的领导。这也是为什么我一直强烈要求加入中国人民党的原因。但是,在南昌担任齐思名的秘书时,我发现人民党现在的主要领导者严重依赖共产国际,基本上是唯共产国际是从,完全是机械地照搬苏联的成功经验,在大城市里一再发动暴动、起义。但是,中国的国情和苏联完全不一样,中国是个农业国家,工人只占了人口的1%不到,而敌人在城市里的力量空前强大。苏联在十月革命时,掌握了大量的军队,我们则很少有自己的武装力量,所以,我们的起义才一再失败。不幸的是,人民党的上层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失误,继续推行他们的冒险主义,不顾敌我力量的悬殊,强令各地的革命武装攻打大城市。我们这支队伍,他们肯定是不会忘记的。而且,人民党高层基本上都没有军事经验,我估计,这种失误还会多次出现。那么,我们该怎么办呢?”我停了下来,看着林浩他们。

“是啊,这是个大问题。解决不好,就会把我们现在的一点成果给败得干干净净。”张河深深地吸了口烟,在烟雾缭绕中缓缓地说道。

“我看,我们得找到一个既能保存我们的实力,又让人民党高层无法指责的办法。”林浩若有所思地看着我。

“要不,我们干脆自己干得了。”大牛桌子一拍,站了起来,“咱们现在有枪、有人、有地,干嘛要受别人的瞎指挥。”

“我觉得大牛的建议可取,我们不能被不懂军事的人给消耗了。”黄天行沉思了半晌,终于挤牙膏似的挤出了这么一句。哟活,怪了。平常他和大牛两人最喜欢争风吃醋了,干什么都要比个高下。今天,倒是意见出奇的一致了。

孙荆提升为大队长不久,资历还不能和前几人相提并论。所以,他只是坐在椅子上,仔细地看着沙盘,没有说话。

欧阳震受的是西式教育,收集、分析情报,指挥打仗,他行。要他参谋中国式的政治,他只能干瞪眼。

听了他们几个的发言,我满意地点了点头,不错,看来,虽然林浩他们三个鸟人现在在私底下愈来愈喜欢跟我谈条件、讲要求,但是对我的忠心和崇拜也愈来愈深了。这支队伍是牢牢地掌握在我手中了。

想到这里,我又盯视着孙荆和欧阳震,示意他们发言。小样,你以为你们不说话就能蒙混过去吗?这种政治斗争中,不是战友就是敌人,你们稍有不对,我立马将你们挫骨扬灰、毁尸灭迹。

“我们听司令员的。”孙荆到底是灵活,马上向我表了决心,“我坚决服从司令员的指挥,司令员说怎样就怎样,谁敢不听从,我第一个就不放过他!”

欧阳震虽然不懂政治,但绝不古板,立刻随声附和:“对,我同意孙大队长的意见。我们四大队将紧密团结在张文龙司令员的周围,一切听从司令员的。”

好!有前途!谁说军人不懂政治?在这个特殊年代,无论人、共双方,不管你有多大实力,不懂政治保证你死得连渣都不剩,而且你还莫名其妙的,说不定在阴间还替干掉你的人数钞票。

“好,非常好!你们这么说我就放心了。”我长长地吐了一口气,“从今天开始,我们几个就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一容俱容,一损俱损。我追风保证和你们同甘共苦,共享荣华。”我顿了一下,看着大牛和黄天行,“我们干革命是为了什么?从大的方面说,是为了解放全人类,是为了救民于水火,是为了我们崇高的共产主义事业。所以,我们不能单干,不能脱离人民党。”其实,主要还是因为我知道我赢不了林东渠。

“但是,就个体而言,干革命是为什么?不就是因为活不下去了,为了有饭吃,为了有衣穿,为了有钱用,为了有活路,大家才把脑袋掖在裤腰带上闹革命。如果不是我们打土豪、分田地,让老百姓们有了好一点的生活,有了翻身做主的感觉,谁会跟着我们干这种随时掉脑袋的高风险的活儿。当然,我们这些领头的人,不能止于这样的原始要求。按照中国传统的说法,造反是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成为开国元勋,搏个荣华富贵、封妻荫子嘛!我们不搞封建的那一套,我们应该说我们是为了能有机会亲手建设和指挥建设新中国。”

在座的人听到这里,都心领神会地点头。大牛甚至“嘿嘿”地陶醉起来:龙哥答应过,胜利后最少给我弄个少将当当。哈哈,那我可就威风了。到时候,我穿着将军服,骑着大白马,带着十个,不,二十个配驳壳枪的警卫员回到咱们村,那还不威风得……

“大牛,把口水擦掉!”看着大牛的牛眼眯成了一条缝,口水都流到了脖子也没反应,我就知道这家伙不是想到了野猪,就是琢磨他的少将军衔。

大牛在众人的笑声中,讪讪地擦掉了口水,有意无意地甩到了旁边正在幸灾乐祸的黄天行身上。

“刚才林浩说得好,我们既要保存实力,又要让别人无话可说。怎么办呢?”我故作高深莫测地问道。

“请司令员训示!”这次,所有人,包括张河这个老实人都异口同声地说。没办法,谁教他们没有政治斗争的经验。

“首先,我们要尽量减小我们的声势,让敌我双方都以为我们兵力不多。这是我为什么少报人数的原因。我们搞小编制、大容量的做法。这种做法什么时候取消,你们信息作战大队和直属队什么时候可以正大光明地出现在我军的作战序列中,一定要等我的明令指示。其次,我们可以借助敌人的力量来堵住那些人的手。只要我们造成敌人大举进攻我根据地,战事情况严峻,我根本就自顾不暇的态势来。谁也没办法从我这里抽调一兵一卒。”我终于揭开了谜底。

“这次,我们就可以用得上吉安的敌人了。我们作出要攻打吉安城的样子,又好像准备不足,仓卒撤退。然后,和敌人在拿山一带玩玩我们拿手的一进一退的游戏。拖住敌人,既让他们攻不进来,又不让他们回城。什么时候放过他们,那要看我们的需要了。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明明能够夺取吉安城而不取的原因,今后,还有的是时候用得着他们。”

“高,实在是高!”众人的马屁如潮水般涌来,有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哎,不对啊。这句有名的“高,实在是高!”的台词,好像是《地道战》里铁杆汉奸对日本鬼子说的。

“司令员,为了庆祝我们可以随时玩弄史文宝他们,你是不是应该……”大牛故作神秘的说了半截停下来,直愣愣地盯着我。这小子,在林浩和黄天行的教唆下,不仅仗打得越来越精,人也越来越有滑头的趋势了。现在我想占他的便宜,远没有以前那么容易了。

“应该什么?”我警觉地看着他们。

“签个字!”林浩、大牛、黄天行动作整齐划一地各伸出一页纸。

我一看,当即口吐白沫,晕了过去。三页纸上的标题分别是:“关于林浩超负荷工作增加工资的报告”、“本季度一大队公款招待费发票”、“二大队全体同仁一致要求为劳苦功高的黄天行大队长提升行政级别的请示”。

“靠!又是这一招。”

“别管他,咱们抓住他的手按上手印不就成了。”

……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