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革命到底 第二卷 吉安城风云 第六节 混乱

du4893525 收藏 1 14
导读:异时空之革命到底 第二卷 吉安城风云 第六节 混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94/


“快,快!”我边跑边喊:“步枪手和机枪手在前面,集中火力将敌人压制到城角。”


部队在袁文才的带领下,抄近路急奔北门。猛烈的枪炮声早已将全城居民惊醒,但没有一家推开窗户,没有一人伸头出来察看。在这兵荒马乱的年月里,子弹不来找你就该感谢神灵了,难道你还没事去找子弹拉关系?那不是打着灯笼上茅房——找屎(死)。


枪声也惊动了驻扎在北门的两个保安大队,虽说他们的出场更加丑态百出,犹如一群炸了营的惊惶失措的鸭子,但在及时赶到李耀文的呵斥下(其实是李耀文手头兵力太少,想要抓住他们充充人数),两个大队长的总算找到了自己的部下。


“报…告参谋…长,北门被…敌人…占领了!”那个胆小如鼠的参谋带着剩下的十几个人丢盔弃甲地狼狈逃回。


“敌人?是什么来路,有多少人?你们弄清没有?”李耀文到底是黄埔出身,这种情况下还有条不紊的。


“什么人?没看清。”死里逃生的参谋明显是惊魂未定,“多少人?很多,城墙上到处都是枪向我们射击。”这次他倒是聪明了,在优势敌人面前力战而退,不仅无过,反而有功。这种虚报军功的本事,他们个个都有高深的功力。


“蠢货!”李耀文对这一手比他更精通,给了参谋一个耳光,转身对两个保安大队长说:“敌人难道从天上飞来的不成?不可能有很多人,应该只是小股部队混进城来骚扰。你们带领保安大队上城去把他们消灭了!”


“啊?!参谋长,我们只是警察,只负责维持治安,抓抓小偷还可以,这打仗的事,不在我们职责范围之内。还是请参谋长派李得标营长带人上城去剿匪吧。”这两个保安大队长怕死归怕死,推卸责任倒可算得上是一流高手。


“李得标营长的部队马上就到,你们先上去拖住敌人,不要让他们跑了。”李耀文开始用‘骗’这一招。


“参谋长,我们怎么好抢李营长的功劳,还是等他来吧。”这两个大队长也是多年的官场油条,太极拳练得出神入化。


“快点给我上,不然,我就以贻误战机的罪名毙了你们俩!”李耀文不耐烦了,掏出手枪指着他们。


“是,是!我们上,我们就上。”在李耀文枪口的威胁下,两人忙不迭头答应。谁叫他们遇上了军人,他们平常那套推拉拆挡的功夫在武力的淫威下,显得是那么的无力。这真是: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


李耀文用枪逼两个大队长,两个大队长转身就用枪逼各位中队长,中队长们又用枪逼众小队长,众小队长最后用枪和拳脚逼着士兵们向城楼冲去。


当这伙明显没有什么战斗队形的、乱哄哄的保安警察们大呼小叫地刚刚靠近城墙时,城墙上就响起一阵排枪,然后是密集的箭雨。平常欺压百姓时威风凛凛的警察们顿时就倒下一大片,剩下的转身就往后跑。其速度丝毫不亚于无名山阻击战的正规军士兵,只是外行毕竟是外行,在起平分、细节动作和完成质量上相去甚远,尤其是在动作设计上太没有创意,与正规军的各显神通不可同日而语。


当两个保安大队长一个丢掉了帽子,一个不见了一只鞋子,如同两只被痛扁后的野狗般出现在李耀文面前时,李耀文有一种强烈的想拿这两个肥肠满肚的家伙去炼猪油的冲动。


“混蛋!临阵脱逃,我毙了你们两个!”李耀文的手枪在这两个家伙的猪头上连续点击,种出了红豆一串串,“再给我上,拿不下北门提头来见!”


在枪口的威胁下,两个保安大队长不得不再次收罗部下准备去碰碰运气。只不过刚才的进攻实在是把这帮平常狐假虎威的警察们吓破了胆,各种推脱理由层出不穷:“报告长官,我的脚抽筋了,走不动!”、“报告长官,我的鸡眼发作!”、“报告长官,今天我休假了,工作的事不要找我!”,甚至有几位实在找不出理由,干脆把枪一丢,“我辞职!”


最后在两个保安大队长的每人两块大洋和二两烟土的诱惑下,在不上阵就枪毙的恐吓下,警察们总算是磨磨蹭蹭地开始了又一轮试探。不过这一次他们有了长足进步,损失人数远远低于第一次。那是与他们人人往后躲,乌龟速度的向前爬,听到枪声就兔子般转身跑有密切的关系。


如此反复三、四次之后,李耀文觉得情况非常不妙起来,“城楼上是一伙什么人,怎么有这么强的战斗力?而且还用了弓箭,这好像有点像茨坪那伙人的打法。嗯,对!应该是他们。只有他们才会有这种神不知鬼不觉的本事。”想到这里,李耀文观察了一会儿北门的交战情况,又仔细看了看李得标营的方向,“还没有动静。这不对啊。这不像李得标的风格。他向来是人未到,枪先响,能把敌人吓跑为最好。今天怎么这么久了还没有任何反应?难道他们被消灭了?”李耀文心惊肉跳起来,“糟了,吉安守不住了。我得赶快冲出去。不然,我可就成了俘虏。”


李耀文再次纠集了剩下的两百来号警察打头阵,自己带领警卫排和参谋们在后面当督战队。在后退就要吃枪子的威胁下,警察们总算是死命冲到了北城门口。打开城门,李耀文率先以百米冲刺的速度狂奔起来。这一下可就看出差距来了,正规军们好歹还能带着武器跑,甚至还时不时往后开两枪,当然,是以不转身、不回头的姿势。警察们可就差远了,一个个丢掉了所有的武器还恨不得脱掉笨重的棉衣,但依旧是远远落后于正规军。


当敌人这次进攻一发动,黄天行就觉察到了敌人的变化,“同志们,敌人要玩命了。大家狠狠地打,司令员就快到了。坚持就是胜利!”但是毕竟黄天行的火力太弱,阻挡不住敌人的逃命,等我赶到时,只有打扫战场的份了。至于大牛,黑暗中跑错了方向,跑到了西门的市政府去了,等他将市长从被窝里抓出来后,他才知道搞错了。为此,黄天行足足笑话了大牛一个月。


“天行,你带先遣队守住各城门。派人去孙荆那儿领枪支,要做到人手一枪。在四个城楼上各放上一挺机枪,一定要确保城门的安全。”说完,我刚准备转身离开,又回头说:“还有,你派人去找到大牛,看这家伙跑到哪儿去了。找到他后,传我的命令,让他速速赶到往新兵营支援。”


“是!”黄天行这下子可真是乐开了花,“终于逮到了这家伙的痛脚,这下看你还怎么神气。哈哈,他藏起来的那幅野猪耳朵是我的了!”


林浩在到达新兵营后,立刻就命令在通往吉安城的路上挖陷坑、布地雷、插竹签。在夜色和风雪的掩护下,那帮挖陷坑似吃饭样简单、布地雷如喝水般容易的老手,没有引起敌人的丝毫注意就完成了任务。


听到吉安城传来隐隐约约的枪声后,林浩只是下令做好战斗准备,而没有去劫营。我给他的命令是拖住敌人。他带三百个精擅夜战的老手去劫敌八百余人的新兵营,那绝对是虎如羊群。但我要的是全歼敌人,不只是击溃。这批新兵经过我们威力无比、战无不胜的思想武器的改造后,是我们最好的补充兵源,我怎么能浪费呢!


在拖拖拉拉了大半个时辰后,敌人的两个新兵营总算是集合完毕。当他们来到林浩的设伏圈时,林浩都快等得睡着了。


“哎哟,我的脚被戳穿了!”,“扑通”有人掉进陷坑里,"轰…”某个地雷不幸被踩着了……


“有埋伏!”,“快撤!”,“开枪,快开枪!”场面狼藉一片,指挥混乱不堪。菜鸟就是菜鸟,何况还不是一般的菜,他们是一群前些天还在种地、莫名其妙就被抓来当兵的、一心只想回家的超级菜鸟。


“真是太烂了!”林浩轻蔑地看着敌人的表演,“要不是司令员要活捉你们,我早就结束战斗,收工回家睡觉了。”


“弓箭手,射击!”林浩命令到。


一枝枝原本用来对付野兽的利箭雨点般飞向敌人,不过,在我要活口的命令下,箭头都是朝向敌人的腿部。当然,有些敌人太过惊惶失措,到处乱窜,以至于碰到流箭,没有被扎到腿部而是偏到了两腿中间的部位,那纯属意外,不在设计之列。


这场阻击战,最激动的莫过于王佐他们了。看到一直围剿他们的敌人被打得落花流水,他们一个个是兴奋得大呼小叫,莫可言表。终于出了他们心中一口恶气。王佐兴奋过头,在没有命令的情况下,操起刀就冲向敌人。结果他刚刚跑出两米远,就误踩了自己挖的陷坑,扭伤了脚踝,因而也造成了我这次奔袭战的唯一一例战伤。


敌人第一次进攻遇到的是箭雨、陷坑和地雷、竹签,第二次就是步枪子弹,第三次就多了手榴弹,第四次又加上了机枪……等我带着主力赶到时,敌人最少有三成的人腿部失灵了。以后的战斗我就不再赘言,无非是一片“缴枪不杀”声中,敌人纷纷举手投降。区别只是在于新兵的举手投降的姿势没有老兵那么标准,那么美观而已。


整个吉安奔袭战中,最不爽的就是大牛。跑遍了全吉安城里城外不说,还没捞到一场战斗。除了误抓了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敌市长外,什么战果都没有。而且因为跑错了方向,让黄天行给燥得恨不得地上有条裂缝可以钻进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