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革命到底 第二卷 吉安城风云 第五章 激战

du4893525 收藏 3 23
导读:异时空之革命到底 第二卷 吉安城风云 第五章 激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94/


“啪”,一声清脆的枪声在吉安城的北门方向响起,在这空荡荡的夜晚里显得格外响亮。虽然北风的呼啸迅速卷走这声枪响,但对于处在高度紧张状态中的我军来说,这不啻于晴天霹雳。

“不好,暴露了!”我心头一惊,“改为二号计划,全体强攻,迅速拿下军械库!将敌人封锁在屋里,不到万不得已,只许用弓箭,不许开枪!”为了对付可能出现的情况,我和林浩设计了四套作战计划。我可没有头脑发热,好像从二十世纪来到这个落后的时代,就认为自己真的是超人,无所不能,包打天下。只制定一套作战计划这样的自大错误,我是不会犯的。在我的要求之下,我们的每次行动都有三套以上的计划。参谋人员的工作量大增,为此,林浩多次找到我要求增加工资。我被他纠缠得不胜其烦,就给他打了一摞白条。当然,我是没想过要兑现的。战争年代,人人朝不保夕,保不定哪天当事人和被当事人中就会有一方不在了,我是能拖一天就算一天。但是,林浩这家伙也不是吃素的。解放后,他把白条作为文物拍卖,着实大大地赚了几笔。

“赵铁锤,你押着李得标跟在我身边。”我看了一眼哆哆嗦嗦、蜷缩成一团的李得标,“给他穿上衣服,别把营长大人冻坏了。”

“是。”赵铁锤从床边抓过李得标的棉军大衣,一把裹在李得标身上,又伸脚把鞋子踢了过来。看来赵铁锤对玷污了自己清白之手的敌人怀有刻骨的仇恨。李得标落在了赵铁锤的手中,那是有得苦头吃了。

二中队中队长孙荆个头不高,黑黑瘦瘦的,一双细眉小眼滴溜溜地转,一看就是个机灵的主。在一大队这个壮汉成堆的地方,孙荆能当上中队长,没有两把刷子是玩不转的。这家伙头脑极为灵活,反应敏捷,别看他瘦,一身干巴巴的肌肉力量挺大的,而且手快脚快。孙荆很会动脑筋,他设计的陷阱和地雷,还没人不吃亏的。

一听到我的命令,孙荆立刻带人冲向军械库。孙荆一马当先冲在最前面,双手各执一把飞刀。

军械库的两个哨兵听到枪响后,互相询问地对望了一眼,看看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兄弟,刚才好像有枪声?”左边门口的哨兵迟疑了一下,说道。

“我也好像听到了。该不会出什么事吧!?”右边哨兵有点担心。

“按说这时候不会有什么人来敢在吉安城闹事,咱们可有三个营驻守啊!”左边的哨兵给自己打气。

“你不要忘了茨坪那伙人。他们可真是厉害,上次,要不是兄弟我跑得快,早就把命丢在桐木岭了。”右边的哨兵心有余悸地拍着胸口。

“那是,那是。不过,现在大雪封山,又在几百里之外,他们不可能长翅膀飞进这吉安城吧?”左边的哨兵朝黑沉沉的四周张望了几眼。

“我想也是,这种天气下,就是神仙也攻不进吉安城。估计是哪个混蛋走火了。”右边这位放下心来。

“咦,好像有脚步声。”左边的哨兵喊道:“谁?口令?”

就在两个哨兵笨拙地从衣袖中抽出手,准备去拉枪栓时,孙荆的飞刀出手了。好!虽不是小李飞刀,例不虚发,倒也没有跑错方向。

“啪,啪啪…”、“嗒嗒嗒…”激烈的枪声从北门传来。

枪声惊醒了睡梦中的敌人,营房里顿时乱成一锅粥。敌兵纷纷从屋里跑出来,但无一例外的是衣冠不整、跌跌撞撞,没穿袜子的有之,穿反裤子的有之,找不到鞋子的有之。

一阵箭雨铺天盖地地飞过去,敌人倒下一大片。死了的自不待言,受伤的敌兵鬼哭狼嚎起来,各种呼天抢地、哭爹叫娘的喊声充斥营房。没受伤的一看,立刻又连滚带爬地退回屋内。

不是我看不起他们,实在是他们根本没有武器,用弓箭就足够了,子弹难得,我是能省则省。咱是现代人,做什么事都得有个成本意识不是!

这次除了分兵的九百来人之外,我带来踹营的主力有一千四百来人,有一半人有枪。敌人这个营只不过四百来人,我是怕提前暴露需要强攻才带这么多人来的。虽然没能不费一枪一弹占领吉安城,创造完美无暇的长途奔袭的特种作战记录,起码敌人最强的武装已在我掌握中,这等于宣布吉安城已经有一大半在我手中了。

“李得标,该你上场了。”我对身后胆战心惊的李得标做了个上前的手势,“命令他们出来投降!我们不再放箭。”

“是,我一定照办,一定照办。”李得标紧裹着大衣,两股战战地走了过来。看他那光溜溜的小腿,我就知道赵铁锤没给他穿裤子。

“弟兄们,我是你们营长李得标,咳…”,李得标嘴张得太大,被风给呛了一口。喘了两口气后,他接着喊:“出来投降吧,赤匪,啊…不,长官们不会再放箭了。”

听着自己营长的叫喊,看着外面明晃晃的大刀、光闪闪的箭头、黑洞洞的枪口,谁都知道大势已去,这时候,没有谁敢拿性命开玩笑。

留下孙荆和二中队看守俘虏,我带领其他人赶去增援北门。为了弥补孙荆的兵力不足,我将所有俘虏全部集中在一个房子里,俘虏们人挨人、人挤人,密不透风(坐公交车上班的兄弟们对这种沙丁鱼罐头的装载方式应该是深有感触的!)。同时,我还让孙荆从军械库里搬出十挺机枪对准房子的门窗,这种密集的火力,足以将敢于反抗的敌人打成马蜂窝。

花开两朵,各表一支。我们先来看看北门是怎么回事。

黄天行将先遣队兵分两路,从南门沿城墙分别插向东、西两门,最后汇集于北门。开始一切顺利,但在北门却漏掉了一个上厕所的哨兵,虽然也及时发现并干掉了他,但这个哨兵还是在断气之前扣动了扳机。

“糟糕,还是暴露了。”黄天行懊恼地拍着脑袋,“奶奶的,以后大牛有得笑话我们的了。”

“勤务兵,哪里放枪?”听到枪声,李耀文一个激灵从床上爬了起来。

“报告长官,好像是北门。”勤务兵披着衣服,战战兢兢地说(没办法,冷啊)。

“去问问是怎么回事。”(不好意思,当时江西的敌人比较穷,没有在吉安城楼上安装电话。)

“是。”勤务兵无可奈何的转身出去,“是哪个狗日的让我睡不了觉,还害得老子三更半夜地受冻。等老子找到了你,非向参谋长添油加醋告状不可!”

五分钟过去了,勤务兵没有回来,又过了两分钟,勤务兵还是没有看到影子。生性多疑的李耀文敏感地觉察到了情况有变,“不对劲,团部离北门不过两百米距离,平常五分钟就可打个来回,今天怎么还没见人影。在这非常时期,小心为妙。”

李耀文冲到门外大喊:“集合,所有人集合!”

在所有人都呵欠连天地集合完毕之后,李耀文命令一个参谋带领一个警卫排上北门城楼打探情况。

偏偏这个参谋是个胆小如鼠的人,一到北门喊了两声之后,发现没有回答就下令开枪。这一下让本来想用匕首、刺刀等冷兵器和敌人‘私了’的黄天行不得不开枪还击。黄天行在其他三门各留了一个排的兵力,现在北门他有两百来人,但只有百来条枪,而且全都是步枪。黄天行的先遣队本来只有七十支枪,在消灭了南、东、西三门的敌人后,枪支都留给了留守人员,所以加上缴获的北门敌人的枪,黄天行现在手头有百来条枪。

李耀文听到交战的枪声,知道情况不对,立刻派了几个通信兵分头去通知李得标营和城外的两个营。当然,这几个通信兵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