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革命到底 第二卷 吉安城风云 第四章 敲诈

du4893525 收藏 1 14
导读:异时空之革命到底 第二卷 吉安城风云 第四章 敲诈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94/


“司令员,城上的信号灯亮了!”大牛压低嗓门,兴奋地对我说。

与林浩分兵行动后,我和大牛带着主力在晚上十点左右抵达城外五里处的一片树林中隐蔽起来。虽然风雪和黑暗为我们做了最好的掩护,但我们依旧保持高度的警惕。不许走动,不许出声,更加不允许生火取暖。长时间的急行军使得每个人的内衣都湿透了,这一停下来不动,湿衣立刻紧贴身体,寒风从衣缝里钻进来,轻而易举地就把热气腾腾的衣服变成冰冷。三个小时下来,每个人都几乎冻成了冰雕。其他人还好一点,我是最痛苦的。咱哥们什么时候受过这种罪、吃过这种苦。在我心里把送我到这个时代来的不知哪路神仙给上了九百遍满清十大酷刑之后,看着战士们虽也是冷得发抖,但仍然默默不语地等待着命令时,我不由心中感叹:还是这个时代的农民吃得苦,跟他们比起来,我虽然营养比他们好,武功比他们高,但若论吃苦耐劳,我还显得要娇气得多。

看着城墙上信号灯三闪三灭,我心头一阵狂喜,“哈哈,吉安城是我的了,这次买卖又大发了!”

一通手舞足蹈的命令(借机活动一下已不听使唤的手脚)之后,部队按照原计划向吉安城急速推进。

“司令员,二大队向你报告,任务完成,敌人没有被惊动。”黄天行压着声音向我报告,说完还得意地瞟了我身边的大牛一眼。

“好!按原计划分头行动。”我早看见了黄天行的那点小动作,我铐,这时候还玩攀比。现在还处于危险境地,我姑且放过你们,等战斗结束了,我会让你们品尝生不如死的滋味。一丝残忍而满足的笑容绽放在我嘴角,大牛和黄天行同时打了一个寒噤。

我带着主力,以袁文才为向导,幽灵般地向敌人的营房潜行。大牛带一个中队去端敌人的团指挥所,黄天行则带着先遣队防守城门,同时消灭其他三门的敌人,占领整个城墙。

呼啸的北风、满天飞舞的雪花为我方的行动做了高质量的掩护。当敌人营门口的哨兵还在盘算换岗的时间时,就稀里糊涂地成为了俘虏。要不是我命令留下活口,他们俩就会步城门兄弟的后尘,撒手人寰了。这两人都活到了全国解放后,当文史馆找到他俩采访当日吉安战斗的情况时,他们步调一致地同时用手摸了摸脖子,长吸一口冷气,“想到那时我现在脖子上都还凉簌簌的。当时我们冷得实在受不了,正搓手、跺脚取暖,突然就被一支手从后面勒住了脖子。那手可真是有劲,我一下子就呼吸不了,完全没有力气挣扎,迷迷糊糊地被拖走了。”

“说,你们营长现在在那儿?”一个战士用匕首在敌哨兵脸上擦了擦。

“长官,饶…饶命!我说…我说,我们营长就…就在那座房子里,早…早就睡觉了。”不知是冷还是害怕,最大的可能是既冷又怕,敌哨兵上下牙齿磕个不停,结结巴巴地说。

敌营长李得标这几天过得可是舒心畅快,团长不在,剩下的三个营中自己资格最老,而且手中的营战斗力最强。参谋长虽说为人谨慎,把两个新兵营派驻城外互为犄角,但何尝不是对自己的信任呢!这两天,各大商号的筵席是流水般的宴请,红包如小山似的堆来。真可谓吃得油嘴滑舌,拿得手脚发软。这小日子,真是过得志得意满。

今晚李得标酒足饭饱,又搂着飘香楼的小百合调笑了大半宿,这会儿,正呼呼大睡。当我方一大队二中队五大三粗、铁匠出身的排长赵铁锤把冰凉的匕首架到他的脖子上时,这家伙还在说梦话,“小百合,你的指甲怎么这么尖?不过你的手还真滑,来,我们再亲一个,唔……”赵铁锤躲闪不及,他那双老茧密布的粗糙大手被李得标啃了个口水长流。自此,赵铁锤就成为了全纵队的明星人物,人送外号:玉手芊芊。

赵铁锤老脸红透,如同煮熟的龙虾。羞愧之下,赵铁锤一把将李得标从被窝里拎了出来,按在桌上。其他战士用衣服堵住了小百合的嘴,连人带被子捆成一团。

骤然从热乎乎的被子里被拖出来,又亲密接触于冰冷的大理石桌面,穿着短衣短裤的李得标一下就清醒了过来。

“啊…唔”李得标条件反射的叫喊还没出声,就被赵铁锤给生生捂住了。不过,这回,李得标是亲不到赵铁锤的手背了。

“不想死就不要出声。不然,就看是你的脖子硬,还是我的刀快!”赵铁锤一副希望李得标挣扎叫喊的表情,让李得标紧闭双嘴连连点头。

“好啦,铁锤,可以松开他的嘴了。”看到这精彩的一幕,要不是身处敌营,我一定忍不住爆笑。不过这时候,也该我出场了。

“各位老大,各位老大,有话好说。在下是赣军营长,各位老大要钱,千儿八百的没问题;要物,您尽管说,只要这吉安城有的,没有我李得标拿不到的。”这李得标明显是个老兵油子,在这种场合下居然还沉得住气,没有吓得尿裤子,不过也许是天气寒冷,把尿又冻回去了。但这家伙眼神实在不怎么样,竟然没看出我们是什么人。看来是我们的衣服太没特色,一点都不够新潮,让他看不出我们的身份。但是,这不能怪我,这大冬天的,我能给大伙找到棉衣穿就够难为的了,哪能讲什么布料、款式、流行色之类的。

“哦。那我想要这吉安城,不知行不行?”我的好玩心性上来了,决定逗逗这家伙玩玩。

“这…”李得标为难地说:“各位老大,这个要求我作不了主。要不,我送各位老大一批军火和粮食,大家交个朋友,如何?”

“行啊。我就要四百条枪算了。”我一脚踏在椅子上,作土匪状乜斜着眼睛看着李得标。

“四百条?!”李得标苦着脸说:“各位老大,这可不行。您这岂不是缴了我全营的枪么!”

“是啊,没错。我们就是缴你们全营的枪来的。”

“你们……?”李得标疑惑地看着我。这家伙看来智商不高,这时候还没弄清我们的身份。

“我们是从茨坪来的。”时间紧迫,我不想在跟他废话,“快说,你们营的兵力是怎么分布的,武器放在哪儿?”

“我说,我全说。”听说了我们的身份,李得标立刻浑身瘫软,看来上次桐木岭的经历让他记忆深刻,“我们营三个连全在这旁边六个大房子里睡觉。为了防止出事,所有武器现在都集中在军械库里,诺,就是那间屋子。”

“吉安城里除了你们营外,还有什么其他兵力没有?”我走近一步,盯着李得标的眼睛问。

“还有参谋长李耀文在团部的两个警卫排和团部通讯班、参谋,大概有一个连的人。”李得标估摸了一下,接着说,“再有就是公安局的两个保安大队,大约三百来人,驻扎在城北,他们没什么战斗力。”

“还有什么隐瞒的没有,我们的铁锤可是很希望你说假话的。”我冷冷地逼视着李得标。

“没有,绝对没有!我若敢有半句假话,天打雷劈。”这家伙为了活命,赌诅发誓起来。

“好,你若说的全是真的,我就饶你不死;你若敢说假话,我有各种大刑等着你!”这家伙以后说不定还有用,在我现在实力还不强的情况下,弄这么个窝囊废作对手,总比换个强手来要有利。所以,这家伙的命可得留着。

“啊…嚏!”李得标抵挡不住恐惧和严寒的双重折磨,英勇地感冒了。鼻涕口水又喷了赵铁锤一手。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