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革命到底 第二卷 吉安城风云 第三章 进城

du4893525 收藏 2 1
导读:异时空之革命到底 第二卷 吉安城风云 第三章 进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94/


晶莹洁白的雪花纷纷扬扬地飘洒下来,堆挂在树枝上,铺盖在草地上,给整个大地披上了一床白色的大棉被。往日的青山绿水,放眼望去白茫茫一片。临近年关了,人们都在为过年作准备。有钱人自然是张灯结彩、杀猪宰羊。穷人们也想尽办法,从米缸中刮出最后一粒米为全家人做一顿稠一点的稀饭,不再是平常的清水照人。女人们在锅台边展示着自己的手艺,男人们围着塘火聊着明年的春耕和交租,孩子们在堂屋里或雪地中打打闹闹。人们都沉浸在过年的喜庆当中。

这个时候,一支披着白色披风或白布的队伍正急急忙忙地在泥泞的山路上跋涉。

“司令员,黄天行他们这会儿应该快进城了吧?”大牛抹了一把脸上的雪水,问道。

“他上次报告说大部分人已经混进去了,应该没问题。”我喘了一口气,拍了拍大牛的背(本来是想拍他的肩,他太高,我拍不着)。毕竟是结拜兄弟,我跟大牛的感情是没得说,“大牛,这次行动你一定要冷静,在没有掌握城门之前,千万不能暴露。尤其是你那大嗓门,绝对不能像以前打仗那样大喊大叫,声震如雷,敌人没被枪声惊醒倒被你的喊声惊动了。”

“大哥,你就放心吧。干这活就跟打兔子一样,不能把它给吓跑了。我打了那么多年的猎,哪能不知道!”大牛挥了挥手,满不在乎地说。

“不是吓跑敌人的问题。一旦敌人提早发现了我们,我们就失去了偷袭的优势。敌人凭借城墙来抵抗,我们没有重武器,硬攻是攻不进去的。等到天亮了,新兵营的敌人发现我方牵制兵力不多时,就会冲到城下,攻击我们的后路。到时候,敌人前后夹击,我们非吃大亏不可。黄天行他们更是会被敌人给包饺子呐!这个道理你想过没有?!”我皱着眉头,严肃地对大牛说。

大牛可是我最信得过的心腹,也是我将来手下最勇悍的大将,不能只会冲冲杀杀,一定要具有战略、战术意识和指挥员的心理素质。在这方面,我可没少下功夫。可这小子对我虽是忠心耿耿,但就是不爱学习,看到书本就喊头疼。上次那500个战斗命令用语,还是我把他关在禁闭室,不给他饭吃,他饿得受不了才拼命学会的。这家伙特别能吃,一顿吃掉三人的份量还只说半饱。他还特别好吃,尤其喜欢野猪肉。自打我们来到慈坪,方圆几十里山上的野猪都搬了家。

在吃野猪肉这一点上,王佐跟他大有知己之感,二人因此结成了莫逆之交。在日后的漫长战斗岁月中,此二人互相救助、互相支援,不知谱写了多少荡气回肠的英雄赞歌,被誉为我军革命战斗情谊的典范。因为二人都有一个共同的信念:千万不能让这小子死了,他上次多吃了一块野猪肉,我还没赚回来呐!

“司令员,我知道了。”大牛耷拉着头,作心服口服状。我铐,一看他这副标准的受训模样我就知道我又白费口舌了。这家伙脑子里不知又惦记哪头野猪去了。哎,我是恨铁不成钢啊!

“参谋长,命令部队加速前进。一定要在天黑前赶到指定位置!”我回头对深知大牛性格、正暗自偷笑的林浩说道。

“是!”林浩强忍着笑意,憋红着脸回答道。

自从王佐、袁文才加入我们后,我们就开始实施偷袭吉安城的计划。敌人的兵力分布和城里、城外的地形,我们都已经摸清楚了。现在又有了两个地头龙,我们的胜算大增。在黄天行的强烈要求下,我同意由他亲自带领300名信息中队和作战中队的战士,化妆成农民、樵夫、走江湖卖艺的、进城卖菜的等等,分头混进吉安城,在吉安城的大平米行会合(这个小米行老板的儿子是我信息中队的一名排长,这里是我方在吉安城的主要联络点)。袁文才为人机警,熟悉情况,我让他带着两个部下加入黄天行的队伍中。敌人的两个新兵营驻扎在同一个村子里面,我派了林浩带领300名擅长挖陷阱、插竹签、埋地雷的战士去牵制。为了让敌人感觉到火力威胁,我给林浩拨了200支枪,其中包括6挺机枪。王佐带他剩下的人加入林浩这一队。我则和大牛带领主力,直插吉安城。

“同志们,我们都顺利混进了吉安城。”黄天行看了看围在四周的中队长和班、排长们,“第一步我们成功了,敌人还没有注意到什么情况。现在,根据作战计划,我命令:凌晨一点开始行动,目标,南门及南门城楼。一定要快、要猛,千万不能有动静,让敌人引起警惕。这次偷袭能不能成功,全看我们是不是可以静悄悄地拿下南门。”

“是!”众人压低声音回答道。

“信息一中队二小队去占领南城门,作战中队去消灭城楼和城墙上的敌人。其余部队分头占领附近各制高点和有力地形,防止敌人反扑。如果被敌人发现了,就改为强攻,各部队一定要坚持到主力进城!”林浩手往下用力一劈,坚定地说。

“是!坚决完成任务!”大家的眼里都露出了坚毅的目光。

“同志们,这次可是我们二大队露脸的好机会。”黄天行吐了一口粗气,“平常一大队那帮家伙老说打仗还得靠他们,我们只能打打下手。这回,我可是拼了老命才从大牛手中把这次战斗中最重要的任务抢到手。我们一定要干得漂漂亮亮的,让那帮家伙知道,打仗没我们二大队就不行!”

“是!大队长你就放心好了,这次我们绝对干得干净利落,给我们二大队长脸。”众人都摩拳擦掌起来,跃跃欲试,眼光炙热得可以烧毁一切敢于阻挡他们的事物。

凛冽的北风夹杂着大团大团的雪花,在空旷的城墙上呼啸着来回。刺骨的严寒冻得城墙上的敌人纷纷躲进城楼里。那几个倒霉的被留在屋外执勤的士兵也都骂骂咧咧地将衣领竖起,把帽沿放下,双手插进衣袖里,缩到城角避风去了。

在门口斜挂着的灯笼的昏黄的光线下,两个冻得哆哆嗦嗦的哨兵正在骂娘,“狗日的班长,他自己回去烤火睡觉,让老子在这里受冻。”

“就是,他王麻子不就是把妹子送给连长当小老婆了。他妈的现在拽得跟二五八似的①,一天到晚对我们哥俩呼来喝去。”

“他娘的,哪天上了战场,我非打他黑枪不可!”

“呜…”两个哨兵同时被捂住了嘴,也几乎同时,喉咙都被冰冷的匕首温柔地开了一个洞。

剥掉敌人哨兵的大衣,将尸体拖到门边的暗角处,我方两名战士迅速装扮成为守门的哨兵。南门易手。

作战中队在黑暗中无声无息地爬上了城墙,一看,城墙上空无一人。中队长手一挥,6个战士手持匕首分头向左右两边潜行过去。避风处躲风的哨兵这时差不多都冻得没知觉了,而且城墙上避风的地方小,他们一个个都分散开了。五分钟不到,南门城墙上走动的哨兵就都变成了我方的战士。

“上!”中队长带着其他战士迅猛而无声地扑向城楼。城楼里的敌人此时正在昏睡之中。这种天气下,慈坪的共匪还在几百里之外,城内的长官们正抱着妓女们喝酒打牌睡觉,谁会管他们。所以,他们个个都睡得如同死猪般。

一个战士往门轴里倒了一点菜油,门被悄悄地拨开,没有发出一丝声响。战士们一个接一个蹑手蹑脚地进入房里,分头站在床边。中队长的手有力地往下一切,这个手势宣告了屋内一个排的敌兵的解脱。没办法,我虽不想多杀人,但为了隐蔽,这些敌人必须悄无声息地干掉。

注:①意即神气的不得了。二五八即麻将里的二万、五万、八万。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