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革命到底 第一卷 1927年 第六章 出路

du4893525 收藏 3 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94/



九月的茨坪,天气十分炎热。经过白天火热的太阳肆虐过的大地,入夜后将储藏的热量散发了出来,有如蒸笼一般把人蒸、烤得汗出如浆。空气中没有一丝风,只有夏蝉的声音依旧嘹亮。当地的人们为了降温,往往在地上浇一些水,雾气在“滋滋”声中带走些许的热气,虽不足以完全把温度降下来,却也能使人稍稍感到一丝清凉。

这是到达茨坪的第二个晚上,部队已各自驻扎完毕,等待我下一步进军的指示。而这时候,我却正在院子里陷入了长时间的沉思中。如果仅仅只是思考部队的下一步行动,我还不用想这么久,令我反复考虑的是自己在这个时代的定位、我的部队的定位、中国革命因我的意外到来可能改变的走向问题等等。

“不知不觉来到这个时代已有两个月了,我也成功地带领一支部队来到了井冈山地区。下一步我是上山去打游击,还是以茨坪为中心建立根据地?这时候,毛主席领导的秋收起义应该开始了吧?”我恼怒地拍了一下头,心中无比悔恨。中学的历史课本只对中国革命史进行了简单的概论,自己平常看革命历史小说时又光顾看战争场面,一点也没在意历史事件发生的具体时间。这下可好,你叫我到哪里去找《中国革命史》之类的书籍参考。

“书到用时方恨少啊!”我长长地吐了一口气,叹道。

“不管它,反正如果这个时代与历史平行的话,那么在1928年4月,MAO泽东会与ZHU德在宁冈砻市会师我是知道的。而在这里也有一个军队的委员,不过他叫林东渠,到时候,我只要派人去联络上他们就行了。现在主要该考虑的是我自己在这个时代如何定位。是不是像21世纪时许多人设想的那样,以我现在手头的力量为基础,建立自己的根据地,组建自己的政党,不断扩大自己的地盘,壮大自己的武装,依靠自己对历史走向的先知来灵活地处理与国际、国内各种势力的关系,最后我来一手改变历史呢?哈哈,这个想法挺诱人的吗!”我露出志得意满的笑容,顿时踌躇满志起来。

“不过这样一来,我可就要与人民党分道扬镳了。”想到这里,我不禁一阵心慌意乱,“与MAO泽东、PENG德怀、LIN彪、LIU伯承这些伟大人物的同人对垒,我能赢吗?”我的脑海里出现一个大大的问号。

“首先从政治理论上讲,当前中国社会有三民主义和共产主义两种流行理论,都具有相当的拥护者。三民主义主要以地主、资本家和军阀为基本组成。而共产主义的对象主要是工人、农民、城市贫民和小手工业者等等。这两部分人已瓜分了这时中国的所有阶级构成。我要建立自己的政党,该用什么理论去和他们相争呢?用后世的‘三个代表’吗,它虽然先进,但与这个时代显然不符。要不建立一个资产阶级政党,使中国成为资本主义强国,这样日后美国就没有‘红色中国’威胁自由世界的借口来长期打压、封锁中国了。问题是且不说英、美等帝国主义会不会放下肢解、削弱中国的一贯国家政策,单就国内的实际情况就否定了这种设想。这时的中国资产阶级从严格意义上说还不能称为一个成熟的阶级,其主要组成大都为官僚资本家和大买办资本家,封建意味太浓,真正的民族资本家和小资本家很少,还不具备挑战其他势力的实力。而且中国是一个根深蒂固的封建农业国家,主要构成基石是占人口80%以上的农民,只有争取了这批人的拥护,革命才能成功。争取他们,我争取得过最擅长政治思想工作和发展群众的人民党吗?”想到这里,心头一阵燥热。我端起茶缸喝了一大口凉水,又拿起蒲扇狠狠地扇了几下。

“再说军事上,我现在虽然有了一点实力,但将不过两、三人,兵不过一、两千。这点兵力,不说老蒋的中央军,就是李、林会师后的部队,都能把我给灭了。虽说这两个月我也指挥打了一些仗,但都是小规模的战斗,真正大规模的战役指挥,我还一窍不通。而且我几次漂亮的战斗,都是从后世偷学的皮毛经验,加上自己的一点小聪明和运气才打赢的,真正的战略思想我全无,战术指挥也还是新手。指挥打打游击战还凑合,要争霸天下,我会被林主席如秋风扫落叶般一扫而空。”一股寒意爬上我的脊背,在这人人挥汗如雨的季节里,我却入坠冰窟。

“此外还有行政上,要建立自己的政权,要建立自己的工、农、商业体系等等,这些都需要有大批优秀的行政、经济人才。我现在手下会打仗的人才有几个,会干这一行的一个都找不到。这种人才在这个时代又特别难寻,我总不能靠抓敌人的官吏来管理我的政府和经济命脉吧!”

“还有人格魅力方面,在来这里之前,我是连班花都搞不定的,一见到美女就脸红、发呆。就这种号召力,又怎能感染那些抱有坚定共产主义信念的老帅、大将们投奔到我这里!”

自此,我来到这个时代后一直引以为豪的21世纪身份的历史优越感荡然无存。

“各位弟兄们啊,一定要多多认真读书,多参加社会活动,努力提高自己的学识和活动能力。不然,机会到了你们手中也把握不住的啊!”我的心,在流血……

不能独立改变历史,那就忠心耿耿追随林东渠打天下,在战争中不断去影响他,使他由一个坚定的国际共产主义者变成一个真正中国的人民党员,变成一个国家利益高于一切、以中华民族的腾飞为己任的革命者。

确定了自己在这个时代的定位后,我的心头犹如放下了一块大石般轻松。毕竟,要和林东渠争天下,我还是心口怕怕的。既然要在林东渠手下当一员战将,那就首先要把现在手中的部队变成一支无敌的雄狮。

“游击战是目前,也是今后几年的我们的主要作战方式。历史上在经过几次反‘进剿’、‘会剿’的战斗磨合后,红军取得了丰富的作战经验,MAO泽东总结了‘十六字诀‘的游击战争的基本作战原则和诱敌深入的方针,最终形成了红军的全部作战原则。但红军高层内部一直围绕游击战的合理性存在分歧,后来更是成为了王明、博古等人攻击MAO泽东,剥夺其红军领导权的借口。直到1935年的遵义会议期间,才重新肯定了以MAO泽东为代表的正确军事路线。到了1936年12月MAO泽东写了《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一书后,才最终从理论上确立了游击战的历史地位。其实游击战可以说是后世特种作战的早期雏形。我虽然没有经过正规的21世纪特种作战训练,但可以把这种作战理念及一些我看过的战例和电影案例拿出来,与林浩、黄天行、大牛他们一起讨论,结合部队的现状,设计一套自己的打法,进行针对性的训练,相信只要能有两到三个月的相对较稳定的时间保证训练,我就一定能拥有一支具有先进作战思想的无坚不摧的部队。”

“勤务兵”我放下手中的蒲扇,对门口喊道。

“到。”

“去把大牛营长、林营长和黄营长(金坑整编时,纵队分为三个营,他们三个升为营长)叫来,我有要事和他们商量。”

“是!”

一个小时后,在我滔滔不绝地喷洒完口水后,大牛三人目瞪口呆地望着我。

“原来仗还能这么打!司令员,你这些理论和案例是从哪里知道的?还有以前的单兵掩体、倒打、侧打火力点、土坦克……有时候,我真怀疑你是从哪儿学来的。”不愧是黄埔生,林浩对我产生了怀疑。

“呵呵,这个吗……”我自然又是一通胡侃神聊,蒙了过去。要是告诉你们实情,那我还混个屁啊!别看我在美女面前不知所云,但若要论吹牛,我可一点不含糊。

凌晨鸡叫时分,我们四人制定了一份新的编制组成和训练计划。全纵队改为下辖两个大队,我为纵队司令,林浩为参谋长,一大队大队长大牛,全大队1500人,主要学习正规的游击战法(麻雀战、破袭战、地雷战……)和运动战、阵地战;二大队大队长黄天行,全大队1000人,下设四个中队,分别是信息(侦察)中队、情报分析中队、作战中队和后勤中队,他们除了要学习一大队的大部分课程外,另外增加了特种作战的各种战法的学习、训练。各种战法都是我们四人在半个晚上大概加估计出来的,基本上都是有战略、战术思想而缺乏具体的作战条例,我们的做法是边练、边想、边磨合、边完善,最后到战场上去检验。

至于训练安排为:早上5点起床,负重50斤跑20公里山路,来回40公里,这是我们以后基本的作战保证,所以要高标准;吃完早饭,2个小时的战术课,然后是2个小时的战术对抗;吃完中饭,马上进行对抗总结;接着是体能训练,俯卧撑50个一组,每次2组,在10分钟内完成3组;徒手攀岩8×300米;武装泅渡5000米……,晚上射击训练(我们今后的战斗更多的是在夜间进行,故射击放在夜间训练)、大刀训练……

“嘿嘿,这下可够你们喝一壶的了!”我满足的笑容让大牛他们三人有了马上削减训练强度的强烈冲动。终于体会到了贺连长训练我时的感觉,真是好爽啊!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