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56/

12月1日,由于广德已失,负责外围的第11师已无守备的必要,于是也开始了撤退。

队伍离南京的方向越来越远,刘建业的心情也越来越沉重。一方面,他知道,随着南京外围阵地的不断失守,南京的陷落已经是不可避免,日军肯定会在中国的首都大开杀戒,向溃散以后放下武器的中国军人和南京的居民,举起屠刀,发泄自己的兽欲,同时也达到所谓震慑敌国人民的目的,制造出人类文明史上有数的几个惨绝人寰的惨案之一的南京大屠杀,那可是至少三十万人的冤魂,这个时间也是前世身为南京人的刘建业心里永远的痛;另外一方面,自己派出去的黄峰,有没有把自己妻子一家人接出南京,至今还没有接到一个准确的消息,自己的力量实在有限,不可能挽救出南京的百姓和十几万军队,只能尽力先救出自己的亲人再说。除此之外,南京还有一批自己在实习期间结识的教导总队的将士们,虽然和他们交往时间很短,可是自己和他们之间的关系却很融洽。教导总队,现在是守卫南京的主力部队之一,他们有多少人能够在那场浩劫里幸免于难呢?

副旅长韩应斌看到刘建业这个自己的搭档和小老弟的情绪有一些低落,就过来说:“仲良,不要过于丧气了,你已经做了你能够做的了,在你的位置上,没有办法做得更好了。实在要怪的话,就怪鬼子的实力,实在太强,我们的确很难支持得住。不过,你不是说过,我们中国是有办法的吗?胜也罢,败也罢,就是不同它讲和。怎么才打了几个败仗,就开始灰心丧气了呢?”

刘建业摇了摇头,说:“我倒不是灰心丧气,失去信心,而是担心一件事情。首都,眼看就保不住了,不出多久,肯定就要丢失。鬼子前面一阶段,损失很大,仗打得很艰苦,而且,他们扬言要三个月灭亡中国的大话,现在也破灭了。以我的估计,他们在攻陷南京以后,肯定会对那里的老百姓和被俘的军人,大肆屠杀泄愤,同时也对我国其他地方的民众进行所谓精神震慑的。那可是至少几十万条人命,你说,我能有好心情吗?”

韩应斌说道:“仲良,你未免过虑了,日本可是早就签署过《海牙公约》和《日内瓦公约》的,被俘军人和战时平民,他们是受到国际公约保护的,想来日本人不会那么乱来的。不然,他们可是要失信于世界的。”

刘建业等到韩应斌说完,接过来说:“不能对所谓的国际公约有什么期望,那只是在列强之间才被遵守的游戏规则,日本根本就不把我们中国人当人看。他们的文化里也看不起放下武器投降的军人,认为投降是一种耻辱,只有用血来清洗。以他们的信念,屠杀敌国老百姓和投降的军人,根本不是犯罪,而是炫耀自己的武功,震慑敌国抵抗意志的重要手段。况且,日本也从来就不讲究什么道义,他们也早就签署了不使用化学武器的国际公约,可是,他们不还是使用了吗?所以,所谓的公约,在他们看来根本就是废纸,只有他们认为他们的行为会招致相等甚至更加严厉的报复的时候,他们才会不使用超出国际法规定的手段。问题在于,我们没有相对应的手段对他们进行报复,所以,他们肯定会肆无忌惮的。”

韩应斌说道:“我还是不太相信你说的,我不相信他们会是那样的,那样的话,他们和一群野兽有什么区别?”

刘建业说:“日本军队就是一群野兽,他们杀起老百姓来,根本就是不遗余力,以前,他们在旅顺不就干过吗?”

韩应斌还是有不同意见,说道:“这都过去几十年了,他们也不象以前那样的,战前,我们看到的那些日本教官,他们不少人不是还不错吗?很有礼貌的。”

刘建业答道:“他们那是外表上有礼貌,骨子里面就是野兽。江山易改,秉性难移,一个民族的传统,不是那么容易改变的。他们只要有机会,必然会显露本性的。”

韩应斌似乎觉得再这样争论下去,没有任何的意思,就说道:“好了,我们都不说了。现在,我们都希望南京城能没有事情吧。”

刘建业叹了一口气说道:“我也希望我是杞人忧天。现在,希望上天能够保佑南京城的人们吧。”

两人无语,继续带着队伍转移。

12月2日,日军大本营下达进攻南京的命令。各路日军进迫南京外围。南京卫戍部队以江宁镇、牛首山、淳化镇、汤山、龙潭一线为正面阵地;板桥至淳化一线,孟塘至龙潭一线为防御主阵地;雨花台、紫金山、乌龙山、幕府山、及南京城垣为防御复廓阵地。(这里,我想多说一句,作者我居住的地方就在牛首山,板桥,雨花台附近。)日军“百人斩”竞赛开始被日本媒体报道,向井敏明与野田毅已随队攻到丹阳县城。他们一路上逢人便杀,一共又杀死了70名中国人。其中,野田毅杀死了40人;而向井敏明杀了30人。

12月4日,第11师转移至宁国待命,监视南线日军,避免他们向皖南和皖赣交界地带进攻。

随着12月13日这个日期的一天天接近,刘建业的心情也是越来越沉重,有时候连吃饭的时候,都莫名其妙的发愣,晚上睡觉都难以入眠,经常在早上时候,双眼就带着血丝,烟也抽得凶了,整个人看上去很颓唐。副官杨舟想了各种办法,想要让自己的长官不再这样下去,可是,却没有任何效果。

12月5日,(南京战役)日军开始攻击守军主阵地。至8日,日军分别占领南京东郊的汤山、半边山,南郊的湖熟、淳化和秣陵关,西南郊的板桥、大胜关。守军主阵地各部队撤退。日军接踵追击,迅速进至复廓阵地之前。9日,日军发出通牒劝告守军投降,遭到拒绝。伪上海特别市政府成立,由汉奸苏锡文任市长。

12月6日,汪精卫在汉口主持召开国防最高会议第54次常委会议,决定接受陶德曼调停,“实现中日和平”。

12月9日,(南京战役)日军第9师团进抵光华门。南京外围前沿阵地守军已逐次退入复廓阵地固守。

12月10日,(南京战役)占领南京外围阵地的日军对复廓阵地展开猛烈的攻击,集中步、炮、空协同的威力向各城门猛轰。当天下午就有一部分日军窜入光华门外廓,经尽力反击,到黄昏时才把窜入的日军打退,修好被轰毁的城墙缺口。

这一天的中午,日军向井敏明与野田毅二人随第16师团攻至南京紫金山麓。当他们再次会面时,“战绩”为106:105,向井敏明比野田毅多杀一人,但是因为分不清到底是谁先杀满100人的,胜负难决,于是又重新开始以杀满150人为目标的竞赛。嗜血成性的向井敏明对《东京日日新闻》社(现日本《每日新闻》社的前身)的记者说:“不知不觉中,我和野田都超出了一百人,好高兴啊!我的‘关孙六’(日本刀名——注)是因为在劈一个家伙的时候,连他的钢盔和身躯都成了两片,因而刀刃受了点损伤。战争结束之后,我一定会把这把日本刀赠送给贵社。”

12月12日,正午,敌主攻方面的雨花台被敌攻陷。那里的守军第八十八师孙元良部由城墙爬进城内,径趋挹江门,企图由下关渡江逃脱。经卫戍司令部指定的戒严部队宋希濂部堵劝,收容约2000人,仍由孙元良率领回中华门附近作战。到下午4时许,俞济时部第七十四军又由三汉河向下关搭浮桥,作向下关撤退的准备,又经长官部制止。这时,敌虽猛烈攻城,雨花台和紫金山第一峰据点被敌占领,但战斗并没有到最后分晓阶段。南京守军伤亡过大,形成溃乱。日军占领雨花台,并攻占中华门一段城墙。雨花台及中山门城墙被日军炮火击毁多处。守城各军闻雨花台失守,相继向城内撤退。

下午5时左右,唐生智向守城各部队长下达了撤退、突围的命令。由于安排不周,大部分部队没有按计划撤退,而是退入挹江门,造成极度混乱,使许多人在城门洞内丧生或淹殁在江里。因为许多部队并没有由正面突围,一起拥到下关去了。当时,有些部队长没有把突围命令传达下去就一走了事。许多部队由于主官的失踪,失去指挥,秩序大乱,许多士兵,徘徊在南京街头,像无舵漂船不知往何处去好;有的只好向难民国际委员会交出武器请求收容了事。守南京的十多万大军,就这样一阵风吹散了。首都宪兵司令萧山令中将为国捐躯。

12月13日,(南京战役)日军正式宣布,攻陷南京。日军另以一部渡江占领浦口。当晚,日本各地自发举行盛大灯火游行,热烈庆祝所谓大日本皇军占领南京的大胜,想在中国前线的皇军表示热烈祝贺。

这个时候,在南京的下关,许多失去组织的部队,还在纷纷地扎木筏抢渡,自相践踏,有的淹殁到江中去了。

也就是从这一天开始,南京城,这个中国的历史古都,建城时间比日本建国时间还要悠久的古老城市,东南地区的名城,六朝金粉之地,江南帝王之都,当时的中国首都,在日本军队高高举起的屠刀下,经历了历史上的第三次屠城。在未来的一个月时间里,南京,这座集山水城林于一体的美丽城市,成为了一座比起奥斯威辛集中营还要令人感到毛骨悚然的人间地狱。

13日,(南京大屠杀)约有十余万难民和被解除武装的中国士兵,被日军围逼到燕子矶江边的沙滩上,数十挺机枪疯狂扫射,顿时间,尸体蔽江,水为不流,至少有5万余人惨遭杀害。14日,日军在汉西门外又集体屠杀难民和非武装军警7000余人,江岸,尸体纵横,血流成河,汇向江流。15日夜,被日军俘虏的南京军民900余人,被押往上元门外鱼雷营江边,遭到集体屠杀,除9人侥幸逃生外,余者全部遇难。16日,日军在下关煤炭港、鼓楼四条巷一带屠杀我无辜同胞数万人。17日,日军在下关上元门屠杀我同胞3000余人、在三叉河杀害四五百人。18日,日军在下关草鞋峡将中国男女老幼同胞5.7万人集体残杀,“先用机枪扫射后、复用刺刀乱戮,最后浇以煤油,纵火焚烧,骸骨悉数投于江中”。在这前后,日军还在上新河一带残杀中国被俘军人及难民28730人。到处尸骸遍野,人血染地,南京成了一座血腥的人间地狱。

日本《东京日日新闻》从军记者铃木二郎记述道:“我随同攻陷南京的日军一道进城,在城内待了四天,目击日军无数暴行。”“十二月十三日,在中山门附近城墙见到极其恐怖凄惨的大屠杀。俘虏们在二十五公尺宽的城墙上排成一列,许多日本兵端着插上刺刀的步枪,齐声大吼,冲向俘虏们的前胸或腹部刺去。一个接着一个被刺落到城外去了。只见飞溅的血雨喷向半空,阴森的气氛使人汗毛直竖,我站在那里,吓得目瞪口呆,不知所措。可是,俘虏们有人脸上浮泛着冷笑,有人若无其事的大笑,等待着死亡。”

《东京日日新闻》同时以“‘刀劈百人’的超记录/向井一○六———一○五野田/两少尉更加延长赛程”为题,对这场血腥的杀人比赛作出了最新的报道。

12月14日,伪中华民国临时政府在北平成立。以汤尔和、王克敏、董康3人分任者政、行政、司法委员会委员长。其主体为行政委员会,下设行政、治安、文教、司法、赈济5部。辖河北、山西、山东、河南等省的沦陷区与平、津两市。

12月15日,(南京大屠杀)《朝日新闻》从军记者今井正刚说:“我于十二月十五日夜间,在大方巷《朝日新闻》办事处前面马路上,看到数千人头攒动,一望无际的中国人群,被赶赴下关屠场。在天色微明的扬子江畔,一片黑黝黝的尸体堆垒如山,在尸山里蠕动着人影,总有五十人乃至一百人以上,他们在日军刺刀的逼迫下转来转去拖曳着尸体,丢向江流里去。作业完毕,苦力们被排列在长江岸边,哒!哒!哒!一阵机关枪声,只见仰面朝天、翻身仆地、腾空跃起,一一都跌落江中,被滚滚波涛卷走。”据在场作业的一个日本军官说:“这里被杀害的中国人大约是两万人。”

12月17日,日军举行南京入城式,松井石根骑马经过中山门入城。蒋介石在武汉发表《我军退出南京告国民书》。

12月18日,日军命令华北方面军进攻山东。自称山东老百姓“父母官”的韩复榘在日军的进攻面前望风而逃,致使山东15.3万平方公里的大好河山轻易沦于敌手。

12月22日,(南京大屠杀)南京市崇善堂在难民区内组织了“崇字掩埋队”,下设4个分队,从本月起,南自中华门、通济门外,西自水西门外,东自中山门外,城内自城南经鼓楼至挹江门以东,共收尸112266具。世界红十字会南京分会从12月22日开始收埋尸体,第一天在清凉山埋葬尸体129具,在中华门外望江矶等处埋葬尸体650具。12月28日,一次收殓6468具,埋葬在中华门外普德寺,后来逐渐增加到9721具。他们的工作陆续做到第二年夏天还没有完结,到10月底,才把数字作一总结,共埋葬男女尸体43071具。中国红十字会掩埋尸体22300余具。此外,日军也处理了大量尸体。据日本南京碇泊场司令部少佐太田寿男交待,该司令部于下关地区“处理掉”尸体10万具,为此动用的船只有30只,卡车10部、负责搬运尸体的士兵800人。据战后发现的日本军官日记称,直到1938年的4,5月间,日记的主人,一名华中方面军的高级参谋,在乘坐汽车经过南京山西路的时候,还经常看到有野狗在啃食没有能够及时处理的遇难者尸体。

12月27日,日本占领济南。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