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军旅之随波逐流 抗战军兴 第三十八节 救援友军

国产坦克 收藏 0 32
导读:民国军旅之随波逐流 抗战军兴 第三十八节 救援友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56/


就在全旅官兵跟随全师向无锡转移的路上,刘建业借着中途休息的机会,把自己的贴身警卫,那个时刻跟随在自己身边,看上去沉默寡言的黄峰叫到了一边没有人的地方。


“少爷,有什么吩咐?”黄峰在被刘家老爷子派到自家的二少爷身边的时候,就被交待过了,不管少爷交待他办什么事情,他只管去完成。作为从小就在刘家里长大,早把自己的命运和刘家紧密联系在一起的黄峰自然是对此无条件服从。


“有一件紧要的事情,要交待给你去办,还要尽快的办好。”刘建业说。


“少爷尽管吩咐,我一定办好。”黄峰看到少爷的神情很严肃,意识到这件事情对于少爷,肯定是极为重要的。


“看来,鬼子马上就要进攻首都(注:国民政府虽然刚刚宣布迁都,但是,重庆只是陪都,南京依旧是中华民国的法定首都)了。首都的防御部队,在目前的情况下,肯定无法抵挡住敌人的进攻。所以,我要你赶紧赶到首都,去把少奶奶一家人全都从首都接出来,然后把他们送到宁波老家去。这件事情办的速度要快,最迟在月底就要办完,不要怕花钱,只要保住他们一家安全。事情办好了,你再从家里赶回部队。还有,不要让外人知道这件事情,你明白了?”刘建业知道这件事情不能大张旗鼓的办,不然会被人们认为他动摇军心,一传出去,自己在军队里的前途就不好说了。


“明白了,少爷,我一定办好。”黄峰可不管那么多。他只知道,少爷交待办的事情,他就一定要办好。


“好了,找个机会,我会让你从队伍里离开的。”刘建业说。


交待完这件事情,刘建业只能说是略微的放下一点心。下面的战事就是南京保卫战了。南京保卫战之后的事情,就是让刘建业对日本人永远也不能释怀,一提起来就咬牙切齿的南京大屠杀。


日军由杭州湾登陆后,蒋介石想把部队向原阵地后方稍撤,即把右翼(原中央兵团)撤到青浦、白鹤港之线,结果也站不稳脚。于是左翼兵团又不能不连带一起,向吴(苏州)福(山)线既设阵地转进。这时,受敌机动性较强的海陆空军的追击,部队不能不尽量疏散,国军的指挥官们对于如何合理的安排几十万大军的安全撤退显然没有任何的经验,就使原来已经混乱的部队更不好掌握。加之既设阵地线上既没有设留守部队和向导人员,也没有工事位置图。部队转进到来后,找不到工事位置;找到了工事位置,又没有打开工事的钥匙。以致在敌跟踪追击的情况下,没有占领阵地的余裕时间。因此,在吴福线上还没有站稳脚时,敌人已从吴福线的两侧(平望、福山、浒浦)进行威胁,只好继续向锡(无锡)澄(澄山,江阴县城)线既设阵地撤退,终于在锡澄线上也没有站住脚。


战局的演变,使蒋介石筹建了多年的吴福线和锡澄线国防工事,丝毫没有起到阻止敌人前进的作用,出乎意外地迫使他急于解决南京防守的问题。为解决这个问题,11月中旬,蒋介石连续在他的陵园官邸召开了三次高级幕僚会议。


幕僚会议上,大多数人都认为,我军应坚持持久消耗战略原则,不应该在一城一地的得失上争胜负,而要从全盘战略着眼,同敌人展开全面而持久的战争。如果拖到日本对占领我国的每个县要出一个连,甚至一个营的兵力来防守战地,即使它在战术上有某些胜利,但在整个战争上它非垮台不可。对于南京的防守问题,则认为日军利用它在上海会战后的有利形势,以优势的海陆空军和重装备,沿长江和沪宁、京杭国道(宁杭公路)等有利的水陆交通线前进,机动性大,后方联络线也很便利。而南京在长江弯曲部内,地形上背水,故可由江面用海军封锁和炮击南京,从陆上也可由芜湖截断我后方交通线,然后以海陆空军协同攻击,则南京将处在立体包围的形势下,守是守不住的。我军在上海会战中损失太大,又经过混乱的长途退却,已无战斗力,非在远后方经过相当长时期的补充整训,不能恢复战斗能力。基于我军当前的战斗任务,为贯彻持久抗战方针,应避免在初期被敌强迫决战。故应以机动灵活的运动战,争取时间,掩护后方部队的整补及进一步实行全国总动员,争取在有利时机集中优势兵力,对敌进行有力的打击。针对以上的情况判断,白崇禧,刘斐,何应钦和徐永昌都认为南京是我国首都所在,不作任何抵抗就放弃,当然不可。但不应以过多的部队争一城一地的得失,只用象征性的防守,作适当抵抗之后就主动地撤退。对兵力使用上,以用12个团,顶多18个团就够了,部队太多将不便于机动。


就在这种情况下,那个曾经两次发动军事反蒋,两次都被蒋介石打垮的唐生智唐孟潇,却站了出来,主张南京非固守不可。他的理由是南京是我国首都,为国际观瞻所系,又是孙总理陵墓所在,如果放弃南京,将何以对总理在天之灵?因此,非死守不可。实际当时主力部队已下令向广德、安吉、宁国一带退却,连陈诚、顾祝同都已到皖南一带去部署部队的整补工作去了。即使下令死守南京,又有什么部队可以使用?


直到第三次幕僚会议上,唐生智仍坚持固守南京,蒋介石明确地同意他的意见。蒋问:“谁负责固守南京为好?”这时没有一个人作声。最后唐生智打破了一时的沉寂,坚决地说:“委员长,若没有别人负责,我愿意勉为其难,我一定坚决死守,与南京城共存亡!”蒋说:“很好,就由孟潇负责。”蒋并望着何应钦说:“就这么办,有什么要准备的,马上办,可让孟潇先行视事,命令随即发表。”蒋介石决定了南京防守方针后,唐生智在11月20日先行到职(命令24日才发表),组织南京卫戍司令长官部。首先把第七十八军宋希濂部由第三战区预备序列调归卫戍军序列,并准备调广东的第六十六军叶肇部也参加防守南京,连在武汉的第二军团徐源泉部也正在向南京输送中。此外参加防守的还有原在南京的教导总队、宪兵团等。防守计划大体分作两线配备。即一部占领自京芜路上的大胜关起,至淳化镇、汤水镇(汤山)、龙潭这一弧形线的前进阵地。主力占领复廓阵地,就原有永久工事增强成为闭锁式或半闭锁式阵地。


作为后来人,刘建业当然很清楚,那位志大才疏的孟公,根本就没有能够坚守住南京,而且,就连给部队下达的撤退命令都是前后矛盾,混乱不堪。连他自己都是找了一艘下关电厂的小火轮,带着警备司令部的军官们,从下关渡江,逃到浦口,最后坐着一辆牛车,到了扬州。为了保住家人的生命不被攻进南京以后到处肆意疯狂发泄着兽行的鬼子兵残害,刘建业也就只有出了下策了。


11月21日,国军空军节由他而来,空军英雄高志航牺牲周家口机场。作为东北军空军飞行员的高志航在918事变以后,随着东北军撤入关内,首先分配到杭州笕桥航空学校担任空军少尉见习,在航校半年后,又提升为空军教导总队少校总队附。蒋介石五十大庆,全国献礼祝寿,英、德、意各国为推销飞机,派飞机在南京上空表演作战技术。高志航当时在杭州留守,闻讯后自动进京表演。高志航以各种特殊技术表演。蒋介石观看后,询问表演的飞行员是谁?有这样高超技术。毛邦初说:“是高志航总队附在表演。”蒋介石立即命令召见。蒋对高说:“你的技术很高,敢超技术水平。”当即把自己的“天窗号”飞机奖给了高志航自用。由此高志航的名字人人皆知。此后,蒋介石命令他去意大利购买飞机。他到意大利,会见首相墨索里尼。中意双方协定,两国飞行员共同表演,高志航的技术在意大利上空施展开来,深受称赞。意大利军火商向他出售落后的飞机,用大批的金钱行贿。他拒不受贿,将意币抛地而去。他在向墨索里尼辞行时说:“贵国飞机已经太落后了,并且贵国用行贿方式出售飞机,我们中国人决不接受,请原谅。我们将去美国,再见。”当时意大利首相非常钦佩他的行为,即将身上自带的钢笔式手枪送给他作为纪念。同时又来电赞美高志航,不辱使命称号。七七泸沟桥事变后,全国总动员一致抗日。蒋介石说:“陆军由冯玉祥副委员长指挥,海空军由自己指挥。”蒋说空军出动一千架飞机作战。当时航委会秘书长宋美龄说:“出不了那么多!”蒋说:“出五百架。”宋说:“只有驱逐机一百架左右。”八一三凇沪抗战爆发,日本海军航空兵木更津航空队百架轰炸机开始轰炸江、浙两省,于八月十四日敌机八架,进入杭州市区上空轰炸。当时,航委会命令不抵抗,空军跑警报。而高志航主张“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家仇国恨,等待何时!日机乱炸我同胞,令人忍无可忍!于是他下令起飞,他首先拦住敌机歼杀,只见空中无数铁鹰,有的俯冲、有的仰攻,翻腾旋转得满天黑烟圈。他首开第一炮,击落日领队机。接着,各中、分队长在四面出击。十分钟战斗后,击落敌机六架,两架负伤逃跑了。辉煌战果,轰动全国。后来,日军调来其海军航空兵的精锐部队佐世保航空队二百架飞机(内中驱逐机一百架),与我军展开激烈空战。数月后,出现了中国四大金刚:高志航、刘粹刚(后牺牲)、李桂丹(高的部下,在高牺牲后继任第四大队大队长,后在武汉保卫战中与日机互撞时牺牲)、乐以琴,将日军四大天王分别击落,俘虏A天王,B、C、D三个天王阵亡于杭州、南京、上海一带。日军A天王俘至南京。A原系杭州航校日籍教官,中国航校学员大多是他的学生,我飞行员都以师生之礼相待,因此他受到无比的感动。他说:“你们可以炸‘赤诚号’航空母舰,必须牺牲一人一机,把中国机涂改国徽,我把信号交代与你们,发出信号,航空网即开放,人机必须向烟筒窜进,同归于尽,才能完成任务。哪一位愿去,请举手!”全体学员都举起手来,愿意前去炸舰。A看到这一情景,认为中国必胜,日本必亡。他说:“好吧,你们把证章都交给我,摸到谁,谁去。”乐以琴证章被抽中,毅然决定向“赤诚号”母舰袭击。乐发出信号,日舰张开航空网,人机直入尾部烟筒中壮烈牺牲。母舰受了重伤,狼狈逃窜黄浦江港外。A还说:“日本飞行员发誓时说:我要作了亏心事,出门就碰上高志航。”可见高志航在日军中的影响。高志航牺牲噩耗传到航委会、国民政府和军委会,各位首长悲痛之下,由蒋介石主持,在汉口商务会大礼堂举行追悼会,蒋介石亲自献花圈致哀。高志航英雄殉国,死之伟大,生之有威,永垂千古,足称国家的脊梁,民族的精英。


11月22日,在关东军策划下,伪“察南自治政府”、“蒙古联盟自治政府”于张家口联合成立“蒙疆联合自治委员会”。


这一天,正当33旅移至无锡东郊时突奉师长彭善急电,令33旅迅速救援查桥镇之13师37旅,该旅正遭受日军猛烈攻击,很有被击溃的可能。


“传令下去,全旅部队加速前进,务必救出13师37旅。”刘建业接到命令,不敢有任何的迟疑,迅速下达了命令。


33旅部队经过一阵的急行军,来到了查桥镇外。镇内正不断传出爆豆一样的密集枪声和火炮射击的声音。间杂其间,还有两军肉搏厮杀发出的声音。很显然,13师37旅正与敌人在镇内短兵相接,处境并不乐观。


“先头部队迅速肃清镇外公路上的鬼子,为全旅进攻打开通路。然后以65团向镇内发动冲锋,以66团迂回日军右侧翼。行动要迅速突然,记住,我们的任务是救援13师37旅,不是和鬼子缠斗,掩护37旅撤退后,迅速摆脱鬼子,向东亭镇转移,与师部回合。都明白了?”刘建业迅速做出了战斗部署。


“明白了。坚决执行命令。”周围的军官们齐声回答。


“那好,去执行吧。”看到各位都已经明确了任务,刘建业结束了对战斗的布置。


33旅的先头部队,以密集火力和迅速的行动,很快就肃清了在镇外警戒的鬼子。然后,就如同刘建业所安排的一样,65团向镇内发动冲锋,66团迂回日军右侧翼,从侧翼威胁敌人。鬼子对于突然出现这种情况显然没有充分的准备,本来镇内的对手虽然实力不济,但是一直在借助镇内的建筑构筑火力点,拼死抵抗,甚至不惜进行白刃战,鬼子虽然占据了上风,但是短时间之内也无法完全吃掉他们。现在,自己的背后和侧翼又出现了中国的军队,而且,这两支部队和镇内的部队相比,显然更加难以对付,全部都是德国装备,战术动作也很标准迅速,显然是中国军队里面的精锐。面对这种情况,鬼子只能从镇内的战线抽调出部分部队,先行回身,抵挡一下,等吃掉眼前的部队再集中主力,对付后面和侧翼的敌人。可是,在33旅的迅猛进攻面前,鬼子的算盘失灵了。从两个方向发起进攻的33旅部队,一冲进镇内,就迅速直插镇中心,一路上遭遇敌人抵抗,马上就是先来一阵密集自动火力伺候,紧接着就是手榴弹劈头盖脸扔了过来,下面又是端着刺刀的部队毫不迟疑的跟进。鬼子手足无措,慌了手脚,没有半个小时,镇内的鬼子就被分割成了三股,互不相连。鬼子一见形势不妙,也不愿意动不动就玉碎了,风头不妙就扯乎。好在这些中国军队似乎并不想和鬼子缠斗,对于鬼子的撤退,没有痛打落水狗的意思,鬼子还算顺利的撤离了查桥镇,赶紧向后面的大部队靠拢去了。


第33旅在击溃了敌人以后,胜利与37旅会师。在掩护37旅撤退后,33旅返回无锡东亭镇与师部回合。11师奉命向皖南的广德转移,掩护南京的南翼,保护守卫南京的部队的后路。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