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56/

11月11日,敌第6师团攻占青浦,进至苏州河岸。南市我军奉令撤出阵地。上海市长发表告市民书,沉痛宣告上海沦陷。淞沪会战结束。日军参战兵力达9个师20余万,伤亡4万多;中国军队有60余万兵力投入作战,伤亡16万余人。淞沪守军浴血奋战,使日军被迫转移战略主攻方向,打破其三个月灭亡中国的迷梦,为中国沿海工业的内迁赢得了时间,激发了中国军民的抗战热忱。

11月12日,我左翼军主力西撤,右翼军撤至苏嘉线附近及其以西地区。日军华中方面军宣布占领上海。

11月13日,11师随国军主力,继续撤退,担任部队的后卫任务。

“小鬼子的这个13师团真是看得起我们。我们刚刚从安亭转移到青阳港,还没来得及喘上一口气,他们就追上来了,诚心不想让我们休息。”对于日本人表现出来的热情,

刘建业显得一点也不领情。

“他们是想要打我们一个措手不及,好报复一下前几天我们对他们进行的突袭。”杨伯涛分析着敌人的意图。

“他们想要报复,我就还用老办法对付他们。它一个联队就想吃掉我们,美不死它。65团坚守阵地,保证阵地不被突破,吸引敌人的注意力。66团曹金轮团长,你带着你的部队,利用敌人注意力被吸引到正面的同时,从侧翼隐蔽接近,乘敌人调动部队的时候,给鬼子来一个拦腰斩断。记住,不要恋战,鬼子退下去就可以了。毕竟,我们是要负责后卫任务。都明白各自任务了?”布置完各部队的作战,刘建业抬起头,看着手下的军官们。

“明白了。保证完成。”各军官都纷纷表示明白了自己的任务。

“明白就好,都下去开始行动吧。”刘建业布置完任务,挥了挥手,让他们都下去。自己继续研究地图。

日军第45联队在飞机、坦克、大炮的支援下向11师阵地发动着进攻。在敌人的攻击正面上面对他们的是31旅62团和33旅65团。尽管,这两个团在前一阶段的战斗里,损失比较大,都增补了不少刚入伍没有几天的补充兵,但是,在经历了多次恶战血战的老兵的带领下,依然保持着相当的战斗力。在敌人的炮火下,老兵们带领着动作还有一些生涩的新兵,不断向冲上来的鬼子发射着子弹。有的士兵还抱着成捆的手榴弹,不顾危险,冲到鬼子的坦克旁,把手榴弹塞到鬼子坦克的履带下面。在这种基本上就是以命换坦克的攻击下,鬼子坦克部队有多辆坦克报了销。其余的坦克,感到了威胁,纷纷转向撤退回到出发阵地。

时间快到中午,鬼子的锐气已经有一些降低,正在对部队进行重整,以发动下一次的进攻。这个时候,早已从鬼子侧后接近,时刻准备这对鬼子发动突然袭击的66团官兵,开始了他们的进攻。一群群国军士兵,在军旗的引导下,由冲锋枪和轻机枪开道,紧跟着就是密集的手榴弹,后面还跟着60MM迫击炮手,不时停下来发射炮弹,为自己一方提供火力支援。在这突如其来的打击面前,鬼子显得没有什么准备,一时间各部如无头的苍蝇,四处乱钻。虽然,鬼子的军官们竭力要控制住部队,避免部队的慌乱,但是,刚刚组好队,就劈头盖脸得打来一串子弹,手榴弹,还夹杂着一些炮击炮弹。看到已经无法就地抵挡住进攻,鬼子联队长只好下令,以坦克为后卫,各部队交替掩护,梯次后撤。

“曹团长,干得不错,出击时机选得很好,动作迅速,一点也不拖泥带水,看到鬼子整队撤退,能迅速脱离接触。不错,真不错。”对于曹金轮的这次行动,刘建业感到还是比较满意的。当然,曹金轮是新调来的,刘建业对他还不是很熟悉,当然尽量都说一些好话。

“是旅座的安排好。我只是奉命行事罢了。”曹金轮自然也是很识趣。刘建业现在是18军内的名人,战功卓著,说不定这次战役以后,就又要高升,自然要处好关系。

“不要这么谦虚。现在,我们是担任后卫任务,只要完成任务就可以了。有空闲的话,就让下面的弟兄,抓紧时间休息一下。伤病员,能转运的就赶紧转运。还有,交待各部队做饭的时候,注意不要搞得那么多烟,容易暴露目标。第八师的部队就在这个方面吃了大亏,给鬼子的炮兵轰惨了。我们不能犯这样的错误。好了,都下去吧。”刘建业交待完部下,就自己去行军床那里躺下了。打仗,就要抓紧时间休息,恢复精力和体力,谁知道什么时候就要连着好几天不能合眼。到时候,没有好身体可支持不下去。

夜间,因为相邻部队的阵地相继被日军突破,11师阵地已经处于突出位置,部队随时可能被敌人合围。于是,为了确保安全,11师奉命撤离青阳港阵地转赴常熟集结。

11月14日,一直尾随我军部队的日军第13师团攻占浏河镇,太仓。

11月15日,敌我双方在兴隆街、福山、常熟及沿江一带激战。

第11师刚刚抵达常熟,就接到命令。第13师防守的花园里、周家桥阵地正在遭受日军猛攻。上级命令刚刚抵达的第11师以有力之一部,对第13师进行增援。

“刘旅长,你部立刻赶赴花园里、周家桥阵地,对第13师进行增援,务必确保阵地不被突破。”师长彭善一要打硬仗,就首先想到33旅。

“保证完成任务。可是,师座,我有一个要求,你可一定要答应,不然,这个仗可不好打。”刘建业准备和师长彭善讨价还价。

“说吧,只要要求合理,我就答应。”彭善虽然一向以御下严厉著称,但也不是一个死脑筋,只要能打赢,能减少伤亡,他不会在乎部下怎么打仗的。

“我要有自主行动权力,只要我完成任务,你不要管我怎么打。”刘建业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行,就这个要求,我答应你。我只要看你的战果,不问你的过程。”彭善答应得也很爽快。

“那好,师长你就等着好消息,我非把那些小鬼子打得连他老妈都认不出他来。我先走了。”敬了一个礼,刘建业一溜烟的就跑出了师部。

33旅旅部作战室。房间中央放着一张方桌子。桌子的上面摊着一张军用地图。围着地图,站立着一群校级军官。

“诸位,经过我们得到的各种情报和我们自己的侦查,我们现在已经知道了我们当面的敌人是鬼子的第十一师团的第二十二旅团。敌人集中主要兵力于他们的中路和右翼,企图从侧翼击破第十三师的防御阵地,然后迂回到我军的纵深,对我军部队实行合围。我们的任务是增援第十三师,使他们能够守住现有阵地。不过,我想,我们不应该直接把兵力投入到第十三师的阵地上,而是应该灵活机动,从侧翼打击敌人,打乱他们的部署,从而减轻第十三师面临的压力。”刘建业说着自己的打算。

“旅座,我们这样做的话,是不是会引起上峰的不满?”刘建业的老部下参谋长张建说出自己的担忧。

“这个倒无妨。我回来以前,在师部接受任务的时候,就和彭师长商量好了。这一次,彭师长只问战果和伤亡,不问我们怎么打。我们可以自行选择战术。”刘建业的回答打消了众人的担心。

“旅座,你说怎么办,我们就怎么做。你就只管下命令吧。”65团团长段金锁自然是唯自己老大马首是瞻,毫无二话。

“对,旅座,你就下命令吧。”见到有人先表了态,其他众人自然纷纷表示跟随。

“好,既然大家都同意了,那么我们就集中主力,轻装隐蔽前进,从敌人的左侧,给他们来一下狠的。务必要把他们一下子打懵。记住,绝对不能恋战,一击得手,立刻脱离接触,不给鬼子回来报复的机会。行动一定要保证隐蔽性和突然性。只有保证这两点,我们的行动才会收到效果。”刘建业向部下做着安排。

晚上,月亮被阴云遮住,天空里只有少数的几颗星星。前方,不时传来炒豆子一样密集的枪声和沉闷的炮弹爆炸声音。一个小树林里,刘建业听着旅部特务连连长岭幕理的汇报。岭幕理是中央军校第十期毕业,这在18军这个嫡系部队里,本来不算什么。只是他的出身使他和常人不同。他是四川西昌的彝族土司的儿子,父亲死后,家产被当地的一个汉人小军阀抢占了。他是得到了父亲当年的好友的帮助,才得以读书,考进中央军校的。由于他的经历和出身,他不论是武装越野,还是爬山攀岩,或者野外伪装,都是全11师第一份的。在旅长的特别照顾下,特务连也是全旅待遇最好的,装备优先,军饷都比别人高两成。当然,33旅里也没有人会眼红。只要一看他们的训练强度和内容,那些平时牛皮吹得震天响的老兵们,大多数都是老老实实。别的不说,野外生存训练,没有火柴,只给每人二斤大米,三两盐,要在粤北山区呆上半个月时间。听参加过训练的特务连人说,蛇,蜈蚣,癞蛤蟆,蚂蚁,蝙蝠,野果子,野蘑菇,几乎只要是能果腹的,他们基本上都吃过了。还有伪装训练的时候,可是旅长刘建业带着人牵着几十条从德国进口的军犬,反复的象用篦子篦一样的搜寻,那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过关的。特务连除了新来的,个个都能做得到。所以,他就成为了33旅唯一的少校连长。

“旅座,我们在侦查敌人兵力分布的时候,意外的在距离这里大约2里地的一个村子外,发现了几条电话线。我们就顺着电话线一路查。发现村子边上的一个大院子外面,有不少的鬼子卫兵,院子里面还竖立着天线杆子。院子门口有不少的跨着指挥刀的鬼子军官进进出出。看样子,像是一个鬼子的指挥部。我们估计,至少是大队级别以上的。”岭幕理似乎有一些兴奋。

“不错,干得不错,值得表扬。终于有好菜了。对了,这些鬼子的防御做得怎么样?”虽然很兴奋,但是,刘建业依然还保持着谨慎。

“我亲自看过了,这些鬼子一点准备都没有,大概他们一直以来都太顺了,村子外面连哨兵都不派,只是在院子外面的几个路口,架上了机枪工事。”岭幕理回答着旅长的问话。

“看来,这是老天要送给我战功,我要是错过了,可是会受天遣的。传令,全都给我隐蔽前进,不许发出声响,刺刀先摘下来。等冲锋前再挂。接近村子以后,先停下来,隐蔽起来,听到号声再冲锋。”刘建业可是最喜欢干这种事情的。谁叫他当初的那个年代,以世界老大自居的美国人,动不动就喜欢搞什么斩首战术,搞得全世界的军事迷们,都对斩首战术耳熟能详。

村外的坟地里,刘建业趴在土坟包上,用望远镜观察着村子里面的敌人。看来,这股敌人确实很骄狂,不但没有派出哨兵巡逻,而且,不少士兵还聚在点燃的柴火堆前,利用火堆烧烤着从中国老百姓家里抢来的鸡鸭和小猪等畜禽,一边靠着,一边互相传递着日本的酒瓶子。肉香随着初冬的夜风,飘的附近肉香扑鼻。

“奶奶的,小鬼子还真得满会享受。我们18军可是从来不许这么干。”随风飘来的肉香勾动了刘建业的肠胃,口水的分泌速度有所加快了。

“给我叫炮兵连长来。”刘建业吩咐了下去。

“报告,炮兵连长王升堂前来报到。”没有一会,炮兵连长王升堂就来了。王升堂是黄埔九期的,和副旅长韩应斌一样,都是陕西人。

“小点声音,你不怕惊动鬼子?你看看,我们现在距离那个院子大概有600米,前锋部队已经接近到村子边上大约150米,你有没有把握,给我一炮把路口的这个机枪工事给我端掉?”刘建业询问着王升堂。

“我看能行,为了保证效果,我用两门炮对付它。”王升堂知道自己的这一炮,对于突袭行动的意义,所以自己给加了一个保险。

“那就交给你了,你的炮声一响,我就叫人吹冲锋号。”刘建业知道王升堂是副旅长韩应斌的爱将,不过水平也是有的。18军里面,干炮兵的都知道,王升堂之用自己的大拇指比一下,就能估计出目标距离,给算出射击诸元,而且还很准。

王升堂回去一会,带着两门迫击炮,亲自架设好以后,伸出右手的大拇指,对着目标,比了一下,小声的报出了射击诸元。炮手迅速调整好以后,拿着炮弹放在炮口,随时准备开炮。

“开炮。”看到炮兵做好了准备,刘建业迅速下达了命令。

两声沉闷的声音过后,鬼子在村口设置的机枪阵地顿时生是一团火光,鬼子的机枪手和92式重机枪立刻飞上了半空。

“吹冲锋号。”刘建业马上向身边的号手下了命令。

号声响起,村外的隐蔽着的官兵立刻从地上爬起来,以冲锋枪和轻机枪开道,伴随着手榴弹,向鬼子所在的村子发起了冲锋。

鬼子原本正在享受着他们的快乐生活,突然遭受到猛烈的袭击,立刻慌乱了起来。没有等到他们反应过来,中国军队的官兵就已经潮水一样冲了进来,直接就冲着被认为是鬼子指挥部的院落冲去。

战斗只用了不到20分钟就结束了。刘建业在旅部军官的陪同下走进了那个院子。院子里面到处都散落着鬼子的各种文件,地图和各种物资,器材。

“报告旅座,我们整理缴获的文件,发现我们端掉的这个地方,是鬼子的第44联队部。经过查证,第44联队部的鬼子军官,基本上都被我们打死了,只有联队长和知鹰二大佐在几个士兵的保护下,骑着马跑了。鬼子的军旗也被他们烧了。”段金锁赶紧向老大报功。

“跑了就跑了,反正我们也追不上了。只是可惜了军旗,不然又是大功一件。”自从上次缴获了一面军旗,被授予了一枚勋章,刘建业就对鬼子军旗的下落很有兴趣。

“那些打死的鬼子军官怎么办?”段金锁又向老大请示。

“肩上的军衔标志都割下来,指挥刀带走,送到师部。尸体浇上汽油,一把火烧了。”刘建业可不想那么麻烦,还要劳动自己的手下给他们造坟墓,再说也来不及了。

“还有,马上收拢部队,趁着敌人慌乱,猛打一阵,马上就撤。”刘建业叫住正想离开的段金锁,又下了命令。

“旅座放心,我马上就办。”段金锁马上表示了决心。

33旅的这一未预料到之战果果然打乱了敌人的阵脚,迅速减轻了13师正面的压力,常熟以东战局趋于稳定。第33旅则在此战之后又相机收复了石墩、支家塘等处。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