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军旅之随波逐流 抗战军兴 第三十三节 血肉磨房(十二)

国产坦克 收藏 2 32
导读:民国军旅之随波逐流 抗战军兴 第三十三节 血肉磨房(十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56/


炮战拉开了日军全线总攻的帷幕。从浏河、罗店、刘行、大场、江湾至闸北八字桥一线,到处都有日军的密集炮火,炮弹在空中飞行,不断发出令人心惊的呼啸声,几乎每一发炮弹落下,都会带走几条生命。中国军队的防守武器就靠数量不多的轻重机枪反击敌人冲锋,可是日军既有铁甲坦克开路,又有三七毫米口径平射炮对准机枪轰击。11师的山炮营被配属给33旅,用于坚守罗店的核心阵地,但是也只有8门博福斯75MM山炮,口径小,射程近,东一炮,西一炮,打得又不准。刘建业命令集中布设,炮火急射3分钟。上百发炮弹像火龙狂舞。可是很快,日军用声测法,双曲线交绘,大小火炮一齐向我军阵地猛轰四五分钟,雨点般的炮弹遍地开花。亏得是夜间,山炮营只伤亡了10多人,8门炮完好无损。师长彭善心疼地对刘建业说:“不能再这样拼了,我们是劣势装备,两家伙打烂了,就没有了。”刘建业知道,这个时候的中国,除了山西太原的火炮工厂,最多也只能自行生产小口径的迫击炮,山炮,野炮,榴弹炮,要塞炮等完全依赖外国,特别是德国的军火交易供给。尽管,国民政府对此也着手做了准备,资源委员会已经在贵州的枝江建立了煤矿,四川的渡口建立了大型铁矿,利用德国设备在附近开工建设钢铁联合企业,武汉那里也正在进行炮钢厂和制炮厂的建设。有了这几项准备,国民政府军委会下属的军工署,就不光可以对火炮进行修理,还可以自行制造火炮了,最大口径可以生产德国军队装备的105MM榴弹炮。可是,毕竟,远水解不了近渴,在现在这个情况下,刘建业就只能干看着鬼子似乎打不完的炮弹落在自己阵地上面,而自己毫无办法回击对手。


9月28日,上海的日军发动第4次总攻。国联大会一致通过中国问题议决案,谴责日机滥炸中国平民。


日军发起的总攻的攻击重点仍是罗店。在此前的战斗里,尽管日军在这个方向投入了大约两个一线师团的兵力,而且出动大量的飞机和海军舰艇,对我军的阵地实行立体作战,但是,在国军将士众志成城的坚强防守下,日军一直没有取得预想的进展。这令上海派遣军司令官,日本老资格的陆军大将松井石根感到颜面无光。为了挽回所谓的大日本帝国皇军的声誉和他个人的颜面,他决定再次集中优势兵力,对罗店展开突击,务必突破罗店的这道由中国军人血肉身躯组成的让日本士兵已经产生了无力感的白色铁墙。


在炮火掩护下,以坦克车为前导的大队日军从罗店与刘行之间实施突破。眼见越来越近的敌人,刘建业下令旅属山炮连和配属给自己的师属山炮营,排炮齐发,对敌人坦克队列实行炮火覆盖,当即击中坦克两辆,其余的首尾难顾,只好掉头就退,跟随坦克的步兵在猛烈的炮火下不敢前进。刘建业见此机会哪能错过,亲自命令各部队的轻重机枪全部开火,对着失去了坦克掩护,正在慌乱之中的敌人步兵,进行猛烈扫射。在一条条机枪喷吐出的钢铁射流的面前,许多鬼子步兵被密集飞来的子弹所集中,身躯在空中摆出各种姿态,跳出了诡异的死神舞蹈。


罗店地区全线,我军阵地几乎同时都遭到了日军的进攻。


罗店西北的岳王庙、曹王庙一线守军,在敌军倾盆暴雨般的炮火轰击面前,工事坚固,官兵奋勇。乘着朦胧的月色,守军组织了一支又一支突击队猛烈出击,像刺刀插入敌阵,连克吴家宅、严宅、丁家桥等大小村庄。敌军不善夜战,更怕便衣突击,中国军队臂缠白布为号,奋勇冲杀,敌军闻风而退。经查,川崎大尉、齐田中尉、鹤长三义少尉以下260多人伤亡。中国军队获步枪143支、左轮手枪5支、高机枪两挺、炮兵观测镜及文件等,还有鹤长少尉来不及发出的三封家信。


第16师46旅在罗店南一线防守。从27日中午开始,先是小部敌人接触,黄昏时大队飞机反复轰炸,炮火狂轰,9辆坦克后面的大队日军沿公路而来,守军给予迎头痛击,敌军不支而退。第二天,日军又以飞机大炮狂轰滥炸,工事及铁丝网全部摧毁。轰炸了整整一天,守军伤亡不小,阵地上的每一把泥土都是热的,每一把泥土中都有或大或小的弹头和弹片!


这一天,日军发起的全线进攻,再次在白色铁墙的面前碰壁,尽管付出了很大的伤亡,但是几乎毫无收获。恼羞成怒的日军,对我军的阵地进行了彻夜的炮击。炮弹爆炸声整夜不绝于耳。许多阵地上的守军在战壕里被敌人的炮弹大量杀伤,鲜血拌和着泥土,使泥土呈现一种暗红的色彩。我军官兵不顾敌人的炮击,连夜赶修工事,有的地方阵地上面的人员,来不及赶修被炮火毁坏的工事,干脆把已经被炮火击中阵亡的死难战友的尸体垒在阵地上,以此来加强防御。


9月29日,绥、陕、晋三省交界处的哈拉寨,曾经在918事变以后独立坚持黑龙江江桥抗战的东北军将领马占山奉蒋委员长的命令,开始组建东北挺进军。同日,日本海军负责中国战区的第三舰队司令长谷川清海军中将派员访英、美、法等国驻沪海军司令,要求各国军舰移泊浦江下游,以便日军进攻上海南市。


拂晓,1000多名日军像蝗虫般地开始了冲锋。他们以为经过一天的轰炸,中国守军已经变成了血肉的泥土。


等到敌人靠近,没有伤亡或者轻伤的官兵将满腔的仇恨化作怒火,和新增援的预备队一起,以迅猛的动作出击。喊杀声在清晨的原野上震荡,勇猛的肉搏持续了几个小时。日军退缩了,阵地前倒下了五六百日军。受伤的敌人在呻吟、在蠕动,他们想站起来。佩带少佐军衔的铃木已经不会呻吟,也不会蠕动了,他永远站不起来了。


这是有代价的。这是用守军100多人的伤亡换来的。


9月30日,中国代表在国联大会上,要求确认日本为侵略国。日军在沪参战兵力增加到20万人以上。日军步、骑兵向刘行东北我军阵地猛冲,突入阵地约3公里。为避免战线局部过于突出,我军主力转移到蕰藻浜、陈行、广福、施相公庙一线。


这一天,日军继续向罗店地区实行重点攻击。敌军似乎被我军在这里所表现出来的顽强防御精神所激怒,为了表现出大和武士的“无畏果敢”,居然一改常用的散兵攻击队形,排成密集冲锋队形,几乎紧跟着炮兵徐进弹幕的落点前进。11师阵地再一次首当其冲。


刘建业也已经记不清,这一天,他亲自带队和冲杀上来的鬼子步兵,进行过几次肉搏战,身上又增添了多少伤痕。他也记不清楚自己亲自送了几个连的官兵,上前线替换和敌人浴血拼杀,死伤累累的部队下来了。他只知道,几乎每一个小时,自己就要亲手把一个完整地连送到火线,而过了几个小时,他们下来的时候,能走动的人往往只剩下四五十人而已。就是这些在鬼门关上已经走了一圈回来的人,刘建业也不得不在他们下来以后,对他们进行重编,以便于下一次再把他们送上不断告急的火线。


面对敌人的疯狂进攻,从全国各地仓促赶来的中国军队在一派沿江平原,没有任何可以防守的天然屏障的淞沪战场,几乎连像样的工事都无法修筑,全凭血肉之躯,就这样常常整连整营战死,而后继部队的士气却从未有任何的消退,依然一往无前。无论中央还是地方部队,全无派系争斗中的推诿,全都抱一死的守土职责。


10月1日,日本首相、外相、陆相、海相四相会议,决定了《处理中国事变纲要》,决定扩大华北和华中战局,设想通过10月攻势,迫使南京政府议和,以结束战争。日军部署对上海的兵力:1、以3个师团向大场镇攻击;2、第11师团进入杨泾一线,回旋掩护其右侧面;3、以第13师团作第2线,在主力的右翼之后;4、攻击大场镇,进入苏州河一线,向南推进;5、进攻目的是进入苏州河一线,消灭上海北面的中国军队,封锁上海西南面,进而攻击南翔。据上海《立报》讯:“八-;一三”以来,日军伤亡已逾3万人。日本政府的外务省发表声明,拒绝国际联盟对中日战争的调解。同日,当日,日军中央统帅部命令板垣征四郎率华北方面军第5师和察哈尔派遣兵团进攻太原。并命令关东军以一部兵力归华北方面军指挥,参加进攻太原的作战。华北方面军司令官寺内寿一遵令于当日晚间下令第5师团并指挥进入内长城以南的关东军向太原发动进攻;接着命令第1军突破石家庄一带中国守军防线向南追击,以一部进入井陉以西地区策应第5师团进攻太原的作战;命令第2军从滏阳河左岸地区发动攻势,攻击石家庄地区中国军队的侧背。同一天,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下令调第14集团军(卫立煌部)至忻口与日军会战。第2战区司令长官阎锡山为保卫太原,决定重点在晋北忻口地区组织防御,另以一部兵力在晋东的娘子关地区占领阵地,阻击日军进攻。


10月1日的早晨,罗店当面的日军改变了进攻战术,先以大小口径火炮对我军阵地轰击,后是飞机对整个罗店地区进行无差别轰炸。一时之间,我军阵地上到处硝烟四起,爆炸声震耳欲聋。在炮火掩护下,日军以开掘机和人工进行土工作业,企图挖掘战壕逼近守军阵地。


面对鬼子的这种战术,刘建业不免一时间感到愕然。这不是解放战场上,解放军队对付国军坚强防御阵地的常用手段吗?这种虽然人力和时间花的不少,但是却是十分有效,只要对方没有密集的曲射炮火力,就无法对接着战壕的掩护不断缓慢推进的敌人形成有效的威胁。而自己也就只能眼看着敌人一步步推进到自己的眼皮子底下。这也是鬼子在日俄战争利用来对付沙皇俄国军队在旅顺的防御体系的办法。刘建业在广东训练33旅官兵的时候,也曾经反复训练官兵这种利用土工作业推进的办法。现在,鬼子居然也用这个办法来对付自己,还真是看得起自己。


刘建业命令集中所有的迫击炮,对敌人的战壕进行大仰角射击。当然,刘建业也对自己手上那点可怜的炮兵火力,能对鬼子构成威胁不抱任何的信心。他命令正面的守军沉着等待,如果鬼子发起进攻就坚决反击。在正面还击的同时,他还派出自己的亲信部下段金锁带领一部分兵力迂回到日军侧翼两面夹击。敌军遭受到意料之外的打击,损兵折将,只得败退。


罗店地区的战斗一直持续不断,连续的冲锋和反冲锋无论进攻或防守,兵员和弹药的损耗相当巨大。日军仗着不断的增援有生力量而保持着进攻的锐气,中国守军这时候人员伤亡已过半数,有的部队只剩下三分之一。作为尖刀使用的33旅一直坚守着罗店的核心阵地,承受着来自敌人方面的最大的压力,损失也是非常巨大,虽然经过多次的整补,到了这个时候,部队也只剩下了2400多人,刚够编成一个满编的团。


这两天,11师部队战斗最激烈的地方是罗店镇西三里地的东林寺。东林寺地势较高,这是一座古庙,东南北三面有小河环绕,是整个阵地的突出部,在这里眺望,可瞰视和射击日军的要点阵地。双方都认识到这个要点对于罗店整个阵地的重要性,敌我都投入大量的兵力,反复拉锯式争夺这一高地。


10月1日,敌军整日攻击,多次冲锋都被守军击溃。第二天一早,日军的炮火对着东林寺的残墙断壁又轰击了十多分钟。接着,日军组织的敢死队头上绑着白布条,赤裸上身,端着步枪,不顾我军的还击火力,拼死冲锋向前。由于守军兵力单薄,中尉排长胡玉政带着5名士兵奋勇抵抗,日军的一部分冲到庙内。日军中尉富田义信冲了进来,他望着满身鲜血的胡玉政惊愕了。胡排长急速掏出手枪,可手枪发生了故障。没等富田反应过来,胡玉政操起身边的一把铁锹,用力劈将过去,富田义信一声惨叫脑浆迸裂!从庙堂后杀过来的班长徐爱山,悄悄地转到一个敌兵身后,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动作,从日军的背后抽出他的战刀,挥手便砍,一连砍死两个日军!上等兵刘益山已经被日军刺了两刀,他不顾伤痛和鲜血,仍端着刺刀和敌人肉搏,一口气刺倒了两个日军!


正当余生的三个日军惊慌之际,增援的敌军蜂拥而来,冤家路窄,陈简中新任团长的66团也赶到了东林寺,中士班长潘玉林架起机枪一阵猛扫,20多名日军应声而倒。在手榴弹和机枪火力下,敌人的冲锋被打退了。


可是,62团3营已全部伤亡,增援的66团3营因无立足之地,庙宇林木成了一片瓦砾,只能在暴露在外,仓促设防。日军的大口径密集炮火象犁地一样,反复在这个小小的高地上来回反复轰击,终于荡平了这片高地。官兵几度反攻,终因血溅阵地,伤亡过于惨重,实在无力支持,残兵含恨退守。


这一天的晚上,第15集团军在嘉定城开庆祝大会,追悼阵亡将士,表彰有功官兵。刘建业因为坚守罗店,多次带队与敌军肉搏厮杀,舍生忘死,身先士卒迭歼钜寇并且带队夺取日军联队军旗一面,功勋卓著,卫国有功,被军事委员会授予三等宝鼎勋章和三等云麾勋章各一枚。这也是校级军官能够获得的勋章最高等级。属下的各部军官和一些英勇作战的士兵,也获得了相应的勋章奖章。庆祝会上,军民情绪欢洽,参谋总部派来的代表表示,淞沪战场上,国军牺牲的官兵虽然不少,但士气却愈战愈为旺盛,而真正做到了前仆后继。上海各界的民众代表也纷纷表示,民心坚定而乐观,认为日军必败,最后胜利一定属于我们。


10月2日,(太原会战)(忻口战役)日军察哈尔派遣兵团混成第2旅团从代县向崞县(今崞阳镇)进攻,遭遇中国守军第十九军顽强抵抗。日军上海派遣军总司令松井石根,限部属3天内占领嘉定、浏河、刘行、大场、闸北、浦东等处。敌集中兵力向罗店、刘行发动进攻;我军沿沪太公路撤退约1000余米。晚,敌以轻型战车30余辆,协同步兵1600余人,由北四川路冲入我方警戒线。英国伦敦华侨推行“大中华运动”,支持中国抗战。


11师在敌人的不惜代价,不计伤亡的疯狂进攻下,虽然,竭尽全力与敌人反复争夺每一寸阵地,但是,终因伤亡过于巨大,部队无力继续战斗下去,遂奉命连夜向张家村、林家宅转移,并切实占领该处构筑工事。第11师师长彭善以梅春华31旅(原旅长王严在助攻罗店时负伤)先行出动,一面战斗、一面转进。在转移中,担任掩护任务的第62团1营1连遭到日军突袭,该连官兵在战至只剩六人后仍坚持不退,与突入之日军展开肉搏,最后全部壮烈牺牲。10月3日晨,第11师顺利完成任务。


10月3日,(淞沪会战)中国守军左翼军两次调整部署,于3日拂晓前转移至蕴藻浜右岸亘陈家行、杨泾河西岸、浏河镇之线。晨,日军向沪太公路东西两侧进攻,使用毒气及达姆弹。敌舰驶入常、澄交界的段山港,向岸上民房轰击。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