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军旅之随波逐流 抗战军兴 第三十二节 血肉磨房(十一)

国产坦克 收藏 1 51
导读:民国军旅之随波逐流 抗战军兴 第三十二节 血肉磨房(十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56/


9月17日,日军鉴于在第一阶段作战中虽然占领了淞沪间滩头阵地,但伤亡甚重,因此日本陆军省决定继续由国内增派第9、第13、第101三个师团及特种兵一部的重藤支队(台湾旅)到上海作战,加入上海派遣军战斗序列。同样由于部队伤亡过大,中国军队主动撤至北站、江湾、庙行、罗店、浏河一线,与日军形成对峙。


将近一个月以来,一直打得惊天动地,血肉横飞,厮杀不断的罗店战场,暂时的平静了下来。虽然,双方的小规模试探性进攻和冷枪冷炮依旧不断,但是,双方都没有了大的动作。双方在此前的连番血战里,都是打得伤筋动骨,遍体鳞伤,许多的部队都被打残了,多年的精锐老兵死伤惨重。为了能够舔拭伤口,恢复元气,积蓄更多的力量,双方都选择了暂时不大动干戈,等恢复了再说。这种局面就像是喷发之前的火山,平静的表象下面,蕴含着更大的杀机。


刘建业在前一段的战斗里面,可谓是出尽了风头。每一次大战,他的33旅都是作为18军主力11师的主力,时刻冲杀在前,进攻的时候多次率先攻入罗店,更是曾经多次独力攻入罗店,一度收复被敌人重兵占据的罗店镇的三分之二地域。防守的时候,33旅也是18军部队的中坚力量,不管鬼子使用什么办法,炮火密集轰击,飞机狂轰滥炸,还是坦克掩护推进,每一次的进攻到了33旅的阵地前,都像惊涛骇浪遇到了海边的磐石,被无情的阻挡住。友军的阵地发生松动的时候,33旅只要还有余力,都会毫不犹豫的抽调出部队,主动伸出援手,帮助友军恢复阵地。这种情况下,33旅在当局和媒体的眼里,俨然成为了明星部队。每天,都有来自全国各地的许多记者打着各种招牌,甚至拿着某某长官的介绍信,要求下部队采访并且参观我军阵地。作为明星部队的旅长,又是年轻有为的国军之星,刘建业更是记者们重点追踪的焦点人物。那种达不到采访目的就坚决不肯罢休的架势,吓得这位连和鬼子当面刺杀,血染征衣的年轻旅长,使出了鸵鸟战术,整天躲在旅部里面,不敢出门。除了把所有的招待记者的任务都推给了参谋长张建,刘建业还下令,所有的记者一律不得下阵地,特别是炮兵阵地,违令者一律交送警备司令部,惹的记者们一片声讨。


这一天,刘建业给自己的婚后相处时间并不长的妻子,写了一封信。信写得很短,只有一句话:“倭冠深入国土,民族危在旦夕,身为军人,义当报国。万一不幸,希汝另嫁,幸勿自误。”信写完以后,就交给自己的贴身警卫黄峰,让他送给军邮局,发给在南京的妻子。在经过了连番的与死神擦身而过之后,刘建业不再相信回到过去的人,都能够顺顺当当的在那个世界里活着,而且还都能活得很好,每一次都能够逢凶化吉,遇难呈祥。人的生命在连天的战火里,实在不算什么宝贵的东西。转瞬之间,一颗炮弹或者一颗子弹,就能夺去活生生的生命。刘建业已经多次见到,早上出发之前还向自己敬礼的面容稚嫩的士兵,到了晚上,就已经变成了一具在地上躺着的盖着一条白布的冰冷的尸体。在战壕里,炮弹落下的时候,经常一下就夺走了几条性命。半个脑袋,几段肠子,一只断手什么的,也落在过刘建业的身上。就是在肉搏战里,刘建业也是多次的死里逃生。如果不是警卫以自己的身体保护,刘建业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还能在这个世界里继续活着。罗店,这个巨大的血肉磨房,天然的绞肉机,已经吞噬了无数的生命,而且,这种吞噬还将要继续。伤亡,在这里也仅仅是报表里面的一个数字而已。刘建业觉得,虽然自己是一个旅长,但是在这里也没有任何的免死特权。不知道什么时候,一颗流弹或者一块弹片,就能够让自己再次转生。自己战死沙场,或许是生命的一种解脱。可是由此让自己的妻子,为自己守寡,过着困苦生活,刘建业自认为自己没有这个权力,别人也没有这个义务为自己这样做。如果,自己有那么一天,真地成为了那个报表里面的一个数字,最多也就是醒目的单独标出来,那么,自己的妻子,还是去寻找新的生活为好,犯不着为了自己这个已经到了阴间的人,继续地痛苦下去。他想,如果那个时候,自己能为妻子再做什么的话,那么能够让她改嫁,无疑就是为她做的最后的一件事情了。


除此之外,刘建业还根据在前线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经验和教训,以《战后所见》为题总结了六点教训:


一、战斗经验,是铁血之结晶。我国军队从未参与国际战争,对于新武器之威力与现代战术之运用,多属茫然。故每由后方增援时,动辄遭敌炮火之猛烈轰击,致混乱不堪,亟应组织参观团到前线部队中实地观察最为重要。


二、新兵补充第一线部队作战,诸多不便。最好须施以一星期以上的入营教育,然后官兵便能产生信念,发扬战斗力。否则形同路人,甚至漠不相识也。


三、日寇劳师远侵,此正宜以坚壁清野对之,惜实行尚未彻底。当1812年拿破仑征俄时,俄人即以此法致法军于惨败,可为殷鉴。


四、敌军每乘我换防之际,予我以攻击,故交防部队,非俟接防部队接替稳妥后,不可先行撤走。


五、敌军在我正面连攻无功,其气已馁,日来前线较为沉寂,我应于可能内采取局部之攻势,以免为敌机炮兵轰击所炫惑,而其兵力或转用于它方面也。


六、我军在此复杂有利之地形下转入阵地战,深属有利,以其有深沟高垒之故,颇可减少损害,养成官兵之必胜信念,对于着意筑城及节省弹药二者,似宜有所注意。


这个总结,被刘建业以33旅名义交给了11师师长彭善。当然,刘建业也明白,这样的类似的总结在各部队肯定也不会少,可惜的是由于种种原因,认识到了不一定能实行,如转入阵地战后,就不许主动出击,一味地只能等敌人来攻击,然后才能反攻。这一点最是为刘建业所诟病。


9月18日,(“华北会战”)日军第5师团派出第9旅团(欠第11联队第1大队)附师团直属骑兵联队,以涞源东出河北。涿州守军得悉日军第5师团的行动,惧怕后路被截,总退却。日军即时转入追击。


9月20日,(“华北会战”)日军第5师团第21旅团以两个大队兵力南下,占领灵丘县城,向平型关逼近。与此同时,关东军察哈尔派遣兵团也以两个旅团的兵力,由大同、怀仁南下,协同第5师团向国民党军的内长城防线进攻。在日军向平型关、茹越口的内长城防线进攻的同时,国民党的第2战区调整了兵力部署,第6集团军和第7集团军分别部署于平型关、茹越口和雁门关一线,企图凭借长城一线山地有利地形和既设阵地,阻止敌之进攻,保卫山西腹地。同时,国民党要求八路军先头部队迅速挺进至晋东北协同其坚守内长城防线。日军占领灵丘后,山西前线计有日军察哈尔派遣兵团和华北方面军直辖第5师团两支野战部队。察哈尔派遣兵团所辖4个独立混成旅团另两个支队,共约2万余人。其作战任务是:攻略绥远和夺取太原。第5师团:其作战任务,是在同蒲、平汉两路之间行中央突破,继而分向两翼迂回:左翼迂回平汉路,为河北平原会战之外翼;右翼迂回恒山山脉,协同察哈尔派遣兵团攻陷太原。国军方面:第2战区各军,共计27个步兵师、3个步兵旅、3个骑兵师,共约25万人。其中使用于第一线者,约13万人,分别布置在内长城线雁门关、茹越口、平型关各隘口。日军的主攻方向为平型关。这是由战场附近的地理条件,以及日军的战略利益所决定的。恒山地区在中国古代是重要战场,内长城亘恒山山脉,主要关隘为雁门关,平型关素为雁门关的警戒阵地。古代,恒山北段文化落后,交通不便,为封闭性地区,故不宜大兵团行动。


9月21日,毛泽东作《关于实行独立自主的山地游击战方针》。(淞沪会战)中国军队于21日也调整了部署,第3战区由蒋介石兼司令长官,划黄浦江以西、蕴藻浜以南为中央作战地区,朱绍良为总司令,下辖第9集团军和另2个师;左翼军以第15集团军和第19集团军(新增援的部队)编成,陈诚为总司令;右翼军以第8集团军(原杭州湾北岸守备区部队编成)、第10集团军(由湖南调来)编成,张发奎为总司令。全线部队与日军展开激烈战斗。


我们的视线再次回到罗店。


日军在经过几天的休整以后,调整了攻击重点,不再对罗店正面的我军防御阵地实施攻击,而是选择了避开他们所成的“白色铁墙”,从罗店的侧翼实施突破。


早晨8时,20多架敌机向驻罗店东南尤梅宅的中国守军阵地轰炸,接着步炮协同,合力攻击,很快被敌占领。当天午后,上千名敌军又攻击苏村。张家宅、金村之线最为猛烈。51师和58师的蒋宅、吴宅一片腥风血雨。


第90师的177旅353团在凌晨时就被敌机30多架轰炸和低空侦察,接着排炮齐鸣,乘着硝烟,步兵向金村至周家宅一线猛攻。敌我反复冲突,至上午9时,战况更为激烈。肉搏格斗十多次后,守军工事全部摧毁,到中午12时,前仆后继的官兵大多壮烈牺牲。


打到下午4时,敌我胜负难分。师长欧震派步炮团3营和354团团长罗醒尘率师预备队策应左翼阵地。


薄暮时分,守军第一线阵地官兵损失十分之八,连排长以下全部伤亡!日军乘机以更猛烈炮火实行全线轰击,官兵已无工事隐蔽,预备队被炮火所阻,阵地被敌突破,剩下的伤兵和少量守军只得含恨撤退。


右翼的175旅战至中午就失去了阵地。虽然增援部队协同反击,几次夺回阵地,敌我双方拉锯。战至下午2时,战况更加酷烈。349团薛广团长奉命冒弹雨率第3营赶来,炮火和刺刀拼杀得天昏地暗。时近日落,忽然白雾细雨,弥漫一片,守军不得已而退守。


已经打退四次敌人进攻的349团仍然坚守着尤梅宅。可是2营长唐连和营副先后负伤,连排长伤亡无余,士兵只好各自为战。正在动摇之时,3营长黄惠群率援军渡河赶到,万丈仇恨化为杀敌之力,他们与日军短兵相接,白刃格斗。不幸3营长中弹倒下,反攻受挫。这时,团长薛广亲自督阵,官兵冒着弹雨前仆后继,敌人渐渐不支。


可是日军的增援部队立即赶到,他们哇哇大叫着冲杀厮拼,轻重火器猛烈扫射,守军只得退回扬桥。


看着自己的友军阵地那里杀声震天,刘建业却无法对友军实施有效的支援,一种对眼前局面的深深的无力感,占据了他的心头。


9月22日,日军第5师团第21旅团一部,由灵丘向平型关进犯,并占领东跑池地区。同日,国民党中央通讯社发表中国共产党于7月15日递交的“中国共产党国共合作宣言”,也称“共赴国难宣言”。为适应上海对敌斗争的需要,原中共驻上海办事处旋即改为八路军驻上海办事处,开展公开的对外活动。


9月23日,(淞沪会战)日军继续集中兵力在罗店方面发起猛烈进攻。同日,蒋介石发表承认中国共产党合法地位的谈话。至此,由中国共产党倡导的,以国共两党合作为基础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正式建立。毛泽东作《关于在山西开展游击战争的意见》。(太原会战)八路军总部命令115师向平型关、灵丘间机动,侧击该敌。同日,聂荣臻带领344旅赶到了上寨。林彪和聂荣臻在上寨召开了全师连以上干部会议。进行深入的战斗动员。会议结束后,师部率主力于当日夜进至平型关以东之冉庄和东长城村地域,115师独立团和骑兵营,分别向平型关东北和以东开进,平型关战役,即将开始。


22日和23日,第90师防守的罗店南线阵地焦土一片,工事夷为平地。炮火连天中,只见铁血相拼,尸首遍地。凄冷的月色下,中国守军利用夜间反复争夺,手榴弹和机枪弹一齐朝敌营飞去。而日军乘着夜色实行反袭,535团的阵地侧面,一个连的裸体日军正在涉水渡河时,被守军发现,一阵扫射,全数击毙,在血一样的小河中漂浮起百十具赤身男尸。


用武士道精神武装的日军在泥泞的土路上踏着血迹冲锋,皮鞋和长靴阻碍了他们的行动,于是,有的光脚上阵。和日军一起冲锋的,还有伪军于芷山部。罗店以北猛将营、俞家桥一线58师右翼,是日军22联队的一个团。夜深人静,敌营中传出东北口音。不知是民族感情的一脉相承,还是冷月凄风中的寂寞,守军大声喊:“中国人不打中国人!”


声音传得很远。敌阵中也传来回音:“中国人不打中国人!”


“你们为什么到敌人的部队当兵?”


“没有办法啊,我们征兵来的!”


“为什么不跑?”


“班长是日本人,看着我们,家中父母妻儿都被日本人监视!”


正一问一答地进行阵地上的两军对话,忽然敌营高喊:“班长来了。”


枪响了,火力很猛,但却朝天扫射。


“中国人不打中国人!”


9月25日,(十月方略)日军华北方面军以临命第543号下达指示:在石家庄地区围歼国民党军队。第1军沿平汉路行穿贯突破,楔入石家庄地区;第2军在占领德州同时,以一部兵力在武强溯滏阳河进占新河、宁晋一线,完成对石家庄地区的战役包围。第5师团迅速抢占平型关,进占大营镇(代县南20公里)之线,然后转进平汉路④。日军这一作战计划,依然是使第5师团处于右翼机动地位。该敌进占大营镇之后,便控制了恒山、五台山的战役走廊――滹沱河谷,从而使国民党山西、河北部队失掉行动自由:山西部队不能向河北机动;河北部队也不能退入山西。这样,第5师团的任务,仍为日军在河北平原会战的右翼保障。同日,毛泽东作《整个华北工作应以游击战争为唯一方向》。还是这一天,山西,平型关大捷。日军第5师团第21旅团的后卫部队乘坐100余辆汽车,携带200多辆大车的辎重,共计约2,000多人,沿灵丘至平型关公路一字前行。7时许,日军全部进入115师伏击地域。由于道路狭窄,雨后道路泥泞。敌人的车辆、人马拥挤不堪,行动十分缓慢。115师抓住有利战机,全线突然开火,给敌以大量杀伤,并乘敌混乱之际发起冲击。当日13时,战斗胜利结束。在这次作战中,八路军115师歼灭了日军精锐第5师团第21旅团共1,000余人,缴获步枪1,000余支、机枪20多挺,击毁汽车100余辆、马车200余辆,取得了抗战以来第一个大胜仗。打破了“大日本皇军不可战胜”的神话,给企图在几个月内灭亡中国的日军一个迎头痛击。它极大地鼓舞了中国军民的抗日斗志,激发了中国人民的抗日热情,也增强了八路军战胜日本侵略者的信心。平型关战斗只能算是一个小仗,但它在中国人的心目中,却占有不可替代的重要地位。主要原因是,平型关之战是抗日战争爆发以来日军遭到的第一次重大打击。平型关战斗的意义,在于它取得了中国全面抗战以来的“零的突破”。平型关战役之后,蒋介石给八路军发来贺电:“贵部窥此良机,断然出击,予敌甚大打击,特电嘉奖。”


9月26日,蒋介石特电朱德、彭德怀,称:“二十五日一战,歼敌如麻,足证官兵用命,深堪嘉慰。”


正是晚稻金黄、棉桃挂铃的秋天,江南的沃野迎来了丰收的季节。淞沪战场上仍然炮火连天,逃避战乱的农民大都跑到上海租界中去了,成熟的农田没有什么人去收割。


夜已深,夜深露重。从长江边吹来的风已有寒意了,从全国各地来淞沪作战的各路大军,基本上都穿上棉背心,这是上海民众的爱国之心。


这个时候,刘建业却是心事重重。他的33旅坚守着上海战场的重心罗店一线的核心阵地。苦战一月,阵地仍在,但日军的猛烈攻击极大地杀伤了我军的有生力量,争夺战已呈白热化状态,防御力量损失大半,官兵极度疲劳,加上水土不服,很难继续相持下去。特别是蒋介石三令五申地指示恢复罗店一线,可我军的装备和兵力相差太大,日军一次又一次地增援,第四次增援的4万多人已陆续到达上海,下一步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局?刘建业不知道,也不敢继续地想下去。


枪炮稀疏了两天,这是大战前的沉寂,就像黎明前的黑暗。


9月27日,日本关东军察哈尔派遣兵团于27日和28日,先后突破国民党军茹越口、下社村内长城防线,直逼繁峙,威胁平型关、雁门关侧后。


这一天,日军的大炮又开始整日狂吼了。在飞机坦克的策应下,大队日军向中国守军的警戒线猛攻,但是却并不深入阵地,一遇到我军的反击,在查明我军部队的兵力和火力情况以后,部队就马上转移。显然,这一次鬼子的火力侦察和实力试探的目的,是准备发动第四次总攻。而这次进攻的强度,恐怕就将是前所未有的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