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鹿青藏 第二章 别样战争 第十一节 缅桂花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868/


11、缅桂花开

缅桂花,顾名思义,是一种生长于缅甸之邦的花树,是一种生长地近于缅域的木本桂科植物。那是一种世间少有,香远溢清,叶绿如翠,花洁如玉的植物中的精灵。

而这种花,在中国西南一带也常有栽种,她树干高大,只适宜生长在旷野里,而不适宜栽种在温室或栽种在家里当装饰花。

二十一世纪初,缅甸将首都由原来的仰光,往北后移了四百多公里,搬到现在的彬马那,这在现代世界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彬马那地处缅甸中部,当时是一个人口不足十万的县级小城,没有什么像样的工业,主要经济部门是农业、林业和畜牧业,属于丛林山区。彬马那城环山而建,背靠勃固山和本弄山,地理位置具有易守难攻的特点。与仰光已有铁路和公路相连,行程大约七小时。彬马那地处缅甸国土的中心地带和战略要地,从军事和安全角度看,这里更符合战备的需要。历史上,彬马那曾经是缅甸民族英雄昂山发动独立战争时的军事要地,已故缅甸领导人奈温将军在此也建有别墅。

缅甸是一个经济较为落后的国家,缅甸军政府自一九八八年统治以来,一直受到美国及其它西方国家的外交孤立和经济封锁,拖累了缅甸经济的发展。尤其是美国,始终对缅甸采取敌视政策,经济制裁至今没有松动。长期以来,缅甸政府一直面临外交压力和经济封锁。西方分析家认为,缅甸的内部局势也存在很大不稳定的隐患

多年来,缅甸最担心的是来自美国的军事威胁。自反恐战争以来,美国政府把缅甸列为「暴政前哨」国家,安全忧虑更成为缅甸军政府的心腹之患。后来,仰光接二连三地发生爆炸事件,缅甸官方认为幕后可能有美国的插手。因此,从国家的长远安全利益出发,缅甸政府认为将首都迁往安全地带是必要的。加上美国发动的伊拉克战争,更坚定了缅甸政府迁都的决心。

又由于仰光是海边城市,很易遭受海上进攻,没有任何战略屏障和腹地。因此,安全因素逼视缅甸政府不得不考虑迁都。

其实,说穿了,美国如此逼迫缅甸,也是为了对付中国。因为,缅甸是中国西南大后方的门户,如果美国把缅甸拿下,或者缅甸成了亲美政府,那中国的后院就将永远不得安宁。而且,美国可以在缅甸建立永久的军事基地,对中国产生巨大的威慑,这样一来,美国不但在西亚建立了针对中国的战略基地,培养起了亲美的西方政府,如果缅甸再失手成为美国进攻中国的桥头堡,那中国所面临的局面,就将更加地被动。西亚已经丢了,如果地接南亚的缅甸再丢了的话,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本世纪初的2007年,美国联合一些西方国家,在联合国发起全面制裁缅甸的决议案,想要迫使缅甸政府就范。

本来,有美国及一些西方国家的制裁,缅甸就够呛的了,如果再让联合国来制裁她,并把这种制裁变成一种法律,让所有与缅甸有交往的国家都不得不对她进行制裁的话,那缅甸现行政府就不得不垮台,再由亲美国的所谓民主人士上台执政。

面对美国的图谋,联合国五大常任理事国的中国,当然心明眼亮,坚决地说了一声“不!”常驻联合国代表还用英语连说了两个“NO!NO!”而且语气极重,把美国代表气得直翻白眼。

如今,几十年过去了,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不知道换了多少任,但美国仍然耿耿于怀,大有一股不把缅甸拿下不罢休的架式,又特别是在即将面临灭顶之灾的时候,美国依然念念不忘缅甸这个进攻中国西南大后方的跳板。当年的日本鬼子,就是想通过缅甸,直插中国昆明和重庆,还好当年日本鬼子的图谋没有得逞,要不然,中国又得增加一个叫大和族的少数民族了。

今天,英国常驻联合国代表查尔斯顿,又在联合国安全理事会第九十五届大会上,散发了关于缅甸政府侵犯人权,不配合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的工作一事,再一次提出对缅甸制裁案,要求大会予以通过。而这个议案,共有十五个国家参与提议,来势不可谓不猛,大有不通过就不休会的意思。

安理会本月轮值主席国是日本,而日本当然是紧随其后的,更何况日本也是这一议案的提议国,当然,日本除了紧随美国之外,也还是有一些不可告人的私心的。

联合国安全理事会经过改革,虽然增加了四个理事国,但有否决权的,仍然只有原来的五个。现在,二十个安理会理事国中,有十五个提议对缅甸实施全面制裁,中国的压力,空前巨大。因为,如果中国投反对票,将得罪绝大多数国家,如果投赞成票,自己的国家利益,就将受到极大的损害。投弃权票也不行,那等于默认。但是,如果中国不投反对票,或对这个议案进行否决,那怕另外四个国家都投反对票,这个议案,也将因为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而获得通过。美英等国,似乎又想考验中国使用否决权的决心。

事隔几十年,美英等国为什么又旧事重提呢?因为,现在的国际形势不是几十年前了,现在,大家都面临着一个共同的敌人,那就是气候变暖,海平面上升,而几乎所有国家,都面临着利益重新划分的问题。但这个问题由谁来主导呢,几十年的格局,还是那么一成不变吗?美英等国,在这时候提出这个议案,就是想形成一个新的格局,一个完全有利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的格局,并在这个新格局形成之前,打下一个良好的基础。

而如果这次中国敢在十五国提议中使用否决权,势必给这个新的格局的形成,埋下许多不定的变数,因此,不惜一切使这个提案获得通过,就成了美英等国当下的最要紧的任务。

而这个议案一旦通过,美日等国,就可以以制裁为名,武力封锁缅甸海岸,独霸孟加拉湾和安达曼海,并在这一海域排除中国的干扰,然后以此为基地,对中国西南地区进行大规模的打击,中国的西南地区也就会变得极不稳定。扰乱中国的后方,在西南和西北地区,同时打开两个口子,那么,中国就没有好日子过了。

明天就是表决的日子,美国中央情报局给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李国林送去了一样东西,为了使这个决议获得通过,他们已经真的不择手段了。

早上九点,纽约联合国总部会议厅里,各国的代表陆续到了,只有中国的代表还没到,不过离开会还有十分钟时间,现在不到,并不代表会迟到。

这个会,是闭门磋商会,所以在现场没有各国的记者。看到中国代表迟迟没有到场,美国代表和日本代表不由得心中暗喜,如果中国代表不出席,就意味着中国将放弃对这个决议案的表决权。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眼看着到了八点五十八分,再过两分钟就大功告成了。而这一百二十秒的时间,现在对美日等国的代表来说,就像一百二十年那么漫长,他们的代表在座位上,已经有些坐立不安了,他们真恨不得这一百二十秒钟滴答一声就过去掉,那中国代表赶到了也无力回天。

六十秒又过去了,本月轮值主席,日本常驻联合国代表三郎一木,伸手颤微微地拿起会议槌,只要再等六十秒就落下槌子宣布开会,中国代表就是在这后一秒赶到,也意味着放弃表决权了。

还有三十秒,三郎一木手中的会议槌举到了半空,他的心跳在加速,一种巨大的喜悦,让他觉得喘不过气来。这具有历史意义的三十秒啊,如果这三十秒就这样白白流过的话,世界历史就将为之一变。

就在这时,门口传来门卫的喊声;“李国林先生到!”这声喊叫,无异于晴天霹雳,三郎一木手中的会议槌无力地落下,人也像一只泄了气的皮球,瘫在了座位上。

“先生们,我给大家带来一样东西,这东西竟然出现在联合国总部,竟然出现在由美利坚控制的纽约,真让人感到不可思议。”李国林大步流星地往会议桌走来,脸上带着一丝不易觉察的怒气。“如果再出现这种情况,我国政府将建议联合国总部搬到北京。”

李国林说着,把手里的东西朝会议桌上一扔。大家定睛一看,是两枚定时炸弹。有人吓得惊叫起来。

“不用怕,引信已被我方拆除了,所以我来晚了。”李国林轻蔑地说道。

美国代表脸现猪肝之色,站起来气急败坏地喊到;“我抗议!我抗议!”

“抗议没有用,这上面还有厂名和出厂日期,这里还有一封恐吓信,自己看看吧!”李国林说着,掏出一张纸放到桌上。“就是为了让我对今天的决议投赞成票,这也太拙劣了吧!”

李国林此言一出,会议室里一下子乱哄哄的。

从李国林的脸上,大家已经看到了中国政府对这个决议案的态度,最后,关于对这个决议的表决会议,被无限期推迟。

缅甸政府驻联合国代表立即把这个消息报告给了国内,而缅甸国内一如几十年前那次制裁决议被中国否决时一样,举国欢腾起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