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逸”史 第二部 第七十四章 大沽炮战(一)

而山 收藏 3 5
导读:中华“逸”史 第二部 第七十四章 大沽炮战(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267/

在中国南方鏖战正酣时,在北方,英法联合舰队也在加紧进攻当中。英法联军1853年7月初从台湾基隆港出发后,7月底一支英法联军分舰队占领山东的烟台,扼住了渤海湾的下额,另一支英法联军分舰队继续北上,准备占领辽东半岛的青泥洼(今大连)扼住渤海湾的上额。

华北危机,天津卫危机,北京危机,清政府当局惊恐万分,急令僧格林沁郡王火速回师救援。准备南下进剿江宁(今南京)太平军叛匪的科尔沁郡王——僧格林沁行驶在半路接到圣旨,心里想:“调来调去,精力全耗在路上了,还打什么战?”尽管他满脸怨气,却也不敢有违圣意,率领十万蒙古精锐骑兵,掉转马头,浩浩荡荡返回京津地区。

道光皇帝驾崩时,僧格林沁为顾命大臣之一,他是蒙古族,博尔济吉特氏,清嘉庆十六年(1811年6月5日)出生在科尔沁左翼后旗哈日额格苏木百兴图嘎查普通台吉家庭。其父布和德力格尔,是吉尔嘎朗镇巴彦哈嘎屯人,家境贫寒。

道光五年七月(1825年),哲里木盟科尔沁左翼后旗第九代索特纳木多布斋郡王突然病逝,因索王无嗣,奉道光皇帝圣谕,科尔沁左翼后旗从索王近亲家族的青少年中选嗣。僧格林沁虽然只有十五岁,但科尔沁蒙古的优秀血统成全了这个英雄少年(《蒙古世系》记载:僧格林沁是元太祖成吉思汗二弟哈布图哈萨尔二十六代孙)。道光皇帝选中了他,使他成为索特纳木多布斋郡王的嗣子。而索王的妻子又是道光皇帝的女儿,论辈分僧格林沁为道光皇帝的外甥,深得皇帝的宠爱。

僧格林沁为人忠厚,保持了科尔沁人特有的忠诚、直爽、憨厚和热情奔放的个性。选嗣前僧格林沁曾在昌图文昌宫读过三年书,天资聪明、富有进取心。他在青壮年时期,在满、蒙八旗中任都统多年,虽贵为王爷,又是军队的高级将领,但由于出身寒门,懂得民间的疾苦,所以他愿意接近士兵关心属下,是一个有勇有谋的将军,战斗越艰巨他越是亲临第一线督战,往往是身先士卒,对部下赏罚分明。同时,忠君的正统思想给他打下了深深的烙印,不惜对清王朝肝脑涂地死而后已。

道光皇帝死后,咸丰皇帝授其为御前大臣,值此多事之秋,正是要借重他的时候。返回京城的僧格林沁郡王被受命督办京城巡防,并署銮仪卫事。

他接管京畿地区防务后,亲率精锐的十万蒙古骑兵进驻天津卫,围绕大沽炮台构筑防御阵地,准备设置三层防线,一线是以北塘、大沽两点一线的入海口,炮台防御阵线;二线是以新河、营城、军粮城三点连线的三角地带的防御阵地;三线就是天津卫了,天津卫如果也失守了,那么北京城,就失去了大半。

早在明嘉靖年间,为了防止倭寇的扰掠,朝廷就开始在大沽口驻重兵、设铜炮,作为军事要冲的大沽口,从此正式设防。到了清嘉庆21年,也就是公元1816年,在海河河口的南北两岸各建造了一座圆形炮台,形成大沽口炮台最早的雏形。当年乾隆皇帝在巡视大沽口的时候,曾为当地海神庙御书写下了“东静安澜”的匾额,但他的夙愿却没能被他的后世子孙实现。公元1840年爆发的中英第一次鸦片战争,彻底地把这位前朝皇帝对大沽炮台的寓意扔入了浩瀚的大海。英军舰队在珠江口受到林则徐顽强狙击后,直接北上威胁京津地区。大沽口炮台第一次遭受猛烈的炮战,隆隆的炮声把昏聩于紫禁城中的清廷皇帝和王公大臣惊醒,此后,清王朝吸起炮战的沉痛教训,开始加强在大沽口的军事防御,修筑土垒,增设大炮,在南岸置炮44门,北岸16门,至此大沽炮台初具规模。

大沽口炮台位于海河入海口南岸,战略位置十分重要,有“津门之屏”之称。僧格林沁郡王进驻天津卫后,全面整修大沽口炮台,增建大炮台至6座,除一石头缝炮台外,其余5座分别以“威”、“镇”、“海”、“门”、“高”五字命名,又增建小炮台至25座,构成一个庞大的防御体系。他还在塘沽的大沽口北岸防御要塞———大沽口北炮台(俗称“石头缝炮台”)悬挂一口巨大的铁钟(钟高80厘米,直径60厘米,上面刻有“海口大沽”、“风调雨顺”、“国泰民安”、“乐危毅公祠”等字样。)以作战时示警。

作为“海门古塞”的大沽炮台,军事地位极为重要,是入京咽喉,津门屏障,注定其是中国北方一个最不安宁的海防要塞。大沽口和天津卫重要的地理位置,成了西方列强侵华的必攻之地,

1853年9月中旬,英法联军的另一分舰队,顺利占领盛京将军辖区(今辽宁省)的青泥洼(今大连),扼住渤海的上额。这样与占领烟台的英法联军相呼应完全控制住渤海海湾,切断了山东和东北清军从海上援助天津卫的可能。英法联军又分别在占领的烟台及青泥洼两海港,登陆三千多的海军陆战兵,作陆上攻击势态,迫使两地清军不能轻举妄动,随意从陆上增援京畿地区。完成这些部署后,英法联军可以从容地进攻天津卫了。

公元1853年10月13日下午,一支由十艘军舰,十五艘运兵船,四艘补给船组成的英法联军前锋编队,出现在大沽炮台海面。这支前锋舰艇编队全是英国军舰,由英国皇家海军少将乔治·依勒特统领。

在大沽炮台前沿靠海岸线的高处,清军设有了望塔,配有全天候值班的信号兵。自从福建马尾炮战之后,上面就要求了望塔上的信号兵,一刻都不允许移开地死盯着海面上。接到兵部军报,西洋鬼子占领了山东的烟台,辽东的青泥洼,这是进攻天津卫的前奏,更是强调信号兵必须全神贯注地警戒。

“大牛,你说西洋鬼子会来吧?”一个刚替下来休息的信号兵闭着眼睛问正在了望的另一个信号兵。

“来是肯定会来,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来,西洋鬼子大老远的从西边跑来,可不是来游山玩水的,不捞到一点好处,岂能甘休?”正值岗的信号兵大牛回答。

“小根,你看过西洋鬼子吗?”大牛又接着问在休息的信号兵刘小根。

“没有!不知他们长个啥样?打战咋就那么厉害呢?听我们那跑江湖的人说西洋鬼子全身都长满毛,跟猴子差不多。哈哈·······”刘小根回答,接着大笑。

“难怪叫他们蛮夷鬼佬的,现在倒蛮想看一下他们那“毛”样!猴子有尾巴,不知他们有没有?嘿嘿······”大牛想到猴子的可爱,也忍俊不住地笑了。

“尾巴可能有吧!可能就没有猴子的那么长,他们一身的毛,怪可怕的。”刘小根想象到“毛人”的恐怖,身子有点冷。

“咦!前面怎么出现那么多的黑点点?”紧盯着海面的大牛,突然发现前面有情况,没有了继续开笑的兴趣。

刘小根听到这话,赶紧起身,顺着大牛指的方向望去。“会不会是渔船?”他像在自问,又像是问大牛。

“不会,绝对不会,不可能一下出现这么多船渔啊?”大牛一口否定了刘小根的疑问。

“西洋鬼子的军舰?老天!看清楚了,真的是他们的军舰,他们打过来了,快!快发信号!”大牛否定刘小根的判断后,第一个反应想到了敌人的军舰。

刘小根也看仔细了,肯定了大牛的想法,那确实是西洋鬼子的军舰,连忙把早已预备好的传信用具点燃,烟柱慢慢升起,飘缈着,腾空而去。

刘小根与大牛在警报清军的同时,也准确地告诉了英军自己的位置,两发舰弹一前一后,飞曳而来,只是听到呼啸的声音,瞬间,这个了望台被炸得空中裂爆,燃起一团火花后,仅剩下一个半塌的了望架。刘小根与大牛想见识一下鬼佬的愿望永远不能实现了,带着鬼佬到底有没有尾巴的疑惑遗憾地转轮另一世间。

冉冉升起的烽火烟雾,一会儿消失得无影无踪,可还是充分表足了示警的意思,足够有时间让大沽炮台的清军做好预备工作了。清军兵卒们在统领的指挥下,一一把掩饰的“炮衣”拉下,把一箱箱的弹药打开,铅球大小的黑黑的球弹被放入黑漆漆的炮口中,每一个炮位的士兵们只等一声口令,时刻准备着。

渐渐驶近的英军军舰成梯形层层散开,最前面的是小型炮舰,中间的是大吨位战舰,后面离得远远的是运兵船及补给船。英国皇家海军少将乔治·依勒特乘坐的军舰升起指挥旗,这是联军前锋编队的旗舰英国皇家海军大吨位的“鹰”级军舰——“菲野”号

“‘菲林’号试射,测出大清国的炮位距离,‘鲁特号’率三艘‘金丝鸟’级的炮艇向北航行,吸引大沽口炮台北岸的炮火。”依勒特少将从容不迫地下着作战指令。他对法国人在福建马尾炮战中的战果嗤之以鼻,他一直骄傲地认为:“只有英国皇家海军才是天下第一的无敌之海军。”

看见慢慢驶近的西洋铁甲舰,许多清军兵卒紧张得直冒虚汗。陈士杰是大沽炮台的清军总兵,他参加过第一次大沽炮台炮击战,但那也是十多年前的事了。他对西洋鬼子的军舰印象深刻,清军与之对战根本无还手之力。尽管《中英南京条约》之后,朝廷购买了一些西洋火炮,各主要炮台从整体的实力来讲,提高不少,但西洋的军舰更是突飞猛进地再进步,现在大多是铁甲舰了。他从不敢小视西洋鬼子,血的教训告诉他,西洋蛮夷不仅船坚炮利,而且诡计多端,不讲信用。

英军舰第一发炮弹落上岸时,陈士杰总兵并没有下令开火还击,但当他发现有几艘敌舰分离主队移向大沽炮台的北岸时,他还是急了。“那里可是整个炮台防御阵地中最薄弱的环节啊。”陈士杰犹豫着。

“怎么还没有下开炮令?敌舰都到眼皮底下了。”在北岸炮台一门副炮上,新兵陈崖不安地边擦脸上淌流的汗珠,边问炮位长。

炮位长是一个老兵,矮矮的个子,皮肤黝黑,人粗壮有力,他抬腿一脚踢倒陈崖,狠狠骂道:“没长卵的东西,那么多废话!”

“没有命令谁也不准乱动!”然后又转对其它兵卒喝道,“大家听到没有!”

“听到了!”几个士兵大声回答。

陈崖爬起来,顾不得拍掉身上的泥土,噘着嘴不满地重又站回自己的位置。不等他调整好自己的情绪,对岸已升起浓浓的烟柱,随着北岸炮台指挥副将一声令下,铁钟长鸣!炮位长一声大吼!“点火,开炮!”

北岸二十多门火炮齐射,“嘭、嘭、嘭······”的炮声相继响起,在每一根炮管口腾起的刺鼻烟雾,随着轻风吹拂,扭曲成狰狞的面目。

陈崖把手中的弹药递给上弹手,而后转回弹药箱,抱起另一发炮弹,准备随时传递,却不小心把拿在手中的球弹滑落地上,滚出老远,他慌张地追回炮弹,忐忑不安地回到位置。

炮位长矮矮的身体从指挥位置跳跃下来,还是用他那短短的脚狠踢向陈崖,陈崖经验丰富,闪身躲过,炮位长踢了一个空,反把自己摔倒在地,其它几个兵卒忍俊不住,“扑哧、扑哧”地笑出声来。

“你,你,你给我过来!”炮位长气急败坏。

“你还踢我不?”陈崖怯怯地慢慢地移动脚步。

“你先过来!等下跟你算账,你给我回到位置上!这是命令!”炮位长平息怒气,情形不允许他继续与陈崖纠缠下去。

大沽炮台北岸第一次齐射,有六发炮弹击中一艘英国“金丝鸟”级的小吨位炮艇。但许多暴露了自己方位的炮位,遭到英军军舰凶狠的还击。就在陈崖拾回滑落的球弹时,北岸有一座较靠近河岸的炮台被掀翻了天,四溅的泥土与清兵卒的残肢断臂合着散架的火炮构件满天飞舞。

担任吸引敌人炮火任务的“鲁特号”没有想到清军炮火如此密集,才刚一开始,就损失了一艘炮艇,赶紧命令另几艘“金丝鸟”级的炮艇,分散开来,快速移动舰位。

英国皇家海军少将乔治·依勒特见己方出师不利,骂了一句粗话,命令两艘大吨位的军舰前往支援,重点轰击北岸较靠近河岸的炮台。

北岸的清军骤然压力倍增,明显地感觉到西洋鬼子的炮火压制加强了许多,几个较靠近河岸的炮台陆续被摧毁。

连续不断地发炮,陈崖累得差点虚脱,双臂发麻,思想也已麻木,只会机械地搬运弹药箱,传递球弹。炮位长大声的吼叫声仍在高分贝地与炮弹发出的响声誓比高。西洋鬼子的炮火逐渐延伸,慢慢射向较高位置的炮台了。陈崖他们的炮台受到死亡的威胁,已不时地有炮弹炸在他们的周围。炮位长高吭的声音,渐渐嘶哑,只能用动作眼神配合着嘶哑的语声指挥。

“陈崖,又快没有炮弹了,你去搬一箱过来。”炮位长命令。

“嗟!”陈崖应一声,步履蹒跚地向背后堆放弹药的地方走去。

“不要,回来!快回来!”炮位长歇斯底律地大叫,可声音太小,没人能听见。陈崖亦是茫然地转回头,一发炮弹落在他的身旁,其它的兵卒仅本能地爬伏在地上,等他们起来时,再也没有发现陈崖了,只能稀疏地看见满地的血迹,和炮台周围撒落的血迹斑斑的陈崖的军服碎布条。

炮位长到处嚎叫:“陈崖!陈崖!你在哪?你还欠我一脚的啊!你这傻孩子,上战场怎能文文弱弱的?”

他拾起陈崖残缺的盔帽,回到指挥位上,忍着悲痛,愤怒地手指前方大吼:“还击”没有人能听清他说什么,但谁也明白他的意思。

站在大沽炮台南岸的清炮台总兵陈士杰,用单孔西洋望远镜仔细地观看着北岸的战斗,目前是旗鼓相当,互有伤亡。联军剩余的舰只不投入战斗,他不准备先于敌军命令南岸的炮台开火,避免过早暴露火力位置。

联军前锋舰队指挥乔治·依勒特少将也是相当冷静的指挥官,见引诱敌军炮台开火的试探进攻舰队并未收到效果,南岸的清军炮台始终未开火,准备重新调整部署。

“‘菲昂’号有限靠近南岸,做规避运动,所有炮火对准南岸,随时准备开炮。”依勒特少将命令。

一艘大吨位的“鹰”级敌舰靠近沿岸,陈士杰总兵兴奋起来,心里想:“送上门的肥肉不吃白不吃。”

“前沿三炮台齐射击沉它。”他大声命令。

“菲昂”号早预料到会遭到炮击,舰身在快速移动着,清军二十多门火炮追逐着它,“菲昂”号就好像是在雨柱中穿行。

“好!所有舰艇预备,南岸沿边四十米,覆盖式炮击。”这是治乔·依勒少将兴奋的命令。清军所有暴露的炮位都成了英舰艇的攻击目标。

“混账!这么多炮弹居然未能击中它?不要顾那些开火的敌舰,全体到有,再次齐射,击沉那艘大吨位敌舰。”陈士杰总兵气急败坏。

没有遭到炮击的英主力舰群,肆无忌惮地自由炮击,清军几座副炮被摧毁。有付出就有回报,清军的损失换来了英“菲昂”号的不幸。“菲昂”号见达到目的,想脱离清军的火炮的追逐时,被四发炮弹击中,燃起熊熊大火,船速慢了下来。舰上的英水兵惊慌失措,来不及扑灭火势,又有几发炮弹落入舰中,看来清军是想痛打落水狗,不给“菲昂”号任何机会。在生死线上摇摆的“菲昂”号玩火自焚,随着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彻底地葬入水中。

“菲昂”号的沉没,在乔治·依勒特少将心中重重地戳了一个伤口,一百多名英国皇家海军士兵转瞬间就没了。他双眼泛起凶光:“靠近南岸,重击这些该死的黄猴子!”

看见“菲昂”号被己方击沉,陈士杰总兵压抑不住的兴奋,觉得已没有必要再隐藏实力了,命令:“所有的炮台,特别是从西洋进口的几门大型岸防炮,不要吝啬,痛击这群敢犯大清天威的西洋鬼子。”

双方炮击两个时辰,激烈而悲壮,清军几十门火炮被摧毁,陈崖所在的那一个炮位也未能幸免,全体士兵壮烈牺牲,那个矮矮的炮位长死后还紧紧地抱着陈崖的盔帽不放,事后,费很大的劲才掰开。

在这一战中,联军前锋舰队并未占到多大便宜,反而损失惨重,两艘“鹰”级的大吨位蒸气铁甲舰“菲昂”号、“菲洋”号被击沉;四艘“金丝鸟”级炮艇或被击沉,或被击伤,或被击瘫。无奈!乔治·依勒特少将只能低下其高傲的头颅,命令联军前锋舰队暂时撤离战场。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