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逸”史 第二部 第七十一章 灯火烛光下

而山 收藏 3 56
导读:中华“逸”史 第二部 第七十一章 灯火烛光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267/


林逸高大的身体拉着长长的影子投影在地上,被纷纷站起来的几个女人踩在脚下。“这么多人,在谈什么啊?”林逸回到温暖的家中,很高兴,突然发现还有一个陌生的女孩,本想对夏依浓她们调侃几句的话语硬被活生生地逼了回去。

林逸挥手让后面跟着的警卫、工作人员下去休息,众女走近他,而马紫芳早已窝进他的怀里。林逸拍拍马紫芳,马紫芳不情愿地离开他的怀胞。夏红走过来帮他脱身上的军装,等他脱了衣服,马紫芳又窝进了他的怀里。夏依浓在微笑地看着他,林逸拥着马紫芳走过去,牵着她的手,走进亭里,这时才看清楚刘佳微的样子,穿着洁白的西式连衣裙,头上扎了几个小辫子,圆形的脸蛋有着尖尖的下巴,与马紫芳差不多高的身材,人文静而羞涩,一副小家碧玉,邻家有女的模样。只是她明亮的眼睛太过放肆,怎能紧紧地盯着人不放呢?

夏依浓看出林逸的疑惑,拧了他一下,有点酸酸地介绍说:“这位姑娘是政务院刘汝明主任的表妹,我们的生意合伙人刘佳微小姐。”

林逸有点惊讶:“没想到汝明竟有如此漂亮的表妹!没想到把生意做得那么好的商界女强人竟然如此年轻!”

从林逸身影现出的那一刻起,刘佳微的双眼就未从林逸的身上离开过,随着林逸脚步距离的接近,刘佳微的心越跳越快,暗想:“终于要见到真实的人了!”

“他高大英俊的形象,没让自己失望,他开朗活泼的性格,让自己有点意外,他对女人温柔关爱的动作,让自己有点惊奇!”刘佳微暗自在想着心事。

等到夏依浓给林逸介绍自己时,刘佳微才意识到失态了,忙把流露的目光收回心里。“您好!林主席,家兄让我代他向您问好!”刘佳微微施小礼。

“刘汝明主任还好吗?谢谢你,谢谢刘汝明主任的关心!”林逸热情地招呼刘佳微,“请坐,来,请坐!”

夏红帮林逸把外衣收进房间后,顺便端来一盆洗脸水。平常林逸回晚了,都是这样的,边擦脸边与夏依浓她们说话。

林逸推开怀中的马紫芳让她坐在铺有垫子的石墩上,接过夏红手中的毛巾,端着水走到较远的地方洗漱去了,这是对客人的尊重,刘佳微感激地点了点头。

林逸重又回小亭子。“林郎,你吃过晚饭没有?”夏依浓问林逸。

“吃过了,你们刚在谈什么啊?”林逸温柔地看了夏依浓一眼。

“我们刚在谈女人。”马紫芳接口,她又开始移动身子想往林逸身上靠。

林逸连忙止住她,说:“谈女人,那你们谈,我有事,先回避了。”

他想站起来走人,刘佳微马上流露出失望的神情,夏依浓不置可否,仅是美目一眨一眨地看着他,而马紫芳与夏红那会如此轻易让他走?早站起来拉住他,说:“都晚上了,劳累了一天,你也该歇息一会儿吧!我们不是约好晚上没有特殊情况不准办公的吗?我们想听听你对女人的看法。”

林逸被压回石墩,马紫芳靠在林逸的身上。

“最近政府部门招进一些女性公务员,引起社会很大的争议,什么伤风败俗,不守妇道;什么有辱家门,不遵祖训等等各种抨击声不绝于耳。还有我与刘佳微姐姐在商界的抛头露面,也引起许多遗老学究的不满,称我们俩为‘异类’。”夏红把她们刚聊天的内容大致讲了一下。

林逸对女人的态度,马紫芳、夏依浓、夏红都是知道的。“这招聘女性公务员的事可能就是他下的命令。”她们想。但她们还是很想听听他是怎样看待此类事的。刘佳微是归国华侨,思想开放,但也很想知道根据地最高领导人对妇女问题的看法,饶有兴趣地看着林逸。

“这次招聘女性公务员确实是自己命令强制实施的,遭到很大的阻力,却没想到经过那么多次的辩论,那么多次渐进式的实施各项解放人们思想的政策,逐步地解决妇女问题,还是引来铺天盖地的反对声,政府的压力可想而知啊!自己也接到基层反应,许多老百姓见是女性在办公,觉得晦气,宁愿不办事,也不愿让女性来处理问题!”林逸想到自从招聘女性公务员以来,方方面面的问题,“看来,解放妇女问题强制是必要手段,但老百姓的观念是根源,只有解决了全体民众的思想,才能彻底解决妇女问题,关键还是在宣传啊!”

“妇女能顶半边天,男人的一半是女人!世界上大部分的事男人能做到的,女人也能做到,甚至于比男人做得更好。因此只能说,哪类事更适合于男性做还是女性做而已。随着社会的发展,科学技术的进步,那些纯体力的事会越来越少,大部分都会演变成简单的机械操作动作,变成中性了,这样一些本不适合于女性做的事,女性也能做了。就一个人的细心、细腻、韧性、恒心来说,整体上可能女性更胜男性一筹。特别是以后的护士、医生、化验员、设计员、幼儿教师等职业,女性还将占据主要地位。”林逸侃侃而谈,仅是把后世的一些普遍现象略为说了一遍。他拿起茶杯,喝了一口水,稍停顿了一会儿。

而几个女人睁着大大的眼睛,听着这空前新奇的观点,震惊呆了。夏依浓、马紫芳与夏红知道林逸对妇女问题是民主、尊敬、文明、进步、爱护的,却也从未听过他从整体女性,和女性的生理角度去分析问题。以前多体现为对女人的态度上的关心、爱护、尊重。她们也一直认为,不管怎样的发展,进步,能为女性争取一定的权力,能得男人的尊重就很不错了。因为男女必竟存在体力的差异,而在体力劳动为主的时代,体力上的差异决定了男女在社会,在家庭中的地位的高低。没想到听林逸的论述,将来社会的发展,这种体力的差异的作用将越来越小,这就使妇女的地位从本质上发生变化,不是要求男人给予女人平等权力了,而是天生自然地平等了。

刘佳微听了这番话可用“呆傻了”来形容。“这么深刻地分析女人问题;这么憧憬地展现妇女的未来;这么确定地肯定妇女的价值,就是在所谓发达文明的欧洲也未曾有的。这哪是我们这些人小里小气争论一下这个妇女好可怜,那件事情女人应不应该去做的问题可以比拟的?”刘佳微感叹。

林逸并没有意识到他刚刚的那段话给予几个女人的震撼,喝了一口茶,接着说:“其实就是从纯体力上来说,女人也不一定输于男人的。你们不见那些英豪女侠,又有几个男人是她们的对手?就是在男人占统治地位让女人走开的战争中,女人也有许多超越男人的表现,古今中外也有许多的例子可述,比如代父从军的花木兰;英勇抵御外侵的杨家女将;辅佐夫君抗金的梁红玉,以及一代名将红娘子。在别的国家也有许多女英雄,英勇抗击英国入侵的法国女英雄有‘圣女’之称的奥尔良姑娘——贞德舍身救国就是一个很典型的例子。等等诸如此类,她们都可以说是女人中的楷模。而在治国安邦上,也有许多女人有不输于男人的才智,隋唐时期的武则天女皇,雄才大略,大开科举,破格用人,奖励农桑,发展经济,知人善用,容人纳谏,开创良好的政治局面,为后面的‘开元盛世’打下了坚实的基础,这又哪一点比中国历史的历任皇帝差呢?甚至于还远远超过那些昏庸无道,贪图享乐的男性皇帝!”

林逸仍在无若无其事地述说,却不知几个女人已震惊痴呆了。“这是一个男人说出来的话吗?这是一个领导者的观点想法吗?”她们疑惑,“历史上有谁说过武则天的好话?有谁肯定过她的功绩?有谁敢去正面评价她?从来都说武则天是弑夫杀子,谋权篡位,骄淫奢侈,残暴无耻的女人。”

她们想:“他还真是惊世骇俗啊!要是让外界的人知道人民根据地最高领导人是如此评价武则天的,还不知会引起多么大的震动呢!”

几个女人一时还不能接受反差如此巨大的观点,仅是瞪着大大的眼睛瞧外星人模样似的盯着林逸。

夏依浓生活在社会的底层,对女人社会地位低下的认识更有体会。每每林逸在无意中的表现,常令她扬起汹涌的激情,现在她内心深处的激情又被激起,千言万语的话语,千丝万缕的柔情,碍于刘佳微的在场,仅化着一个动人的眼神传递给林逸,林逸接触到夏依浓明亮的眼睛,读懂了她的深情。

“林哥哥,你晚上吃好没有?饿吗?”马紫芳伸手在石桌上拣起一块点心递给林逸。

“我早吃过了,不饿!就你这小馋猫容易饿,想吃就吃吧!”林逸刮着马紫芳尖挺的鼻梁。

马紫芳嘟起小嘴,皱着小挺鼻,一副可爱样,张嘴把手中的点心放入口中,引来另三位美女一阵笑声。

“林哥哥,你给我们讲个故事吧!好久没有听你的故事了!”马紫芳吃着点心,却堵不住她的嘴,要求挺多的。

“好啊!讲一个给大家听!”夏红强烈要求。

刘佳微和夏依浓也满是期待的眼神。

说到讲故事,看到马紫芳幸福地吃着点心,开心地笑着,想起自己今天的遭遇,林逸的心情一下沉重起来。

今天一大早,林逸在南宁市政府官员的陪同下前往南宁市市北郊的甘圩察看水利设施的建设,没想到在南宁市老城区北部的大街上看到竟然躺满了逃难的人群,许多都是小孩。林逸问“这是怎么回事?不是有专门的部门,专门的资金解决难民问题吧?”

南宁市陪同的政府官员解释说:“这些人可能是晚上或是半夜后才进南宁城的,每天南宁市市民政局都会接待许多因战乱南下的难民。其实现在民政局已是在超负荷运转,没有资金,没有地方,没有能力再安排新增的难民了。从上个月开始,新增的难民仅能保证有饭吃,住的地方早已爆满,许多人不得不挤在别人屋檐下过夜。”

林逸知道他们说的都是事实,看见满街的小孩卷缩一团在初秋的清晨瑟瑟发抖,心痛无比,吩咐随行的工作秘书马上去民政局解决难民的住宿问题。“多方筹措资金,捐助,贷款也行。不得允许有任何一个小孩露宿街头!”林逸严厉地说。

“都是些无依无靠的孩子啊!他们的父母可能都在战乱中死掉了。这些是流入根据地的难民,还有千千万万被根据地人民边防军阻在外面进不来的难民,他们的生活遭遇不是更加凄惨吗?下令阻止难民流入是自己的命令,那也是无奈之举啊!老百姓的苦难何时才到头呢?”林逸痛责自己。

几个女人见林逸久久不言语,脸色阴沉,不知什么地方惹了他,都不敢作声。

我给你们讲个故事吧!

中国人新年过农历春节,而外国人新年却是过圣诞节。圣诞节前夕。

天气真冷,还下着雪,刮着北风。

有位失去母亲的小女孩,为了养活生病的爸爸,冒着风雪去卖火柴。

“火柴,谁要火柴。”她没有棉衣,穿着一条旧裙子,头上围着一条破头巾,脚上穿着一双拖鞋。她沿街叫卖,可是没有一个人理她。

人们都在准备圣诞礼物,高高兴兴,欢欢喜喜,小姑娘多可怜啊!她有许多火柴,全部都包在一个旧围裙里,手里拿着几根。

已经中午了,她一根火柴也没卖掉。她又饿又冻地向前走,雪花落在金黄的长发上。她走到一幢楼房的窗前,朝里张望。啊!屋里那棵圣诞树多漂亮啊,一位母亲正和两个孩子在玩耍,那孩子该多幸福啊,桌子上还点着许多彩色的蜡烛,有红的、黄的、绿的、白的,她最喜欢那些红色的蜡烛,在桌上格外显眼。看到这里,小女孩想起了她的祖母和妈妈,她们最疼爱她,可是,她们都去世了,想着想着,小女孩哭了。

哭着哭着,她又走上了大街,突然,“轰隆”一声,一辆马车经过,差一点将她撞倒。

马车飞一样跑过去了,小女孩的身上沾满了泥水,而且拖鞋也丢了,她只好赤着脚,在雪地里喊着:

“火柴,谁要火柴。”夜幕已经降临,小女孩的脚已冻得发红发青。大街上到处都是烤鹅肉的香味。“啊,有钱的人家准备过节了。”她实在走不动了,疲乏地缩在一个墙角里。她不敢回家,因为她没有卖掉一根火柴。家里而且也很冷,风可以从许多地方刮进屋子里来。

她冻得发抖,她需要温暖,哪怕有一根火柴的光和热也好。

她的一双小手几乎冻僵了。太冷了。她决定划着一根火柴,让它燃烧。

“哧!”火柴燃烧了,耀起温暖、光明的火焰,小女孩觉得象坐在火炉旁一样。火烧得那么欢,那么暖,那么美!这是怎么回事呢?当小女孩刚刚伸出她一双脚,打算暖和一下时,火焰忽然熄灭了。火炉也不见了。她坐在那儿,手中只有烧过的火柴。她又划了一根火柴,火柴燃烧起来,发出了光。

墙上有亮光照着的那块地方突然变得透明,象一片薄纱,她可以看到房间里的东西,有馅饼,有烤鹅,更有趣是的,这只烤鹅从盘子里跳出来了,它的背上插着刀叉,正在地上走着呢,一直向小女孩走过来。她伸出手去,火柴又熄灭了,她摸到的是冰冷的墙壁。

她又划了一根火柴,火柴燃烧起来,变成一朵粉红色的光焰。

她发现自己坐在一棵美丽的圣诞树下,比中午见到的那棵圣诞树还要大,还要美丽。它的树枝上有几千只蜡烛。小女孩把双手伸过去,火柴又熄灭了。几千只蜡烛都变成了明亮的星星。这些星星中有一颗落下来,在天空中划出一条长长的亮光。她又划了一根火柴。

啊,火光中出现了她日日夜夜思念的老祖母,她扑进老祖母的怀抱。

“祖母!”小女孩叫起来。“请把我带走吧!带到那没有寒冷,没有饥饿的地方。我知道,这根火柴一熄灭,你就会不见了。就象那温暖的火炉,那美丽的烤鹅,那幸福的圣诞树一样,我什么也看不见了。”于是,小女孩把剩下的火柴全划着了,因为她非常想把祖母留住。

火柴发出更加强烈的光芒,照得周围比白天还要明亮,祖母是那样慈祥,她把小女孩抱起来了,她们在光明和幸福中飞走了。越飞越高,真的到了没有寒冷,没有饥饿的地方。新年的早晨,人们看到小女孩仍坐在墙角里,她双颊通红,脸上带着幸福的微笑。可是,她已经死了,冻死在圣诞节的夜晚,她手里仍握着一把烧过的火柴梗。

这就是《卖火柴的小女孩》

几个女人听完悲惨的故事,个个都转着泪珠,马紫芳更是痛哭地伏在林逸的大腿上。

林逸讲完,哀伤地叹息,接着说:“在中国,不知有多少这样的‘卖火柴的小女孩’啊!我今天早上在南宁街上就遇到一大街。”接着又把自己早上看到的情况说了一遍。

“白天喧哗的城市,夜里却藏着悲惨与凄凉啊!”林逸叹道。

刘佳微从这个故事中,又更深层次地了解了林逸,他那光辉伟大的形象中,包含着一颗同情善良的心,她看林逸的眼神又多了一层深意。

响应林逸的号召,第二天,刘佳微与夏红商量利民银行无息贷款十万华元给南宁市政府解决难民问题,并分别以个人名义每人捐款五千华元给南宁市民政局救助难民,夏红的钱是由夏依浓出的。

第二天,刚刚做完晨练的林逸接到人民军进入广州地区的第51团的紧急报告,却是一个不幸的消息。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