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年少轻狂时也曾"春光乍绁"

小咄咄1976 收藏 2 39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刚过而立之年,竟然有些老态,时常回想过去年少时做过的荒唐的事,每当想起时就会旁若无人的笑起来,友人问我:"笑什么?"我因为羞于启齿,只好讪讪的说:"没什么,没什么."久而久之就有了想一吐为快的想法,今天把它写出来,姑且聊以自慰,并且娱乐大家吧.

那是大学一年级的时候,终于远离了家乡,逃脱了父母的唠叨的小子和丫头们都象摆脱了套子的野马一样疯了似的蹦达着,跳着,玩闹着,好象要把那些因为要考大学而失去的欢乐时光全部都恶补回来似的.尽可能的做一切以前想做而没有机会或是不敢做的一切(当然犯法和违反校规的事不做,毕竟现在的一切得来不易).

众所周知,男人是女人永远不变的话题,同样,男人的话题也离不开女人.我们班因为是学会计专业的,所以女多男少(20:8),不过不要以为这样,我们这些大老爷们就会很受欢迎,班上的那些女同胞们都堪称美女,被学校里的"饿狼"们追捧宠惯的各个都象骄傲的孔雀一样,整天高昂着她们那美丽的头颅,根本就不把我们这些被某些居心不良的"饿狼"们称之为"野兽"的"班草"们,让我们非常的气愤(当然我们是不敢生MM的气的),但我们也无可奈何,因为他们说的是事实---我们这八位"班草"的容貌连我们自己都不敢恭维,实在是"恐龙"的男人版,怨不得人呀.我们只好象阿Q似的自我安慰:那些MM没眼光,看不到我们美丽善良的内在,也看不到我们史泰龙般的健美身材,终有一天她们会迷途知返的,如此云云.

我们宿舍有四位"野兽",颇有些臭味相投,惺惺相惜,并且拜了把子,平日里就叫老大,老二,老三,老四.鄙人就是老大,天津的,说是老大只是比兄弟们虚长几个月,实在是恬颜的很(因为个头排行老四).老二是河北的,老三是内蒙的,老四是四川的.我们哥四个平时最大的乐趣就是晚上熄灯以后,躺在床上谈论班上的"孔雀"们,我们把她们按顺序编成了号,从1直到20.我喜欢8号,老二喜欢10号,老三一直都在6号和13号之间犹豫着,老四最过分,竟然宣称:"三位哥哥选剩下的,我都笑纳了."老二笑说他:"你小子也不怕累着!"老四则一副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架势:"君不闻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吗?小弟我心甘情愿,义不容辞."在平时谈话时,如果涉及到自己心仪的那位,我们都非常理所当然的用我们家的那位,或是我们老八,老十代替.瞧这几个可怜的傻小子们,还以为自己是那些MM们趋之若骛的鲜花呢!

有一天晚上,我们去外院(外国语学院)看电影,片名叫<<春光乍泄>>,一看这个,可把哥几个给乐坏了,还以为是带色的呢,赶紧买了票就冲了进去.没想到,随着剧情的发展,知道了不是那么回事,真想退场,但又心疼票钱,也实在是没事可干,只好继续看,看到后来,谁也没再抱怨了,但也莫不做声直到躺在宿舍的床上.终于老四打破了沉静:"MD什么玩意嘛,两个大老爷们怎么能在一起呢?"老二说:"这就是你少见多怪了,我以前可是听说过,他们这样在英语里叫GAY."老三说:"我也想不透,两个男的在一起有什么意思呀?"这时我就摆出一副老大的架势说:"这你们就不懂了,我以前曾经看过有关这方面得书---我先声明啊---我可是无意间看到的...."""得了得了,甭说废话了,没人会怀疑你的倾向的,快说重点!"老四迫不及待的说.老二和老三也一副洗耳恭听得样子.于是我就好为人师了一把:"书上说,这没什么可奇怪的,也有两个女人在一起的,他们彼此之间的感情就和异性恋没什么差别,也象男人看女人和女人看男人一样,唯一的差别就是他们是同性.""这根本就是变态嘛."老四说."那可不能这么说"我继续说道"从生理上讲,他们就象天生的左撇子一样,是可以称为自然的一种现象,没必要大惊小怪的."我说完,好半天谁也没说话,突然老四扑哧笑出声来,老三说:"你笑什么笑?"老四一脸坏笑的说:"你们也体验一下吗?"我们三个不约而同的说:"神经病."但是,到底是年轻人,好奇心重又贪玩,过了一会儿,老二忍不住问:"怎么体验?"老四说:"就是咱们四个中,有两个发挥大无畏的精神,替大家尝尝螃蟹."老三说:"那你算一个,谁做你的搭档呢?""哎...谁说我算一个?"老四忙不迭的撇清"我是说我做四个阄,两个有字,两个没字,谁抓住有字的谁就表演给大家看."老二哼了一下说:"你小子做阄,我们可信不过.""那让老大说怎么办"老四深怕这事吹灯似的,急切的看向我.球踢到我这了,我只好说:"我们就cei ding ke 吧,输的那两个就表演.不过也不用太过分,只要kiss一下就行了.""好!""行""就这样!"我明显的感觉到大家都松了一口气,因为谁也不想吃螃蟹,但又怕别人说自己不象个爷们,没勇气.接着,我们各自都深呼吸准备开始:锤头,剪子,布.锤头,剪子,布....感谢上帝,感谢真主,感谢观音菩萨,阿弥陀佛....我胜利了.倒霉的是老二和老三,他们都垂头丧气的,老四非常兴奋的催促他们:"快点,愿赌服输嘛,快!"老二和老三一看躲不过去了,就恨恨的说:"做就做,谁要让别人知道我们哥两干过这个,我非扒了他的皮不可."然后相互给了个开始的眼色,就迅速的kiss了一下,说实在的,也就两三秒钟,老四在一旁不干了:"这那叫kiss呀,不行,得重来!"话音还没落,老二和老三就冲了上去,把他摁在床上说:"就你小子最坏,说什么不行,先前可没说到什么程度,你再敢放屁,看我们怎么收拾你!"老四赶紧向我求救:"老大你看他们欺负我."我一边把他们分开一边说:"好了,大家都算了,是我们没说清楚.""对,对,还是老大说的对."老二他们忙不迭的怕我马屁.老四一解放,就嘴硬的说:"老大就是象着他们,那哪叫kiss呀,不过就是嘴碰嘴!""你要不想他们秋后算帐就闭嘴!"我说"那你们到底有什么感觉?"我又问老二他们,老四也笑嘻嘻的凑了过来,只见他们相互看了一下,老三说:"没啥感觉.""那跟和MM亲嘴有什么区别吗?"老四问.啪的一声,老四的头上被打了一记响亮的耳光,老二说:"你这小子,哪壶不开你提哪壶,要是和MM亲过,我们还在这抽什么风呀!"

这就是曾经年少时的我,曾经荒唐过,曾经玩闹过,也曾经无奈过,但这一切的一切我又是多么的怀念呀.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