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第一部(第一次修改稿) 41-50

中悦 收藏 37 146
导读: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第一部(第一次修改稿) 41-5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429/


41

对于主导日本执政党民自党的一森派阀,周北岳是了然于胸的。美国石油资本在美国政府和军火商实力的支持和怂恿下,变本加厉抢占日本石油业的地盘,先是中东的工程合同,日本作为3号帮凶却只得到末流小混混的利益瓜分待遇;再就是在俄罗斯远东石油争夺战上,日本靠着忍痛大出血的高代价,本来已经取得对中国的“输油管路线之争”的优势,但是,美国人先是在秘密会谈中怂恿日本强硬地重提收回北方四岛的主张,暗示美国将支持日本在远东打压俄罗斯,此前,别斯兰事件-车臣事件的伊斯兰势力和乌克兰变色已经形成西方扼制俄罗斯西线石油产油区和石油出口的态势,日本想当然地判断,美国意图借刀杀人,借着支持日本索回俄罗斯占据的北方领土,借着中日俄在西伯利亚“输油管路线之争”的矛盾,一举扼制俄罗斯东部油田和石油出口,东西对进,彻底压制住俄罗斯这个老牌战略对手东山再起的机会。这种想当然的认识,竟使得精明的小犬首相在高层战略上上了老谋深算的美国人的当,当日本发起收回北方四岛运动时,却发现美国人上房抽梯子,根本不去兑现提供军事支持态势的允诺,而是借机与俄罗斯做交易,逼迫俄罗斯在乌克兰问题上不能采取强硬的行动,就此导演的乌克兰变色成功。日本再一次在大国战略游戏中被人当枪使,而牺牲掉了几乎已经到手的北线石油。俄罗斯随即表示西伯利亚输油管线的“支线”先修到中国。日本首当其冲遭受巨大损失的,是对一森派阀拥有绝对影响力的日本石油资本。


这次美国又开始着手抢夺南线石油控制权的战役。日本石油资本强烈表示不能再继续当傻子了,这就导致了一森派阀少壮派提出的“石油独立”纲领成为民自党的主流共识。这个大前提下,一森派阀少壮派的代表——一森佑元是非常可能寻求联华制美的。


周北岳的战略分析到此之前都是准确的,到了这里,就出现了一点偏差。这一点偏差和一森佑元在战略方向判断上的“一点点偏差”叠加在一起,终于使后面的局势发展几乎超出所有各方的预计,当然也是此刻站在吉隆坡双峰塔顶层中日两国的两位后起之秀都没有料到的。


42

周北岳按照稍微偏离的方向继续思考下去了。



日本大资产阶级的利益决定了他们的政治态度,他们的政治态度决定了日本政府的政治态度。他们现在就和美国人翻脸,实力还是未逮,但是要等下去,石油可快没了,三十年太久。何况,美国的增长速度高于日本1-2个百分点,即使再过10年、20年,美日实力差距未必缩小,还可能加大,时间并不对日本人有利。日本高层不会不明白。他们只有今年的一段时间,这段黄金时间内,日本取得什么,就拿到什么,到明年美国的实力重新占优势之后,日本就不在能得到东西。即使日本右翼忍耐不住现在动手,他们也需要找一个强大的帮手。在南海石油问题上,俄国人不会帮他,俄国人只会把南线石油的事弄坏掉,这样俄国人的北线石油才能凸现价值。


所以,在南线石油的中、美、日、俄四大国的游戏中,看起来如果日本要脱离美国的掌握,他就只能联合中国。美国人也会按照这个思路思维,因此只要让美国人看到日本确实在向中国合作靠拢的证据,就会产生强烈的对日戒心。就是说,只要把日军机动部队主力吸引到南线,并释出中日密谋合作的迹象,就能也把美国的机动部队吸引到南线。


一森佑元此人野心勃勃,想一举成就丰功伟业,奠定他接掌一森派阀的地位,甚至由此在民自党内树立威望,接掌党魁,最终问鼎首相。


要让此人落入圈套,就要让他的胆子再大一点,因此需要授予一个把柄给他,让他觉得抓住了我们的弱点,他才能建立信心,敢于动手。此人刚才提出了极富诱惑力的打垮美太石油的计划,不得不承认那是一个高明的战术方案。但是他们没有必要告诉我们,他们自己就能做到。他告诉我,原因只能是他们需要我们介入、需要我们配合,他们需要我们配合什么呢?…表面上并没有明显的理由,进一步看,只能是太平岛因素。日本大资产阶级想从美国人嘴里虎口夺食,却又不准备和美国人翻脸打仗,因此他们需要我们来唱黑脸,扮演军事威慑的角色,有了强有力的军事威慑,日本夺取美太石油地盘的经济计划才有成功的基本条件。我们以前也没有军事威慑的能力,因此对日本人无用,现在我们有了太平岛,就有了制空权,我们就有了武力威慑的能力,对日本的计划就构成了一个必要条件。刚才,此人介绍那个计划时,对于那个赚几十亿美元的经济利益有点过于夸张和渲染,那点经济利益在大国国家利益的较量中是次要而又次要的因素,他不该那么热情和渲染。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事。一森佑元这样的人不会出现这种掂量的失误。他渲染,在这里,应该是——针对我个人的,他把我看成一个平庸的官商。他想用个人利益和工作“业绩”吸引我,让我回去强烈主张和渲染出兵收复南海与日合作的多重好处,影响国家切实给日本争夺南海石油的行动提供武力威慑背景。哼哼,他比我们还急那!


那好啊,现在,我就扮演这样一个贪婪的角色,为了小利,而去推动一森佑元计划需要的日中联合、中国出兵。


周北岳眼神中的漠然消失,猛然焕发出明亮而热切、贪婪的神采,随即收束,让神色重归冷静,慢慢说道:“美国人这次明摆着是要卡住我们的石油咽喉,我们这次也很难再忍下去了。这次演习,我们是要派舰队好好与美国人唱一回对台戏,


不过,没有钱啊。舰队要动,经费就是第一位的。上面批的,拿下来就很不够了。我的公司如果有实力,真想直接给舰队补上一块军费!”


43

一森佑元一直在张网等待。看到周北岳眼中贪婪明亮的神采一闪既逝,就知道对方上钩了。听到周北岳的铺陈,一森佑元把猎获的狂喜压到心底,开始扮演日经产油集团常董的商人本色,对利益割舍痛惜而慎重,按照高明的商务谈判方式,引逗周北岳自己提出要求,更深地埋藏起自己的战略企图:


“你们拿到那四十亿战利品的30%,就足够开支这次行动的全部军费还有富裕了,这正是贵组合给国家立功表现的机会啊!”



周北岳心中暗笑,他知道,这是一森佑元要自己张口,把那个真实的难点自己讲出来,那么,下面的日方随行人员最新技术的远距录音,就构成了自己握在一森佑元手中的把柄。再次让迟疑的神色一闪而过,周北岳转过身去,避开一森佑元犀利的目光,语音生涩地说:


“12亿美元也未必够用。而且——那是在行动之后的进帐。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军费要动在大军开拔之前。”



来了,来了!一森佑元的嘴角浮出微笑,调整了问题的角度:“周先生的公司是否可以争取到中方参与行动的操盘手位置?”



周北岳像一只想一口吞掉诱饵却又绕着机关迟疑不前的狐狸:“应该是我们的。…不过,公司现在拿不出24亿美元的保证金…,也有可能交给别人了…”



一森佑元当然要扮演不能让这件行动“交给别人”的热心者,周北岳是“联日派”,而且是即将上钩的亲日派了。但是,还要继续表现商业利益是重心,才能不被对手看破,因此,诱饵的释放仍然要痛苦而缓慢,淄珠必较。


“计划准备的头寸是80亿美元。不过,我们已经做了2年的准备,光是曲线放给美太石油的贷款就有40几亿。”



如果仅仅是商业谈判,那么这话就是说,你们是拿现成的30帕,我们可是准备经年,下了大力气,80亿以外的投入还很大,你们的投入即使仅以金钱衡量,也只有不到20%罢了。


周北岳要表现得上钩,就要继续表现出贪吃:


“不过,80亿里面,大部分的融券保证金是放在那里不动的,导弹炸了炼油厂,美太石油的股价一定会跌。真正有风险的投入还是开始买现股的那一少部分。”



渐入核心。一森佑元象是用力压制着痛苦和不满,以进为退,“那么,周先生是希望只出保证金的部分了?”



还是不能太容易就范,否则还是有可能被瞧出破绽。周北岳表现出超越常规的交换手腕:


“既然贵集团耽心我们要占便宜。保证金的份额,我们干脆全部放弃,投入的资金全放在购买现货上,不过,分成上不能与保证金的按同样的分量算罢。”



呵呵,技术细节出来了。值得录音的内容即将出现。一森佑元隐隐点破:“购买的股票现货可以押出贷款用作军费吧。


既然周先生这样大度,担了现货的部分,我们一向讲究诚信对等,不会不考虑回报。不过,比例的30帕已经是我方的最大诚意了,无法再让。我们只能在你们购买现货的融资担保上,回报一下了。”



终于碰触到最后的东西。日本人的“道儿”划下来了。这个担保拿到,周北岳就可以拿到12亿美元的现金,就可以先留下几亿当自己的收帐了,剩下的买了现股就可以再用股票押出贷款,给出军费。而现股买卖委托人很多,方式很多,是最好的洗钱方式,足以模糊帐目,至于在演习前夕高点卖出股票的收益其实不多,而股票跌到底后交割融券所获得的利益是真正的大头,40亿的收获差不多全在那里。表面看来,日本人给了周北岳一点现金甜头以中饱私囊,换取宰了美太石油获得的不算小的全部短线收益,并且,换得中国出兵,让日本取得在南海石油的长期战略利益。



周北岳不需要录音。什么偷录偷拍取证要挟只是下三流的政治手腕,是上不了大国政治角力的台盘的。对美国来说,要中日联合行动的方案形成、双方都派出可观的舰队,并且,日本人锦上添花的那枚“误射导弹”真正打到炼油厂才行,只有这个规模的证据才能证明问题,美国人才会动真的。


表现出湮灭证据的狡猾。周北岳不再说话,让日本随行人员的可能录音落空。却掏出蒙特不兰卡水笔,在衣袖上写出一个银行帐号,给一森佑元看。



表现出会意。一森佑元低头,取出手机,当着周北岳的面装上电池,在微弱光线下吃力地把帐号输了进去。心中暗笑,中国官员仍然够土。即使没有录音,这么大一笔钱进了你的帐号,不是比录音更有力的把柄吗?你们的金融技巧还远不能达到转换帐号湮灭证据的地步,连老到的国际洗钱集团做到这一点都难呢。



表现出对等诚信。周北岳取出手机,当着一森佑元的面装上电池。手机嘛,只要有电池,不仅可以自动开机录音,还可以侦知对方用了什么设备。如果谈话当中,一方的手机哔哔地响起来,然后这人冷冷拿出手机目光鄙夷地盯着对方卸下电池,对方只好尴尬地取出设备当面扔进煮沸的咖啡壶里,这种场景如果出现,那就是低级人物谈判的风范了。



两人不再说话,默默走下了双峰塔顶层花园,进入停在中间层的电梯。


44

周北岳转身离开了中南海琴房,国防部长就摔了茶杯,然后一语不发,沉着脸走进琴房旁边的机要室,总参*局局长的脑门上已经渗出密密的汗珠,知趣地跟在上将的后面.



机要室内,国防部长在专用光缆机密电话话机上按下了几个键,接通后,对着话筒问:“那条船,现在到了什么位置?”


“01在2天前进入公海,现在位于济州岛西北200公里黄海海面,航向南南东,航速25节。”话筒那边清晰报告。


“有没有异常情况?”


“到现在为止,都在按他们的计划行事,没有异常情况。进入公海后,先后受到美国潜艇和俄罗斯潜艇的贴近监视。今晨与韩国海军济州岛基地的护卫舰有短暂接触,中午受到日本海军飞机的低空侦察。他们随后把航速从10节提高到15节。”


“船上的人员情况?”


“他们从渤海湾内启航时已经载有部分装备和部件,人员2100余人。8天内共有11批人员分乘轮船登舰,昨天第11批人员3200余人分乘多艘渔船登舰。登舰人员主要成分都是近年的复员转业人员,绝大部分是中共党员,在部队时都是骨干。到今天舰上人员已达29330人。”


“从现在开始,他们的情况,每4个小时向我报告一次。另外,从高雄开出的那一条的详细情况,立即写报告给我。”


“是!我复述:每4个小时向您报告一次01号的情况,立即书面报告目标02号的情况!”



国防部长走出机要室,就看见总书记迎面走过来,定了转天在北京西山军委指挥中心召开会议。然后总书记转身对大家说:“歇得差不多了,接着开会吧。”


45

新加坡外海,中国演习舰队旗舰指挥舱。



少将司令员发布完击落美“误射”巡航导弹的命令,就用含着笑意的目光看了总部的周特派员一眼。



舱内十几位中高级军官对少将的这个命令有不同的理解。大部分参谋军官的理解直截了当:为了我青岛号驱逐舰的安全,要用舰载近程速射系统拦截下这枚巡航导弹。至于总部周特派员所说的那艘在我演习区域浮起的日军潜艇会协助制导使“误射”导弹偏开一点点,迄今为止看不到迹象,不能冒险,因为导弹距离青岛号只有二十几秒了,冒险是冒不起的。细心一点的军官注意到周特派员说的是“向北偏开一点”,为什么?为什么不是向其它方向偏开一点?


参谋长是在场为数不多的了解底细的高级军官之一。事先绝密情报指出,日军一艘潜伏在我演习区域的潜艇,将适时浮出,制导这枚导弹向新加坡达旦岛巨大的炼油厂飞去。如果真是这样,那么导弹应该从我青岛舰北2700米处掠过。但是,如果导弹逼进我舰而不偏离,青岛号将只能用直接命中机制速射炮做最后几秒钟的拦截射击,拦截成功概率不超过1/3。所以,参谋长非常赞成司令员的决定。


政委对周特派员所说的“向北偏一点点”的背景有着深入的了解。正因为如此,政委对计划的前提是不认同的。首先,政委认为日本与我们联合抗美的可能性很低。其次,日本人设想用导弹去打垮商业竞争对手、还要赚几十亿美元的想法,过于天方夜谈了。美国人必定强烈报复,事件绝不会就此罢休,到时候日本人是吃不了,兜着走。我方虽然另有自己的战略目的,但是与日本人在这里配合,做这样的事,是险关重重,成功的可能性极低。政委注意到,属于××系统的政治保卫干事,神色已经严峻紧张起来了。


周北岳是在场了解全部内情的两个人之一。他知道,命令拦截这枚导弹,就是了解全部内情的另一个人要启用预备方案了。但是,启用预备方案的情形还没有出现,是否操之过急呢?


了解全部内情的另一个人是司令员。少将命令击落这枚导弹的原因,不是上述所有人的猜测的任何一个。少将的理由其实很简单——就在半分钟前,他接到电战中心室交来的最新情报——刚破译的发给日本春汛级潜舰的最新的超长波电报。看到这份电报命令的内容,还来不及转给其他人看,电光石火之间,少将当机立断做出了极其重要的决定。


46

新加坡外海双方演习区域的西南边缘海面,还有一位不速之客——俄罗斯车而尼雪夫斯基号电子巡洋舰。外观上看,各种天线密得像树林子,看不见的是,水线下还有一条尺度近200米的巨型超长波天线。


车而尼雪夫斯基号巡洋舰的任务不仅是对这场中美日对抗式大演习搜集情报监视动态。就在美军误射的战斧式巡航导弹逼近中国舰队、日本春汛级潜舰迅速上浮时,巡洋舰的超长波天线发射出了一条短句。


47

北京中南海,总书记的琴房。


所有的政治局常委,还有几位相关部门的领导,从今天凌晨开始都坐在这里。新加坡外海中美日海军的对抗式大演习的局势随时可能失控,中央要随时处理突发事件。


最新报告说明,新加坡外海我演习舰队的指挥员已经启用了预备方案。这就是说,中美之间爆发一场高烈度的局部冲突的可能性已显著升高。军事部署和指挥,是在军委西山指挥部那里。全局的掌握,是在这里。


在座的人心里都清楚,我们的军事力量还远没有达到与美国抗衡的地步,为了保障和平建设这个中心任务,有些事情,还只能忍下一口气,委曲求全。


台湾、钓鱼岛群和东海油气田、南沙群岛和南海油气田,毫无疑问,主权都是中国的。我们在台湾问题上讲“一个中国原则下,什么都可以谈”已经是最后的底线了,其它两处,讲出“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话,一个主权国家能够把自己明确的主权故意模糊起来,这也已经是现实主义让步的最大限度。


“问题是,他们不肯模糊。地方不是他们的,我们都肯模糊一下,大家过得去,他们倒是不肯模糊,非要见个真章啊!”


总书记站起身来,一边在中间的地毯上踱步,一边缓缓地开始讲话。


“美国人利用南海周边国家的贪婪,用我们南海石油资源为钓饵,让这些周边国家发难,形成危机局面,然后美国大兵“应邀进驻”,想就此卡住我们的南线石油咽喉,扼制我们的和平崛起;


小日本是想煽动中美军事对抗扩大化,最好两败俱伤,他好趁势夺走我们的春潮油气田。如能做到这一步,他就拿掉了俄罗斯北线石油的牌,可以收回他们所谓北方四岛领土;


台独势力要帮助美国卡住我们的南线石油,为此很可能出卖我国的太平岛,他们也在酝酿公开出卖钓鱼岛给日本,以出卖领土主权的代价,获得美日对他搞台独分裂的支持;


俄罗斯的最大利益是利用中国崛起,又要能够控制中国崛起,他一方面修了北线输油管给我们,另一方面,他会乐于看到南线、东线石油在别人手里,这样,他就可以把握住北线石油的龙头开关,既能卖钱,又能实现对我们的控制,因此,在这次危机中,俄罗斯可能在南线石油上推波助澜,在东线石油上隔山观虎斗,区别在于,到最后关头,俄罗斯是不会愿意看到东海油田真的被日本人拿到的;


欧洲首先会扮演和事老。中国近年已经是欧洲最大的出超市场,我们在拉动他们的经济。美国仍然是我们最大的出超市场。中美欧的政治关系要被这个经济基础所决定。但是,美国奉行的单极主义压迫盟友的政策,已经让老欧洲们难以忍受了。所以,在能源这个局部上,如果我们这次危机应对方案的第一步能够比较顺利,就是说,美军最初的嚣张锋芒能够被锉减一下,后面我们和他们采取某种联合行动就有初步可能。


美日这次逼到了我们头上,我们的一些友好国家和大部分中间力量,美国的和平力量,日本的对华友好的力量,台湾军民要求国家统一的力量,都在看我们如何应对,应对得如何。


我们这次不打算再退,也不能再退了。就按预定方案行动。初战要必胜,胜得越显著越好!初战如果胜了,后面的计划就能一步步实现。


事情都有两面性。也要做最坏的准备。如果初战结果不理想,就要看那个中岳岛计划的奇兵了。专家对他们的最新武器系统有过评估,认为难以实现。军队和情报部门倒是寄予厚望。总起来看,他们的行动计划是铤而走险,不是打有把握之仗。我们期望他们成功,但是,最重要的是,我们不能拿中国人民的整体安全、拿国运去冒险。所以,如果我们的第一步没走好,那么,不要抱幻想,我们必须按预定的方案再做那几项让步。”


总书记停顿下来,仿佛在和巨大的痛苦搏斗,声音有些异样,低沉地说:“最坏的情况,就是丢掉南线和东线的石油、航线、领土和油田。但是,最后关头,我们也不会,放弃,台湾!”


缓一口气,总书记沉思有顷,声音低沉地再次提起中岳岛计划:


“那些年轻人已经做好了牺牲一切的准备。不过,他们还要再牺牲一样最后的东西,”


总书记似乎在艰难地斟酌着字眼:“他们要宣布放弃中国国籍。我们要对他们采取一些公开的措施。并且,无法给他们提供任何物质支援。”


在座的人都听得懂总书记这席话的压力之沉重。的确,美日反华势力联手进攻,乌云压城,中国的和平崛起面临着一场生死存亡的考验。


48

我演习区域,日本春汛级潜舰。


就在潜舰上浮到即将可以使用高频天线的深度,收到了一封超长波电报。电报使用了加密的日本舰队的备用通讯码,而没有使用盟军演习舰队的通讯码,就意味着这是日本不想让盟友知道的机密内部通讯。


舰长看到电报的内容不禁大吃一惊。寥寥数语,命令他不必制导那枚误射的战斧避开青岛号,却要发射一枚大威力的空气燃料战斗部的巡航导弹,攻击达旦岛的炼油厂!


难道假戏真做吗?


舰长了解演习前发生的一连串政治交易。袭击达旦岛炼油厂的计划是有的,但是后来被改成以引导中美发生军事冲突为目的。就是说,让中国人以外会有日中联合干掉美国的石油公司,分享南海石油,从而派出舰队,造成对抗态势,再利用演习敌我识别技术干扰美军的一颗巡航导弹“失控”,唆使美方让它射向中国军舰,作为压迫中国舰队退出的手段。至于让春汛级浮起制导“失控”导弹击中青岛号,是日本舰队的临时动议,目的是保证一击而中,显示军事威力,这个理由很对美国人的胃口,被哈希尔中将欣然接受。那么,谁都知道战斧式巡航导弹是美国人的,击毁这个军舰的帐当然算到美国人的头上,这就会挑起中美的军事冲突。那么日本就可以趁势取得美国的支持拿下东海春潮油田。如果,中国人竟然又忍了下来,被人打坏了军舰也不还手,那就说明中国其实虚弱到什么程度,那就不必美国支持,日本自己直接以武力威胁拿下春潮油田就可以了。


这本来是一个吃定了中国军力虚弱的必杀的计划。


为什么要改变这个计划?


舰长本身是比较讨厌政客的,但他此时的理解确实是典型的政客思维:操纵民自党的一森派阀过于追求石油经济利益了,他们确实想宰了老商业对手美太石油,占据南线市场,利用美日这次出动的庞大军力一蹴而就确实对他们太有吸引力了。他们要公私兼顾,影响了大本营改变计划,还是加上了打击达旦岛炼油厂这一笔。


或者,这个大商业利益才是一森派阀的真正目的,而所谓挑动中美冲突的大战略,反而是他们用来说服内阁的手段呢!


不过作为军人,舰长还是保持了基本的冷静。超长波频率太低,通讯容量有限,因此加密程度有限。为了万无一失,还是要在浮出书面后,用高频天线发电校对一次,最好使用日本自己的卫星通讯。


想到这里,舰长把电报抓在手里,命令:浮出水面!


49

报告被以最快速度传递到中南海。因为春汛级潜舰即将用高频天线发送核对电文了。


副总参谋长以简明扼要的语言快速向总书记报告了的情况和判断:由于给春汛的超长波电报是要它不必制导战斧巡航导弹“避开”青岛号,因此这不是日本方面的指令,综合技术和情报分析,这应该是停在演习区边缘的俄国人的电子巡洋舰的作为。


总书记插话:“政治上也可以这么分析。”


副总参谋长:“这个新情况我们是否要利用?如果要利用,可以打击日本春汛级潜艇不让它发出去核对电文,但是这就会直接开启武装冲突。”


这就是军队要请示中南海的原因所在了。留给总书记思考的时间不多。


沉吟了大约十几秒钟,总书记断然指示:“不要让它发出核对电文,但是不要开火。”


50

北京西山军委指挥中心。




来不及层层下达指令了。直接接通了盘旋在日本春汛潜舰上空的我军直升机,副总参谋长命令:


“破坏日本潜艇的高频天线,但是不得击沉它。”




总书记说是“不要开火”,付总长的命令用语是“不要击沉”。微小的差别包含着一个刚刚研究产生的巨大的计划。付总长这是看到总参谋长投来的会心一笑的目光。


这件事,还得要立即请示中南海。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