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绕神州路(岳飞) 第四章 斗柄阑干洞庭野,眼中群盗尚纵横 4 议事

天边的月 收藏 0 0
导读:梦绕神州路(岳飞) 第四章 斗柄阑干洞庭野,眼中群盗尚纵横 4 议事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07/


4 议事

这日,全军露宿荒郊。安好营盘之后,诸将皆聚集到岳飞处商议军情。微凉的夜风不时透过绵帘吹入军帐,摇曳着四周几盏昏黄的油灯。岳飞刚刚换下湿透的戎衣,随便换穿了一件圆领紫色麻布绵袍,头发也因为被雨水打湿的缘故,只简单插了一只长簪,已是雍容的坐于案前。案上高烧着一支红烛,时或必剥的爆出个灯花,将岳飞的五官照耀的异常清晰:宽阔的额头,挺直的鼻梁,略略凹陷的双眼,呈现出一种雕塑般的美感。


岳飞见众人到齐,颌首示意随意坐下。岳云正要往后捡个偏僻的角落,却被数日不见的于鹏硬拉着坐在身边,正与牛皋面对面。眼见得徐庆也紧挨着牛皋坐下了,一丝笑意荡漾在岳云唇边。

“前日出兵,军期急迫,不及与诸太尉细议平杨贼一事。今日略得余暇,诸太尉尽请畅所欲言。”

徐庆兼管情报,故此向来是第一个开口的:“近日踏白军侦骑的探报已然发回,杨么并无异动。以此可推杨贼志得意满,甚是藐视我军,这倒是一桩幸事。下官已命侦骑与杨么贼众继续接触,待我军到达鼎州之时,想有更为详尽的探报。”

张宪说道:“由此可见我军已占人和一条。何况自家们器械精良,训练有素,作战更是勇猛无比,又蒙圣上加意照顾,让两湖路应付钱粮诸事,此次围剿湖寇定能成就大功。”


李若虚道:“正为着圣上加意照顾,所以诸家太尉方要愈加勤谨尽心,须知此次出师兴兵动众,耗钱无数,万一拖延时日,难奏隽功,非唯辜负圣意,又焉能对得起两湖百姓?”

王贵皱眉接道:“李参议所言不虚,然而,只怕是杨贼有必破之理,却无剿灭之期。”

岳飞日夜忧虑的事情,被王贵一语轻轻道破。他面上虽然不动声色,却不由用目光示意王贵继续。

王贵笑道:“下官是个粗人,有什么俱都直说,相公可别怪下官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想来杨么那厮不过是王师陆来入水,水来上陆的法子。这法子虽然简单,可自家们的大兵都是北人,不习水战,碰到这一招,还当真挠头的紧。下官想来想去,也是无计可施,只想着若是老天开眼,将洞庭湖水晒干做成陆地,自家们便好冲锋陷阵,擒住这贼死囚了。”


听得此言,诸人俱是大笑。王贵也跟着嘿嘿两声,续道:“可惜下官不是老天爷,说了不算数。或者大军围而不打,配以招安之举,估摸着也能有些效果。可就怕这法子又赶上防秋,这些天,下官着实的想破了头,可还是左右为难。”


见得王贵如此直接,牛皋也爽朗的提出了自己的异议:“王太尉,招安之举见效缓慢,岂非有玩寇之嫌?若是如此,何时方能除腹心之患,为北向之举?为将者岂当爱惜兵力,姑息养奸?奋力厮杀方是正事……”

岳飞其实是同意王贵见解的,非如此他也不会在离开平江之日,请下数十道空白文告了,只是牛皋的责难,倒让他的心陡然一沉,想起了朝廷中的事情。走神片刻,再听时已是黄纵劝告的话语了:“牛太尉应记得相公出兵之日所言,除贼首杨么之外,他人尽皆国家赤子,不幸被迫从贼,以致为祸一方。北向之时奋力厮杀自是正道,对待湖寇杨么,此举恐怕更待商量。”

牛皋颇有几分不屑的神色:“都是叛匪,又有什么不同?”

岳飞至此不得不表态:“黄机密所言不差,民叛不同于兵叛,愚夫愚妇大多是迫于生计,方才从贼,非是要故意对抗王师,故王太尉适才所言招安一法恰中兵机。”

这样的会议,本来岳云是没有插嘴的余地的,只是朝见之情尚历历在目,眼见诸人都同意围困之计,不免恭谨笑道:“张相公向来刚毅且以知兵自命,此次都督荆湖,亦不知有何妙计,或如川陕时候,强令相公出兵,又不知相公如何自处?”

岳飞知道岳云话中阳秋,更触到了适才的痛处,向着儿子怒喝一声:“苟利国事,做臣子的自不当顾虑行迹。”

黄纵与李若虚对看一眼,摇摇头:“岳机密所言也并非全无道理,相公向以敢战名动朝廷,此回出兵忽然改弦更张,虽然庙堂之上已与张相公熟议,然而却怕张相公身侧有小人误事,到时自要与张都督多做商量,以免误会。”


岳飞向黄纵投以感激的一瞥,默然片刻后道:“然而,上阵厮杀亦需预为准备,到时不免打造车船,与湖寇于水上一较高下。徐太尉的侦骑尤需加强探报。时候不早了,诸位太尉连日辛苦,好好歇息吧。”

招安、招安,岳飞的心中却也没有十足的底气,到时候若无显效,说不得是要拼上自己半世英明了。可是,既然知道湖寇实情,又焉能挥动手中刀枪,肆无忌惮的屠戮厮杀?


已是夜漏三更,岳云方从帐中出来回到自己营中,巡营的一见岳云进来,即刻叉手称诺。正是日间被岳云训斥的徐斌。

“徐大哥辛苦了。”岳云亲切致意。

“徐斌职责所在,岂敢言辛苦二字。”黑暗之中,看不清徐斌脸色,然而从这恭敬的话语中,显见得他还没忘记白天的不快。

“这句话真是生分的紧。”岳云故意皱眉,“实在不像岳云认识四年的那个满不论。”

听到满不论的诨号,徐斌刚嘿嘿笑了两声,又想起尊卑有别,一连声说:“不敢不敢,军法军纪还是要论的。”

岳云拍拍徐斌的肩膀,把一团东西塞到徐斌手中:“说对了一半,军法军纪、人情世故都要论的。”

徐斌狐疑的接过,就着火把展开,不及细看便单膝跪下,口呼:“赢官人,小的……”原来那团东西竟是几张口券,足够徐斌半月薪俸的。

“新近添了龙凤胎,岳云还没来得及祝贺呢,这点钱不值什么,徐大哥莫要嫌弃。”

“小的触犯军纪……”徐斌依旧跪着嗫嚅。

“徐大哥不要错会了意。白日里罚你是一回事,这会儿又是另一回事。”岳云已经猜到徐斌的心意,硬搀徐斌起身。“平杨么还要倚靠徐大哥立功呢,到时也好给嫂子报个喜讯。”

徐斌重重的点点头,将口券紧紧捏在手中:“徐斌多谢赢官人一片心意。”

“谢什么,过些日子自家也要做父亲了,这礼钱可是要讨回来的。”岳云摊开双手,做出一个要钱的动作,又嘱咐一句:“小心巡逻。”跑入了帐中。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