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人之后 第一章 第八十九章

巴渝 收藏 2 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06/


第八十九章


这种批判会本来就是让人看笑事吊胃口的,啷个揭发批判嘛?江海洋站在人群中感到磨皮擦痒无聊得很,他怎么也想不通许书记公然还搞这一套,似乎在践踏法律,遭踏人性,再说“四人帮”都被打倒半年多了。男女通奸最多也只能受到道德舆论的谴责,也不致于拿到光天化日之下来发动群众进行揭发批判噻,这不是把人们的思想继续搞乱唛?他觉得许书记这个人思想意识和政策水平有问题。

他悄悄的对站在身边的那些“转哥”们说:“一个典型的庄稼汉书记,啷个恁个没得水平哟,把男女隐私拿到公开场合上来批,真是咄咄怪事。”

“我也觉得不妥,‘四人帮’都倒台逑了,还搞这一套,真他妈的滑天下之大稽。”居安危也发着牢骚道。

“庄稼汉出身的嘛,是对男女不正当关系敏感的很噻,我们这个书记有点色哟,不信咱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吴庆华挤眉弄眼的小声说道。

“未必你掌握了他的‘钢鞭’唢?”李烨问。

“约知一二。我不象你们几个高高在上,是浮在水上的油,我比较沉得下去,喜欢和车间男女老少吹牛,所以能捕获得一些准确情报。”吴庆华有点得意的说。

“哎哎!下面的不要开小会。你们啷个不发言呢?大家踊跃点啥,要有革命的阶级觉悟啥,对坏人坏事就是要勇于斗争敢于斗争啥。李冬!你来打头炮,向你师傅开火,火力还要猛一点。学习一下别个石家财师傅嘛,敢于大义灭亲,六亲不认!”许书记又是动员又是点将道。

“我是我,他是他,我又没有乱搞男女关系。啷个批嘛?你书记水平高先带个头噻,或者说先来个抛砖引玉嘛。”李冬软硬兼有的回答说。

会场中发出一阵嘻笑声。

许书记心里一沉,心里有点不安的想到,本来想借此事整一下一惯瞧不起自己的何德双,没想到师徒两个关系还恁个铁,刚才李冬的回答明显的听得出来是在帮他师傅说话,还想将我的军,看来只好叫党的助手出马叫阵了。

现场还是一片沉寂,没人站出来发言批判。大家的心态是不参加又不得行,来了面对男女之间的丑闻又无从说出口,况且这是见不得人的事,使稍有面子观点的人都会避而不谈,离而远之,因此都保持着咸默。

看大家还是不发言,许书记又发话了:“这是考验同志们觉悟的时候哟,大家不要装聋作哑哈。恁个,从团支部书记开始发言批判。”

车间团支书记向北斗埋着脑壳,(这是他在“文革”初期赶时髦改的名字,他原来叫向发财,所以平时大家都叫他‘想发财’。)他越是怕遭书记点名越是被点倒了。何况书记事先还给他打过招呼,要他先声夺人,可他就是没得那个胆量,一马当先。

现在听到许书记点到他的名,向北斗只好勾腰驼背的站起来吞吞吐吐的说道:“嗯,嗯,这个,这个,……”那样子好像不是在批判别人,而是别人在批判他。

“你这个向北斗,平时能说会道的,啷个今天成了哑炮了哦。快点说,火力要猛一点,杀伤力要大一点。”许书记又是打又是推的对他鼓劲道。

“嗯,‘白菜花’嘛,大家都晓得,她早就有作风问题,原来大家都是晓得的噻,嗯嗯,这次肯定是她先主动出手喔,嗯,腐蚀我们组长。嗯,……我是男的,还是未婚青年,正在想应党的号召,晚婚晚恋。嗯,我看这个问题是不是由女工委员韩素珍师傅接着发言批判。”

向北斗不晓的啷个批下去,他一点经验把握都没得,就耍了一个滑头,把这个“碳圆”丢给了膀大腰圆的车间女首领。

“闯你妈个鬼哟,‘想发财’!我又没偷人,我说啥子?”颇有些泼辣个性的女工委员听倒就不舒服,像一个悍妇般的吼起来,“本来就是见不得人的事,拿到这里来丢人现眼的批判,莫带坏了这些刚从技校毕业来的未婚女工哟。”

韩素珍的话像一枚重磅炸弹,一下引起职工的共鸣。人们开始议论纷纷,会场里有一些骚动起来。

一个躲在黑暗中的青工故意大声说道:“是啥,我们又没亲眼看倒起,啷个批判嘛?未必还要他们在大庭广众之下从新表演一回唛?”

“对头,来段实况转播,我们才晓得啷个批判噻。”又是一个俏皮的青工声音。

“龟儿男娃儿最坏了。”这是女工堆堆里头发出的声音,不是很大声。

江海洋站在人群中,突然使劲的用右手压住小腹的右边,他感到已经疼痛了好一阵了,同时也观查到许书记的一脸尴尬。

许书记已意识到了批判会并没有按照他的预谋走下去,而是情况有些急转直下,朝相反的方向走去。他意识到自己弄巧成拙了,不好收场,也在心里报怨那个事先打个招呼的向北斗不配合,更埋怨坐在一边的“肇八级”,你看他翘着二郎腿,仿佛在睉瞌睡,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令许书记看到都是气,很想跩他两脚。

江海洋实在痛的遭不住了,他下意识的蹲在地上,引起居安危和曹石的关心。

“是不是急性澜尾炎啰?”居安危关切的问道。

“我看有点像?发作了好一阵了。”江海洋同意他的说法。

“走走走,那快点到厂医院去看一哈噻。”曹石抓住他的手膀子催促道。

聪明的许书记看到职工有病情发生,就假巴意思的站起来宣布散会,但还是留了个圈圈给两个伤风败俗者,叫他们写出检查交到他手里来。

“活得爽”和“白菜花”心里很感激江海洋的病来得急时,要不然他们还不晓得要在这里站多久,那内心的滋味真的不好受。许书记也感谢江海洋生病生的恰到好处,给了他一个台阶下,否则堂堂“许委员”将是威风扫地,好没得面子。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