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男儿 第三章:龙牙之谜 第一节:恶与报(3)

醉长生 收藏 3 28
导读:大地男儿 第三章:龙牙之谜 第一节:恶与报(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91/


到了第二天,这件事已通过各种传媒渠道传遍了举国上下,全国的人们将全部的注意力放在了这件事上,都等着枪毙凶徒的这天的到来。11月27日的帝国军部的军事法庭门口,从凌晨开始就人山人海的挤满了记者和老百姓,就等着今天的公开审判。因为这件事的影响实在是太大,帝国廷卫军军法院一改了往日不许老百姓和记者旁观的惯例,面向公众,公开审判。人们纷纷议论着审判的结果,是不是会将所有的凶徒全部枪决,因为这段时间来的几个消息实在是大出人们意外。

11月19日,军部司法司司长马正良因病辞职。

11月21日,有着正直,公义之名,原定审理此案的主审法官廷卫军修宗上将,修伯爵被撤换,改为由廷卫军提督季紫衣,季公爵主审。

原来作为目击证人,和原告一起逃难的11名难民现在全都离奇失踪,没法找到。

犯罪嫌疑人之一的第二被告,原羽林军京城卫戍部二团的中尉副官郑重在司法司监狱内离奇暴病,失去了听觉,视觉和语言能力。

老百姓猜测纷纷,审判的公正性蒙上了一层阴影。早上9点正,终于准时开庭了。法庭的走廊上都挤满了人,大多数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原告席上两个既苍老而又悲伤的身影上。那正是张留福与柳花芝夫妻俩,他们的怀里正抱着两只黑色的骨灰盒。人们都知道那骨灰盒里装的是什么,装的张兰和张菊两个正在呼号着要为她们鸣冤雪恨的冤魂。

“带被告!”随着宪兵威严的声音,张留福和柳花芝他们那原本混浊的眼神立刻射出了仇恨的怒火,紧紧盯在从侧门鱼贯而入的15名凶手身上!

法庭上进行着激烈的答辩,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中午12:30,终于到了法庭宣判的时刻,每个人的目光都集中在缓缓站起来的季紫衣公爵身上。季紫衣轻咳了一声他根本就不痒的喉咙,宣读了判决书,宣读了一个让人不能容忍的判决书……

黄新、兰强、完颜生、张伟、王五伟、马诉、赵正时、赵洁、周科等9名罪犯对受害者之一未成年少女张兰进行轮奸,并将其轮奸致死,所作所为人神共愤!判处死刑,立即押赴刑场枪决!并没收其罪犯所有家产,赔偿于受害人家庭。此判决为最终判决,不得上诉……

郭明、时彪、李正义、孙垒等四名被告虽未对被害人直接实施犯罪,但持枪威逼旁人不得靠近,将其解救,已犯协从同谋罪,鉴于此案案情之严重,以上四名被告皆判五十年苦役,自判决书宣判之日起三日内押赴重苦役场服刑。并没收其罪犯所有家产,赔偿于受害人家庭。此判决为最终判决,不得上诉……

郑重,该罪犯对一名未成年之14岁少女逼奸不遂后竟将其残酷杀害,其所用手段令人发指!判处死刑,立即押赴刑场枪决!并没收其罪犯所有家产,赔偿于受害人家庭。此判决为最终判决,不得上诉……

吴明,该罪犯身为以上所述14名被告的直接上司,竟在执行公务时喝醉酒不省人事,约束部下不力,任其犯下滔天罪恶,已犯不作为罪及渎职罪。判其轻劳役三年,缓期一年执行。并开除其军籍,没收其家产50%赔偿于受害人家庭。此判决为最终判决,不得上诉……

法庭里听审的人群猛的一下都沸腾了起来,大叫不公。季紫衣不理人群的抗议,捋了捋衣袍,径自从侧门离开了法庭。

柳花芝是一个没读过书的农村妇女,她摇晃着张留福的胳膊,迷惑的问道:“他爹,咋地他们都叫不公呢?没有全枪毙他们啊?”张留福木然的点了点头。柳花芝悲愤叫道:“那俺们再告!告到叫他们全枪毙,给俺们闺女偿命为止!”

“不能告了……”张留福死死盯着排在被告席最后的吴明身上,咬牙道:“最终判决,不让俺们告了!”柳花芝一下蒙了,跌坐回椅子上,喃喃自语:“那俺闺女白死了?……那俺闺女白死了?……”张留福把张兰的骨灰盒向柳花芝手里一放,突地从衣襟内掏出一把小斧子跳起来向吴明冲去!

“还俺闺女的命!”吴明被一声厉喝吓了一跳,本能的向被告栏外翻去,虽然躲过了劈向他脑袋的一斧,但还是被正正的劈在肩上。张留福怒吼着要再劈的时候,已经被担任警戒的宪兵摁倒在地上。张留福拼命的挣扎,大吼着:“还俺闺女的命!还俺闺女的命!”但他被六个宪兵摁在地上,那里还有可能挣脱,渐渐的,他的力气用完了,在几个宪兵的身体下面,他只能流着悲恸的泪,哭道:“天道不公……”

一名宪兵跑到负责庭内警戒的宪兵连长宋自廉面前报告道:“报告连长!他在法庭内伤人,我们要不要现在就抓他?”宋自廉冷冷的看着宪兵的脸足足有一分钟,突地一记耳光重重扇在宪兵的脸上,咬着牙问道:“你有女儿吗?”

吴明此时捂着被砍伤的肩膀跳了过来叫道:“他砍伤了我,你怎么还不把他拷起来!?”

宋自廉看着吴明,就象是看着一只疯狗,冷冷的说道:“我没看见。”

吴明气急败坏的嚷道:“我要去告你!”

宋自廉“哼哼”冷笑,指了指张留福道:“象他一样?!”

“……”吴明瞪着眼睛叫了一声“妈的!”跺跺脚溜了。

宋自廉摆了摆手,宪兵们放开了张留福,宋自廉走到张留福面前,掏出几百元帝国币,默默的塞到了张留福手上。

张留福看着宋自廉的一身军装,倏地将钞票扔在了他脸上,一字一顿的迸出两个字:“畜!生!”宋自廉叹了口气,默默的转身走开了……

张留福拖着身心俱痛的身体走回了柳花芝的身边,柳花芝眼神迷茫而呆滞,抱着两个骨灰盒仍在那里不停的喃喃自语道:“那俺闺女白死了?……那俺闺女白死了?……”张留福意识到了什么,摇了摇柳花芝的胳膊:“老伴?老伴?”柳花芝没有回答他,仍是目光呆滞的喃喃重复那两句话。张留福“啊~~!”一声凄厉的大叫,跪在地上,抬头望向了窗外的天空,“老天爷,如果你真的存在的话,那你为什么不打个雷直接劈死俺们算了……”

第二天,还是那个太阳,阳光依旧灿烂的照在中京的大街上,还是那个代表着维护帝国军队军纪的帝国军部廷卫军司法司。张留福搀扶着柳花芝又来到了这里,他们的身后跟着一大群的人,那都是对他们的同情和愤慨的人们。从司法司大院内跑出来几十名士兵警戒在门口,看着张留福,不知道他是不是还要告。

走到了大院门口,张留福抱着柳花芝坐在了地上,拿出了一个大玻璃瓶,将里面的汽油全都倒在了自己和柳花芝的身上。人群里发出了一阵惊呼,他要做什么是不言而喻了。一位老人大叫道:“不要这样傻!你活着才能替你的孩子申冤!”张留福回过头看了老人一眼,呐呐的说道:“天道不公……天道不公……”

“嘭”一丛橘红色的火焰从张留福和柳花芝的身上腾起,人群惊呆了,看着眼前的一幕,却没有人想着去救火。柳花芝不能忍受烈火焚身的痛苦,大声惨叫着想挣开张留福的怀抱,可张留福一声不吭,死死的抱住了她,因为张留福不想将他神智不清,几十年的伴侣孤零零的一个人留在这世上受那无穷无尽的苦难。橘红色的火焰随着衣物的燃烧冒出了滚滚的黑烟……

人们到了现在才刚刚反应过来,纷纷脱下身上的衣服冲上去扑打张留福老俩口身上的火焰,就连司法司院门口的警卫也加入了抢救的行列。可是已经晚了,柳花芝已经停止了呼吸。张留福也是奄奄一息身上的衣服已经烧得只剩下几块破布还零散的披在身上,身上的皮肤只要一碰就会脱落一大块,他的嘴唇蠕动着,仿佛是要说在什么话,可是声音太小,没人能听清楚。一个气度高贵威严的中年男人挤进人群,低下身子,蹲在张留福的身边问道:“你想说什么?”

“天……天……”

“什么?”

“天……天道不公啊!!!”张留福留下了他在这人世间最后一句悲愤的嘶喊,抽搐着离开了给了他无尽伤害的世界……

一个老人流下了一行混浊的老泪,无言控诉着这出人间惨剧,悲伤是会传染的感情,抽泣声瞬间布满了周遭的空间……

“咔嗒”一声,是出现在哭泣声中唯一不同的声音,一名司法司的警卫宪兵扔下了手中的步枪,他慢慢的向张留福和柳花芝的遗体鞠了一躬,摘下了头上的大沿军帽,放在了地上,头也不回的挤出了人群走了,又有一名宪兵扔下了步枪,脱下了他们曾经引以为傲的军装。第三个……第四个……第23个……

中年男人走进了停在远处的一辆帝国里最豪华,只有帝国朝廷要员才能乘坐的帝皇1985型黑色轿车,当车门关闭的同时,两滴清澈的泪珠也滴落了下来,“天道……他会公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