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成中学生看过色情资料 中国性教育令人堪忧

“你是爸爸和妈妈爱情的结晶,是经过妈妈艰苦的孕育生出来的。”“如果发现被单脏了,不要害怕,老师要对你说,恭喜你长成大人了。”今春,在西昌市一小等10所小学、成都十二中等10所中学、西南财经大学等13所大学的学生,将开始接受一项名为“幸福人生”教育的渗透与洗礼。


让性健康教育走进学校,让青少年的“全面性教育权”得到实现,四川省教育厅重大项目“四川省学校性健康教育实施及推行计划”于今年4月6日启动。


“教会孩子抵御各种良莠不齐性信息的侵蚀;教会孩子懂得保护,避免性冒险带来的伤害以及性侵害;教会孩子与异性交往、培养爱的能力……这就是美好的‘幸福人生’性健康教育。”


性无知:我们永远的心痛


一次单独在家时,小明无意中从父母房中找出一盘录像带看了起来。谁知正是这盘黄色录像带作祟,使他在很长时间内无法摆脱手淫导致的身心伤害,而父母对此却毫无察觉。


一位初中女生来自外地,在租住房里悄悄和同学偷食了禁果,不料却导致怀孕。妈妈带女儿到医院做流产手术时,背着书包的女孩哭哭啼啼说,当时啥准备也没有,现在感到很害怕。

一高中学生在睡觉前,看了一本关于新婚夫妇性知识方面的书后很想体验,于是他将魔掌伸向了同在一所中学读书的女生,在强暴过程中用被子捂死了她。


“从我们收集和媒体报道的案例来看,青少年的性无知是造成性侵害的主要源头,性健康教育应该从儿童抓起,这是人一生中的重要学习内容。”四川省性学会会长、四川大学教授吕重九说。


省教育工委委员周光富认为,“缺乏性健康教育的学校教育是残缺的教育。”青少年的性健康教育,不仅仅是性知识的教育,更重要的是性别认同、两性交往、建立婚姻家庭艺术的教育,而这些都不是“无师自通”的。


今年2月7日,国务院办公厅转发了教育部《中小学公共安全教育指导纲要》,规定了从小学一年级至高中三年级进行性安全教育的具体内容。


中小学性教育现状堪忧


2006年7月,省教育厅人文社科重点研究基地———四川省性社会学与性教育研究中心在成都电子机械高等专科学校成立。中心对全省中小学性教育现状进行了专题调查,涉及700多名学生、1500多名家长和近千名教师。


在被调查的1至2年级小学生中,有58.4%的孩子询问过父母“我从哪里来?”学生中能够正确回答为“妈妈生的”不到1/4,能够准确地用图画标记出身体隐私部位的不到1/3;3至4年级小学生中,约1/2不知道什么叫性侵犯,且女孩子不知道的比率高于男孩子;5至6年级学生中,约1/3的女孩来了月经,但还有1/4的女孩不知道会来月经,6成以上的男孩不知道会遗精,超过1/5的孩子向老师和父母请教性问题感到羞耻,且对性感到神秘。


在被调查的小学教师中,有九成认为在小学生中开展性健康教育课非常必要,有1/2认为迫切解决的问题是家长先接受教育。而家长中则有九成以上不能正面回答孩子的性问题,约九成认为“学校开课更适合小学生接受性健康知识”。


中学的情况更不容乐观。在性行为方面,约1/5的初一至初二学生、约4成的初三至高三学生看色情资料;近4成的初三至高三学生谈过恋爱,还有7.7%的与异性发生过性行为。在性教育方面,三成多的中学生在初次来月经或遗精时感到担心和忧虑,超过八成的中学生渴望从父母、老师处得到正面的性知识教育。


尽管有88.8%的中学教师认为,在中学生中开展性健康教育课非常必要,但是约八成的中学教师从未对学生进行过性教育。


针对我省中小学性教育严重缺乏的现状,“四川省学校性健康教育实施及推行计划”将组织专家走进中小学家长课堂,引导家长树立对青少年性健康教育的正确观念;对首批项目参与学校的师资进行培训、组织专家编写相应的教辅材料、教案集帮助首批示范学校开展起有中国特色的课程渗透“幸福人生”性健康教育。

像春雨般润物细无声


该项目负责人、四川省性社会学与性教育研究中心的胡珍教授说:“目前要在中小学开设专门的性健康教育课程面临三大障碍,一是中小学生课业负担重,二是缺乏专门的性健康教育师资,三是专门的课程需要专门的教材,而教材又会增加家长的负担。”她认为,成都人北实验小学多年探索的学科渗透“性教育”途径行之有效,完全可以借鉴。


记者日前来到人北小学,观看了两堂观摩课。一节是一年级的美术课“妈妈和孩子”,以妈妈爱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为启篇,让学生从孕育生命、伴我成长的过程中,全面、真切地感受母爱,激发艺术创作的灵感和思路。


另一节课是六年级的音乐课“男孩、女孩的风采”,通过集体舞音乐、舞美的训练,让学生们懂得两性交往、合作时应有的尊重、平等和友好,并以其优雅的身体语言,自然、大方的表情交流和默契、娴熟的配合表现舞蹈的意境,为即将进入青春期的孩子提供行为启迪。


“所渗透的内容不一定贯穿于整个教学中,也许是一个环节,一个片断、或一带而过的一句话几个词语,这种润物细无声的教育方式,非常符合中国人含蓄谈性的心理特质。”该校校长葛俊说。


一位五年级女生写下感言:我们班一些男生自从暑假过后,声音变哑了,很难听,我们女生给他们取外号叫“鸭子”。可上完今天的性教育课后觉得自己很不友好,也很伤男生的自尊。我爸爸也是这样长大的。我再也不叫他们的外号了。


一位六年级男生的母亲告诉老师:前几天我有些不舒服,一向以自我为中心的儿子竟然观察出来,帮我做家务事,还让我不要用冷水。我很奇怪,追问儿子怎么回事,以为儿子是为了要零用钱。结果儿子很委屈又吞吞吐吐地说,老师说了,女生每个月都会……因此身体比较虚弱,我发现你好像……所以想帮你做事!儿子变得如此细心体贴,我又高兴又感动。


胡珍教授说:“性健康教育走进33所学校,对于有4.9万所大中小学、1836.6万在校学生的教育大省四川,这只是万里长征第一步。为了青少年的可持续发展和终身幸福,我们将把性健康教育坚持到底,也期待社会各界的关注和支持。”


他山之石


瑞典:瑞典是世界上第一个推行青春期性教育的国家。早在1942年就在义务制学校中开展性教育,1970年性教育范围扩大到所有学校。他们的教育有三个突出特点:非常实用;从幼儿就开始;性科学教育一步到位,不兜圈子。


香港:香港地区性教育始于上世纪70年代,政府教育署赞成的是“隐蔽式”或“综合式”的性教育,即不以性教育为独立科目,而是将性的有关知识分布到有关学科之内,由各科教师指导。他们在实施性教育过程中,提供性生理知识和价值观念的教育,最终目标是协助学生对性建立开明而负责任的态度。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